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宾灌水 | 情感美文  | 长篇短篇   |    玄幻武侠    |    恐怖小说    |    古韵新吟    |    乡土风情    |    音画贴图    |    散文小筑    |    幽默故事   
  家园议事    |    城市边缘   |    情感倾诉    |   酷评杂论    |    家园书丛    |    楹联雅座    |    新诗天地    |    网文转帖    |    文评编写    |    征文赛区  
发新话题
打印

【原创】《九州惊弦》

我的那故事已经完了啊,本来就是一短篇。楼主的这片好文章勾起了我不少思绪,很想跟楼主分店东西,嘿嘿

TOP

呵呵,小李对玄幻故事很上心哦!既然有兴趣,你是不是也在来一长篇啊?期待你开坑哦!
温馨提示:如何搜索自己发表的全部帖子?
1.进入任一版面,点击版头的【搜索】功能
2.在【用户名】处输入自己的昵称
3.选择【标题搜索】【全文搜索】
4.在【搜索范围内】点击【搜索所有开放的版块】

TOP

这个倒没有,曾经很崇拜江南、今何在等大神创造的《九州》系列,个人非常喜欢,让许多不同的作者在同一个背景下些不同的故事,就像每个人手里都拿着拼图的一部分,合起来后就是一副波澜壮阔的画面。楼主的文章让我有了些许的冲动,但一是不知道楼主肯不肯割爱让我分一杯羹,二是就我们两人力量未免太小了,欲语有没有兴趣一起来?
另外,我对长篇一直有着种莫名的恐惧,一篇文章如果超过50万字我自己都感到烦了。所以不出意外的话我的文章都会控制在50万以内,呵呵

TOP

哈哈,你们要是有此意,我可以帮助你们寻找搭档,支持你们。
温馨提示:如何搜索自己发表的全部帖子?
1.进入任一版面,点击版头的【搜索】功能
2.在【用户名】处输入自己的昵称
3.选择【标题搜索】【全文搜索】
4.在【搜索范围内】点击【搜索所有开放的版块】

TOP

只是你们怎么都不来了啊!
温馨提示:如何搜索自己发表的全部帖子?
1.进入任一版面,点击版头的【搜索】功能
2.在【用户名】处输入自己的昵称
3.选择【标题搜索】【全文搜索】
4.在【搜索范围内】点击【搜索所有开放的版块】

TOP

不是啊,我在读高三...  杯具T.T

高考后接着更~

小李兄啊~  我正有此意~  与人合作最好了~  优势互补啊~~~~欲语也是啊~  就这样啦啊哈哈~!

TOP

那我们 可要期待好久咯
总觉得自己还没长大,却发现离小时候已经好远。。。

TOP

“你不会说话了么?”男孩皱着眉,踌躇许久才说出这句话。和女孩一起流浪了一个月,女孩从未与男孩说一句话,男孩对女孩说的每句话,女孩也都没有回答过。早有如此猜测,但懂事的男孩一直没有问过女孩。今天终于按耐不住,掏出了心中埋藏已久的疑问。

   女孩愣了愣,澄澈的眼眸里闪过一丝黯然,默默点了点头。

   果然如此......男孩心中默念,见女孩黯然的样子,男孩心中蓦地后悔起来。她和自己一样是孤儿,不一样的是她连话都不能说了,那该有多么寂寞无助呢?男孩心中大骂自己为何一个想不开,非要这么好奇作甚?口中忙道:“这......这都是我不好......不该瞎打听......我真的不是嫌弃你什么......你没事吧?......”

   女孩埋着头,略显蓬松的头发遮着脸,看不到她的神情。男孩心中愈发觉得不安,愧疚自责之意萦纡满胸。心中忽的涌起一股冲动,脱口而出:“以后你就是我的妹妹了!......”

