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宾灌水 | 情感美文  | 长篇短篇   |    玄幻武侠    |    恐怖小说    |    古韵新吟    |    乡土风情    |    音画贴图    |    散文小筑    |    幽默故事   
  家园议事    |    城市边缘   |    情感倾诉    |   酷评杂论    |    家园书丛    |    楹联雅座    |    新诗天地    |    网文转帖    |    文评编写    |    征文赛区  
发新话题
打印

树王

树王

        树    王(原创小说)

                                               燕山樵夫



    山神发威了!树神显灵了!

    松岭村三眼水井,一夜间突然全部干涸见底了!乡民们顿时惶恐不安起来,以为可能要地震,芒刺在背般侯了两日,地震并没有来,议论分析了几日后,一些乡民便涌进了宋家大院,与那富翁铁蛋争执理论起来。铁蛋瞪圆了两只牛蛋眼,挺直了腰板,啪啪地直拍胸脯,十万个不服不认:“天大的冤枉!明摆着是天灾天意,与俺何干!”

    夜里,有人将石头瓦块丢进宋家大院,砸碎了几块门窗玻璃;白天,几名愤怒村妇寻上门来,朝宋家大门上涂抹了狗屎、鸡血。

    夏季燕山,连绵不绝的山脉,宛若一片波涛翻涌的苍翠大海,松岭村便是那满目绿海汪洋中的一座喧闹小岛。让松岭村百里闻名的,并不是漫山遍岭的松树,而是巍然屹立村东山梁上一棵千年柏树,那是棵仅剩下大半截树干、却身姿伟岸的古老柏树。老柏树的古老,几百年来,村中多少代老人们,谁都说不清它的大概年龄,在老人们口耳相传的传说里,都是先有柏树后有的松岭村。几百年前的明朝万厉年间,先人们从山西洪洞大槐树移民到此,在荒山僻壤里建起山村第一幢房屋时,老柏树早已稳稳外地屹立在东山梁上,不知有多少世纪了。

    滦河北岸,方圆百里,年纪稍长的老人们,都知道松岭村有棵年轮极为苍老的柏树,那是一棵带有灵气高大粗壮的神树,当之无愧的百树之王,护佑着当地一方平安。如今的老柏树,历经岁月沧桑,经历几番雷电战火,被岁月消磨剥蚀得只剩下半截粗壮树干残躯,却依然挺立在山梁之上,阅尽风云变幻人间沧桑,雄姿挺拔,风采依然。那古老柏树,足足有两人合抱的粗壮树干,比磨盘还要粗上一倍有余,大半截树干仍有十多米的高度,虬枝伸展,举向蔚蓝天空,枝繁叶茂,满树苍翠黛绿,透出盎然生机,撑出一柄硕大的绿伞华冠,枝头终日鸟雀雀跃鸣啭。

    村中放羊老汉牛娃,每每将羊群赶到绿草茵茵的东山梁上,便习惯地盘腿偎靠在老柏树下,惬意地点燃烟锅里的旱烟,从鼻孔里喷出两道白色烟柱,眯了双眼,凝望坡下山村里升起的袅袅炊烟,山村里人欢马叫鸡飞狗跳的喧闹余音,随着山风不断飘入耳际,好不悠闲快哉惬意。

    十年前,牛娃的邻居穷汉宋福,穷则思变,带领两个儿子铁蛋、铁柱上山开矿。宋福父子三人在东山梁上开挖起了铁矿,干起了采挖售卖铁矿石的营生,居然收益日渐颇丰起来,后来又建起了铁选厂,成立了松源矿业公司,仅仅几年光景,原本穷得叮当乱响的宋福,摇身一变,成了货真价实的千万富翁,时常驾辆奥迪进进出出,好不威风体面。

