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宾灌水 | 情感美文  | 长篇短篇   |    玄幻武侠    |    恐怖小说    |    古韵新吟    |    乡土风情    |    音画贴图    |    散文小筑    |    幽默故事   
  家园议事    |    城市边缘   |    情感倾诉    |   酷评杂论    |    家园书丛    |    楹联雅座    |    新诗天地    |    网文转帖    |    文评编写    |    征文赛区  
发新话题
打印

乡村宁静早晨的空气

乡村宁静早晨的空气

——读唐诗先生的诗

坏诗坏在哪里我不知道,但好诗我一定知道好在那里。

——题记


   唐诗宋词一直是我最喜欢最推崇的,认为唐诗宋词的艺术成就,是后人不可逾越的高峰。呵呵,偏偏有人不知死活,居然取名叫“唐诗”,似乎说,我超越不了唐诗,起码我可以赶得上。我估摸,这“唐诗”名字如果是他父母取的,那他一定是生长在书香门第,日积月累的熏陶,应该有些底蕴;如果是他本人取的,那有两个可能:一,这人不知天高地厚,狂妄之极;二,这人真的是有才能,有他明确的价值追求。慢慢的,本牛对这位帅哥有了些了解,对他多了些关注。本牛一直都认为自己是“好色”的,喜欢看美景,喜欢看漂亮的女人,也喜欢看风度翩翩的男士。唐诗,这个帅哥,看到他的相片,感觉他完全是“质自华”的那类,很难把他和“乡土”两字联系起来,然而他美妙的,如乡村早晨空气般的诗,却确确却切的告诉我,,唐诗的根系在农村。哦,是怎么样的神韵,将质朴和高贵完美的统一在一个人身上?下面是我试着对唐诗的一些理解和探讨——


             一,割舍不了的乡村情结

   一说到乡土诗,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老土”,粗糙,我读过几位“乡土”诗人的诗,虽然水平还不错,但是内在的原因,往往过于“乡土”,少了些“华”的东西。我认为,诗的最高水平是,理性的人感性的表达。理性的人是谁?是那些高学历,是有高学识的人,但是这类人也有他们的缺点,就是过于理性,过多的学术的东西,缺乏感性,做学术,搞学问,写理论,才是他们的强项,往往他们的诗是,还不如二流水平诗人写得好。不过,凡事都有例外,唐诗先生就是这个例外,——

    童年记忆

       唐诗

每天,我分三次在坡上出现,一次是上午
我在坡上割草的时候,二次是下午
我在坡上割草的时候,三次是梦中,我在坡上
割草的时候。我的镰刀,始终亮着
醒着。我的黄牛,始终胖着
笑着。每天,坡上还留下了我割草的想法
我山歌的影子,我随风
起伏的形状,我被飞鸟抬高的眼神
幸运的是,我没有被一朵花
耽搁,而草绿得虫声暗了下去……


   读了这诗,你又什么感觉?闻到了牛屎味?闻到了土香?都不是,而是好像舒舒服服睡了一觉醒来,呼吸沉淀了灰尘、沉淀了泥土味、沉淀了牛屎味的早晨的乡村、满是负离子的新鲜空气,每一个细胞都舒畅。诗一开始,说自己出现三次在山坡上,一次是上午,一次是下午,还有一次是在梦里,这就是一天啊,巧妙的是,作者把第三次安排在梦里,这就是对前面两次的强调和加深啊。“我的镰刀/始终亮着/”多么热爱劳动的好孩子啊,镰刀就没生过锈,“我的黄牛/始终胖着/”因为“我”勤快的割草,把牛喂得胖胖的,“每天,坡上还留着我割草的想法/”多乖的孩子,不是一天的热度,不用父母来催促。可是“我”有更远大的理想,“我被飞鸟抬高了眼神/幸运的是,我没被一朵花/耽搁,而草绿的虫声暗了下去。。。。。。”是的,飞鸟的高远的天空,是“我”更神往的地方,如果唐诗先生还在迷恋一朵小小的野花,就没有管理博士的唐诗,中国诗坛就少了一朵奇葩了。

   是的,能把乡土诗写得又“乡土”又不土,含蓄有不晦涩,只有唐诗这种大手笔。能把乡土诗写到这种境界,在中国诗坛,实是不多见。而唐诗的乡土诗的魅力远不止于此,他甚至还可以在一首诗写出乐感来,如果你认为一首诗的音乐是用押韵、对仗等字面功夫的方法来实现,那你还是太肤浅的,真正有深度的诗的是在通过读者阅读了你的诗,诗句里所包含的信息,在读者脑海里通感成一种乐感。请读——



