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宾灌水 | 情感美文  | 长篇短篇   |    玄幻武侠    |    恐怖小说    |    古韵新吟    |    乡土风情    |    音画贴图    |    散文小筑    |    幽默故事   
  家园议事    |    城市边缘   |    情感倾诉    |   酷评杂论    |    家园书丛    |    楹联雅座    |    新诗天地    |    网文转帖    |    文评编写    |    征文赛区  
发新话题
打印

春节

春节

春节



文/马玖(QQ:598849504)





        在中国,春节几乎是最隆重的节日,小孩盼望着春节,可以放鞭炮,可以玩耍;大人也盼望着春节,辛苦劳作了一年,家人总算可以团聚了,虽然说中秋团圆,但我看大部份打工者是不回家的,中秋,只是寄一寄相思而已!


        在我的家乡,每年的腊月二十左右就会听到小孩子燃放的鞭炮声,这儿一伙,那儿一群的,总能看到小孩天真的笑脸。年终了,村里就一天天热闹起来。记得小时候我也喜欢放鞭炮,但是比较胆小,我只要把鞭炮的火引燃,就急忙掩耳逃之夭夭,所燃放的鞭炮对我没多大意义,旁人听到了,而我好多时候根本就没听到鞭炮的声音,只是转身看看袅袅的烟雾和一些灰尘!


        每年的腊月二十四那天是大扫除,那天,我母亲叫我去上山砍一些箭竹、杯斗锥等的枝桠回家,母亲把它们做成扫把,自己拿着就开始打扫房间,打扫那些屋顶、墙壁、墙旮旯里的蜘蛛网、灰尘等,大意是把一年中积累的不好的东西扫出门外。我们小孩也不闲着,在门上贴对联,那是母亲早已经准备好的。贴上对联,门又变成新的了,一眼望去,年氛剧增,我们满心欢喜,那些对联我们读了又读,每个人都读出自己理解的不同的意义。


        腊月二十六以后,家家大人就开始准备年货,我父亲去上街买菜,豆腐皮、豆芽、木耳、白菜、青菜、炮仗、啤酒等,还有一些是给亲戚朋友拜年的礼品。那时候,不管大人买什么,对我而言,就是不能少了炮仗,第一眼就需要看见炮仗,其余的我是不会关心的。我母亲忙着在家里舂糯米粑粑,那些粑粑一个比一个大,一个比一个圆,有的还染上颜色,那时候我最爱的是红色的粑粑。我拿着一个个红色的粑粑,也许小孩的心本身就容易知足,那心喜是无法比拟的,感谢母亲对我们无私的爱。腊月二十六以后,那些出去外面打工的人们陆续回村里过年,他们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我们羡慕极了,里面装满的肯定是糖儿、炮仗等!我是家里最小的,我也和其他小孩一样每年的春节就到村口等我哥我姐回家过年,他们也出去外面打工,只是他们不是每年都回来,所以我的好多年都是在失落中度着。


        除夕之前杀猪,每年我家养的猪不多,就是一年养一至两个,有的年杀一个,有的年杀两个。叫上亲戚朋友,那晚用餐人至少都有六七桌,一年中吃新鲜肉最多的也就盼这两天了。那天,父亲把刚杀好破肚的猪像活着似的跪在堂前的桌子上,白白胖胖的,上面盖上一层油被,从猪肚里取出来的,反正是一层油,像小姑娘用白线团织就的围巾,之后父亲开始虔诚跪拜祖先,有时候我也不例外。杀猪对我更有趣的是父亲用猪的膀胱在汩汩流淌的水里搓了又搓,揉了又揉,然后用稻茬做的管子往里吹气,最后像一个皮球一样,只是形状是比较椭圆形的。而我无比快乐,带着几个伙伴就到离家不远的操场上玩耍。


        除夕之夜,做宵夜是一种习俗,也是最热闹、过年最难忘的一夜。到深夜,母亲总是杀一只鸡给我们,再炒一碗大葱炒肉,再炒上其它的一些小菜,人多人少,我们就这样在快乐中度过。吃饱喝足,有时到露天底下看看星星,看看别人燃放的烟花爆竹,当然,自己是一定要放的。在除夕,我们小孩都会在夜深人静时去别人家的菜园里偷大蒜和聪。我母亲说,那天晚上偷大蒜的小孩会算术,偷大葱的小孩聪明,当然,我们是不会多偷的,毕竟种的人家更辛苦。那时,我会两样都偷,只是如今长大了,天生愚笨的我也不见得聪明,更不会什么算术。每每问及,他们说那晚偷葱蒜的人也必须被主人家抓住才会见效,现在想想才真是愚笨,怎么那时不让别人家抓住几回呢!


        大年初一,我们一家人都要早起,母亲说这样平时才能起得早、做事才勤快。第一个起床的人还要把家里的大门大开,心里还要祈祷:“金子银子滚进来,金子银子滚进来!”不知怎的,大家也真是这样做了!我们村那时还没有“哗哗”的自来水,所有每家每户一大早都要到村里固定的水井里去挑水喝,挑水的人就会在井水边撒下些压岁钱,我们小孩就为了那些压岁钱一个比一个起的早,大家守候在井水边,等天亮时井边就热闹了,大人小孩一大群,这场景,不说别的,看看就很热闹了。在大年初一,大人是不会叫我们干农活的,连牛也不一定赶上山,割一些草或家里早已经储备的粮草喂喂就行,那天,我们就约上几个最好玩的同伴去玩耍,直到下午或天黑才回家。


        大年初二,母亲派我回去接已经出嫁的大姐回家过年。这是祖辈的规矩,家家也一样,所以出嫁的女人到大年初二以后才能和家人团聚。


        风俗习惯之多,但只有这些习俗才会给农村带来更大的乐趣!父母亲对家的苦苦经营,如今想起都会热泪盈眶,想想一年中家人平安团聚就是大人最大的幸福。是的,我想说:“春节,你回家了吗?”


        初五以后,回家过年的打工人又陆续回城里去了,村里又开始慢慢安静下来,大人们又开始忙于春耕,我们小孩也开始个就各位,上山放牛、拿猪草、砍柴,只是会带上腊肉、香肠、糯米粑粑等上山烤着吃,那时我们满足、我们幸福、我们快乐,啊,这童年!


        村里还会热闹几天,那是要等到正月十六过小年时的事了。

[ 本帖最后由 马玖 于 2017-1-22 19:13 编辑 ]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