   女孩愕然抬起头,潮湿的眼眶睁得大大的。

   男孩看着她的眼睛,缓缓低下头:“我从小就是孤儿......从一开始就是一个人......一个人流浪,一个人在这个世界闯荡......游荡到孤单,孤单到害怕......我甚至不知道我是怎么活过来的......我能感觉到,你也是一个人......你和我一样......一样的孤单......我们都没有亲人,但我们可以拥有的!”男孩蓦地抬起头,稚嫩的声音铿锵有力。“我以一个男子汉的名义发誓,从今天开始......不,是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亲妹妹,我一定会像亲哥哥那样保护你,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有红薯先给你吃,有衣服先给你穿,有谈在线给你盖,有......”

   男孩话还未说完,女孩“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这下男孩更是慌了神:“别哭别哭啊......你要是不愿意,这个......我不是强迫你的啊......”方想用袖子为女孩拭泪,却又嫌袖子太脏。想改用手擦,却发现手比袖子还脏,登时更是手忙脚乱,不知所措。

   女孩猛地抬起头,拼命地点着,泪珠儿随着溅落在男孩脸上,透着丝丝暖意。男孩神愣片刻,回过神来。旋即惊喜道:“你答应啦?”

   女孩依旧是用力点着头,蓦地又伸出小拇指,眼中含笑地看着男孩。男孩明白女孩的意思,也伸出了自己的小拇指,轻轻与女孩拉了个钩。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骗。”孩童游戏时的戏语,男孩郑重的说出,他并不知道这只是游戏之言。在他心中,这便是最真挚的誓言。

   女孩破涕为笑,伸手拭去挂在眼角的泪珠,不料小脏手毫不客气地在女孩擦得干净滑嫩的小脸上抹出一道黝黑的指痕,男孩赶紧伸手想拭去那黑痕,不想一时忘却了自己的手也是猫爪一双,于是女孩的脸上又平添五道黝黑的猫爪印......

   男孩见状,不禁捂腹大笑。女孩揉了揉自己的脸,有些茫然地看着大笑不止的男孩,渐渐地也跟着傻笑起来。两个世间最纯洁无暇的声音,忘情地飘荡...... 幼小的心灵种下无可磨灭的种子,——无论何时,有我陪伴你。浪迹天涯......

   

   黄昏时分,集市散去,云梦城郊的小镇。

   急促的脚步声响起,仓皇的身影穿梭在罕有人停留的街道上。男孩背着气息游离、虚弱无比的女孩,焦急的张望着。印象中,这附近有一个郎中铺。

   女孩伏在男孩瘦削的背上,周身裹着破旧而厚实的毯子,依旧冷得蜷缩着身子。干枯的嘴唇蠕动,声音含糊不清,断断续续的气丝呵在男孩脖颈之上。

   “不会的......你不会死的......我不会让你死的!”男孩似乎知道女孩想说什么,他吼着,留着泪吼着。伤寒......这并不算多么严重的病,此时却是阎王下在女孩身上的索命符。男孩焦急地张望,尽管眼泪一次又一次模糊了他的双眼。

   找到了!那横在面前不远处的膏药幅,宛若救命的稻草般。男孩心中狂喜,猛吸一把鼻涕,拖着几乎精疲力尽的身子冲上前去。

   轻轻将女孩放下,让她倚在一旁的墙边,男孩用尽全身的力气不住的捶门:“开门啊,大夫!救人啊!......”

   “谁家又要老人了啊?”随着一声不耐烦的嘟囔,门开,一个郎中模样的瘦小中年男子站在男孩面前。男孩大喜过望,当即给这郎中作揖道:“大夫,救人啊!我妹妹病了,麻烦你救救她!”

   郎中眯起眼,上下打量了男孩几眼,有瞥了眼一旁蜷缩在墙边不住咳嗽着的女孩,登时破口大骂道:“妈的,我倒是谁寻我晦气,原来是两个小叫花子上门,怪不得老子这几天一直没什么生意。去去去,我这儿是医铺,不是善所,有多远滚多远!”说罢转身便要入屋。

   “等等!”男孩焦急地扑将上前,死死扯住郎中的衣角,口中连连哀声道:“求求你了大夫......救救我妹妹吧......她就快要死了......”

