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宾灌水 | 情感美文  | 长篇短篇   |    玄幻武侠    |    恐怖小说    |    古韵新吟    |    乡土风情    |    音画贴图    |    散文小筑    |    幽默故事   
  家园议事    |    城市边缘   |    情感倾诉    |   酷评杂论    |    家园书丛    |    楹联雅座    |    新诗天地    |    网文转帖    |    文评编写    |    征文赛区  
 16 12
发新话题
打印

(原创)陪你到天涯

(原创)陪你到天涯

陪你到天涯


文/写意人生



  随着一声啼哭,王家的又一个孩子诞生了——这已经是王家的第三个孩子。看着抱在妻子手中不停啼哭的儿子,王宇脸上掠过一丝欣慰,同时还带着一点担忧,这个孩子,会不会也像前面两个孩子一样,养不大?
  在医院住了半个月,一切正常,王宇就带着大包小包,和妻子儿子出院了,回到了乡下。
  村里人一看见王宇他们进村,老远就躲开了,像躲着什么瘟疫似的,王宇心里很不是滋味,妻子田凤忙着照看怀里的儿子,无心顾忌这些。
  “我们快回家吧。”田凤说。
  “好。”于是他们继续朝家走去。家里的门紧闭着,王宇的父母在前些年过世了,家里只有他和田凤两个人,之前有过两个儿子,但都没能活下来,第一个儿子在2岁时得肺炎医治不及时继而转成高烧不治身亡,第二个儿子3岁时不幸头朝地从桌子上摔下去抢救无效死亡。第三个孩子的降临让这个蒙受死亡阴影的家庭顿时有了一些生气,同时也有了新的担忧。
  “老公啊,不知怎么的,回到家我就感到心里闷得慌,你说是不是又要发生什么事情啊,我好怕。”田凤一边说着,一边抱着儿子靠在的王宇身边。
  “没事的,不要想太多,我们现在又有儿子了,因该高兴才对啊。明天我们去找去算命先生来给咱们儿子看看。”王宇安慰好妻子,就进屋收拾东西,途中看见了神龛前供奉的两个儿子的遗像,他一阵叹息。
  第二天,怀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王宇去找到了村东头的算命瞎子李——这瞎子李的算命之灵验在村里村外是出了名的。起初瞎子李不愿意去,说王宇家阴气太重,他也无能为力。最后在王宇百般跪求下,瞎子李终于同意了,并且说仅此一次。
       这时田凤已经哄着儿子睡了,刚准备出门,就看见王宇和瞎子李朝这边走来,她的心中顿时略过一道希望。迎接瞎子李来到家中。瞎子李没有说话,用耳朵在屋子里听了一圈,然后指着神龛的方向对王宇说:“那里,每天晚上十二时上一柱香和点两支红蜡,不要间断,直到你的儿子长到十八岁为止。”瞎子李说完,就准备离开。“大师,没有什么要告诉我们的了吗?”“天机不可泄露,照我刚才说的做,必能保你儿子平安,我先告辞了。”
  从此,上香的任务就交给了王宇,每天晚上十二点?王宇觉得心里发毛,但是还是照着瞎子李的吩咐做了。这样转眼间五年过去了,也相安无事,看着儿子小葵健康成长,王宇夫妇悬着的心也逐渐放下。
  有一天农忙,王宇去外村帮人干活了,晚上没能赶回来,这天晚上的香就得田凤来上了。她有些害怕,儿子小葵已经能说话了,田凤很想让儿子陪自己一起去,但又怕吓着他,况且这是一个不能让他知道的秘密。等小葵睡着,已经到了十二点,田凤把被子给儿子盖好,就怀着一颗惴惴不安的心来到了神龛前,两个儿子的遗像让她看了心里难过,但更多的是恐惧。田凤用颤抖的手点燃了香,“孩子们啊,你们可要保佑你们的弟弟平安啊。”田凤一边心里默念,一边把香插在了神龛里,然后就回房了——她忘了点红蜡!
  睡到半夜,田凤迷迷糊糊听见一个声音在叫小葵,她吓了一跳,打开灯,看看旁边的儿子小葵——他睡得正香呢。田凤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就关了灯,准备睡下,这时那声音又出现了,“小葵——小葵——”声音纤细悠长,仿佛来自地底,又仿佛来自窗外。田凤吓坏了,再打开灯,她才发现,旁边的小葵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坐了起来,眼睛却还眯着,那声音仿佛来自小葵。“难道这孩子在梦游?”田凤想着,没敢吭声,但是却早已吓出了一身冷汗。之后小葵又倒了下去,均匀的鼾声传来,“果然在梦游。”田凤长苏了一口气,关上灯,睡了。
  第二天,田凤做饭时从神龛前经过,偶然发现了自己居然没有点红蜡,想起昨晚发生的事,她的背后又是一阵凉意。给儿子洗完脸,吃过早饭,田凤给儿子准备好书包,让他去上学。“妈妈,你今天陪我去学校好不好?”“怎么了,平时不是都是你自己去的么?”田凤有点意外。“妈妈,我昨晚做了个很奇怪的梦,有两个小孩在梦中叫我小葵,还说会在我放学的路上等我,妈妈,我害怕。”听完儿子的话,再想起未点的红蜡,田凤几乎崩溃!她强打住精神,蹲下身去抱了抱儿子,“小葵乖,妈妈今天陪你去哈。”毕竟是小孩子,听田凤这么一说,小葵又顿时喜笑颜开了,田凤心里却愈加沉重。

