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宾灌水 | 情感美文  | 长篇短篇   |    玄幻武侠    |    恐怖小说    |    古韵新吟    |    乡土风情    |    音画贴图    |    散文小筑    |    幽默故事   
  家园议事    |    城市边缘   |    情感倾诉    |   酷评杂论    |    家园书丛    |    楹联雅座    |    新诗天地    |    网文转帖    |    文评编写    |    征文赛区  
 45 12345
发新话题
打印

魂断丛林

魂断丛林

            魂断丛林
                
                 文/幽幽疏花

  夜色如一张巨网,严严实实地扣住了这片密林。风既冷又强劲,把悬挂在枝头的陶思络吹的荡来荡去。可是她并没有觉得冷或是难受,只是感到有些郁闷。

  从坠崖到现在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魂魄却还挂在这里没个着落。对于别的人,哦不,应该是别的鬼来说,遁入轮回然后再转世投胎,应该是件很容易的事,可是放到她陶思络的身上却偏偏这么难。她也弄不明白,自己明明已成了厉鬼,为何还存了一副菩萨心肠。

  月光投射在她雪青色的脸上,从那上面依稀还能看到五官的轮廓,尖鼻,薄唇,眼窝深陷。

  又是一阵狂风扫过,从邻近的几棵树上,依稀又探出了几个虚虚幻幻的身影。他们除了与陶思络有着一样的面色之外,五官及身形更是骇人。暴目,尖牙,发出浓烈腐臭味的躯体高度膨胀。而其中的两个更为瘆人,一个脑壳还敞着口,在那张肿胀变形的脸上,灰白色的脑浆混和着鲜血兀自流淌着。另一个左胸前破了一个碗口大的洞,从那个洞口可以清晰的看到已经失去温度的心脏……

  狂风卷着树枝,抽打在他们麻木肿胀的躯体上,发出“噗噗”的声响。这声音不停地在这冰冷漆黑的夜里盘旋和回落,更是添了几分阴森和恐怖。

  陶思络在一旁默默地注视着他们,她知道,他们所谓的“盛宴”马上就要开始了。

  残月钻进了云层,夜色仍在不停地渲染。黑暗中,一辆载着六个人的小型汽车正朝着这片树林的方向驶来。刺破黑暗的车灯,轰轰的马达声,丝毫抵挡不住死亡的临近。而车内的人似乎已预感到危险的迫近,神色俱是高度的紧张。

  只听“嘭”的一声巨响,那车子居然撞在了一棵树上。一只轮胎重重的飞了出去,砸在了浓密的草丛中。一群鸟呼啦啦的飞上了夜空,紧接着车灯也熄灭了,一切重又陷入了黑暗中。

  陶思络闭上了眼睛,她清楚的知道接下来将会发生些什么。本来她也可以飘下去,用尖利的牙齿咬断其中一个人的喉咙,然后吸干他的血。那样,她便可以毫无顾虑的投胎了。可她就是做不到。

  至今她还能回忆起自己死时的情景。那天,她与几个同学相约住在泰山之巅等待日出,半夜她因为睡不着,所以独自起来围着山顶转悠。不曾想竟被一双看不见的鬼爪拽入了悬崖。她怎么也忘不了自己在死前所受的那种惊吓。在当时,有两只厉鬼死死地咬住了她的喉咙,在那一刻恐惧大过了疼痛,她只想马上死掉。可恨的是,她的意识竟然还是清醒的。就这样,她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一点点地把自己的血液吸干。想想自己在当时所受的那种恐惧,真比受一千次的酷刑还要恐怖!所以……她不想再把这种恐惧延伸在别人的身上。

  在这之前,她也尝试过救助那些可怜的人,但每次都是以悲剧而收场。时间长了,她也就麻木了。况且,她如今已是自顾不暇了。因为她知道,如果自己一直这样坚持不吸血,最终将会和落叶一样,颜色尽失,魂飞魄散。

 

[ 本帖最后由 幽幽疏花 于 2010-12-26 20:34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婆婆丁 经验 +15 精品文章 2010-12-21 20:40

TOP

  就在陶思络浮想联翩的时候,一个身穿白色运动衫的男生正跌跌撞撞地朝她这个方向奔来。借着模糊的月光,可以看到他身上布满了血迹与伤痕。出于过度的惊吓和劳累,他居然一头撞在了陶思络所在的那棵树上,然后便再也爬不起来了。

  还没等陶思络再作打量,三只凌厉的鬼爪已如狂风般横扫了过来,直取树下的男生。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陶思络做出了一个决定,那就是飞身下树,用自己的身体死死的护住奄奄一息的男孩。