唐诗



顺着新公路,领着新太阳



去给岳父岳母拜年



左手牵着乖女儿,右手拎着大礼包



去给岳父岳母拜年



身后跟着巧媳妇,肩上扛着鸟雀声



去给岳父岳母拜年



怀揣“十佳农民工”的大红证书



穿过十五公里的海棠花香



去给岳父岳母拜年



脱贫致富的张小帅带着妻子和女儿



乘上乡村客车



去给岳父岳母拜年。他们倚着车窗



兴高采烈地张望,瞧到了——



这户在给那户拜年



这村在给那村拜年,鸟群在给树林



拜年,鱼虾在给河水拜年



云朵在给群山拜年



天空在给大地拜年。拜年,拜年



拜得欢声四起



拜得热火朝天。当张小帅一家



在一个叫做幸福礅的地方



下车,没走几步



就看见了岳父岳母家的院子喜气盈盈



春联捂不住每一个字的欢愉



高挂的大红灯笼



像一团团激情燃烧的祝福语



张小帅扯着女儿



一阵小跑,妻子在后面紧紧追赶



跑着,喊着



喊着,跑着。刹那间



这三个人就变成了三只喜鹊,“嗖”地一声



便飞了起来……



   
这首诗充满了情趣,诙谐,读着这样的诗,耳边好像响起一曲民谣,非常美妙的感觉,又好像在看一个电视小剧。这就是诗的音乐性。如果一两句的通感,那不是真正的高手,整首诗的通感,才是要高超的写作水平。

      二,疼痛的亲情

    父亲有好多种病


父亲,你身上有好多种病。一想到这里



我的泪水就不知不觉地淌了出来。父亲,你身上



有红高粱发烧时的颜色,有水稻灌浆时的胀感



有屋后风中老核桃树的咳嗽……当我



看到你发青的脸庞,我感到,遍体的石头都在疼痛



父亲,你身上有松树常患不愈的关节炎,有笋子



出土的压抑,有从犁头那里得来的弓背走路的姿势



当我看到你眼中黯淡的灯盏,我就像你身上掉下的



一根骨头,坐卧不安。父亲,你为什么有病也不想治



你为什么总是忧愁时抽着烟,坐在云雾里



为了替你买药,瘦弱的弟弟,把痛苦压低了10公分



变卖了家里最后那头老水牛,而我住在白云飘过



窗口的城里,偶尔写点悠闲的小诗,却常常



忽略了您一拖再拖的病,更没想到用我的诗句



作你的药引。父亲,您只想苦熬着把疾病逼走



守着昏迷中的你,母亲哭得默不作声



父亲,红高粱说要治好你的发烧,老核桃树说



要治好你的咳嗽,水稻扬花的芬芳



会重新回到你的血管。父亲,现在,我正流着泪



为您写这首诗,我笔下的字,一粒比一粒沉



一个比一个重,像小时侯,您在老家弯曲的山道上



背着沉重的柴禾,一步一步的回家……





   非常真挚质朴的诗歌,像所有农村的“父亲”一样。红高粱,水稻,老核桃树,松树,暗淡的灯盏,稀松平常的事物,给作者倾注了情感,立即变得不一样,红高粱的火性,水稻的饱满,老核桃树的沧桑,松树的坚韧,灯盏的脆弱,都是“父亲”最好的借喻。“而我住在白云飘过/窗口的城里,偶尔写点悠闲的小诗。却常常/忽略了您一拖再托的病,更没有想到用我的诗句/作您的药引/”是的,为了理想,离开了故土,没有了时间为家里做更多事,心中深深自责。想想作者写这诗是,“一粒比一粒沉”,一粒字就是一粒泪珠,在这泪光中,幻化出父亲“在老家弯曲的山道上/背着夕阳和柴禾,一步一步地回家....../”


  另一首《母亲》,特别是《乡村人物(组诗)》,同样有着深切的骨肉连心疼痛感。


         三,诗画家,导演


      油菜花地



黄灿灿的油菜花,黄灿灿的激情。微风吹来
起起伏伏的全是故事。一对蝴蝶,神秘地失踪
一对人影,躲进四月的油菜花地。一阵阵
野性的急促呼吸,让土地骚动,让爱情爆发
一粒粒保守的钮扣,被春风解开,一片片
粉红的骄傲,再难罩住。浑圆的月亮,在油菜花地里
被摸得惊叫。躲着的雀儿,从来不穿衣裳
油菜花在头顶甜蜜地颤抖,油菜花像波浪那样左右
摇荡。无数小小的乐器,在油菜籽中 
暗自蹦跳。倒地的油菜花再也立不起腰身,忘情的
油菜花瘫得忘了说话。两个翻滚的姿势
辗平了下午,青春拥有了完美的季节,发烫的唇上
再也没有寂寞。忽然,一对蝴蝶又飞了出来 
金黄的生命,有了一个神圣的模式




   这诗一首唯美的爱情诗,作者站在第三者的角度来写,也就是从一种欣赏、理性的角度来写。诗一开始,就给我们描绘了一片黄黄灿灿的油菜花,菜花里飞出又隐身的一对蝴蝶,——这蝴蝶是梁山伯与祝英台的化身吗?美丽的外景,美丽的情感,美丽的性爱,高贵的生命,美丽的生殖,阅读这诗,好像看到了张艺谋的唯美电影,略带野性的唯美画面。而这画面还不是静止的,“一对蝴蝶,神秘地失踪” “油菜花在头顶甜蜜地颤抖”,“无数小小的乐器,在油菜籽中/蹦跳”等,这些描写都让画面有了动感。


   诗人唐朝在他的博客里开了一个“诗歌垃圾箱”专门收入那些赤裸裸的性描写的诗,——严格说那些垃圾根本不是诗,只是一些分了行分了断的垃圾文字。诗是美丽的,而不是肮脏的,诗是高雅的,而不是下流的。



  唐诗的诗,很多都给人一种画面感质感,而且还是动画化,唐诗就像一个高超的导演,调教出一幅幅诗意的画面。


          四,贵族气质写作

   什么是贵族气质?......