  村子的道路两旁,油菜花已经开了,空气中弥漫着沁人的油菜花香,儿子小葵在前面快乐地奔跑着,时而追逐油菜花上的蜜蜂和蝴蝶,田凤心里有了片刻的轻松。然后他们经过了一片坟地,这是通往小葵学校的必经之路,难怪小葵说会害怕了。经过时田凤忍不住看了看坟地里那两个小小的隆起,上面已经长满了绿草,还有一些叫不出名的小野花。“但愿你们能够安息,保佑你们的弟弟。”田凤想着,拉着小葵的手,不由得加快了脚步。一块泥土从那两个隆起上滑了下来。
  傍晚王宇终于从外村回来了,田凤把昨晚发生的事告诉了他,王宇不由得心头一紧,“小葵呢?”“也该回来了吧,可能路上贪玩忘了回家。”田凤回答道。但王宇总觉得心里不踏实,就转身出门去找小葵了。
  这时的太阳已快落山,家家户户的屋顶升起了白色的炊烟,这些烟在高空结成了一条白色的长带,在青山的映衬下,那长带如此显眼。农村管这种现象叫“烟搭桥”,传说出现这种“烟搭桥”,就说明村里有人死了。一种不祥的预感浮现在王宇脑海中,他加快了脚步,一直走到学校,也没有有看见小葵的踪影。王宇心里的弦绷得更紧了。“难道还在学校吗?”此时天已几乎完全暗下来,校园里看不见一个学生,显得格外寂静,教室办公室的灯还亮着,这成了王宇最后的希望。
  结果老师说小葵下午放学被一个老头模样的人接走了,老师还以为是小葵家的亲戚。王宇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小葵——”寂静漆黑的山村回荡这王宇呼唤小葵的声音,却没有任何回应。“小葵——”王宇已经喊得没了力气,小葵那天真活泼的脸不时浮现在王宇眼前,“难道自己又失去了小葵?”王宇想着,不由得脚下一软,瘫坐在地上。这时周围一片漆黑,王宇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身在何处,只是一心牵挂这小葵。
  “爸爸——爸爸——”蓦然间,王宇听见一个孩子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回过头,他看见了一个穿着白色裙子的小女孩。很奇怪,天如此地暗,这个小女孩王宇看着却如此清晰。“爸爸——爸爸——你不要小葵了吗?”声音哀伤幽怨,小女孩的眼睛里闪烁着晶莹的泪花,泪水滴落在她白色的裙子上,立即变成了血一样的红色。
  “你是谁,你到底是谁?”王宇眼睛睁得大大的,不由得往后挪了几步。“爸爸,是我啊,我是小葵啊,难道你连小葵也不认识了吗?”小女孩说着,一步步向王宇走了过来,她的脸一会变成王宇的大儿子,一会变成二儿子,一会又变成了小葵。王宇已经彻底呆住了,浑身动弹不得。“爸爸,我是小葵啊,是你的女儿啊,为什么不要我啊——你们想要儿子,我又来做你们的儿子了,可是我长不大啊,因为我只有做女孩的命啊——”小女孩的声音越来越近,王宇感到一阵阵寒意袭来,想喊,喉咙里却像哽了什么东西,发不出声来。然后小葵的声音传来:“爸爸,我怕,带我回家——”王宇猛地一挣扎,居然又能动了,然后他逃也似地爬了起来,一个踉跄栽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等王宇再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家里的床上。妻子田凤站在自己旁边。“小葵呢?小葵呢?”王宇猛地坐了起来。儿子小葵正坐在他的床边,看着儿子相安无事,王宇长长地苏了一口气。
  “昨晚上你刚出去没多久小葵就回来了,我等你老半天也不见你回来,就去找你,结果发现你躺在坟地旁的路上不省人事,还好隔壁的阿虎帮忙把你背了回来,他说你真沉呐,背你到家他已经累得满头大汗了。村里没几个肯帮咱家的了,改天一定要好好去谢谢人家。”田凤说着,王宇只是点头,头依然很昏重,然后他又沉沉地睡去了。田凤给王宇盖好被子,转身准备离开,小葵依旧留在王宇床边,目不转睛地注视着熟睡的王宇。“小葵,我们出去了,让爸爸多睡会。”“哦”小葵应了一声,从床边上跳了下来,回过头最后一眼看了看王宇,眼睛中飘过一丝异样的神采。