  东山铁矿的矿脉足有二十多米宽,黝黑的矿石品位很高,两吨矿石能磨出一吨上乘优质铁粉来,铁矿着实让宋福发了大财。说来也怪,几年后那矿脉,三弯两绕迂曲着居然直奔山梁上那棵老柏树而来。宋福一路追着矿脉向前恣意狂采,在距老树三米的地方,宋福犹豫了半日,还是下令停止继续向东开采,改为向地下深部采矿。面对千年老树,宋福向来心生敬畏,可不敢惊扰了千年树神!宋福的铁矿经过逐年向地下深部开采,几年后,矿脉见了底,资源枯竭,无矿可采了。宋福在幽深的矿坑内转悠了两日,最后扬起冬瓜大脸,十分无奈地将两道目光瞄上了矿脉的东段,瞄上了那棵傲然屹立千年的老柏树。

    那日,宋福起了个大早,独自一人出村登上东山,来到老柏树下,在晨曦里一圈一圈地围着老树转磨,直到吸完了一盒玉溪,伸手在老树干了拍了三下,仰天发出一声长叹后,扭头下山而去。

    吃过早饭,宋福带着四名壮汉健步登上山梁,来到老柏树下,指挥壮汉们开始用条大锯伐树。听到老板允诺,中午肉饼啤酒管够,壮汉们干起活来分外卖力,挥汗如雨,大概锯了足足一顿饭的时辰,终于将老树的树干,在距地面半尺高的地方,完全锯透锯断,令壮汉们感到十分惊讶诧异,粗壮的老树树干依然屹立,纹丝不动。宋福指挥壮汉们用力去推搡那比磨盘还粗的树干,高大粗重的树干,在壮汉们的齐心协力推动下,开始缓缓摇晃起来,三摇五晃,那高大树干没有遵照宋福和壮汉们的意志,倒向西面,而是十分突兀疾速地呼啸着倒向了东方,将宋福仰面砸在了下面,只听妈呀一声凄厉的绝命惨叫,七窍喷血,转瞬间被压成了一块巨大肉饼。

    当天下午,宋福的大儿子铁蛋,带着壮汉们再次来到东山,他恨恨地踢了几脚横卧山梁上老树树干,命壮汉们将倒下的老树锯成七段,运回宋家大院,选取其中一段树干,为父亲做了口上好的寿材,装殓了宋福。

    宋福出殡那天上午,阳光分外灿烂。放牛老汉牛娃像往常那样,赶着羊群慢悠悠晃上了东山梁,来到往日偎靠老树树干歇息的地方,忽然间感到了格外的空旷与陌生。他一腚坐到了比墨盘还大的老树墩上,缓缓吸足了一锅旱烟后,一骨碌爬起来,俯在树桩上,眯着一双老眼,认真细数树桩断面上那一圈圈细密年轮,反复数了几遍,然后用颗棱角尖利的石子,在那布满密密的年轮木纹的树干断面上,用力刻下一行粗大数字--2019。

    办完丧事,铁蛋正式接掌了松源矿业公司,继续着开采铁矿的营生。没有了老树的阻挡,铁蛋放开手脚,将矿脉一路向东恣意狂采过去,财源继续滚滚而来。

    铁蛋和乡亲们万万没有料到,两年后,开采过的老柏树下的上好矿脉,形成了巨大的矿坑深谷,竟然切断了地下水脉,造成了村中水井全部干涸,村中五六百口人的饮水居然成了天大的难题。铁蛋财大气粗,立刻驾车跑到城里,买了套二百多平的现房。铁蛋回村搬家时,被村中乡亲们团团围住不放。双方纠缠理论了半个多月,惊动了乡里县里领导,铁蛋最后忍痛做了妥协让步,同意出资在村中心位置建一水塔,同时在村西的西沟打一眼饮用水深井,在井边建一水泵房,再铺设一条管路,将井水泵送到村中的水塔,彻底解决全村人的饮水难题。

    忙了数月,终于解决了全村的饮水纠纷。工程完工后将账目结算,一共花费了二百二十七万,让铁蛋心痛肝痛,失眠了数日,终日郁郁不乐。在会计米娜的再三劝说安慰下,铁蛋由米娜陪伴,飞赴澳门游玩散心。到了澳门那灯红酒绿的花花世界,铁蛋按耐不住,身子到底还是晃进了富丽堂皇的赌场,好一番昏天黑地的彻夜狂赌,一夜间输去了一千三百多万,输得他肝颤心痛,如刀铰般痛苦。铁蛋灰溜溜地回到了松岭村,整日缩在公司办公室里懒得见人,只是频频宴请一些赌场高手,虚心讨教,每日痴迷于研习赌术赌技,收获颇丰,赌技大有长进。

