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宾灌水 | 情感美文  | 长篇短篇   |    玄幻武侠    |    恐怖小说    |    古韵新吟    |    乡土风情    |    音画贴图    |    散文小筑    |    幽默故事   
  家园议事    |    城市边缘   |    情感倾诉    |   酷评杂论    |    家园书丛    |    楹联雅座    |    新诗天地    |    网文转帖    |    文评编写    |    征文赛区  
发新话题
打印

天道公正,因果不虚!

天道公正,因果不虚!

 不要埋怨命不好,其实,可能我们的人生,从一开始命中福报是很大的,本应能得到很好的福禄的,但我们的行为导致了,我们的种种不如意。不要说这是迷信,人生确实有命,而这命又可能因为,自己的善恶而改变。
  修行就是修心,从表面上是很难看出,一个人道行的!修行需要突破很多障碍,不仅世人如此,出家人也是如此!
  下文中是一个叫莲生的,台湾通灵者讲的几个小故事,他可以通灵,他通的是--司禄神。司禄神,是民间传说中,福禄寿三星之一的禄星。禄星,顾名思义,是主管人间功名利禄的星官。
  1、神算灵验之事
  早期,我的部队(5802测量连)副连长魏青萍,手握铜钱,要我即刻算出多少枚?答:十四枚。
  魏副连长自己都不知道有几枚,他数了一下,瞪大了眼珠,原来真的不多不少,是十四枚。此事使魏青萍皈依佛门,修行念佛诵经。
  又有一次:一位铁齿者,嘲笑人家相信我的神算。到我处时疯言疯语,尽讲一些风凉话。我请他上前。他问我:你能算出我昨夜做什么吗?我答:打麻将。
  这位铁齿者怔了一下,几乎不敢相信,怎会如此准。他又说:是打麻将没错,但,你能算出输赢多少吗?这是一个大考验,众人皆看着我。我答:八百八。
  那位铁齿者大叫:准,准,准,果然准,准得真神,准得令人不敢相信,天下岂有这等事。众人鼓掌欢呼。
  铁齿者说:原本自己只输八百元,输了就算了,准备走了。后来,邻座有人向自己借八十元。我自己想,八十元还借什么,就当成插花吧!结果八十元也输了,刚好是输八百八,自己输八百,他人帮我输八十,就是这样。
  又有一回:有一位年轻人,根本不相信神算的,他只是被家人带到我处,他缩在墙角,根本不愿向前。家人叫他。他大喊:什么神算都是骗人的,是江湖术士,都是骗子、骗子、骗子、大骗子。
  我很安静,对他说:这世界有真就有假,骗子是很多,但,你何不认一认,谁是真?谁是假?他答:我不管,反正你是骗子。我说:我能知道你的一些事!
  我不相信。他很倔强。我说:你的右腿上擦伤了,而且流了血,昨天你骑机车跌了一跤,是吗?
  他瞪大了眼睛说:我从来没有告诉任何人,连家人也没有,只我一个人知道,你是如何知道的?他卷起裤管给大家看,右腿果然有伤,血迹已干。众人皆欢呼。
  2、没算准的背后
  一般说来,神算灵验事甚多,但也有不灵验的,如何会不灵验呢?请听我道来。
  一位高官欲当局长。有三位竞争者。这位官员姓邓,其他三位是赵、陈、梁。邓来问我:可任局长否?我答:可。
  经过了约半年之久,局长任命下来,不是姓邓的,而是姓陈的。邓大怒来质问我,当初神算说,可任局长,何以今日却不准了,这还算什么算?什么神算第一?根本不灵不应?岂不是骗人吗?邓问:这下,你怎么说?我答不出来。面红耳赤。
  邓再问:你不是说可吗?这是怎么一回事?我哑口无言,我只得回答:其实我是不知道的,我只是听司禄神说的,他怎么说,我怎么答。
  司禄神?司禄神在那里?司禄神是无形的。真是废话。邓极度的不满。
  当我算不准的时候,当人们质问我的时候,可以想见,我的处境非常的尴尬,神情自然很沮丧,真的只有无语对苍天了。
  正当此时,我的眼前一亮,司禄神出现了,这神吏手书一“淫”字,给我看得一清二楚,“淫”字底下是某月某日。
  我告诉邓:你犯淫戒!邓答:没有。某月某日。邓仍然答:没有。我傻了,明明司禄神手书“淫”,又有某月某日,指示非常清晰,怎会可能没有,我不相信。
  我说:请你清楚想一想。邓想了想,又仔细的算了算日子,仍然答:没有。
  这时司禄神又指示我,邓是偷窥邻女洗澡,我听了司禄神讲偷窥洗澡,心中就想笑,但不敢笑出来。我对邓说:不是偷情,是偷窥邻女洗澡。邓一听,傻住了,他不再说话,低着头走了。
  据我所知,邓的情况是这样子的,邓原本是局长的格,约几个月前,邻居搬来一位单身女郎,模样俏丽,人也落落大方,邓对她多注意了几眼。