  王宇就这样睡了不知有多久,迷迷糊糊中,他听见有人在叫爸爸,王宇使劲睁开眼睛,发现屋子里静悄悄的,小葵正坐在他的床前,注视着他。“小葵,是你啊,妈妈呢,爸爸肚子好饿啊。”小葵依然注视这他,没有吭声。“小——”王宇发现自己又说不出话来,那个哀伤幽怨的声音再次传来“爸爸,小葵好怕,你不要小葵了啊,爸爸,带我回家——”王宇脑子里轰轰地响着,感觉一阵天旋地转,然后那声音消失了,一切归于平静,再看看床边,哪里还有小葵的身影。
  王宇挣扎着坐起身来,走下了床。“田凤——”他呼唤着妻子的声音,但是没人答应。王宇走进厨房,厨房里没有田凤的身影。然后经过神龛,王宇不经意看了一眼两个儿子的遗像,遗像里的人似乎对于王宇微笑了一下,王宇不由得退了几步,几个踉跄冲出了屋门。
  来到屋外,时值正午,太阳正烈,“田凤——”王宇继续呼唤着妻子的名字,却始终没人答应。这时,邻居阿虎家的门开了,阿虎的爷爷走了出来,皱着眉头望着王宇“你在那喊魂吗,田凤不是昨天晚上在找你的途中不小心跌下山崖摔死了吗?我可怜的孙子啊,为了救她,和她一起跌下山去了,现在也还没醒来——”阿虎的爷爷说着,又哭了起来。“早上田凤不是还和小葵一起——王宇越想越觉得浑身无力,望着家门,又一次瘫坐在地上。
  瞎子李就在这时拄着拐杖走了过来,然后再王宇身边停下。“这叫报应啊,黑云东头现,这个村子就要大难临头了,你快离开吧。”王宇有些呆滞地望着瞎子李,“去哪?”“越远越好,不论这里发生什么事情,永远不要回来!”说完,瞎子李拄着拐杖慢慢地朝村东头走去了,王宇顿时清醒了过来,望了望家门,他没敢回去,也不知道要去哪里,王宇就这样漫无目的地徘徊着,走出了村子。
  当晚,村子里就大雨倾盆,雷电交加,一场罕见的泥石流将整个村子吞没了,整个夜间,似乎还夹杂着无数婴孩的哭声“爸爸,为什么不要我——”“妈妈,我也是你的孩子啊,为什么要让他们吃掉我?”“爸爸,我好怕,带我回家——”
  第二天,救援人员在村里进行挖掘救援时,意外从泥土中挖出了几百具婴儿的尸骸……于是新闻上报道:某村庄昨晚遭遇罕见泥石流,全村无一人生还,救援人员在救援过程中挖掘出几百具婴儿尸骸,经鉴定,这些婴儿尸骸均为女性。
  某个小县城的角落,王宇呆呆地看着新闻上的报道,只小声地说了一句“都是村子里几百年来的重男轻女造下的孽啊!”此时的泥土中,王宇两个儿子已被掩埋的遗像上,变成了小葵的脸,似乎还微笑了一下。
  若干年后,王宇又有了一个新家,就在王宇的妻子快生产的那天晚上,王宇再产房的走廊外,看见了一个身穿白色裙子的小女孩。“爸爸,你为什么不要我啊,我是小葵,我是小葵啊——”哀伤幽怨的声音再次传来,这次,那音声如此纤细和憔悴。透过小女孩,王宇又看见了小葵的脸。“小葵——”王宇跟了上去,那白影却越飘越远,等到王宇追上的时候,地上只剩一堆白色的粉末,粉末上有一滴晶莹的泪水。一阵风吹过,那些粉末随风飘散,地面上出现了一行字:“对不起,爸爸,我很想再做你的女儿,但是我已经没有时间,我不会原谅妈妈,但我原谅你,再见。——小葵”。之后,这些字迹就消失了。
  产房传来一声婴儿的啼哭,“是个女孩。”护士兴奋地说道,把包裹好的婴儿拿给王宇看。看着怀中还未睁开眼的女儿,王宇心中升起一丝苦涩,他和田凤的第一个孩子,也是个女儿吧,可是他却未能阻止一心想要儿子的田凤将刚出生的女儿活活饿死,王宇又是一声叹息。
  王宇的女儿很顺利地长大成人了,然而有一天,他发现,这个女儿是个弱智。算命先生说,这个孩子出生时没有婴灵来投胎,所以没有灵魂。王宇没再说什么,照料这弱智的女儿,度过了余生,他只是想赎罪吧。

[ 本帖最后由 写意人生 于 2011-4-11 22:08 编辑 ]
一叶知秋,我心依旧。

TOP

南无阿弥陀佛啊,  你丫真狠, 我今晚被睡觉了。。

TOP

  贴近社会的恐怖!情节迷离,一如那若隐若现的哭声。写意人生,写意人生中的纠结与迷茫,结尾给人留下一声沉重的叹息!
    赞!

TOP

不害怕,不害怕....

TOP

吓唬人啊

TOP

不害怕

TOP

支持支持支持
人只有对世界了解的更广大,才能对自己所处的艰难困苦有更高意义上的理解

TOP

有悬念,有意境,有深度!支持!

TOP

回复 7# 辛迪 的帖子

问好辛迪
一叶知秋,我心依旧。

TOP

回复 8# 嘉宜 的帖子

问好嘉宜
一叶知秋,我心依旧。

TOP

 16 12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