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宾灌水 | 情感美文  | 长篇短篇   |    玄幻武侠    |    恐怖小说    |    古韵新吟    |    乡土风情    |    音画贴图    |    散文小筑    |    幽默故事   
  家园议事    |    城市边缘   |    情感倾诉    |   酷评杂论    |    家园书丛    |    楹联雅座    |    新诗天地    |    网文转帖    |    文评编写    |    征文赛区  
发新话题
打印

流连

第五节
我快疯了,回到鸭场,哥哥坐在房前。我走到他的面前,拉着凳子坐了下来。
“你刚才说得的真的么?”哥哥问道。
“哥,我想气走李露露,我一点都不喜欢她。”
“混蛋,你怎么可以利用她。将来你要怎么办?”哥哥喊道。
“我也不知道。大不了。我和她结婚就是。”
“你,你是不是疯了。婚姻难道是儿戏么?你太让我失望了。”哥哥喊道。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时我看见丝蕊和李露露从屋里走了出来。李露露看着我生气又有了喜悦。难道她们都听见了么?
“吃饭了。”丝蕊说道。哥哥进屋了,丝蕊跟了进去。李露露看着我。
“为了你,我一定可以做到的。相信我。我真的爱你。”天啊,她竟然就这样的向我表达爱意。我真想掐死她。丝蕊又走了出来。她又听见了。
“露露吃饭了。”她瞅了我一眼,是复杂的眼神。
李露露被她拉了进去。我很恼火。饭桌上谁也不说话,哥哥给丝蕊夹菜。我心里酸酸的。难道我真的喜欢丝蕊么,可是她马上就是我的大嫂了,在想什么,你疯了么?我把碗里的吃完,就离开了。坐在水塘边,看着鸭子在上面游来游去的,心情好多了。
“洋洋,真的不行,二叔喜欢她的妈妈,一旦处理不好,二叔和刘阿姨的婚事就更难了。”哥哥说道。
“我知道了。你和依小姐接吻了么?”我问道。哥哥的脸一下红了起来。
“没,没有。”
“撒谎,脸都红了。”我说道。
“接了,我的心脏都快爆了。”
“如果喜欢,是不是就会心跳?”我问道。
“当然了,只有喜欢才会心跳的。你怎么了,你不会和洋洋也。”哥哥不敢相信。
“第一次,是她强迫的,我心跳的很厉害,非常的舒服,第二次我是自愿的。我喜欢接吻的感觉。”我都不要脸了。
“你小子,你真的要和她结婚啊?”哥哥喊道。
“我不知道,但是我想我是喜欢她的,因为想她就会心跳了。”是想到她的吻就会心跳。
“不可以。”哥哥喊道。
“哥哥,好像你管不着,对不对?”我气他,也许我没有什么本事,但是气人的本领还是很强的。
“你。我懒得管你。丝蕊说五一结婚。还有三个多月就结婚了,我觉得很紧张。”哥哥幸福的说道。
“这么快?”
“我们是真心相爱的。就好像已经认识了十几年了。爱了十几年了。非常的默契。”哥哥说道。
“是么,太好了。”我说道。但是心里竟然是苦涩的。在想什么,真是的。
早晨,我来到鸭场,一眼就看见李露露也来了,真是的,大哥和丝蕊要走了,这时洋洋上气不接下气的跑来了。满脸都是汗。
“子健哥哥,我来了。”洋洋抱着我的胳膊就不撒手。李露露气的一把推开洋洋,,洋洋可不是省油的灯,一把又推了回去,李露露差一点就被推到了。
“他根本就不喜欢你,他只是利用你,把我气走。”李露露喊道,我的脸一下就红了。
“李露露”我惊慌的喊道。洋洋看看我,她的手在放松。完蛋了。
“你昨天亲口对你大哥说的,不是么?”李露露真不知死活。他一把将我哥哥拉了过来。
“你说,昨天,子健亲口对你说的。”她喊道。丝蕊拉了一下李露露。为这个表妹丢脸啊。哥哥看看我,又看看洋洋。说不说都是惨。是,就会让我过不去,不是,丝蕊又站在那里。丝蕊走了过来说道:
“子健说喜欢你,”丝蕊对洋洋说道。洋洋的脸色一下子好了起来。没想到她竟然会这么说。
“表姐。你在帮谁啊。”
“你跟我来。”她拉起李露露就走。哥哥瞪了我一眼也离开了。
“哥哥,我们去捡蛋吧。”洋洋非常的高兴。还在我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丝蕊的善解人意,她的温柔,她的灵巧的手,她美丽的容貌,都让我喜欢。她就这样一点一滴的走进了我的心里,让我无法忘记。


[ 本帖最后由 逍遥子 于 2012-8-5 09:24 编辑 ]

