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宾灌水 | 情感美文  | 长篇短篇   |    玄幻武侠    |    恐怖小说    |    古韵新吟    |    乡土风情    |    音画贴图    |    散文小筑    |    幽默故事   
  家园议事    |    城市边缘   |    情感倾诉    |   酷评杂论    |    家园书丛    |    楹联雅座    |    新诗天地    |    网文转帖    |    文评编写    |    征文赛区  
 31 1234
发新话题
打印

原创小说《噩梦》

原创小说《噩梦》

   噩梦(一)
                                                                                 刘新初

       过年的时候,我买了几条活鱼,用盆子养在卫生间。

       我每天给鱼换些清水,时间到了十二月二十九。当晚,我看电视剧,睡得有点迟。

       朦胧之中,我看到一黑一白两个穿长衫的人,进得门来,不由分说,把我拉起来,呼的一声,就飞出去了。我只感到耳边风声急劲,整个人急速下降,不消片刻,就落到了一所大殿之上。我急忙睁眼扫视,见大殿两旁火光熊熊,戈戟耀目,满地刀斧锤钻,血迹斑斑,令人胆寒。这不是阎王殿吗?我怎么来这里了?再一看,上座一人,身如巨塑,面如碳黑,平天冠下,双面喷火,正是那阎王呀!殿中跪着一人,面带怨愤。正疑惑间,后面牛头马面一个推搡,我就到了阎王跟前。

     “刘先生,有人告你虐待动物,可有这事?”咦!阎王倒好和气,还认得我。

     “哪有这事?还望大王明察。”我是一头雾水。

       阎王指着下跪的人说:“这个就是原告。”

     “我不认识他呀,这是从何说起?”我实在是不知所以了。

     “这个是天津官佬,贪污近两亿的张子善啊,你果然一点不知道?”阎王倒纳闷了。

     “哦,我看过报纸,略知一二。但我怎么就虐待他了呢?”我还是不解。

    “你这逆畜!”阎王对张子善说:“刘先生怎么虐待于你,你说。”

       张子善哭告道:“我不告他虐待动物,也要告他看护不周之罪。”

      原来,我年前买的五条鱼里,有一条正是他张子善,其中一条体型比他略大,张子善看不惯,就用尾巴甩他,那家伙也不是什么好来路,岂肯服软?反而一尾巴把他打出了盆子,张子善在地板上跳来跳去,落到了粪坑里,晓得是屎,就奋力挣扎,从下水道钻了下去。说到这里,张子善痛哭流泪:“这里暗无天日,臭不可当,还没有氧气,把我给活活臭死,比之当年枪毙还要惨啊!正是死非其罪,罚非其法。要是主人盖好了盆子,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故?定望阎王做主。”

       阎王听罢,顿时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我反驳他说:“这都是你自找的,我还损失一条鱼,我找谁要去?还告我。”

       阎王笑骂道:“这家伙,你本该被剐鳞挖鳃,剖腹剔骨,是自己不安本分,欲逃惩罚,还在此诬告好人。”阎王发怒,要左右将张子善叉出去,丢入溺水,再申前罚。

       张子善大叫冤枉,阎王问:“你还有什么话说?”

       张子善诉道:“大王,你也知道,自事发以来,猪狗牛马,我被罚了个遍。时下,贪污如张子善者,哪个数得清楚?贪污甚于张子善者哪个又数的清?还不是富贵照享官照做!我却被打了又罚,罚了又打,怎么不冤枉?”

       阎王听了此话,叹了一气,双目火熄,半响无语。我也无言以对。

       沉默良久,阎王转头对我说:“这事还真不好办,先生以为怎么处理好呢?”

       我一个教书老师,能有什么办法?我想了一会,对阎王说:“这人名字取的不好,子善而吾不善,我看就叫他改名吾善,重新做人算了,大王看这样可行?”

       阎王点点头说:“暂时也只好这样了。只是有累你来此一遭了,还叫二位无常送你回去吧。”话音刚落,我又被呼的一声送回了阳间。

       我感到心口狂跳,手足冰凉,从床上翻身坐起,一片神情恍惚。唯独梦中之事,如在目前,心中好生怪异。猛的想起那些鱼,急忙亮了灯,要去厕所看个究竟。

      当我推门一看,我完全惊呆了:盆里只有四条鱼了!地板上只几片干鳞片,并无其他痕迹。

      这是怎么回事呀?我现在在做梦呢,还是刚刚在做梦?



