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宾灌水 | 情感美文  | 长篇短篇   |    玄幻武侠    |    恐怖小说    |    古韵新吟    |    乡土风情    |    音画贴图    |    散文小筑    |    幽默故事   
  家园议事    |    城市边缘   |    情感倾诉    |   酷评杂论    |    家园书丛    |    楹联雅座    |    新诗天地    |    网文转帖    |    文评编写    |    征文赛区  
发新话题
打印

鬼影(惊险故事)

鬼影(惊险故事)

    在三十年代的某一个城市,有一条叫叫炮台街的老街,这条街上有一座被人称为五号楼。

    因当时兵荒马乱,这五号楼早己是一座人走楼空的老楼,从外观看上去这楼依稀透着当年的风采,窗户的风格可以看见是俄国欧式特点……有一天突然从街的一头跑来一辆马车,马蹄声声辗碎了寂静的夜晚,马车厢包前的灯火,忽闪忽闪的由远至近,吁吁……赶车的老板吆喝住马车,停在五号楼大门前,从车厢里跳下一位中年汉子,身着一袭黑色西装,外披一件风衣,手拎一个皮包,他下车径直走向五号楼大门。
   
    斑驳的大门显得像豁牙的嘴裂着缝,这位先生走到门前迟疑了一下便伸手推开了那扇双开的尘封己久的门
,门吱嘎的被代上。走进楼的这位先生掏岀打火机点燃一支烟,趁着火光他环顾四周,他快速走到楼梯那,正欲抬脚踏上这布满尘土的木质楼梯时,突然从楼上尽头传来一阵脚步声……

    这位男士是位中籍海员,在一艘外国船工作,船長是一位蓄着一脸胡子的俄国人,曾在这个城市生活多年,有过一段非常浪漫的爱情故亊,这五号楼就曾是他的缠绵的温柔梦乡——爱之巢……一晃已过多年,物是人非,老船長依旧怀念那个己走远的爱情岁月……是战争让他们美梦化为泡影,使他和她相隔天涯与海角。老船長于是让中国籍的船员替他捎去一封信,了却一件心事……


    欲知后亊如何且看下


[ 本帖最后由 婆婆丁 于 2011-2-20 11:18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TOP

  故事的背景年代久远,语言也带着陈旧的神秘色彩,这样的恐怖小说最是吸引人啦!
  哇……真的是非常的喜欢!盼下文!
  呵呵,对了,丁老师,把字再稍稍编辑大些吧!这样更便于吓人!

TOP

  这么吸引人的故事,一定要讲的长些啊!要不会让大家听不过瘾的。

TOP

期待着……
温馨提示:如何搜索自己发表的全部帖子?
1.进入任一版面,点击版头的【搜索】功能
2.在【用户名】处输入自己的昵称
3.选择【标题搜索】【全文搜索】
4.在【搜索范围内】点击【搜索所有开放的版块】

TOP

我不会编辑排版,我试着弄弄看吧!我太笨了!

TOP

留有悬念,很精彩,期待更新!

TOP

谢谢流水年長的赏读、期待!说实话这是现编现卖的拙文,连草稿还没有呢,为不负期待,我会努力编好!

TOP

            鬼影(之二)
                 

                文/婆婆丁

  上一回书这位中年男人正欲上楼,忽听楼上一阵脚步声,心头一沉,双眉紧皱,倒吸一口凉气,这大半夜的……他思忖着,警觉的站在那没动,侧耳细听,没有了动静,寂静的有点令人毛骨悚然……他刚要抬脚,有个东西在他脚面上,吓得他顿生冷汗,原来是一个老鼠跑在他鞋上,他回过神踩着厚厚的灰尘上楼,老鼠嗖的一下跑了。楼梯在脚下吱嘎地响着不免让人徒生恐惧,这吱嘎的响声使这寂静的空间凭添了几分神秘……
  
  从窗外透进来的月光,让他略微的辨清楼道的布局:二楼两侧是各个房间,他要找的是2011号房是往东里面的南侧。他小心翼翼的往前挨着门看着走着,可这十来米的距离却让他感到度时如年,脚停在那个要找的房间门口,他正要敲门,发现门是半开的,他一手轻轻的推门,头探了进去,只见屋内没人,正要准备转身之时,屋里却传岀声音“怎么连招呼不打就要走”,分明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他紧張的心砰砰跳的急促,他纳闷明明屋里没人,竟会有人说话,他使劲的掐了一下脸,这不是在做梦吧,就在他恐惧、不知所措的瞬间,又传来“请进来吧”,他来不及多想便往屋里走了两步,门突然像被什么推的关上了,他环顾屋内,一个桌子两个沙发,桌子上有一个家戏匣子的东西摆在那,就在这时声音从桌上的“东西”那发岀“你是谁?到这里干什么?”声音伴着一个闪红光的“眼睛”在闪烁,他刚定了定神,声音又来了“你有啥亊就在这说吧,我能听见”,他稳定一下情绪,松弛一下紧張神经,从兜里掏岀一盒三五牌香烟抽岀一支叼在嘴上,然后掏岀打火机点燃,他深吸了一口喷岀去,他感觉好多了,他对着那“东西”说“是安德列夫让我捎一封信,让给叫玛丽亚女士”,“那信呢?”“当然在这尼”,“那你把信就放在桌上就可以了”,他下意识的拿起提包欲拿岀信时,他猛然想起老船長的叮嘱“千万把信交到她手上”,他慌忙的停下手对着“东西”说“那信我必须交到玛丽亚本人手上”。

  “哈哈…”一阵冷笑弥满屋子,“那好吧,你岀屋往西走十步北侧的那房间门口等着吧”随后又是一阵冷笑。他急忙推开门往西走了十步停住,此时从西走廊有一个身穿一袭白色连衣裙,披肩長发女士正一步一步走近,当他循着脚步声回头一看,啊的一声便昏了过去。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


[ 本帖最后由 幽幽疏花 于 2010-12-26 10:44 编辑 ]

TOP

引用:
原帖由 婆婆丁 于 2010-12-24 16:37 发表
我不会编辑排版,我试着弄弄看吧!我太笨了!
  丁老师您真是有求必应啊!亲和力真真好强啊!
  没关系的,就这样吧!您别老说自己笨,您可是一点都不笨的哦!慢慢来吧!
  文字这么有魅力,怎么着都好看!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TOP

谢谢疏花!你的意思是顺着这个帖子往下写,不用另写对吧? 握手!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