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宾灌水 | 情感美文  | 长篇短篇   |    玄幻武侠    |    恐怖小说    |    古韵新吟    |    乡土风情    |    音画贴图    |    散文小筑    |    幽默故事   
  家园议事    |    城市边缘   |    情感倾诉    |   酷评杂论    |    家园书丛    |    楹联雅座    |    新诗天地    |    网文转帖    |    文评编写    |    征文赛区  
发新话题
打印

家园版面发帖、排版的具体要求(最新修订,请大家注意!)

家园版面发帖、排版的具体要求(最新修订,请大家注意!)

              家园版面发帖、排版的具体要求

家园提示您:
   为了使您的文章更加美观整洁,为了方便广大读者的阅读,请大家按照我们要求的排版方式进行排版发帖,谢谢!

        一.注意排版:每段开头空两格(半角需切换成全角),段与段之间空一行.
PS:按shift+空格键可进行全角与半角之间的切换,即把智能输入法的月亮形标志换成太阳形标志。


        二.在发表文章的时候请先将标题贴上,否则容易遗忘。

        三.为了规范起见,“原创”二字请一律放在标题前面;注明文章体裁。

        四.在文章粘贴之前,再一次认真检查并修正文中的错别字。

        五.特别提出关于标点符号的规范使用,禁止以往的省略号用三个点,还有用六个句号的现象。


        六.正文应该用宋体3号或者4号字,文题用5号或6号字加粗。在文题下标注作者姓名或网名,之下是正文。正文下方可以是作者简介。这样会更清晰,更规范!


        七.为方便《家园文学》杂志选稿,版主要对所有文章进行编辑修改,如有不同意对作品内容进行修改的作者,请在作品下方注明,我们会尊重本人意见!
            八、对于没有按照本规则发帖的作者作品,不给予参选采用机会,不给予评贴!

       以上问题是目前比较多见的,请大家一定要注意,新会员在发贴之前最好看一下注意事项,然后按照统一要求发帖,以免差错。

       再次感谢! 并祝各位文友在家园网里,学习交流心情愉快!
                              



                                                                                             中国文学家园管理组 宣

                                                                                                                  2010.11.25

诗歌发帖范例:

眺望【组诗】
   文/定军山人


   向东眺望


我不是天使  我没有翅膀
飞不出自己的千般柔肠  秦岭和巴山
挡住了我的目光
却挡不住我不安分的梦想


早早地  我把自己脱光
剥离成光滑的鹅卵石
我听见我的血和汉江一起流淌
我听见  长江一路歌唱
正如我一路的歌唱


我的生命  有了海的宽广   礁石的沧桑
我看见海鸥飞处  一条条渔船扬帆起航
我看见火红的霞光里   渔歌晚唱
织网姑娘美丽的脸庞


我的灵魂抚摸沙滩  抚摸蓝色的海洋
抚摸天边那一轮金色的太阳
感受生命历程里 第一次被浪花打湿的心脏
是怎样一种  刻骨铭心的震荡


我把骨骼   晾晒在礁石上   一同晾晒的
还有我蠢蠢欲动的翅膀  
燃烧的生命里
喷薄而出的泪涟涟的诗行


让新的一轮潮汐把我带走吧
注定了 我属于天边那个看不见的远方
那里
才是我灵魂入水的地方

2010.7.22      2点45分     


   向南眺望


折扇刚刚半开  扑面而来烟雨南方
徽州雪白的防火墙  
绿荫轻浮的水乡
烟柳画船的扬州  
灯红酒绿的晚唐
百步一桥的周庄  
满载月光的乌篷船
桃花轻吟的唐诗宋词里荡漾


三月的风  摇动我收藏一世的折扇
满篱杏花   一帘酒幌
擦肩的女子你为何羞红了脸庞
雕花的窗棂   阻隔了多少绝世的幽香


没有伞的天空   为何洒下如泪的月光
前世走过的雨巷  
怎么能见丁香一般结着幽怨的姑娘
青石板上  早已镌刻我一生一世的宿命
疲惫的诗行  如今只剩
一枕渐瘦的思念
半个世纪的彷徨


千年庭院  古韵悠扬  水榭楼台  风送花香
唐朝的荷花  宋朝的梧桐  半窗的夕阳
才下眉头的心事   又把一曲琵琶砸伤
苔藓重重的缘啊
你可能抽穗我前世今生的眺望


合上折扇  
南方  今晚没有月亮

2010.8.8.    22点35分     


    向西眺望


向西眺望   顺着走廊   望断戈壁
沧桑的红柳   草场和胡杨
如浪的沙窝窝  楼兰女子睡得正香
花儿与少年一直在唱
摇落大漠孤烟  戈壁落日    
穿不过玉门   和春风一同
被那句唐诗挡在了门槛上


牛羊正肥   奶茶正香
你打马走过的枣树林正值十月
太阳刚好   红枣成串
炊烟里   母亲做的饭菜好香 酒枣好香  
红红的高粱酒
和鼓胀的村庄
被装进深秋装进整个冬天
和古老的传说一起秘藏