噩梦(二)

                                             刘新初


        新年的喜气冲刷着人们心中的晦气,鞭炮声织起遍地的热闹。阳光普照,乾坤朗朗。我想,那个噩梦,应该已经过去了吧。

        几年以后,我调到了涟水市某中学任教。


        同行大概也都知道,这新调来的老师,学校都很关照的:课程排满,又是语文,又是班主任。这叫能者多劳嘛。

      作为班主任,第一次走进自己的班,是应该熟悉一下每一个学生的,我就对着名单一个一个的叫。吴善!一个名字突地跳入我眼帘,那么熟悉,却又记不起来。“吴善”,我几乎是机械地叫了一声。一个十分帅气的男孩站了起来,二个四目一对,他的目光立即闪开了。我心中好生疑惑,却又无法多言。只是提醒自己暗中留意,等他有了过失,再找他谈心。

       可是,接下来我什么异常也没有发现。这孩子不但天资聪明,成绩突出,而且很守纪律。莫非我是疑心生暗鬼,想的太多了?

        有一节课,我讲李白的《蜀道难》。

      “噫吁嘻”,这里一唱三叹,开始就起调甚高呀,谁敢这么写?李白也!读到“吁”字,我眼睛瞟着吴善,加重声音,故意读成“鱼~”,只见他一个哆嗦,笔都掉到了地上,我心尖一颤,一个激灵,几乎跌落眼镜。

       我的天哪!难道……我不敢往下想了。

       我知道,我得和他多交流,多做家访,多关心他,不可以叫他出任何岔子。

       还好,菩萨保佑,吴善在学校一直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孩子。照毕业照那天,我特意和他站一起,还把手搭在他肩上。最后一再的嘱咐他,到大学好好学习,将来好好工作,经常和我联系,等等,婆婆妈妈说了一大堆,吴善像个女孩一样,都点头答应了。




噩梦(三)
                                                                          刘新初

       秋风习习,北雁啾啾。吴善已远去了,我心里好生牵挂他。

       教师,永远有做不完的事,可以用两个字来概况:穷忙。吴善在学校也学的不轻松,一样的没时间。我记得他大学几年,就给我写了一次信,谈了学习情况,还说和老师、同学都处的好,叫我不要担心,要我注意休息。我看了很是高兴,就写回信,还把原来嘱咐的话,又啰嗦了一番。他大概不怎么喜欢我支支歪歪,也由于时间等原因吧,没再给我来过信了。

        这世间有些事,说起来就是怪:你心里放不下的某些东西,它有时候还真和你没完没了。
        一天,我去市区一家农业分行办事,竟无意中又见到了那个叫我时刻挂怀的人。
     “啊,老师,你好啊”
     “善呀,是你呀,你在这里工作了?”我简直难以相信,眼前的吴善,如玉树临风,真的是一表人才,显得成熟而又稳重,我心里好高兴!
     “老师,你都有不少的白发了,你要注意身体啊。”
     “老师老咯,生白发迟早的事嘛。对了,你工作情况怎么样呢?”
      吴善告诉我,他毕业以后就一直在这里工作,由于业务能力强,工作认真,很受市行领导的器重,现在已经升为大堂经理了。这个点虽然小一点,但是,这对一个年轻人来讲已经相当不易了。

     “这一切,都要感谢老师从前的严格教育啊。”吴善说得很是真诚。

      这孩子,终于长大了,我除了倍感欣慰,我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噩梦(四)

    此后,吴善的工作几经调动,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吴善最后被调到了市信任联社担任副主任。


    吴善的人气旺起来了,辐射圈子越来越大,亲朋戚友、各级领导,来往不绝。像我,在他的圈子外面,要见他都很难了。

    城东建筑公司经理张本良,人称“良溜”,是吴善小时候的玩友,这人没读几句书,手段心计却了不得。公司本来只是一块牌子,完全是个空壳,良溜把老经理挤走,收集一帮喽啰,软硬兼施,水陆并进,在城东镇大揽工程,搞得市建公司也难以插手,因此时有摩擦。弄得市府方面也颇有微词,城东镇政府却把良溜评为“优秀企业工作者”,一时人人侧目。