TOP

第六节
    地没有批下来,我只有在哥哥的鸭场四周种起果树,鸭场很大,种了近一百颗果树。我和洋洋每天都会围着鸭场一棵一棵的检查,看护着小树苗。他们就是我的宝贝。累了就在一棵大树下休息,洋洋就会主动的吻我,而我就流连她的唇,我想这样也好,有她在我身边也好,我相信自己是喜欢她,娶她当老婆也挺好的。
    时间就在不知不觉中流逝,大哥和丝蕊已经开始谈婚论嫁了,双方父母都见面了,定下结婚的日子,下聘礼,大哥非常的忙,我就和洋洋在鸭场帮忙,有时李露露也来,我们几乎就不说话。我知道她有话要对我说。
    今天她又来了,但是洋洋今天却没有来,也没有打电话来。我自己拿着一个篮子就去捡蛋,她也拿着一个篮子走在我的后面。他没有看她,那天她让我差一点下不了台。篮子满了,我往回走,她也往回走。
“对不起。”李露露说道。我横了一下。
“表姐把我狠狠的骂了一顿,我知道错了,对不起,那天我不应该那样的。你可不可以原谅我一次。”她低声下气的说道。她还有脸让我原谅她一次,难道她还要继续追我么?
“只要你离得我远远的,我就原谅你了。”我生气的说道。她都要哭了。我想她活到现在,是第一次被人修理。
“你就那么的讨厌我吗?为了你我什么都可以改的。给我时间,我会改好的。”她委屈的求道。但是我对她真的没有一点点的感觉。让我怎么和她谈恋爱啊。
“李露露,我正式的告诉你,我对你没有一点点的感觉,我也不喜欢你,看在你表姐的面上,我才对你这样说话。否则”我真的不忍心说下去了。她哭了。
“回去吧。让洋洋看见了,她又闹我了,我非常的喜欢她,我会和她结婚的。她就是我理想的对象。”说完我就提着篮子走了。我要把哥哥那份活赶出来。她什么时候走的我不知道。我想她以后不会在来了。
    五一结婚的很多,我看着哥哥和丝蕊结婚了,美丽的新娘,帅气的新郎,真的是天生一对。我真心的祝福他们幸福。
“我们什么时候结婚啊?”洋洋抱着我的胳膊问道。这丫头,真是心急啊。
“再过三年,等你满了二十二周岁才行。”我说道。
“不要,三年,太长了。我想马上就嫁给你。”洋洋嘟着嘴说道。
“不行,听话,不乖了。”我说道。李露露向我看了一眼。我躲开。这个刺猬总算甩掉了。
   一切都很顺利。很快丝蕊就怀孕了,全家人都非常的高兴,哥哥的嘴巴都合不上了,我也为他开心。
    一转眼,就是国庆节了,哥哥开车去购买饲料,我在鸭场捡蛋,哥哥每个月都会给我发工资,钱不多,但是够我用的了。
手机响起。
“子健,快来医院,你哥出车祸了。”是大嫂的哭喊声,我心脏突突的,扔下篮子就向医院赶去。当我来到医院的时候,哥哥已经不行了。爸妈都哭的死去活来的,大嫂也是。我来到床边,哥哥浑身是血。他向我伸出手,眼泪止不住的掉了下来。
“子健。”他的声音已经很微弱了。
“哥哥,你说吧,我一定帮你完成。”我知道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帮我照顾你大嫂,还有鸭场就交给你了。爸妈就你带我的一份孝顺吧。”他的泪水掉了下来。
“哥哥,你放心,我会做到的。”
“谢谢。”哥哥闭上了眼睛。大嫂扑了过来,大哥就这样离开我们,他那么的年轻。在一片的哭声中送走了大哥。大嫂每天都守在鸭场,哭的眼睛都肿了,她说在这里可以看见大哥。可以听见大哥的声音。她的肚子一天天的大了起来,我很担心她这个样子,孩子怎么办,那是大哥唯一的孩子。

