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宾灌水 | 情感美文  | 长篇短篇   |    玄幻武侠    |    恐怖小说    |    古韵新吟    |    乡土风情    |    音画贴图    |    散文小筑    |    幽默故事   
  家园议事    |    城市边缘   |    情感倾诉    |   酷评杂论    |    家园书丛    |    楹联雅座    |    新诗天地    |    网文转帖    |    文评编写    |    征文赛区  
发新话题
打印

四月将至,我想去白鹿原

四月将至,我想去白鹿原

是不是感情不能被冷却?如同生活不能被远离。

这么说只是因为在我看完第一遍差不多一星期之后看完第二遍两天之后,当我坐下来想写读后感时,发现我写不出来了。除了面前摊开的几页潦草的笔记,耳边略显嘈杂的音乐,我觉得很空白。于是我想,在陈忠实完成了《白鹿原》的创作,离开了他为之生活了10年之久的白鹿原,他会不会也会觉得空白?一种精神的空白,思想的空白,像是一只被突然抽调饱满的空气瘪下去的气球?我又要说到这句话了,“一旦有一天我不得不长久地离开它,我会怎样想念它,我会怎样想念它并且梦见它,我会怎样因为不敢想念它而梦也梦不到它。”陈忠实会不会?

不知道,我要怎么说呢,当时看的时候为什么会觉得震撼,为什么会看得想哭,为什么决定要看第二遍,还认真地摘抄做笔记……以人物来说吧还是。

白嘉轩,这位第一个出场的人物,这个名字出现在全篇头三个字的人物,封建礼教的卫道士吧,威严的族长,严格秉持族法家规,永远挺直的让人望而生畏的脊梁, “白嘉轩后来引以豪壮的是一生里娶过七房女人。”有人说这开篇很雷,我也被吓了一跳,可是故事的潜力伏笔就在这里,不然后面的换地移坟理由何来?其实我挺喜欢白嘉轩的,所以后来我特别不愿意看到他被打折了挺直了一辈子的腰,不得不变得佝偻, “像只狗一样”,我觉得可难过了,不愿意看到一位正人君子落得这样的结局。小说记述了他娶了七个媳妇;自作主张和鹿家换了自家天字号的水地;和鹿家共办学堂,送儿子们以及长工的儿子上学,娇惯的女儿也送去了;他一直是位“顺民”吧,从来不争不抢,安分守己,厚道待人,与世无争。他恪守礼教,奉祖宗之法毫不逾越,严格按照礼教教育子女,新教育新学堂开办了就把儿子召回来管家了,说真的我觉得他的持家之道挺好的,长幼尊卑有序的,也许是因为我们家从来就是没大没小吧,整得爸妈一点为人父母的威严都没有。

鹿子霖,就觉得吧,小说里的好人坏人一眼就看得出来,你的结局是什么几乎从开头你出现说第一句话做第一件事就可以被确定了,趁人之危占大便宜心术不正作风不良家教不严教子无方,其实还好吧,他们家算是最潮的了,老子最先剪了辫子革了命,任了个他们不曾听说过名字的村官,两个儿子一起去新学堂接受新式教育,大儿子鹿兆鹏成了共产党,二儿子鹿兆海则入了国民党,于是乎兄弟俩人在国共合作又反目成仇追杀剿灭中彻底决裂直至弟弟牺牲也不曾再见面。这么说我觉得鹿家挺可怜的了,本来是和白家一样的大户,怎么就落了个家破人亡的下场呢?哦,小说首句是以白嘉轩开头的,而结尾又是以鹿子霖结束的,恩,这一定是有寓意的。 我想,这两个白鹿原上的大户人家,一个因循守旧,一个革故鼎新,而在那荒乱动荡的年月里,却是守旧的安稳平常,革新的家破人亡,也许在那个时代,这样的革命就只能是“折腾“吧,在还没有为这样的“折腾”修筑起可以遮蔽的平台时,他们也就只有失败了,任何一种革命的先遣者都是这样的结局吧。我想起了《十月围城》,在看之前,我绝不会想到当年历史课本中简简单单的一句“孙中山从日本回到香港”居然会这么惨烈悲壮。

然后,白家的子嗣,白孝文、白孝武,白灵,还有个不说话不出彩的白孝义。前两个儿子就是个像父亲一样的正人君子,听从教诲,娶妻生子,接替族长的职务,虽然孝文曾入歧途差点一去不归,终于还是回到“正途”;白灵就是那个时候的新式女学生,吵着要上学,要去城里的新学堂,在攻城被围后去抬死人,加入共产党,最后竟然被自己人怀疑害死,丫丫的,内奸什么时候都应该被碎尸万段!黑娃虽然姓鹿,还有个特文雅的名字鹿兆谦,但从小就是在白家长大的,所以还应该算这边的,黑娃是个很勇敢很血性的男人,他爱自己带回来的被称作婊子不许进祠堂拜祖宗的老婆,并因此和家人族人决裂,他也参加轰轰烈烈的农改会,参加共产党军队,可惜那时候共产党实在是不成气候,终于混了个土匪当着,可是他后来被招安了,改邪归正了,其实黑娃本性挺善良的。这些人,孝文或黑娃,都曾被认为“误入歧途“,然后在他们”改邪归正”后又都回到家乡来祭祖归宗,所以孝文说,“这个地方,任何从这个地方走出去的人,最后都还是会再回到这个地方来。”我不知道作者想说的是不是乡土的魅力,反正我是这么理解的,不然还会有什么值得一生眷恋?