    随着城建速度加快,良溜把目光慢慢投向了市区。可是,他自己能力有限,斤两不够,怎么办?他就慢慢的围着吴善蹭,功夫不负有心人,良溜终于把市、镇的一些领导、吴善,都请到了一个桌子上。

    有钱还有撑腰的,良溜开始在市区强揽工程,凡有矛盾,就伙同其打手潘一辉等暴力解决。

    从此,吴善人生轨迹开始发生了偏斜。
    很快,吴善在沿河路建起了别墅,在省城等处也购了三、四处房产,豪车出入,今非昔比。

    我的心又悬起来了。我去单位找他没见到人,好不容易问到他电话,打了半天才打通。
   “善啊,我是老师。”
   “哦,老师,你想借钱贷款?”
   “不是,我是想说,一个人的欲望莫太大了,会出事的啊。”
   “我不是那个小孩子了,你就再莫为我操心了。”说罢,吴善挂了电话。

    我心里揪的紧,又无可奈何,心里产生了未曾有过的失望。
    夜里,我又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我梦见吴善拿着大学录取通知单向我跑啊跑,兴奋写在英俊的脸庞上,一边喊着:“我考重点了,我考重点了。”我迎了上去,却扑了一个空。转身一看,那张英俊的脸庞在一点点扭曲着,慢慢变成了一张极丑陋的脸:张子善!我不知所措,惊恐万分。倏忽梦醒,额头尽是冷汗。叹了几声,一夜难眠,只感到噩梦好像才刚刚开始。

    我祈祷着,希望他迷途知返,莫要愈陷愈深。

噩梦(五)

    二千年,为了新大市场建设承包问题,良溜和城建公司又一次发生了利益冲突。

    首先是双方都想承包这个项目,可是城建公司希望实在是太渺茫了,公司经理李子秋吵着非要公开投标,市府无奈,只得依从。可是投标结果一出来,众人全傻眼了:城东公司没中标!李子秋以十万元差异中了标,标书做的也合情合理,无懈可击。李子秋兴高采烈,良溜垂头丧气,只得打吴善的电话:“大哥,我们没拿下,怎么办?”吴善一听冷了半截,不敢向上头汇报。只得赶紧召集良溜、潘一辉等商议对策,如此这般做了一番安排。

    李子秋在福祥宾馆和手下人一起喝庆功酒,吃得七分醉意了,起身去卫生间,被良溜等四、五个人“请”到了隔壁包厢。良溜拿出二十万,要李子秋退出竟标,李子秋趁着酒疯,把钱推在地下,转身走了。良溜等马上下楼,不知去向。

    晚上十一点许,李子秋摇摇晃晃出了宾馆,打的回家。车子一溜风开到人民桥,停住了。这时两边走来几个人,把李子秋拉下了车,劈头盖脑一顿乱打。面的早已消失在夜色之中。

    李子秋浑身是血,奄奄一息,那几人还不罢手,把他拉起来,从桥上推了下去。

    第二天,人们在桥下发现了李子秋的尸体。
    接到报案之后,公安局派人来到现场,经过初步勘查,认定为醉酒失足,溺水身亡。
    李子秋的父亲是市某办主任,见儿子伤痕累累,死状甚惨,认准是他杀,强烈要求追查凶手。可是几个月下来,不论哪个部门,越来越没人理他了。李无奈,在背上写个冤字,上北京去了。

    此事震动中南海,二千零一年四月,公安部把李某请了进去,李某呈上了长达五十七页的举报信。
    公安部指示省厅,一定要严查此案。
    七月份,吴善、张本良、潘一辉等相继被秘密逮捕,分别关押在外地。不久,政法委书记吴禄久,公安局政委廖日红、局长彭某、法院院长旷某、检察长李某、国土局长、房改主任等分别被立案查处。