TOP

第七节
清晨,我来的很早,就听见屋里传来了丝蕊妈妈的声音。
“丝蕊,不要在哭了,他已经走了,你要考虑一下了,孩子一出生就没有爸爸,是不是对他太残忍了。趁现在孩子还没有出生,去做引产吧。别让他一生在没有爸爸的环境里长大,将来心里会有阴影的。”
“妈妈,这是他的孩子,我要把他生下来。”丝蕊说道。
“不行,你将来还要在嫁的,带个孩子,万一后爸爸对他不好呢,或者你们在生呢?我就说这些,你好好的考虑。”她的妈妈离开了。
我走了进去,丝蕊在哭,我心里很难受。
“大嫂,请你把孩子生下来,那是我哥哥唯一的血脉。如果你真的爱他,就把孩子生下来,孩子我来养。”我站在她的面前,看着她哭得死去活来的,好心痛。
她没有答应我,她还在犹豫,这时妈妈走了进来,包了鸡汤来。
“丝蕊,不要哭了,这对孩子不好。”妈妈挨着她坐了下来。轻轻是搂着她的肩膀。
“妈妈,大嫂的身边没有人不行,您就搬来这里陪她,好么?”我说道,我很担心她把孩子打掉。
我找了很多人,在鸭场的房子旁边有盖了两间,我要搬到这里住,看着鸭场。那是哥哥的心血。
吃了中午饭,洋洋跑来了,看见我的样子,她没有玩闹,静静的呆在我的身边,
“洋洋,我想养哥哥的孩子。”我说道,房子开始盖了。
“什么?你说你要养你哥哥的孩子?”洋洋惊讶的问道,她的眼睛根本就不相信我说的是真的。
“是,那是我哥哥唯一的血脉,我一定要保住他。”我很想对她说,和我一起养好么?可是我怎么说出口。
“我不同意,”洋洋说道,她哭着说道。
“我们分手吧。”我说道,她既然不肯和我一起养孩子,我还能说什么。
“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为了那个未出生的孩子,你和我分手。这说的过去么?”她终于失控了。
“我给你时间考虑,孩子我是养定了,”说完,我就走开了,迎面是李露露,她看我,似乎听见了我们的对话,她进了屋,我跟了进去,丝蕊已经好多了。
“表姐,”李露露走到床前。坐在床边,丝蕊微微的笑了一下,那是苦笑。
“表姐,那里不舒服么?要不我陪你去医院看看。”李露露说道,丝蕊看了我一眼,她是让我出去。我就出去,听见
“表姐,姨妈让我劝你去引产。”李露露说道。
“我想把孩子生下来。”丝蕊说道。
“姨妈说的也没有错,孩子一出生就没爸爸,真的很可怜,从小就没有父爱,现在的单亲家庭的孩子,走弯路的很多,自杀的,真的,电视演的那些单亲家庭的孩子很悲惨。”李露露说道,我真想冲进去扁她。可是当着丝蕊的面我不可以那样做。
“我,我也担心,如果孩子将来真的那样了,我怎么对得起旭文啊。”丝蕊说道,她又哭了,是啊,我也不能保证孩子将来不会变成那样。如果真那样了,我怎么对得起哥哥呢?可是那是哥哥唯一的血脉。我怎么可以放弃呢。
“我爱他,这是我们爱的结晶,我不舍得啊。”
“表姐,还是打了吧。长痛不让短痛。”
“让我考虑一下。”丝蕊说道,她的心在动摇了。闭上眼睛,我的心很痛。
晚上我就在鸭场的水塘边上坐着,望着满天的星星,丝蕊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了,可是她的心情还是不好,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什么叫心乱如麻,我真的知道了。
中午捡鸭蛋回来,妈妈走了过来,
“你大嫂不见了。”
“什么?她出去溜达了吧?”我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急忙走进大嫂的卧室,突然我感觉好像少了什么,衣服,少了衣服。此时大脑一片空白。她能去那里?我现在能去的就是医院,满头大汗的跑到医院推开妇产科的门,就看见大嫂坐在那里,我真的恨啊,冲过去拉起她就走。李露露追了出来。
“子健,子健。”李露露拦住了我,大嫂哭了起来。“你让开。”我怒吼到,李露露也哭了。
“你就放了我表姐吧。她才二十三岁,你让她后半辈子怎么过?”
“我不管,我现在只要孩子,她生完孩子,可以走,也可以一辈子不认孩子,我会守住这个秘密的,但是现在她一定要把孩子生下来。那是我哥哥唯一的血脉。”我知道现在的我,已经失去了控制了。
“你怎么可以这么自私呢?”李露露喊道
“自私,当初的海誓山盟去了那里?当初的一声一声我爱你,去了那里?我哥哥不幸身亡,他不可怜么,只有二十五岁,至少你们还活着,只是把孩子生下来,有那么难么?”我知道我一定疯了。丝蕊哭的一下子坐在了地上。我知道她非常的爱我哥哥。
“大嫂,我求你把孩子生下来。我求你了”我慢慢的跪了下去,当着那么多人,我跪在地上求她把孩子生下来。只要她把孩子生下来,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子健。”李露露喊道。我什么也听不见。我一直盯着丝蕊。她哭的都说不出话来。但是我一定要她答应我的哀求。医生护士,病号,都围了上来。叽叽喳喳的说道。当时真的很难堪,不知道,还以为我在做什么坏事呢。
“我知道了,我生。”丝蕊终于止住了哭声。我扶起她。我们慢慢的走出医院。她还在哭泣,我的泪水只有往肚子里咽。