留一坛子给你的儿吧
吃上一颗   醉回故乡  
醉回光屁股里
丢失了的迷藏  


父亲送儿的那炭火般的小马驹啊
如今是不是驮着它彪悍的王子和美丽的姑娘

2010.7.21     12点17分     


   向北眺望


黄河飞溅   风沙漫卷
安塞腰鼓扭动生命的尘烟
壶口把李白的《将进酒》斟满
三千丈的白发随风飘展


牛羊如云翻卷  
清澈的河边  蒙古包是飞落的大雁
单于不见 大汗不见   铁木真不见
奶茶的香味缭绕阿妈的炊烟
远方的骑手正催马扬鞭
呼麦和马头琴是永远的召唤


沧桑的勒勒车啊
怎么就在天边游荡了千年
满载着谁的草原   轮回葱茏的情缘
哪一段牧歌里洒落了连绵的春天


敖包边的姑娘啊   
让期盼撩起你坐骑的红鬃毛吧  
看  你的王子骑一柱大漠孤烟而来
带着他的王国   翻过连绵群山


他会带你走  
在幽远苍凉的长调里
为他分娩

2010.7.25   17点18分


文章发帖范例:

  生命的故乡(1)【散文】
            

                      文/汐子

    如果说,闪电在穿过黑夜时,总会留下一抹擦痕;而你,却仿如一个在时间的岁月里永远也不到故乡的不明飞行物,穿越了时空中的近半个世纪。

  你到过我们连做梦也没有去过的地方,你心灵流淌的那条河,无法触摸。你身后,那片片剥落的、飘飞的脚印,尽管不能慰贴地契入土地。但这远比生命中什么也没有发生过,更让你沉醉。

  ——在时间的某个点上,你突然就这样醒悟了,举起杯,干下了这杯汹涌着人生风雨和生命泪光的浓深的酒,奔腾的血液——从此,将沿着你嘴角抿紧的岸线,翻卷成大漠孤烟。一颗疲惫的心,承载着岁月的重负,行走成一道沧桑的风景;岁月,在你的额头上,留下了真相磨难的痕迹,那蜘蛛网般的岁月留痕,是时间和命运的谐音。

  你说,岁月是爹娘,现在,你自已感觉己经老了,那种呼唤,那份寻找,远比幼子离开爹娘迷路时的心情更恐慌、更急切。一段时间以来,你总是觉着自己的记忆在潮水一般退去。你怕——找不回你生命来路上的那条底线。多少年来,你一直想——延着时间伸长的轨,往回走。那里是保存着你的青春岁月、你生命的激情、你燃烧的梦想和深深地烙印下你思想底色的家园。你要找回这一切!趁季节还没有封冻之前。

    可你却被困在了这里。现在,你只能求助于我——你的灵魂的影子。现在,我就站在你生命行程的对岸,与埋藏在你心底、长期缄默和无法卸去的往事逼视着。但我,只能以我清醒、冷彻的目光和一种无需与你商量的切入方式,直抵你博动的心脏,沿着你血液迴流的方向,走回你生命的故乡。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唯一不变的事物就是“变”,那么,我的文字,或许颠覆某些所谓真实的记忆。

                          ——写在前面的话

                               <1>

  我是被那一束强烈剌眼的光剌醒的。

  在我醒来之后,我在这间低矮的小黑屋里四下找人。屋里-个人也没有。我惊恐地翻过身,嗷地一声大哭吼叫着。那种惊恐,四十七年之后,像一根刺,仍牢牢地扎在我生命的意识里。那是我来到人世间的第三个年头,那种恐惧是我生命来路上的最初意识。

  而我惊惧的哇哇大叫声,在这个四合院里却没有人听到,因为院内几户住家的人都下地干活去了。我转头往炕沿边上爬,但没能爬动。我的一只脚脖上有一条布带拴着,那一端系在了窗框上。我每一次挣扎挪动,不仅给我一次勒痛,而且在我生命最初的意识里,扎根下一种庞大清晰的恐惧。我不停地乱蹬乱踹,不停地哭喊,两只小手乱抓乱挠,却没有人听见。几次爬起来又被布带绊倒,眼前-片天昏地暗,眼泪把两眼糊住了。哭的满头是汗,也哭不出声来了,不知哭喊了多久,也不知后来怎么又睡着了。我的母亲在地里干活回来,见窗花纸被我撕破了,我的脚脖子也勒出了血印子,两只小手在抓挠时划破几个口子,脸上和炕席上都是血迹。她把我抱在怀里,把我弄醒时,我巳不会哭也说不出声来了。我惊惧地扎在母亲的怀里。母亲一边哭着一边给我薅手上扎的剌,我疼痛的乱动乱踹,却不会哭也说不出声。母亲把奶头塞进我嘴里时,我的嘴一动不动,连吸吮奶汁都不会了。母亲吓的抱着我一边哭着一边跑,去邻村找医生。那个老中医把完脉摇着头跟我母亲说,这孩子惊吓过度,不会吃奶,嘴也发不出声来,不赶紧治怕是再也不会说话了。你赶快把孩子送大医院去吧!

