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宾灌水 | 情感美文  | 长篇短篇   |    玄幻武侠    |    恐怖小说    |    古韵新吟    |    乡土风情    |    音画贴图    |    散文小筑    |    幽默故事   
  家园议事    |    城市边缘   |    情感倾诉    |   酷评杂论    |    家园书丛    |    楹联雅座    |    新诗天地    |    网文转帖    |    文评编写    |    征文赛区  
发新话题
打印

没经历过的有了

没经历过的有了

没经历过的有了

        9月28日乘飞机来到新疆以来,我没有过的亲身经历就填补了好几项空白,深感没有白来这里,真是不虚此行。
        从没有亲历过的安检。进入新疆的公共场所,一般都要经过安检才能入内,特别是进到火车站里面的安检,那可是彻彻底底,实实在在的安检。毫不客气地说,比内地乘飞机的安检都要严格,都要认真。从火车站广场开始到进入候车室,至少要经过三次安检,而且每一次都如第一次一样认真。比如,实施安检的女警会在你身体从上到下摸个遍。有的甚至还把被检查者的皮带抽出看看,把鞋子脱掉查查。在乌鲁木齐南站火车站进站口设立了武装检查站,警察均是荷枪实弹。另外,我们在从哈密市到该市巴里坤县的路途中,也遇到了武装检查站。他们对过往车辆盘查得很严格,很仔细,生怕放过每一个危险因素和环节。在和谐社会中,突然介入与暴力有关的国家强制力,会让人有大煞风景之感,但也同时不断地提醒着人们,在当今的世界上,还有恐怖主义和恐怖分子的存在,促使人们不得不对其保持高度的警惕,并采取有力有效的措施加以防范。
        没有亲眼看到过的广袤。不来新疆不知新疆的地域广大,也不知道新疆的原生旷野。这一点,我在来新疆的飞机上,透过舷窗就观察到了端倪。从飞机舷窗向下看,新疆一片土黄,飞机飞了好久好久仍然在土黄色区域的上空飞行,这足以说明路线的绵长,区域的广袤,而且我所看到的这些也仅仅是新疆的一角。
        另外一个能够说明新疆广大的理由是我们去哈密市的过程和该市的区域划分。如,哈密市是个地级市,从乌鲁木齐到该市,即使是乘特快列车,也得需要6个多小时,约600多公里。途中难见村庄,人烟稀少,一片茫茫大漠。即便是从哈密市到其所辖的巴里坤县,乘汽车也得需二、三个小时,这是我在内地没有遇到的距离。据当地人讲,这还是相距比较近的呢,好多县与县的距离,都在五百公里左右。又如,许昌市与哈密市行政级别都是一样的城市,而许昌市人口460多万,面积却只有4600多平方公里。哈密市人口只有60多万,面积却有15万平方公里,是许昌市面积的五倍以上。面对如此广袤的大地,诗人感慨万分,吟咏出:“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千古名句。
        没有望到过的蓝天白云。除了小时候在家乡看到过的碧水蓝天和听到过“公社的羊群如天上的白云”的歌曲外,这几十年看到的云和天基本上都是掺杂有其他颜色的。没想到这次来新疆,我看到了纯正的蓝天白云。湛蓝的天空点缀着雪白的云彩,映入眼帘的感觉真是心旷神怡,纯净如儿童之心。估计这种景象在内地看到的机会可能很少很少。雾霾已经成为影响内地大气污染的罪魁祸首,也是给蓝天白云染色的技艺高手。看到新疆的天空,我不禁感慨道:没有雾霾干扰的生活真是美好!
        没有遇见过的热情。我们是在晚上20点多降落在乌鲁木齐地窝堡机场的,又乘22点多的特快火车去哈密市。到该市时已是凌晨4点左右。负责接洽我们的某单位杨书记几次打电话询问时间,非要接站不可。我们也是几次推脱,但人家非常执着,终于在我们出哈密市火车站时接到了我们,同时给我们定了哈密市伊洲区最好的宾馆——加格达宾馆,让我们深受感动。随后交代我们休息到9点钟吃早餐。为什么要到9点才吃早餐呢?一是因为我们凌晨才到来。二是因为新疆偏西,时差比内地晚,早餐本来吃得就晚。他们真是守时,时间观念很强。刚刚9点,我们的房间就听到了敲门声。接着,杨书记和孙师傅就陪我们去哈密市的巴里坤县,去探访学习经验,交流工作体会。以天山为界,哈密市在其南侧,巴里坤县在其北侧。我们得绕过加穿过天山,再向西走才能达到目的地。