TOP

第八节
丝蕊的妈妈来了几趟,大嫂再也没有走出鸭场,我经常出去进饲料,就去商场给她买一些孩子用的东西,买一些毛线,她就每天坐在房前给孩子织毛衣。她的脸上有了一点点的笑容,每天看见她抚摸肚子,圆圆的,有时候还呢感觉到孩子在踢她。
丝蕊已经怀孕七个月了。明年的三月十七日就是预产期。孩子就出生了。我也非常的高兴。
现在是十二月末,明天就是元旦了。家家户户的都在准备新年。
“子健,过来。”丝蕊喊我,我提着鸭蛋篮子走了过来,她的心情很好。
“什么事?大嫂。”我放下篮子。蹲在她的面前。她把手中打好的毛衣递给我。
“给我的?”我忽然响起月初她让我买我喜欢的颜色的毛线,原来是给我织毛衣啊。
“嗯。穿上,看看合适不?”她说道。我拿着毛衣回到自己的卧室换上,正好,我走到她的面前。她看着我身上的毛衣,笑了。
“正好。我还以为打大了呢?我的手艺不好,你就凑合的穿吧。”她说道。我很开心。
“谢谢大嫂。”我对她微笑。
“对不起,子健,我和你哥哥结婚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对你好过,也没有给过你笑脸。是我不配做你大嫂。”她难过的说道。
“我知道我给你的印象不好,而且我没有喜欢李露露,大嫂,不要怨我,我真的对她没有感觉,哪怕有一点点的感觉,我也会和她谈恋爱的,但是真的没有。我也感到很抱歉,她对我很好。但是我辜负了她。对不起。”
“这也不能怨你,感情的事情是不能勉强的,我也知道。”她竟然笑着对我说。
“大嫂,不能天天坐着,要经常活动的,”我说道。
“知道了。还有三个月就出生了,我的孩子。”她轻轻的摸摸肚子。
“我可以摸摸么?”我不好意思的问道。
“可以,你是他的叔叔啊。”丝蕊说。我轻轻的摸,吓我一跳,竟然感觉他在动。
“他在踢我呢?”
“他非常好动,有时候弄的我都睡不好觉,”她开心的说道,好久都没有看见她开心的笑了。
“看来是一个淘气包了。”我说道。
“起来活动一下吧,”我扶她起来,看着她挺着大肚子,走起路来,真的很好看,我紧紧的跟在后面,突然脚一滑,她一下子仰进我的怀里,吓的我的心脏一跳紧紧的抱住她。
“你没事吧。”我问道,看了一眼她穿着拖鞋,现在又是绵雨季节,地始终都是湿湿的,滑滑的。
我扶她坐了下来,我急忙进屋找了一双布鞋给她穿,可是却发现,根本就穿不上了,她的脚肿的很大,我很汗颜,一直都没有问过她。
“都肿了,为什么不和我说。”我看着她,她没有吱声
“以后有什么事情就和我说,现在是我照顾你。哥哥不在,还有我呢。”
“知道了。”我开车去城里给她买大一点鞋,还给她买了一些营养餐,补品。
这些天,我一直都很忙,对她关心的也不够。回到鸭场,她坐在椅子上,还在织毛衣。我走到她的面前,把鞋拿出来,亲自给她穿上。我看见她脸上的笑容。
“我是一个男的,可能不太细心,所以大嫂需要什么就跟弟弟说。”我说道,
“子健,你已经做的很好了。”丝蕊说道。她此时此刻眼里竟然有泪水。
“大嫂,”
“吃饭了。”妈妈喊道。我扶着丝蕊进客厅,爸爸也来了,爸妈都给丝蕊夹菜,看着爸妈一下子苍老十年的容颜,我的心很痛,爸妈忍着失去儿子的痛苦来照顾媳妇,那是因为媳妇生的孩子就是他们大儿子再生。晚饭后,爸爸回家了,我在园子走了一圈,看看有没有异样,这时我看见了洋洋,她靠在我们曾经接吻的大树下,哭泣,我走了过去,她瘦了。
“洋洋,”她一下子扑进我的怀里,哭的更厉害,我紧紧的抱着她的颤抖的身体。
“洋洋,不要哭了。”她轻轻的吻着我的唇,泪水在流,心脏在加速,忍不住的狠狠的吻她,抱起来,我把她抱回了房间,扑了过去,分开几个月,我好想她,亲吻她的唇,解开她衣扣,继续的吻下去,她解开了我的裤腰带,于是一切都发生了。
把她搂在怀里,吻着她的耳垂,索取她的爱。我们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彼此的索取彼此的爱。我都忘了我们现在不可以,她还小,我都忘了,我现在只想拥有她,让她做我的女人,其他都不重要。
清晨,她走了。我想疯了,如果她要马上结婚怎么办?那就结婚。我是真的喜欢她。可惜我知道的太晚了,她走的第三天,我就听说她嫁到城里了。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怎么会这样。我去酒馆喝了很多的酒,爸妈把我拉回家的,昏昏沉沉的想着洋洋,她的吻的那么的诱人,我迷恋她的吻,那一夜,我拥有了她,那一夜,她离开了我,那一夜,我失去了她,那一夜,知道了我爱她。那一夜,都已经太迟了。
躺在床上,我哭了,迷迷糊糊的喊着她的名字,一直到清晨,口渴的我想起来,却看见丝蕊坐在我的床边,“你还好吧?”她手里还拿着手巾。
“我,怎么了?”
“你发烧了,妈妈看你看到半夜,我才来看你 的,发现你发烧了,怎么喝那么多的酒啊?”她说道。
“心情不好。让你受累了。”我说道。
“既然喜欢她,就去追她回来。别后悔一辈子。”
“不用了,他们已经领了结婚证了。”我说道,她竟然知道了。
“我一直误会你是在和她玩,对不起,我误会你了。”丝蕊说道。
“没关系,本来我就不是好人。”我起来喝了一杯水。
我知道洋洋非常的恨我。


[ 本帖最后由 逍遥子 于 2012-8-19 13:10 编辑 ]