  邓有一窗,巧对邻居浴室。某月某日,邻居女郎沐浴,忘了关窗帘,邓刚好看见,于是邓取来望远镜,从头看到尾,从头看到脚,口中啧啧称赞不已,而内心也极度兴奋。口中言:能与此女一度春风,也不枉虚度此生!眼看心想,心痒难抑也。
  司禄神说:虽然邓与邻女事情虽然未成,但,邓窥见邻女沐浴,应该即时回避,非但未回避,竟然从头偷窥到尾,不但眼动,其实心也动。淫欲之心一发动,虽非有淫事,也已犯了淫戒,因此削去禄位,须六年后才当局长。
  3、将军邪淫,果报昭昭不爽
  又有一回,一位叫吕固的中将到我处。吕固说:莲生,听说你神算第一,所以,今天我来请问你。记得早年,家父母请来一位铁板神算的叶师父,替我占算,说我18岁就能拿到,全国大学联招的状元。
  后来入军事研究所,27岁取得博士学位。三年赴美,又取得另一博士学位。53岁时,将官达上将。
  吕固接着说:这位铁板神算的叶师父,是非同等闲的师父,要请他批命,一定要重金,他批命也要看人,小命运的他不算,同时要排期预约,并非随到随算。
  叶师父给我批的非常的准,我真的18岁时,全国大学联招得第一名。然而27岁取得博士学位,却差了一些,我29岁才拿到博士学位。三年赴美,取得另一博士学位是真的。53岁官达上将,这就差了,如今我56岁,仍然是中将,始终和上将擦身而过。现在我要请你算算,我一生的命运,又何时会当上将。
  我用我神算的方法,替吕固算了算。我手掐“禄”字手诀。再按时辰手诀。最后用“召请”手诀。我念:咒起翻云扰海,指向法界虚空,动处如钥开锁,静处如日破洪,照见阴阳交感,现出司禄仙翁。急急如太上老君律令。
  这咒念三遍,司禄神如一点星光,渐渐变大出现了。
  我问吕固一生命运。司禄神的回答,与叶师父所算无差。我又问:何以得博士,却迟了两年?
  司禄神答:原本他可以如期,拿到博士学位,然而他却和一些年轻学子,在一次酒后去了娼家。同学鼓舞他,他为了表示有胆,和一位青楼妓女奸宿一宵。因此,迟了两年。
  我问:娼妓一宿,便差两年?
  司禄神答:莫看青楼妓女,倚门百媚夭斜,须知君子惜身家,护玉一般深怕。彼自落花有瑕,我终白璧染污,破财伤身误生涯,染毒罹疴祸大。
  司禄神再说:迟了两年只是小罚,染了毒就死了,博士成了博土,又成了博死。
  我卷舌无语。我又问司禄神:吕固应该在53岁升至上将,又何以今年56岁,才是中将,而且未担任重要职务,何以故?司禄神写了二字给我,此二字是:莫书。 莫书是什么意思?我好奇。司禄神答:人名。
  此人和吕固有关?
  自然。司禄神说:吕固算是世间才士,文武皆备,少壮犯一娼妓,已迟两年,只是小罚。中年之后,却不知改过,竟然喜男色,莫书者,弱冠才华,丰姿韶秀之下属者也,吕固与莫书共聚八年。吕固官至中将已是侥幸,何可有上将重职之想,他只求自己禄位,竟不知已惹下孽障。
  吕固将来如何?我问。
  报在其子。
  其子如何?
  绝嗣夭亡。司禄神说。我听了大骇。
  我对吕固先谈差迟二年,拿到博士学位的事。吕固回答:是有的。年轻时,大伙一起去,大家好玩,想不到就这么样,真的迟了两年。
  再提到何不能当上将?我写了“莫书”二字递了给他看,他看了“莫书”两字,低头不语。
  可有这等事?我问。有。吕固点头。
  吕固站起来,对我说:莲生,你果然神算第一。然而,我终于也明白了,人的命运虽有天定,但,事实上也一样会改变,变来变去,唯在自心。
  说得好,希望你自心体会,免得遭报!吕固走时,我给他一张纸条警语:男女居室正理,岂容颠倒阴阳,污他清白暗羞怆,自己声名先丧,浪费钱财无算,戕生更自堪伤,请君回首看儿郎,果报昭昭不爽。
  过后不久。吕固的独子果然发生车祸身亡,真的绝嗣啊! 司禄神厉害。
  4、袁茂潦倒的惊天因果
  有袁茂者,是工厂老板,经营生产五金。早年来问事。
  司禄神答:15年后,大富商。
  结果是,约十多年后,袁茂经营的工厂倒闭,袁茂因借贷太多,负债累累,逃到国外,从此流亡海外,无法回到自己的国家。
  袁茂在海外很辛苦,他在跳蚤市场摆地摊,收入非常微薄,他也当建筑工人,原本是工厂老板,如今却在屋顶上爬来爬去,结果建筑不是内行,被辞退。
  袁茂在一家餐厅打工,勉强糊口。后来,袁茂在海外,查访到我住的地方,坐了灰狗巴士,赶来找我。他在灰狗巴士上,共摇晃了三天两夜。
  我清晨看见他,吓了一跳,昔日的袁茂,西装笔挺,油亮的头发,出门有黑色大轿车,有司机及秘书。今天的袁茂,一头灰白发,不修边幅,一件破夹克,皱纹爬满脸,风尘仆仆,一幅潦倒的模样,状至可怜。我请他进屋内,倒了一杯热牛乳给他,又请他吃了面包,他连早餐都未吃。
  袁茂问:司禄神说15年后,我会成大富商,如今?