  我的父母把我的两个姐姐托咐给邻居照看,跟家族亲戚借了一笔钱,就抱着我辗转了附近省县的几家大医院,钱花光了,也没全治好我的病,我只是会吃奶了,却从此成了哑巴,嘴里却再也发不出声来了。

  我的父母只好抱着我转回家了。那时母亲正身怀着快要出生的三妹。多少年之后,母亲一直痛恨一个叫“黄克武” 的区干部。那年正是闹灾荒,全村都在吃一个大锅煮的饭,母亲怀孕巳七个多月,这个姓黄的区干部在社员会上几次点名,说我母亲地主家大小姐出身,总不参加生产劳动。父亲每次去食堂打饭,端回来的全是稀汤乱菜,食堂管理员说是区干部老黄告诉这样对待不参加生产劳动的人的,说这是区里的规定。就那半盆稀汤乱菜全家人只能吃个半饱,父亲常常不吃饭就下地干活。我的父亲憋着一肚子屈辱,却从不吭一声。

  在我七岁那年夏天的一个上午,有个中年算命的瞎子,从我家门口过去,他挟着木棍吹笛子时,我听到笛声就跟着跑了出去,瞎子的身后跟着一帮看热闹的小孩,有个比我大的小男孩挺操蛋,他从瞎子身后把竹杆拽出去,撇到我家园子里,转身就跑远去了。然后在大街上喊说我把那算命先生的竹杆撇园子里去了,他也就欺负我是哑巴说不出话来才栽脏给我。当时跑来围观的一群人都指责我。那瞎子在地上摸不到竹杆,说谁把竹杆给拣回来,就给他几块糖吃。可身边围着的一帮小孩谁也没去给瞎子拣回竹杆,我也没动,只站在那里瞅着那瞎子着急的样子。

  这时我母亲出来找我,怕我跟人打架。看到瞎子在地上乱摸找他的竹杆,就问谁把竹杆给藏起来了。我用手指了指我家园子。我母亲就从我家园子里的柴垛上把竹杆拣回来送到那瞎子的手里,又把围观的小孩撵跑了。那瞎子拿到竹杆站在我母亲跟前愣了一会儿,然后笑着跟我母亲说,“看来是缘份,妹子,你把我领到你家,我有话跟你说。”我的母亲说“那你跟我来吧”, 然后就扯着竹杆的那端,把那瞎子领到我家,让到炕里。

  我母亲问“老哥,听口音你不是本地人吧?”,那瞎子说“我是山西运城人。”我母亲倒一碗白开水递给那瞎子,说“哎唷,好几千里呢,你老哥咋不在当地给人算命,跑这老远,发河涨水的你咋回去?”,那瞎子说“我找队伍上的我一个战友,是你们辽宁赤峰这面的人。”我母亲说“老哥,那我一个妇道人家,也帮不上你呀?”。那瞎子又笑笑,转过身说“地上站着这孩子是你大儿子吧?”,我母亲说“是啊,老哥你咋知道?”那瞎子还是笑。当时我见瞎子的两眼和鼻梁全塌陷了,针线缝合的皱褶像开在脸上的一朵凹陷的花,两个眼珠仁全没了,有点吓人。瞎子说“你这孩子己两年多不会说话了吧?他是从惊吓上得的”。 我母亲两眼放着光说“是噢,老哥你没算咋知道?”那瞎子笑盈盈的说“缘份哪!”我母亲说“老哥,你能治好我儿子的病吗?”瞎子说“试试吧!让你儿子把上衣脱下来,把他左胳膊递给我,胳膊下给垫个枕头”。 我母亲什么也没想就按瞎子说的办了。

  那瞎子死死地攥住我的左手,说“孩子,别怕”, 然后举起右手,朝我左胳膊狠狠地砍了下去。我“啊” 地一声吼叫出声来,然后大哭大骂不止……  
 
    我母亲见我会说话了,高兴的抱着我好一场大哭。随后给那瞎子跪下磕了三个响头,又叫人把我父亲找了回来。

  我父亲说不让那瞎子走了,要把这瞎子养老送终。

  那瞎子只在我家住了一宿,第二天就走了。


  这位行走江湖的算命先生,是我命中的恩人,我走过了人生的半个世纪,感恩和报恩似乎都太轻浅,在山高水长的路上,在生命的真山真水中,这位算命先生留给我的是一份阳光的心态,是一份大有大无的人生化境!



[ 本帖最后由 金歌 于 2011-5-31 08:16 编辑 ]
金歌愿做您真诚朋友QQ503772828

TOP

请各位好朋友按照要求发帖。

期待看到一片新“景象”!
温馨提示:如何搜索自己发表的全部帖子?
1.进入任一版面,点击版头的【搜索】功能
2.在【用户名】处输入自己的昵称
3.选择【标题搜索】【全文搜索】
4.在【搜索范围内】点击【搜索所有开放的版块】

TOP

天才小顽主到此一游!

TOP

要求详实,谢谢金歌!

TOP

问候金歌!辛苦了!

TOP

支持

TOP

TOP

坚决支持!

TOP

坚决支持!

TOP

支持一下!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