TOP

第九节
吃过早饭,丝蕊的妈妈和李露露来看她,肚子越来越大了,她们来,我就坐在院子里,偷听她们的谈话。
“丝蕊,快生吧,不如回家吧,妈妈照顾你。”她的妈妈说道。
“不用了,婆婆对我非常的好,您不用担心。”
“我知道她对你好,可是你一个人呆在这里,外面的说什么的都有,大嫂和小叔子住在园子里,真的不好听的。”
“婆婆和我一起住的。那帮人没有一个好人。”
“是啊,你们什么都没有,可是这些人的嘴的堵不住的,你还是跟我回去吧,到时候把孩子生下来,就给他家,从此你就和他家没有任何关系了。”
“我不走,我要在这里生,我相信旭文可以看见的。”
“你这傻丫头,怎么回事嘛,现在外面已经沸沸扬扬了,将来你还要嫁人的。”
“妈,我不走,就算走,我也要生完孩子在走。还有三个月了,妈妈,就让我在这里吧。”
“你还真犟。以后吃亏,你就知道了。”他们又聊了一会,主要是孩子的东西,要买一些。她们走了以后,我才去捡蛋。
是啊,丝蕊马上就要生了,到时候该怎么办?孩子怎么办?要找人喂孩子的,自己一个男人。当初什么都不想。现在问题出现了,该怎么办?摇摇头,晕。
走在街上,可以看见一些异样的眼神,大嫂的妈妈没有说错,我们这样住在一起,真的很尴尬。可是我能怎么办,如果让她回家,万一她架不住妈妈的劝说去引产怎么办?不行,我不能让她回去。可是我要考虑一下她,唉,真是很难。
迎面走来了洋洋的妈妈,刘阿姨。
“阿姨。”我现在没有办法面对她了。
“我听说你的事情了,我可以理解你的心情。可是你还没有结婚,怎么带孩子啊?”我们来到一个茶楼坐了下来。我低着头。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现在只想她把孩子生下来,那是我哥哥唯一的血脉。”无耐的说道。
“孩子谁带啊,你一个大男人的,怎么带刚刚出生的婴儿啊?你就没有想过么?”阿姨说道。我知道她是好心。
“我想过,只是现在我还不知道怎么办?我想车到山前必有路,一定可以过去的。谢谢阿姨还这么关心我。”
“这样吧,我给你找一个奶妈,孩子一出生,就交给她喂吧,你多出点钱,等到孩子能吃饭了,就可以了,还有,你要早点结婚,孩子在单亲家庭里生活很受伤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我知道。谢谢阿姨。”我很高兴,有人能理解我。
“阿姨和我二叔怎么样了?”我问道。她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
“你妈妈和我姐姐死活不同意。我们也没有办法。”
“是你们在一起生活的,不用管他们的。”
“话是这么说,但是她们闹起来,真的很难堪的。你二叔都被我姐姐骂的狗血喷头。我也是没有办法。必定你二叔是乡长。大小也是当官的,我也不想他为难。”
“是啊,爱一个人就要为他考虑的,”
“你为你大嫂考虑过么?”
“我知道我自私了,可是那是我大哥唯一的血脉,我不能让他断了,我甚至牺牲自己的一生的幸福来承担这个孩子,我还那里还顾得上她啊,等孩子生下来了,我就让她走,她还可以结婚,还可以幸福不是么?”
“她是一个好女人,你没有看出来么?”
“我知道,她是一个好女人,所以,我会让她走的。去找自己的幸福,必定她才二十四岁。我什么都明白,只是已经走到现在这个地步了,就没有回头路。”
刘阿姨深深的叹口气。这时二叔走了进来。看见刘阿姨就眼睛放放光。他急忙坐了下来。对着刘阿姨。
“已经中午了,一起吃饭吧?”二叔说道。
“算了吧,让你嫂子看见了,我有要被骂了。我走了。”刘阿姨站起来,二叔一把就拉着她的手。
“臻美。”
“不要拉拉扯扯的,让人看见多不好。”
我笑了,赶快走了。溜回园子,就看见大嫂坐在椅子上织毛衣。因为怀孕她的脸色张了很多的色斑,漂亮的脸也变了型,真像大嫂了。
她抬头看了一眼。
“子健,你看这个颜色怎么样?喜欢么?”她开心的问道,我蹲到她的面前,看看已经织了一半的毛衣。笑着对她说。
“很好看,谢谢大嫂。”
“只要你喜欢就行,我多给你织几件,你好换着穿。”大嫂认真的织着,我的心里好难受。
“累了就休息一会,老织也不行的。”
“没关系的。”她淡雅的一笑,看来她已经想好了,开心的把孩子生下来。
我来到池塘边,工人还在干活,我的心空空的,不知所措。看了一眼远处的大嫂,我该为她做点什么呢?


[ 本帖最后由 逍遥子 于 2012-8-22 11:00 编辑 ]

TOP

第十节
晚上,吃完饭,我坐在院子里望着天空。快过年了,孩子快出生了。看她每天挺着大肚子走路很费劲。怀孕真的是很痛苦的事情。
屋里传来呻吟的声音,那是她的声音,我很想进去,但是妈妈在她的房间里,我不好意思进去。
“在坚持一个多月就好了。”妈妈说道。
“是,只是这个孩子太淘气了,踢的我很难受。”丝蕊说道。看见她那么辛苦,就知道爸妈养我是多么的辛苦了。
“看这肚子尖尖的,也许是个男孩子。”妈妈说道。
“如果是男孩子就好了,长得一定像旭文。”
妈妈没有接下去,想起她可怜的大儿子,心里非常的痛苦。我拿起一张协议书。走了进来。大嫂躺在床上。看见我进来,就慢慢的起身坐了起来。我坐到她的身边,妈妈走了出去。
“大嫂,我知道有些事情我不该这个时候做的,但是孩子就快出生了。孩子出生后就要落户口的。这是一份协议书,孩子出生后就落在我的户口上,你签个字吧。”
我把协议书递给她,她接过去看,泪水模糊了她的眼睛。因为上面还有她永远都不能认这个孩子的。
“子健。难道一定要这样么?”丝蕊哭了。
“是,必定你还要嫁人。我不想拖累你。你还可以找到一个真心爱你的男人,过幸福的生活。我是真心的希望你幸福。我想哥哥在天堂也是这么想的,你能把孩子生下来,我已经非常感谢.”
大嫂轻轻的抚摸肚子,孩子一出生就没有了亲生父母。真的很可怜。
“我。”
“为了孩子,为了孩子健健康康的长大,你不要在来打扰他了。让他心里有阴影,我会早点结婚的。给他一个完整的家。”
“子健,我还是他的妈妈不是么?”
“是,你永远是他的妈妈,若干年后,我会让他去找你的,必定他是你的孩子,我想到时候他已经是大人了,应该能承担这样的事实。”
“子健。”
“大嫂,签字吧。”
我递给她笔,她拿着笔,手都在抖。泪水低落在协议书书上。我也很难过。但是我要为她做点什么,不能因为这个孩子耽误她一生的幸福。
她签上了自己的名字。我接了过来。看了一眼。
“大嫂,好好的休息吧。我先出去了。”我站起来往外走。
“子健,以后我可以看孩子么?”
“可以,就远远的看吧。”
我走了出来,站在院子里听着她哭泣的声音。泪水涌了上来。我知道这样做是多么残忍的事情,可是为了她,我只能这么做。我要她幸福。
吃过早饭,我就来到银行,把哥哥留下的钱存到了丝蕊的银行卡上。算是一点点的补偿吧。