[ 本帖最后由 牛犊子 于 2011-5-16 18:07 编辑 ]

TOP


          四,贵族气质写作

   什么是贵族气质?按我的个人理解,贵族气质是,有学养,举止优雅,谈吐高雅,风度翩翩,雍容大度。在一个文学论坛中,我曾抛出我的辩论,我认为,贵族气质是很难培养的,贵的人未必有贵族气质,没有几代的贵,成不了“族”,还举例说,像赵本山,天生的土气,怎么贵都养不出贵族气质。然而,当我看央视三套的“星光大道”年终决赛后,我这看法有了改变。有个叫王大成的,土生土长的农民,多才多艺,当他穿上燕尾服,完全投入到意大利歌剧里去,意大利那种贵族高雅的音调从一个农民的口中流淌出来,让我震撼了,原来贵族气质并不需要几代人的修养。


   荷塘翠鸟






它的叫声雨一样准。它的态度,比生活还翠



提着荷花的清香,四处访问。比天空要窄,比闪电



要快,细细的爪,落下就是最好看的字痕



以单数开始,以偶数繁衍。常常错过夜晚,错过



夜晚的黑,夜晚的暗,保住了巢如明月。总是飞翔



总是欢叫,像冲天直上的箫,把阴影引开



把痛苦惊碎。它照耀过的青草,又把青草照耀



它认识的幸福,又传递给幸福。有一次



它竟站在我垂钓的鱼杆上,恰似平稳的生活



阳光照来,清香暗起,蜻蜓不惊



它拂过更大的荷花,翠绿的衣袖,细小而悠远






停顿的蝴蝶




好似芬芳的闪电,化作了最恰当的比喻



一只蝴蝶,落在花朵上。这个上午



偶尔停顿了一下。那么的轻微,那么的不惹人注意



我却感到二月摇晃,露珠闪烁,浑身的树枝



诞生了惊心的颤栗。我不敢从前半段爱中



退到后半段爱。我更不敢在红日的乳房里翻身



这时,世界宁静到极点,鸟雀也捂住



鸣叫的花蕊。我伫立在水晶般的空气中,含笑



灵魂透明,天空悬满晶莹欲滴的情绪



我的沉思,比蝴蝶停顿得更久



    还有《灵魂忽然一亮》《《一架紫藤》等等,这些诗都是一些气质写作,没有明显的目的性,但显得大度、雍容华贵,你不必去在诗中找出什么思想,或者说,诗中没有明确的指向,有的是一种学养,一种气质,一种高贵的气质。我突然觉得,唐诗是唐代王维的弟子,一个隔世的再传弟子。唐诗说:


写诗,如拨花看月。写诗,如分水寻鱼。我喜欢朦胧美和深意象,常常在传统和现代之间折磨自己。我喜欢用心灵之水,把文字清洗得干干净净。我喜欢用精神之诗,把人生浇铸得实实在在。”



   确实,唐诗的诗几乎首首都是精品,首首都有闪光点,我在这里确实也说不完这么多,还是你们自己去读唐诗先生的诗吧,去体会唐诗先生美妙的诗意吧!用一句话来概括,唐诗的诗是:乡土但不老土,唯美但不媚艳,疼痛但不颓废,高贵但不孤傲,,既有古典诗的深邃,又有现代生命的脉动。在这个当代诗坛,确实找不出很多个让我佩服的诗人,而唐诗是一个。如果说杨克是“人民诗歌的代言人”,任先青是“疼痛语言的思想者”,那么,唐诗是:“高贵气质的乡土诗人”。



2011515日星期日



我接触唐诗先生的诗时间大概才两三个月,对唐诗先生的诗并没有很深入的研究,只是凭着自己的一些阅读心得,也不管这里理解是多么肤浅,就零零碎碎的记了下来。)

  唐诗 简 介

  唐诗,原名唐德荣,重庆人,管理学博士,中国作协会员。出版诗集《走向那棵树》、《花朵还未走到秋天》、《走遍灵魂的千山万岭》、《蚂蚁之光》(中英对照)等多部。诗作翻译成十余种文字,入选大学教材。中国作家协会《诗刊》社、重庆市文联、中国诗学中心曾联合举办唐诗诗歌作品研讨会。获重庆市文学奖,台湾薛林怀乡青年诗奖,中国作家协会《诗刊》社艺术文库优秀诗集奖等多项奖励。

TOP

来赏佳作!

TOP

引用:
原帖由 孤侠 于 2011-5-17 11:01 发表
来赏佳作!
欢迎阅读,多多指教。

TOP

来赏,问好牛哥
多情自古空余恨,好梦由来最易醒。

TOP

问好。长大了吧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