一路上,他们既是向导,又是解说员,把沿途的自然风景和风土人情介绍得详详细细,淋漓尽致。刚刚出城不久,我们就遇到了一个怪坡。你明明看着是下坡,可车子如果不加油不但不向前走,反而向回溜达。杨书记和孙师傅热情地向我们介绍了内在原因,既神奇又有趣,令我们感慨不已。经过近三个小时的行程之后,我们到了巴里坤县,该县的局长、书记都出面接待了我们,周到细致地介绍了以哈萨克族为主要人群组成的县情和工作情况,安排并亲自陪同参观了河南省援建的天山北侧西黑沟望海水库、巴里坤湖(盛产卤虫,俗称盐虫子、丰年虾。小虾的开口食)和哈萨克族博物馆,近距离地领略到新疆人的好客、豪爽和热情。
        没有见到过的戈壁滩。仅仅从哈密市到巴里坤哈萨克民族自治县的路途中,我们看到公路两侧大多是戈壁滩。开始,我看到一望无际的戈壁滩,咋一看很像万亩良田,我还想着里边种的是经济作物呢。我将这种想法刚一说出口,杨书记就幽默地说,种的全是大小不同的鹅卵石。这么多的地,种些没有用的东西,真是可惜了。我也附和道:真是啊,这么大的空间,只有建成工厂从事制造业才能利用好,可是由于交通不便,恐怕来这里开工厂的人不多。要么从事房地产,可是新疆人不多,居住密度不大,盖好高楼大厦后,恐怕购买的人不多,房地产老板维持不下去呀!大家也附和说:就是就是,哈哈一笑便结束了这个话题。
        没有碰到的人工连山林。顾名思义,所谓连山林,就是从哈密市郊区公路两侧的戈壁滩开始,一直连接到天山南坡的成片山林。在戈壁滩上种树,水和土是老大难。一是在哈密市一年只下两场雨,来水极少。二是戈壁滩是石窝子构成的,雨水基本存不住就渗漏掉了。三是没有土,种在石头缝里的树,基本上成活不了。哈密市人不信邪,缺水就用滴灌的方式从天山上引来雪水;没土就从其他地方寻来,每个树坑填一立方土,将树种在土上,经过精心呵护,不懈努力,成片的榆树林发绿了,拔节了,抗风了。哈密人成功了!据杨书记讲,做什么事情都是要有代价的,为保住连山林枝叶繁茂,充满活力,仅仅用水的费用就是五百万元。听了这样的话,我反复问杨书记他们,花了代价,连山林对改善哈密市的生态环境到底起不起作用?当我得到肯定的回答后才欣慰地说道,看来你们的市领导这是踏踏实实,实实在在地在为民,为社会做事,而不是在忙什么形象工程,佩服!
       没有看到过那么多的骏马,牛羊。从路经巴里坤军马场后,我开始注意到成群成片,密密麻麻的骏马和牛羊。这是我几十年生涯中从未见过的。尤其是当我登上望海水库大坝高处向牧场俯瞰时发现,骏马牛羊,如同蚂蚁一般,到处都是。它们均俯首吃草缓行,好一派生机勃勃,丰收在望的喜人景象。有意思的是,这里的骏马不愧为军马场饲养的马,我们在路途中遇到几波,不论是几匹还是十几匹,也没有人管理,但都成一字型纵队行进,真是训练有素啊!
        没有听过的“脑子慢”的语言。新疆人很谦虚,经常称他们那里的人“脑子慢”。他们对生活规则或者上级的要求,只会不折不扣地执行,按部就班地去做,不会搞变通,更不会耍小聪明。如,上级规定禁止饮酒,我们去了几个地方均有共同的体会,他们都坚决地予以落实到位。这与我们内地人就大不一样了。规定不让饮酒,就变着法地喝。搞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如,把酒罐装在矿泉水瓶子里,说什么只喝矿泉水,从来不喝酒,搞一些掩耳盗铃,自欺欺人的把戏。如果这样做算是“脑子快”的话,那我更欣赏人家新疆人的“脑子慢”。
       来新疆前没见过经历过的事情还有很多,比如,没有经历过饭店不让喝酒。维吾尔族饭店明文规定就餐不允许喝酒。进入商场宾馆饭店都要安检。没有见过火车常常提前到站。过去经历过火车晚点到站,可在新疆遇到两次早点到站,催着人赶时间。也是,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时光过得真快,一眨眼三天过去了。3月30日,我们完成了任务,在乌鲁木齐地窝堡机场乘南航3940次班机返回郑州国际机场。再见了新疆,虽然来这里的时间很短,却使我知道了,经历了,体会了许多过去不曾有过的,触动很大,印象很深,感慨很多。新疆,您已经镶嵌在我的生命里,新疆,我已永远忘不了您!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