[ 本帖最后由 逍遥子 于 2012-9-11 10:41 编辑 ]

TOP

第十一节
眨眼就过年了,大家都欢欢喜喜的过年,可是我们家却很冷清,哥哥的死,让这个家没有了欢笑。
眼看着生产日子就来临了,妈妈时时刻刻的都守着丝蕊。而我也担心不得了。
夜里,我就听见了她的叫声,穿上衣服,我就来到了她的房间,打开灯。她痛苦的呻吟着。
“大嫂,怎么了?”我问道。妈妈怎么了。我走到床边,看见母亲的脸很红,天啊,妈妈生病了,正在发烧。
“大嫂,你怎么样了?”
“很痛,一阵阵的。好像要生了。”
“还有七天呢?”
“我也不知道,也许提前了。”
这下惨了,她要生,妈妈在发烧。没有办法,我先抱起妈妈上车。然后在扶着她上车。一边开车,一边打电话,让爸爸和二叔去医院,还有丝蕊的爸妈。
很快来到了医院。丝蕊阵痛的厉害,我先把妈妈安排好,给妈妈打上点滴。然后来到丝蕊的房间。她痛苦的表情。我忍不住的握住她的手,她紧紧的捂着我的手。痛苦的尖叫声,激荡着我的心,看着汗水留下来,我给她擦汗。医生进来给她做了检查。然后把我叫了出去。
“你爱人,难产,恐怕有生命危险,你签个字吧。要大人,还是要孩子。”
我的大脑轰的一下。如果只能保一个,是孩子,还是丝蕊,我的大脑一片空白。
“我建议保大人,你们还年轻,可以在生的。”医生看出来我的痛苦。是,可以在生,可是那已经不是哥哥的孩子了。
“医生,我求你,大人和孩子都保住,可以么?”
“我们会尽力的。因为在手术中,意外的有的。”
我的手在抖。不停的抖。孩子,丝蕊,孩子,丝蕊。。。
这时传来丝蕊痛苦的声音。我签字了,保丝蕊。
我回到房间,单膝跪地,紧紧的握着她的手。
“子健,怎么了?”
“没事,你要努力,快点把孩子生下来。”我挤出笑容来。医生走了进来,把她推进了手术室。
这时大家都赶来了。她的妈妈担心的不得了。不停的走来走去,李露露走到我的面前。
“你真的要养这个孩子么?”她轻声的问道。我看了她一眼,点点头。她看来变了许多。衣服变的朴素了,卷发已经拉直了。曾经浓妆艳抹,现在除了淡淡的香气,就没有什么了
“我愿意和你养孩子。”李露露说道,我吃惊的看着她,真的没有想到她能说出这样的话来。我苦笑了一下,那个口口声声说爱我的人嫁人了,而这个我非常讨厌的人却说愿意和我一起养孩子。这真是天大的笑话。
“我说的是真的。”李露露害羞而且腼腆的说道。我知道她是怕我拒绝她。我既然对她没有感觉,就不能耽误她的青春。
“你不要立刻拒绝我好么?回去考虑一下,不行么?我是真心的,我知道自己有很多毛病,但是我会该的。绝对配得上你。”李露露紧张的说道,她瞪着大眼睛看着我。在求我。也许她的确是一个好女人,是一个值得我爱的人,都一年多了,她竟然还在这样的爱我。真的有点感动。
“好,我考虑一下。”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手术室的灯还亮着,我的心非常的痛。突然传来了孩子的哭声。孩子出生了。大家脸上露出笑容。这时护士急匆匆的走了出来。
“产妇大出血,医院的血库不够了。谁是O型血,”护士喊道,我一惊。大出血容易死人的。
“我是O型血。我可以给她输血。”我说道。
“跟我来。”我跟着护士进了手术室,躺在丝蕊床边两米远,躺在床上,护士给我扎上针,就看见血液顺着输液管向血瓶蹦去。
我看见丝蕊痛苦的眼神,她看着我。我的血液流进了她的身体里。我对她微微一笑。没事的,你一定没事的。只要你平安,我什么都愿意做。此时此刻我知道她在我心里是多么的重要。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只要你平安就行。她也对我笑了一下,然后就闭上了眼睛。
“快点,产妇的生命体征在下降。”一个医生在喊。我一下惊呆了,她不能死,不能。我紧紧的握着拳头。她不可以死。
“大嫂,你一定要坚持住,大哥在天上看着你呢,他会保护你的,你一定要坚持。孩子还没有叫你声妈呢。大嫂。”我喊道。她没有回答我,难道她真的不行了么?
“丝蕊,你一定要坚持住,我们大家都爱你,都在担心着你,等你出去。丝蕊,还记得那次相亲么?其实我也喜欢你,想和你白头到老,想好好的爱你一辈子。今生只为你快乐。丝蕊,听见没有。今生就让我来爱你好么?”
泪水掉了下来。
她睁开了眼睛。
手术结束了。医生们看了我一眼。很奇怪的看着我。
然后丝蕊被推进了病房。母子平安。我真的很高兴。她没有离开。大家都陆续的回去了。医院里只剩下我,李露露。妈妈也退烧。被爸爸扶着回去了。
“你刚才说的话,不是真的吧?”丝蕊轻轻的问道。
“是真的。”我坚定的回答了她。
李露露迷惑的看着我们。不知道我们说的是什么。
丝蕊看着身边的孩子。泪水掉了下来。
是个男孩,他紧紧的抓住我的一指头。
“我是爸爸。宝贝。”我对着孩子说。
孩子一直看着我,我的心跳的很厉害。这就是当爸爸的感觉。不管他是否能听得懂,我都要告诉他,我就是他的爸爸。
非常可爱的孩子,大眼睛,圆溜溜的。每天大家都轮流来看护丝蕊,因为大出血,丝蕊没有奶水,孩子就靠喝牛奶,妈妈给起名叫东升代表着哥哥的名字。一想到哥哥,丝蕊就眼泪汪汪的。痛苦的样子让我心碎。转眼半个月了,今天丝蕊就要出院,她的妈妈扶着她去厕所,妈妈走了进来。我把孩子报给她,妈妈抱着孩子就走了。
当丝蕊回来的时候看孩子不见了,眼泪刷的掉了下来,她走到我的面前。
“把孩子还给我。”丝蕊喊道。
“大嫂,长痛不如短痛,你放弃吧。我这也是为了你好。”
“不要,你把孩子还给我,我要我的孩子。”她一边喊一边捶打我的胸。
“大嫂,我会用我生命来照顾这个孩子,你安心的回去吧,过段时间你还可以找一个好男人结婚,生子,过上幸福的生活。”
“不要,我只要孩子。”
她非常的激动,我说什么她也不会听的。我转身就离开。就听见她晕过去的叫声。但是我没有回头。我的心很痛。
我一定要坚持,为了她的幸福。