鹿家的子嗣,鹿兆鹏,鹿兆海,前面抢了老子的地儿了。鹿兆鹏是很有反叛思想的新青年,他抗婚,拒不接纳家里给他定的媳妇儿,拒不参加婚礼,虽然还是被老爹三巴掌扇回去完成仪式,当然最后还是名存实亡的夫妻,可怜那位不能被退婚的媳妇儿了,守活寡么简直,于是她最后被自己逼疯了,这一点我觉得鹿兆鹏犯了罪。他一直是活跃在白鹿原穿越在生死线上的共产党人,数次死里逃生啊,比较搞笑的一点是他的悬赏金和土匪头子一个价~他自己调侃的。鹿兆海,和他哥差不多,甚至俩人最后都爱上了白灵,当然白灵还是喜欢志同道合的同志。不同的是他没有看清局势眼光不够长远穿身KMT下级军官制服就志得意满了,我觉得这不是他的错,社会把娃害了。他的战死沙场,据传也不是杀日寇而是和共产党内战,唉,往事不堪回首啊。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所以鹿兆鹏是个不肖子孙,鹿兆海再怎么着也给老爹留下个宝贝孙孙,虽然鹿子霖竟然疯掉了,世事难测啊,谁又能想得到当年呼风唤雨叱咤风云横行霸道欺负民女糟践良民的鹿爷居然落得这般下场呢?

主流人物,被神化了的朱先生,白嘉轩的姐夫,这是一位清心寡欲潜心修学两袖清风绝对正直善良的文人,传说中他上知天文下晓地理知天机明事理,还曾形单影只一身儒雅地劝退了自西北来犯的军队,被各任县令长官敬重,兵荒马乱人心不古之时关闭了白鹿书院,潜心修县志。然而这么一位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先生居然在鹿兆海死后想要弃笔从戎…额,携了八位长袍马褂的修书先生要去投奔国军同仇敌忾奋战小日本……结果大家都知道了,连一条河都没过去就被拉回去了,从此感叹老朽无用封笔不作了,老爷子死时又是小白鹿越过,白鹿原上所有的村人都来吊丧,这阵势…老先生值了我觉得。

主要人物就这些吧,本书所详细记述的历史从清末到建国之前,白鹿原历经了“交农”事件;“皇帝在位时的行政机构齐茬儿辈废除”,“民主”、“参政议政”等新名词开始传入白鹿原;军阀残暴贪婪的征粮,百姓放火烧了粮仓;乡村革命、农讲所、农协;白鹿原的子孙参加了国民革命、抗日战争,也有加入土匪寻求自保的;白鹿原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大旱,饿死人不计其数,甚至白家大媳妇儿;空前的大瘟疫,又是挂掉一批人,连同白嘉轩的老婆仙草;然后终于世事清明万物和谐一切归于安寂,或者说,一切都得到了上苍的安排或报应,过自己的日子吧。缅怀往事,对顽强地留下来的人来说,未尝不是一种折磨。

然后我想说的是小说前后文的照应,伏笔,看第二遍的时候我留意了下:一是朱先生在江南讲学被戏谑归来后一气之下登上华山顶峰写的那首七绝,其中的一句“砥柱人间是此峰”。这句在很久之后朱先生给一位抗日名将赠送墨宝时再次出现;二是黑娃与冰糖的故事,这个预示了黑娃一度成为土匪的经历;三是“交农”事件结束后被营救出来却神秘失踪的和尚,最后呢,成为土匪头子;四是黑娃从小的那句“嘉轩叔的腰挺得太硬太直了!”这句话直接造成了他成为土匪后打折了白嘉轩的腰,我一直对他耿耿于怀,人家白嘉轩还原谅了他,迎接他回村认祖归宗,在他被抓被处死前还舍命营救他,你说这黑娃是咋想的?再怎么说你小子小时候也算是人家养大的啊,我就怒了~!当然其中还有很多伏笔,我就只记得这些了,无法安置伏笔的小说是不能继续的,我服了。

