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宾灌水 | 情感美文  | 长篇短篇   |    玄幻武侠    |    恐怖小说    |    古韵新吟    |    乡土风情    |    音画贴图    |    散文小筑    |    幽默故事   
  家园议事    |    城市边缘   |    情感倾诉    |   酷评杂论    |    家园书丛    |    楹联雅座    |    新诗天地    |    网文转帖    |    文评编写    |    征文赛区  
发新话题
打印

谁是当今诗坛大家

谁是当今诗坛大家

谁是当今诗坛大家
                   文 空也静

      昨日一友微信私聊,问我为啥老是这种风格,也不变一下。就像有人冷不丁问我,还没换人呀,我告诉他,一变就不会写了,他说要多向诗坛大家学习。这事折腾了一宿,终究还没弄明白,谁是当今诗坛大家。也许有人要问,傻呀,连这个都不知道,还想在诗坛混。但事实上还真不知道,是个别手握诗歌权力的人吗,他们高高地坐在位置上,如一尊稀泥捏成的菩萨,自然少不了一大帮巴结讨好的铁杆粉丝,这些人靠灵敏的嗅觉能从屁里闻出维生素的成份,他们说的话可靠吗。是一些拿过这奖那奖的专业户吗,他们常常以此为招牌,但谁也不提获奖背后隐藏的那些恶心的小把戏,其实当下诗坛,奖项多如牛毛,能不能拿奖并不是靠作品说话,这已是不争的事实,谁都不想把这张纸桶破。是这刊那刊一阵风地大肆宣传的人吗,我想也未必,有的人并经不住摔打,经过一轮又一轮折腾之后,跟耍猴一样,并不是那回事,这个没必要说透。真正的大家,不是一二个人说了算,得由历史盖棺定论,那是若干年之后的事,我辈是看不到的。

     当下诗坛,像曾经烟消云散的武林,山头林立,各打着各的旗号,
各唱着各的调,也拥有着各自的一帮生死弟兄,弄得人眼花撩乱。他们有的霸占天时,有的独拥地利,有的坐享人和,各有各的怪招绝活,凭一身胆量笑傲江湖。我很多时候都弄不明白,谁是南拳谁是北腿,谁玩的是真功夫谁耍的是花拳绣腿。就这样徘徊着,犹豫着,终究不知道跟那个神仙走。有的故弄玄虚,堆一堆难解的词语,云里雾里。有的无病呻吟,哼哼唧唧,像猫叫春似的。有的淫雨绵绵,口水泛滥,尽显五花八门。


    要说学习,诗人是应该让自己彻底静下来,冷静地思考,让诗情在寂寞中涌动,不能让自己成为一个诗歌混混,靠二把刷子哪里热闹往哪里凑。要善于在传统文化中吸取营养,多深入社会低层,向人民大众学习。诗作为一个个体,应该有不同地面孔,不能像印纱票一样,千篇一律,让人分不出彼此,别人的诗可以借鉴,但绝不能穿一条裤子,走一条路,让世界呈现出一副德性。我一直认为写什么样的诗,与人的气质,胸怀,人生经历有关,就像人说话一样,用什么口气是一个人与生俱来的习惯,一时半会是很难改变的。过份的效仿,也可能丢了自己的本性,弄得男不男女女不女的。别说学大家的了,就是把大家的作品一字不改,换成自己的名字,也不一定有人叫好,说不定还遭人说三道四呢。何况个别诗人,跟搞传销一样,绑架挟持一些不明真相的年轻人,不断壮大着自己的队伍,影响残害着一些人的灵魂,给诗歌抹上擦不去的阴影。

     对我而言,写诗跟别人爱好打牌一样,为打发时间找了一个乐趣,对真正写诗的人来说,我只是一个诗歌爱好者,对一个诗歌爱好者而言,我才敢厚着脸皮说自己还是个诗人,诗就像一个第三者,插足在我的生活里,让我想爱却不敢真的去爱。就这样一直纠缠着我,一次又一次把我从地狱中拉出来,又一次一次地打入地狱。我只管写着,把情感的边角料进行加工,至于成为一副棺材还是一件摆设,压根就没考虑,对于诗歌早已没什么企求,我只享受着生孩子一样,痛苦呐喊过后持久的快乐。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