[ 本帖最后由 逍遥子 于 2012-12-21 13:54 编辑 ]

TOP

第十二节
大嫂搬走了,爸妈就搬了进来,这样我每天都可以看见孩子,而且晚上我还可以搂着他睡觉,夜里我会起来给他把尿。他非常的乖不哭不闹的。特别是晚上。撒尿都是睡着的。我非常的爱他。他太可爱了。白天他乖乖的让让奶奶爷爷看着,晚上一定会找我。腻在我的身上。
我真的感觉很幸福。
李露露每天都会来,帮我干活,然后去帮着妈妈看孩子。她的确变了,少言寡语了,没有了当初的张扬跋扈。
“吃饭了。”李露露喊道,我回来,她端来洗手水,放在院子的一个凳子上。她投来爱恋的眼神,可是我却什么感觉也没有。洗完了,她递给我手巾。
也许这样也很好。进屋,饭菜已经摆好了,孩子却睡的呼呼的,真的好能睡啊。李露露给我盛了一碗饭。我能看得出,爸妈已经认可了。
可是我心里很矛盾,和一个我不爱的女人结婚,我真的不甘心,可是为了东升的未来,视乎应该就应该这么做。心隐隐作痛。
晚上,我刚刚睡着就听见低低的哭泣声。我起身走了出来。声音是从大门传来的,我轻轻的走了过去。我用手电筒照射,吓了我一跳。是大嫂,她站在门口。我急忙打开大门。
“大嫂,”
“让我看看孩子,好么?我求你了。子健。”大嫂哭着哀求到。她披散着头发,乱糟糟的。我带她来到我的房间。孩子正睡着呢。她一下扑过去,我一把拉住了她。
“不要吓着他。大嫂。”我低声的喊道。
“孩子,我的孩子。”大嫂哭着轻轻的走到孩子身边。
轻轻的抚摸孩子的脸。
看她苍白的脸。嘴唇都没有了血色。我能感受到她的痛苦。活生生的和亲生孩子分开那是多么痛苦。
“大嫂,回去吧。孩子,我会好好的照顾的。”
“你会和露露结婚么?”她问道。她看了过来,盯着我的眼睛。视乎要确定。
“我还没有决定。对不起。”
“那天,你说的,是真的么?”
“什么?”我一愣。
“我知道,你是为了救我,才那么说的。”
“不,我说的是真的。大嫂,回去吧。”
“把孩子还给我,好么?”
“对不起,大嫂,孩子不能给你。将来有一天,你会嫁人的,到时候你可以再生。这个孩子,到时候,也许会受委屈的。大嫂,为孩子,你就松手吧。我今生不会要孩子的,他就是我亲生的。我会好好的抚养这个孩子的。”
大嫂看了我许久,哭着离开了。
我是不是很残忍,可是我要怎么做才不会伤害她呢。可是为了孩子,伤害她是不可避免了。
一夜无眠。
大嫂每晚都会跑来看孩子。
每天都哭着来,哭着离开。
她每天都带来孩子的东西。是她亲自去买的。
很快爸妈就知道了。
当我送大嫂回去以后,回来,就看见爸妈坐在我的床边。
“你在干什么?你知道么?如果让乡亲门看见了,他们就会说大嫂晚上来会小叔。到时候,你就会身败名裂,臭名远扬了。”妈妈低声尖叫到。的确我没有考虑那么的多,
“子健,你妈妈说的对,万一让别人看见了。丝蕊也会被骂的。你做事为什么不小心点呢?”
“爸妈,对不起,我知道错了。”
“你这孩子,以后做事要三思而行。特别是男女之间的事情。你大嫂更是。所以,你一定要小心。否则你们两个都会遭到被人的说长道短的。”
“我知道了。”
爸妈回去了。
今晚爸妈就把孩子报回自己的房间了。当大嫂站在门口的时候,我没有打开门。
“怎么不开门了。”大嫂问道。
“孩子在爸妈的房间。你是看不见的,大嫂回去吧。”
“为什么?”
“大嫂,回去吧。你这个样子,会让人误会的。爸妈也知道了你晚上来的事情了。”
“子健,帮帮我。就让我看孩子一眼。好么?”
“大嫂,对不起。”
我慢慢的离开,回房间了。我听见她的哭泣声。过了一会就听不见了。
我的心好痛。望着天篷,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