还有就是书中的性描写,额,先不好意思下~第二遍我真的是特意数了下,共八次……白嘉轩和七房老婆、黑娃和郭举人的小老婆、白孝文和新婚妻子、鹿兆鹏和媳妇、鹿子霖和黑娃媳妇小娥、白孝文和小娥、鹿兆鹏和白灵、白孝义和媳妇。这个…之前吧,应该是唯恐避之而不及的,看电影时也就直接跳过,我至今记得当初看《霜花店》恶心得我不行不行的,还有梁朝伟那个什么开头俩男人纠缠不休的我直接就吐了……现在,还好吧,毕竟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我想说,我真的觉得作者的描写很赞,以致我忍不住摘抄了一段。我不知道别的书中出现这样的是怎么描写的,我看的比较古典比较主流,好像一般不会出现这种,世界名著就更不用说了,不可能把小孩子教坏了。军事小说则根本不会出现女的,就刘猛那啥还非主流了一把。贾平凹的《废都》,就像某评论家说的“自删词句弄玄虚”,随处都是“此处作者已删减”,可是我觉得我真正对之前一位老师说的那句话有了体悟,老师说“多年以后,陕西文坛上还能被大家所称道的,应该是陈忠实,而非贾平凹。”我真觉得贾真俗,一点美感都没有,我就不明白描写了那么堕落的一人的《废都》怎么还就获了法国的那什么奖,国外的评委们都是以什么作为评定标准的啊? “白嘉轩的儿子们个个都是这么纯洁,娶媳妇的新婚之夜也不懂其实际内涵。”“纯洁”这俩字太好玩了~哈哈,恩,下面是我摘抄的那一段,来自鹿兆鹏和白灵那一段

“真正焚毁的那一刻到来了,她的脑子里先掠过一缕饱含着桃杏花香的弱风,又铺开一片扬花吐穗的麦苗,接着便闪出一颗明亮的太阳,她在太阳里焚毁了……火山骤然而起的爆发和焚毁迅猛而又短暂,爆发焚毁过后是温馨的灰雾在缓缓飘移,熔岩在山谷里汩汩流淌,整个世界是焚毁之后的寂静和明媚……”
额,我竟然忘了这段可以复制粘贴的……好吧,就这段,不许笑,我真的觉得很赞。

然后就是摘出来的一些句子吧,作为一位这么朴实率性可爱的本土作家,我读的时候都是用方言白话的,所以不会很优美华彩辞章层出不穷,不过我喜欢就OK~

“(鹿子霖)眯着眼装作瞅着老秀才写字,心里已经有一架骡子拽着木斗水车在嘎吱嘎吱地唱着歌。”(这个大奸人,可见一斑了)

“田野已经该换过另一种姿容,斑斓驳杂的秋天的色彩像羽毛脱光褪进荡然无存了,河川里呈现出一种喧闹后的寂静。”

“秋末冬初的黎明像一个个行动迟缓的老人凝滞不前。”

“(大瘟疫过后)村巷里的柴禾堆前再不复现往年寒冬腊月聚伙晒暖暖谝闲传的情景,像是古庙逢会人们一早都去赶庙会逛热闹去了,然而他们永久不会再回到白鹿村村巷里来了。”(熟悉的场景,万分伤感的说)

“金黄色的野菊花开得一片灿烂,坡沟间弥漫着馥郁的清香,遍坡漫沟热烈灿烂的菊花掩盖不住肃杀的悲凉。”

“一望无际的麦苗在温柔的晨光下泛着羞怯的嫩绿。” “母亲织布的机子和父亲坐着的老椅子,奶奶拧麻绳的拨架和那一摞摞粗瓷黄碗,老屋木梁上吊着的蜘蛛残网以及这老宅古屋所散发的气质,都使他潜藏心底的那种悠远的记忆重新复活。”(白孝文重返家中祭祖之后的感觉,我想每一个回老家的人都会有吧)

“这些复活的情愫仅仅只能引发怀旧的兴致,却根本不想重新再去领受,恰如一只红冠如雪尾翎如帜的公鸡发现了曾经哺育自己的那只蛋壳,却再也无法重新蜷卧其中体验那蛋壳里头的全部美妙了,它还是更喜欢跳上墙头跃上柴禾垛顶引颈鸣唱。”(白孝文祭祖离开时所想,我觉得,就像“我们再也回不去了一样”,虽然我觉得最后一句有点多余)

还有一些很有哲理的话,可是太长了我也具体找不到在哪个章节了,算了不抄了。

最后,这句一定要留在最后。

“阳历四月中旬是原上原下一年里顶好的时月,温润的气象使人浑身都有酥软的感觉。扬花孕穗的麦子散发的气息酷似乳香味道。”

那片白鹿曾经跳跃过的神奇的土地,是否,还会再被我找到一株形似白鹿的神奇植物。四月将至,我想去白鹿原。




http://1988pla.blog.163.com/

O(∩_∩)O谢谢来访~

TOP

欣赏你的文字,问好!

TOP

亲爱的家园会员朋友:
    家园人一直在关注着您,欣赏您的作品!衷心希望您能在家园各个版块里,多积极发表属于您原创的优秀作品;尽展您文笔精彩!我们将选取您精华作品在《家园文学》刊发,愿期期都铅印您的佳作。我们诚挚期待着您!祝您笔下生辉!   
    拥有家园网,拥有《家园文学》,您将实现放飞心灵的梦想;您将拥有激情美丽的人生!
    欢迎您积极订阅,来自于您对家园的那份爱!
      
                                    
                                         紧握!
                                                 您的兄弟:  金  歌
金歌愿做您真诚朋友QQ503772828

TOP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