  “丫头……你知道这么做的后果是什么吗?你非但救不了他,反而会害了你自己……”恶鬼的声音如梦魇一般充斥在暗沉沉的密林中。

  “我知道……我会在午夜之前把他送出去……”陶思络一边回应着一边提起男孩一路狂奔,把那恶鬼的声音远远地甩在了身后。

  整个密林大到无边无际,污浊的上空泛着墨绿色的瘴气,地上到处都是支离破碎的尸块。在这样一个阴气重重的环境中,并且被一个女鬼提着穿梭飞走,任是谁也得吓死过去。可是那男孩居然醒过来了,而且他正尝试着与陶思络对话。

  “嗨……我叫云梦飞。我……我可以下来自己走吗?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树林的东边就有条小路……”他的声音里有一丝掩饰不住的恐慌。

  陶思络减慢了速度,然后好奇地打量了一下这个叫做云梦飞的人,他的年纪在二十上下,虽然神色慌乱,全身沾满了污渍,但依然遮挡不住他的清秀和俊逸。

  “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你以为你可以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吗?实话告诉你,一旦入了这个林子,你就是铁定该死的人了!”陶思络以一种质问的口气说道。
 
  “那……那我该怎么办?”云梦飞急急的道。显然他已把她当成了一张救命的护身符。

  “出了这个林子一直往东走,不许回头!”就在陶思络重重地扔下这句话准备离开时,黑漆漆的密林竟在突然之间亮了起来。与此同时,一具庞大的身躯出现在火红色的亮光里。

  “啊……鬼王来了!”陶思络惊叫出声。顺着她的目光,云梦飞看到了一个无比可怕的怪物。它的头几乎有半个山包的大小,两只血红的眼睛映红了半个天空。它的全身长满了触角,身后居然还甩着一条长满毒刺的尾巴。

  “丫头,你三番五次的触犯冥界的规矩,这次我决不会再宽恕你!”怪物居然开口说话了,它的声音如同霹雳,震的树枝簌簌直响。

  “啊……”云梦飞的惊呼声还没落下,一只坚硬的触手已直直的朝他飞来。

  “你快走!千万别回头!”危急中,陶思络甩开右臂挡住了那只触手。

  “那你呢?”此时的云梦飞已顾不上害怕,他的眼里漾满了关切。

  在这一瞬,陶思络确定自己那颗久不跳动的心动了一下。紧接着,她感到有一团火正从自己的胸口升起,且越燃越旺。此时,一个个画面在她的脑海中循序闪过,她想起了生前的一切,想起了死时的情景,想起了那些个血腥残忍的场面。同时,她也想到了解脱和毁灭。

  盛怒的鬼王,口中喷着烈火,几乎烧着了半个树林。熊熊的大火中,陶思络再没有丝毫的犹豫,她纵身一跳,如一缕轻风般的飘向了鬼王……

  “记住,再不要让任何人接近这里!”这是陶思络最后所说的话。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正行走在回家路上的云梦飞喃喃的念着。这一夜惊心动魄的经历回想起来是那么的不真实,他甚至怀疑那只是自己所做的一个恶梦。但他却清晰的记得,有个叫做陶思络的女孩从他的生命中走过。

[ 本帖最后由 幽幽疏花 于 2010-12-6 12:50 编辑 ]

TOP

为幽幽顶一个!鬼也有善良的。。。。。。

TOP

TOP

丫头,佩服你的想象力。
温馨提示:如何搜索自己发表的全部帖子?
1.进入任一版面,点击版头的【搜索】功能
2.在【用户名】处输入自己的昵称
3.选择【标题搜索】【全文搜索】
4.在【搜索范围内】点击【搜索所有开放的版块】

TOP

引用:
原帖由 波臣 于 2010-12-6 19:38 发表
为幽幽顶一个!鬼也有善良的。。。。。。
波波好!

TOP

引用:
原帖由 顽主 于 2010-12-6 21:32 发表
 难怪大家都不来恐怖版发贴呀!
 别说是加分了,这个灌水的家伙居然连句话都不给额留下啊!

TOP

引用:
原帖由 欲语 于 2010-12-7 14:03 发表
丫头,佩服你的想象力。
  
此丫头非彼丫头!叫我幽幽吧!

TOP

  谢谢山人的高亮鼓励!

TOP

写的真好!透着老道娴熟和诗一样的语言,增强了文字的美感,情节、语言……非常到位,逻辑性强,且有悬念……挺一个! 问好疏花!

[ 本帖最后由 婆婆丁 于 2011-1-3 08:57 编辑 ]

TOP

 45 12345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