    消息传来,我除了伤心和失望,并不感到意外。
    二千零三年五月,在涟水市市中心召开了多达万人的公审大会,标题就是“公审吴善为首的犯罪团伙”,这个悬了两年之久的案件终于要公之于众了。直到最后我才知道,吴善一伙所犯的罪多得令人难以置信:聚众斗殴、私藏枪支、敲诈勒索、寻衅兹事、非法拘禁、强行交易、贪污受贿等等,犯罪两百多起,涉案两百多人,发放不良贷款两千多万(实际是两亿多,因担心储户恐慌,未能实报)。整个团伙各种非法获利一千多万。市民燃放鞭炮,争相庆贺。我想,这些人中要是有人判死刑的话,吴善必是头一个。

    我多想去看看此时的吴善,看看他现在究竟是何等模样!可是我怎么也提不起这份力气。

    宣判结果大出我的意料之外,我的习惯性思维遭到了无情的讽刺:张本良被判死刑,吴善、潘一辉等判死缓,其余的分别判处有期徒刑。

   吴善,无善呀!我死后如何向阎王交代?我和你还没有完,我还有许多问题要问你

噩梦(六)
           
    二千零三年八月,我找到了吴善的关押点中心监狱,可是吴善什么人也不见。怎么办?我扯下一张纸,画了条鱼,要狱警交给他。吴善见了纸条,无力的说了一句:“让他来吧。”

    见了吴善,我简直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吴善的头发掉了一大半,显得十分稀疏,眼皮耷拉,嘴唇凹陷,门牙全没了。我吃力的寻找着、回忆着他脸上的英俊,可一点痕迹也没了。我摸着他手,直落老泪:“你怎么这样了?怎么这样了啊?”

    原来,吴善被捕之后,经历了半年多的、日日夜夜车轮式的疲劳审讯,在强光、尖利的声音刺激下,机体急速老化,为了防止他咬舌自尽,把他门牙也打掉了。可是,在无数的罪名里,他始终只承认挪用和受贿,以至于审讯时间一拖再拖,直至弄成如此模样。

    “你为什么不好好交代,争取宽大处理?”
    “我已经交代了,就这些罪。”吴善十分顽强。
    “都交代了?你能说李子秋的死和你无关?你能说你从来没行过贿?”我越说越激动:“那些个三大家的头头,都是张本良供出的,你的罪到哪里去了?”
    “你别逼我了。我没什么好说的了。”
    “张子善!”我突的站起,厉声说:“你难道忘了变鱼的事吗?”
     吴善听到这一喝,立时瘫坐在地,双手掩面,放声嚎哭起来。
     半响,吴善用衣袖擦了擦眼泪,近乎哀求地对我说:“老师,你饶了我吧,我还有妻儿子女!我能不管他们的死活吗?哪怕下十八层地狱,都让我一个人来承受吧。”说罢,再也不听我的任何的话了。

    我的天哪!我还有什么办法呀?

    我不知道我是怎样地跌跌撞撞走出了监狱,夕阳如血涂在我身上,我感到那个噩梦似乎永远也做不完了。(全文完)



[ 本帖最后由 刘新初 于 2012-6-21 22:11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TOP

  呵呵,我这几天忙搬家的。

TOP

  好文啊!贴近现实,富含哲理,揭露当今社会的丑恶现象。
    大力支持!
    一系列的噩梦等你慢慢讲述。。。
    呵呵,先高亮。。

TOP

回复艾叶青

哈哈哈,《噩梦》结束了。

[ 本帖最后由 刘新初 于 2011-11-19 21:18 编辑 ]

TOP

123

只要版主和大家喜欢,我就有勇气写下去了,嘻嘻。

[ 本帖最后由 刘新初 于 2011-11-23 07:55 编辑 ]

TOP

回复 3# 幽幽疏花 的帖子

版主客气,有你鼓励,我一定努力。

TOP

寓含哲理!

TOP

wrrr)

123

[ 本帖最后由 刘新初 于 2011-11-1 14:16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TOP

  这一节的构思很是新颖,明亮与晦涩相对,善与恶的鲜明对比,令读者浮想联翩。。
  支持支持~~

TOP

引用:
原帖由 刘新初 于 2011-10-27 14:32 发表
版主客气,有你鼓励,我一定努力。
呵呵,叫我幽幽吧!一起努力!

TOP

 31 1234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