  现在几年了?我反问他。袁茂用指头算了算:刚好15年,司禄神不准了,你的神算不灵了!我……我回答不出来了。
  袁茂一脸的委屈和无奈,问:怎会不准不灵呢?这…
  袁茂说:当年,我的工厂做的最辉煌的时候,也曾请你到工厂来看风水地理,依照你的意思,改正了缺点的地方。也曾请你神算,你说15年后,一定大发,15年后是人生的最高峰。如今,正好15年后,我潦倒如此,你怎么说呢?
  我,我也不知道……我汗涔涔下。袁茂说:现在,我走投无路,你说我怎办?
  我再帮你算算如何?
  算?怎么算?他似乎有点火大。
  我闭上眼。竟然看见司禄神,左右手各牵了一个小孩。
  谁的小孩?我问。司禄神答:袁茂的婴灵。
  呵!我知道了,袁茂在这十多年中,杀了生,拿小孩子,所以有两个婴灵。
  我说:袁茂,你杀了生,你的女人堕胎,拿了两个小孩。
  袁茂答:堕胎的多的是,罪有那么重吗?
  司禄神再现,摇头示我,用手指向虚空,虚空中现出,一座尼姑奄,一位娇美年轻的比丘尼走了出来,左右手各牵刚刚的那两名小孩。这下我骇然,当下明白。
  我说:袁茂你夭寿,你污辱比丘尼!那两名婴灵,是比丘尼生的,是吗?这回换袁茂额头有汗水。这…这…这比丘尼也喜欢我啊!
  唉!我叹气:佛寺中有佛有菩萨,有金刚有护法,比丘、比丘尼是清净的修行人,如果去引诱之,这是罪加万倍的。你行为不检,淫比丘尼,连生二子又堕胎,这是何等重大的罪业啊!今之潦倒,其来有因。
  是这样吗?当然是。我答。我以后怎办?
  发誓持戒,我认为你必须写疏文,列出你的姓名八字。签上你的名,对天地立下誓言,焚文书,告于天地,从今忏悔前过。
  以后举止动念,务必战战兢兢,完全不涉及邪淫,永断孽根,重新走回正路。不只是如此,以后心存善念,时时以口或传单,劝人勿邪淫,经云,戒邪淫,得五增福,也可避三涂恶道之沦也。袁茂听了,唯唯称是。我送走袁茂。给他两千元美金,期望他永远自新。
  佛经上说,造淫业的人,他得到的报应,是妻女不贞,断子绝孙,死后入三涂恶道,成了畜牲、饿鬼、地狱。百千万劫,不易出离,再难得人身。所以,佛制戒律,出家弟子的五戒之中,淫戒至重也。修行人如果去犯淫欲,在因果上更觉得可怕了,这是知法犯法。
  犯淫戒的人,会丧失了地位,败坏了名誉,耗散了资财。好淫的人,多病,容易衰老,不能长寿。在影响上,社会唾骂,怨雠深结。最终是名誉受损啊!
  出世的圣人,入世的贤人,明道的达士,早已看出淫欲的本原,有人主张断除,有人主张节制,而密教则主张疏导欲念,把淫欲化为修行。
  在这些范围之内,善说力劝,无非希望人人打破迷关,从世俗的快乐,得到清净的极乐。我当然知道,比丘比、丘尼在未得证道之时,人非圣贤,谁能无过,但,要能力行守戒,知天道祸淫,要时时忏罪悔过,毅然断除。
  对于裨益人心世道的善书及经典,要宣扬推广,使举世之人,明白征逐物质享受无益,放纵淫欲堕落之苦,不要大肆提倡,如此才能社会和祥平安,风俗渐渐变好,人心淳厚。一切以精进修行,求最终解脱为本。南无阿弥陀佛!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