[ 本帖最后由 逍遥子 于 2012-12-31 13:46 编辑 ]

TOP

第十三节
今天的天气很好,围着果树,我转了一圈。那是我和洋洋一起载的。还有那颗柳树,我们接吻的地方。她搂着我的脖子甜甜蜜蜜的向我索吻。每一次我的心都跳的很厉害。我就是被她的吻迷住了。
我真的很想和她一起养孩子。可是她却急匆匆的嫁人了。她为什么总是那么的草率。爱情难道就是这样么?
回到院子里,一眼就看见洋洋站在那里。天啊。
“子健哥哥。”她向我跑了过来。一把搂着我的脖子。我使劲的想推开她,可是她的力气真的很大。
“洋洋,松手。”
“子健哥哥。我回来跟你结婚。”
我吃惊的看着她。
真是疯了。我狠狠的推开了她。愤怒的看着她。她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当初你急匆匆的结婚了,现在没几个月你又离婚。你你难道把婚姻当作儿戏么?”我怒吼到。气死我了。
“子健哥哥。对不起。我知道错了。”洋洋哭了。
“知道错了,就回去。”我喊道。然后就想走,这时我看见了李露露,她手里还端着水。她正紧张的看着我。
“子健哥哥。我知道错了,才回来找你的。我知道当初不该草率的和别人结婚。是我对不起你。你怎么惩罚我都可以,我求你,不要不理我。我爱你,子健哥哥。”她哭着拉着我的手。
李露露手里的洗脸盆在抖。水都蹦了出来。甩开洋洋的手,走到她的面前。接过洗脸盆,放下,洗手。
爸妈走了出来。
“吃饭了。”李露露轻轻的说道。我能感觉到她紧张的神经,她没有发脾气。就说明她在忍耐。
她递给我手巾,我擦了一下手。回屋吃饭。爸妈都没有喊洋洋吃饭。我知道他们的意思。
吃了饭,我走了出来,洋洋还站那里哭。
楚楚可怜的样子让我心疼。不忍心的走到她的面前。给她拭去泪水。
“子健哥哥。我爱你。”
“傻丫头,回去吧。”我拉着她就走。
“子健哥哥,子健哥哥”
一路上她不停的喊。很多的人都看笑话的似的看着我。
“子健哥哥。”
“不要喊了。”我低声愤怒的对她说道。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太丢人了。这时远远就看见丝蕊,她手里还拿着小孩子的衣服,我拉着洋洋从她身边经过,我看见了她痛苦的眼神。那眼神就像一把刀插进我的心脏。
送洋洋回家后,我就往家走,快到家,我看见丝蕊站在路边,她在等我。每一走一步,我都感觉到沉重。她手里拿着孩子的衣服。我走到了她的面前。我能看见她不满血丝的眼睛。消瘦的脸没有了往日的光芒。
“大嫂。”
“我给孩子买了件了衣服。你不会和洋洋结婚吧?”她艰难的问道。
“不会的。你放心吧。”我接过她手中的小孩的衣服,这时我发现,里面还有东西。是一件白衬衫。我抬头看了她一眼。
“给你买的。谢谢你抚养东升。”
“谢谢大嫂。”
“我已经不是你大嫂了。”
我一愣。看见她眼底流动的泪。
什么意思?
“是。但是对我来说,你永远都是我大嫂。”
“今晚让我看一眼孩子好么?求你了。”
我如何忍心拒绝她。只有轻轻的点点头。
她的脸上露出一丝丝的笑容。那么苦涩。
晚上,我抱着孩子在院子里玩。可惜孩子就是好睡,很快就睡着了,我抱回房间。坐在床边。看着孩子,睡的很甜。我很想让他看看妈妈。门开了,丝蕊走了进来。
我让开,她坐到孩子的身边。看着孩子。忍不住的哭了起来。她已经快一个月没有看见孩子了。
我们没有说话,就静静的看着孩子。时间过的那么快。已经深夜了。
丝蕊依依不舍的站了起来。我们刚刚走了出来,就看见爸妈站在院子里,妈妈瞪大眼睛,愤怒的看着丝蕊。
“爸妈,是我让大嫂来的。”
“丝蕊。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是你也要为子健想一下。你这样三更半夜的来这里。万一让人看见了,到时候流言蜚语就会铺天盖地的扑来。什么难听的话都有。”
“爸妈,对不起。”丝蕊哭着说道。
“妈妈。”
“你闭嘴。”妈妈喊道。丝蕊哭着跑掉了。
我已经掉进了痛苦的旋窝里了。

[ 本帖最后由 逍遥子 于 2013-1-12 11:08 编辑 ]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