迎宾灌水 | 情感美文  | 长篇短篇   |    玄幻武侠    |    恐怖小说    |    古韵新吟    |    乡土风情    |    音画贴图    |    散文小筑    |    幽默故事   
  家园议事    |    城市边缘   |    情感倾诉    |   酷评杂论    |    家园书丛    |    楹联雅座    |    新诗天地    |    网文转帖    |    文评编写    |    征文赛区  
发新话题
打印

琴缘

琴缘

邂逅


我是个逍遥派的弟子,我调皮捣蛋,不羁散漫,我是个逍遥快乐的少年郎。


我不喜欢练武功,不喜欢五行八卦,不喜欢炼丹学药,更不喜欢吟诗论经。我只喜欢抚琴谈曲,横笛弄歌。


所以在门派中,我除了音乐造诣出众,甚至赶超掌门外,其它方面一无是处。


我派掌门是个天纵奇才,武学,奇门遁甲,医学,音乐,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我是个孤儿,是掌门把我带大,传了我这身本领。掌门人是我心中最敬佩的人,最亲的人。


掌门总是爱拍着我的头笑我说,我真是个只为了音乐而生的白痴天才。



呵呵,为了掌门我可以放弃一切,那怕是音乐和生命。




今天,掌门让我到这藏音洞来完成件任务。这任务不是斩妖除魔,也不是寻仙问佛,而是来找件神奇的上古乐器—长生琴。



掌门说,这长生琴是天地间的无双奇琴,用它所奏的音律胜过天籁。但它被神咒封印,已沉睡千年。只有身具痴韵琴心的处子方能解封。也许我该来试试。掌门叮嘱我且勿强求,否则,只会落得琴毁人亡的下场。


藏音洞里,萤火闪烁,谁的脚步从岁月中来过?谁的呼吸把夜的静打破?空气中冲荡着一种急躁的气息,在等待着这场千年相遇的序曲奏起。


没有什么惊天动地,没有什么瑰丽神奇。却有种千万年也散不去似曾相识的熟悉,在血管里淡淡的苏醒。这把琴就这么静静的躺在那里,流淌着一丝亘古的寂寞。



我轻轻伸出手将这把琴抚摸,天边一道雷霆炸落,千年的咒印消散成火。长生琴化作一道七彩的光冲进了那夜的茫。洞中回荡起一种天籁潺潺,象旧友的重逢,象情人的拥抱,象对这千年寂寞的诉说。

                                                

共奏


掌门没责怪我拿不到长生琴,他依旧拍拍我的头笑着说,灵物择主,也许我缘份不够,这不怪我。


我觉得我对不住掌门,有些郁闷。但是有一种莫名其秒的牵挂一直在我心头,象在呼唤我般在我身体里和灵魂共鸣着。




我一个人来到这小村庄,准备上山去采些药材。



村里的人说,深山里面最近来了神仙,在夜里常常会听到阵阵悠美无比的琴声,他们从来没听过这么美的琴声。



我笑笑,背起药筐,吹着横笛向山上走去。



真是莫名奇妙,我居然在这山里迷了路,天黑了,怎么办?



一阵悠然的琴声传来,好美妙的音乐,好熟悉的感觉。是它,我知道,是它,长生琴。





我循着琴声而去。月光下,小溪轻柔,花草朦胧,满池银波淡淡。


青石上,一个绿衫女孩盘膝而坐,怀中一具素琴,正对月而弹。几只萤火虫在她身前闪过,兰花丛中一对粉蛾随清风起落。


我痴痴的站在那里,听着这天上人间的乐曲。


一曲完毕,我不禁拍手称赞叫好。


女孩稍稍惊愕的回过头,对我羞涩的笑笑。那清澈的眼神,迷失了我的心跳。何等寂寞的眼神?何等熟悉的眼神啊!似曾在梦里,在心里,天天见到。


我抱歉的对女孩说,我只是路过采药,并无心打搅。


女孩看了看我腰间的青笛,轻轻一笑说,即然有缘遇到,又何来打搅。我叫琴语,能否邀君共奏一曲。



我的天,我傻傻的一笑,却听到自己激烈的心跳。


素琴抚月花梦好,青笛过溪天籁高。



伯牙子期山水音,千年一会诉寂廖。

                                                            



终曲


自从遇见琴语后,我每天都会去山谷里找她谈琴论音。我想,这大概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日子吧?永远就这样,该多好呀!


可是,恶梦很快就来了。



掌门知道了我和琴语的事,掌门竟然极力反对,还说琴语是邪魔歪道,来害我的,不让我和琴语再见。


掌门把我关了起来,罚我思过。我想,就算琴语是魔女,是来害我的。我也愿意被她害,绝不会怪她。可是,我这么做,不是又太伤掌门的心了吗?我该怎么办?





琴语来了,没想到她么厉害。她打伤了掌门和众师弟,把我救了出来。


大厅上,掌门流着泪对我说,要吗他就自杀?要吗让我杀了琴语?


琴语看着我,她轻声说,你选择吧。


天,为什么要让我这么痛苦的选择?我该怎么办?



我流着泪,咬咬牙,闭上眼,一剑,冰凉的一剑穿过了琴语的胸膛。


我睁开眼,琴语看着我,看着我。没眼泪,没责怪。她对我笑笑,寂寞的笑笑。


我颤抖着放开手,跪下大哭。


琴语转身,挣扎着向外离去。一道响雷在天边炸破。下雨啦。



飘泼大雨,谁鲜红的血在滴?入尽泥,化作痛,千丝万缕。

                                                     


谁的狞笑盖过霹雳?掌门的嘴脸在丑恶扭曲。他得意的喧哗着他的诡计。




阴谋,一切都是隐谋。原来,琴语就是长生琴。她修练千年化作人型。只要吃了她修练得来的琴魄,便能长生不老。


掌门知道他斗不过琴语,便安排下我这个痴情的圈套。


我大骂掌门的卑劣,这禽兽大笑说我比他更卑劣,对心爱的人下手,连眼都不斜。


对啊,我是个卑劣的人,谁的心在流着血?




掌门施功要把琴语炼化掉,我拼了命上前阻挠。掌门怒极,引天雷九火诀,要把我神形俱灭。




三生七世,万古千年。真我不否,愿献清身。



十天诸地,赐我神元。沥血魔咒,为君化魂。


谁的誓血魔咒,在天际唱响?还形神灭,破天逆地,只为我这负心的人。




掌门被琴语最后的舍魂大法笼罩在片血色光芒中。


不要啊,为什么?为什么?我对琴语大叫。我奔上前,却近不得那法界半步。


琴语对我笑笑,她说:“谢谢你,谢谢你帮我解开了千年的寂寞。谢谢你给了我一段快乐的时光。”

                           
                                                                                       

掌门化作了漫天飞灰,天空中缓缓落下一具古琴。


我把这琴抱在怀里,轻轻抚摸着它千年的寂寞。




我背着长生琴,走遍了海角天涯,走过了青丝白发,走进了岁月如沙。


我再也没有吹过笛,弹过琴,弄过音。因为我知道,负心的人奏不出天籁的传说。我只是守着琴语,守着这亘古的寂寞。

TOP

拜阅作品,特地问好!

TOP

TOP

又一个凄婉缠绵的故事。拜读了。

TOP

好作品。拜读

TOP

太悲剧了,哎。。。

TOP

本小说已经收录家园小说网连接地址如下http://www.wenxuejiayuan.com/boo ... icleinfo.php?id=576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