   “滚你妈的!天下叫花子这么多,都要救的话老子吃什么,你妹妹要死就死吧!”郎中一脚将男孩踢开,男孩跌倒在地又当即爬上前扯住郎中的衣角:“大夫,你不救我妹妹我就不松手,你打死我也不松手!”女孩不住咳着,眼中含泪的看着男孩,气息愈来愈弱。

   “嘿?犟上了是吧,那别怪老子了!”正抬手欲打,忽的不远处传来一声厉喝:“住手!”

   郎中抬头一看,却是一蟒袍中年人和一灰衣青年走上前来。不知怎的,这二人周身满是令人压抑的威严感。中年人相貌堂堂,厚重的眉峰因愠怒而紧缩,带着令人心悸的威严。青年始终站在中年人身后一步左右的位置,气息浑然内敛,似乎是中年人的侍从。

   “干、干什么......”郎中皱着眉,迎着那令他很不适的威压感故作强势的道,底气却已全然不足。男孩呆呆地松开了手,好奇地抬起头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中年人看了郎中一眼,指了指一旁的女孩,压敛着怒气道:“这,就是一个医者应该做的么?我问你,你的良知被什么吃了?”高高在上般的威严毕露,郎中竟被慑得退后几步,依旧强作气壮地道:“医者?医者也得吃饭过日子吧?这两个小叫花子有钱可以给么?老子可没那副饿死自己来喂饱别人的菩萨心肠。”

   “大胆!”中年人身后侍从喝斥出声。中年人扬起一只手,示意侍从不要发作。从衣襟中摸出一个银锭:“这些钱做够救人了吧?”那银锭半掌大小,一眼便知道分量不清。

TOP

沙发。。。。。
总觉得自己还没长大,却发现离小时候已经好远。。。

TOP

那郎中哪里见过这么大的银锭,直看得两眼发直。好不容易回过神来,忙满脸堆笑道:“够了够了,救一百个都够了,快快快,把这小姑娘扶到屋里来......”

   男孩大喜过望,一个激灵从地上弹起来,奔到女孩身旁,轻轻将她揽起,急步朝屋里走去,嘴里连连道:“妹妹......你有救了......你有救了......”眼泪差点再次夺眶而出。

   中年人烦恶地看了那郎中一眼,嘴里喃道:“这就是我荆楚地大夫......好......果真是好......”摇着头转过身去,“我们走......”

   “等等!”中年人诧异的回过头,却见那男孩真站在自己的身后,满面坚定。

   “还有事么?”中年人皱了皱眉。他知道,对于这些挣扎在治下最底层的人而言,贪得无厌是他们共有的特征。不过没关系,中年人有的不仅仅是钱。

   “你......救了我妹妹......我......没钱可以还你......所以......我的命......给你......”男孩咬了咬嘴唇,似乎瞬间作出了莫大的决定,开口说道。

   “哦?”中年人再度诧异了,他倒真没想到男孩要说的会是这个,旋即哈哈大笑道:“谁说要你还了?我看你对你妹妹如此情深,心下赞赏才伸以援手的......你的命还是留着照顾你妹妹吧。”

   男孩惊讶地看着中年人:“什么,不、不用还?”

   中年人“嗯”了一声:“回去照看你妹妹吧。”

   男孩神愣良久,蓦地跪地,重重向中年人磕了三个头:“恩人大恩,我代我妹妹谢过!”说罢,起身奔回屋内。

   看着男孩被门檐切断的身影。中年人不觉点了点头,心道这男孩小小年纪,如此重情重义。正欲转身离去,身旁侍从忽道:“君下怎能放过如此大材?”

   中年人心中一凛:“怎么说?”

   “重情重义,为救其妹妹不惜一切,此其一。知恩图报,自知无力偿还君下之恩,愿以命相抵,此其二。贫贱不移,此子虽穷困,却知男儿双膝如黄金,三叩首足以谢君下,此其三。观其不过十二三之龄。明谋良将易买,赤子之心难求。如将雕琢,必成大器!”

   中年人眼中光华数闪,抬眼朝屋内看去,不觉痴痴念叨:“名谋良将易买,赤子之心难求......好......很好......本君今日用一个银锭,换来了一颗千金难得的赤子之心,果真划算!”不禁大笑出声。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