    两月后,不甘赌场惨败的铁蛋,在两名当地有名的赌神的陪伴下,怀揣巨额赌资两千万,再赴澳门。此行他是有备而来,踌躇满志,胸有成竹,志在必得。铁蛋此番再次杀进赌场,暗中咬牙切齿,一定要报仇雪恨,发誓大赢一把,拼命再博上一回,反败为胜,捞回上次的巨额损失,然后从此金盆洗手。万万没有想到,铁蛋不但没有捞回上次的亏本,反而再次巨输惨亏,又输进去了三千七百多万,还欠下了一千七百万的巨额赌债。铁蛋被赌场的两名保安马甲一路细心“保护”着回到了家乡,每日象霜打的茄子,蔫头耷脑,愁眉苦脸,四处张罗着筹款还债。一日晚饭酒后,言语不合,铁蛋与那两名赌场马甲发生激烈口角争执,铁蛋突然从从床下拎出一杆双筒猎枪,扣动扳机,用两粒子弹当场爆了两名马甲的肥头,然后在天亮时分悬梁自尽了。

    老二铁柱开始张罗着给铁蛋料理丧事,在宋家大院后院角落里,从六段柏木堆里,选出一段早已风干了老柏树的树干来,打造了一口寸板厚的寿材,请了两班吹鼓手,吹吹打打,热热闹闹,风风光光地安葬了铁蛋。办完丧事,铁柱静下心来反复思量了几夜,觉着这几年来家族运气衰败,厄运不断,家族已连失两命,大凶不吉,必有缘故。铁柱驱车前往遵化马兰峪,请来了赫赫有名的看阴阳风水的马先生。那马先生跟着铁柱四处转了半日,然后掐指算了算,告知,宋家人冲撞冒犯了树神山神,已经撞开了地府之门,令山神震怒,又将树神伐倒拦腰截为七断,宋氏家族因此遭了天谴报应,眼下仅仅是报应惩罚的开始,至少还要再连伤五命,方能出现转机,转凶化吉,那锯开的七段老树树干,便是山神为宋家备好的七具棺木······铁柱听罢,惊骇得脊背淌下涔涔冷汗来,立刻遵照先生吩咐,精心选出段老柏树的树干,请来工匠雕琢了一尊观音雕像,隆重做了开光法事后,供奉在宋家大院的一楼大客厅里,开始每日虔诚的烧香祷告。铁柱又将剩下的四段柏木树干,以四万元的价格,卖给了一家木器厂,做完这一切,铁柱心里顿时安稳了许多。

  铁柱当上松源公司的老板没过百日,被一纸诉状告上了法庭。因为赌债借款和两条澳门赌场马甲性命的经济补偿纠纷,松源公司和铁蛋家的豪宅豪车均被法院查封,账目冻结。半年后,公司的矿山和选厂、铁蛋的豪宅、豪车到了还是被法院全部拍卖。官事了结,铁柱孑然一身回到村里,继续干起了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种地营生,又成了地地道道的农民。铁蛋老婆哭丧着脸,早已领着一家人马从城里搬回村里,重新住进有些老旧的宋家大院,过起了先前的平常农家日子。

    放牛老汉牛娃,隔三差五仍旧赶着羊群到东山放牧。原本一道葱绿山梁,被一条二十多米宽深壕天坑,横切成南北两段,那开采中的矿坑,足有几百米长,犹如百丈深渊般幽深,地下幽深之处,不时响起阵阵隆隆炮声,涌出缕缕呛人的蓝色炮烟。每每听到炮声,羊群立刻惊恐地疾跑远处,惊惧地回首探颈张望。牛娃拄条木棍,时常举目仰望山梁矿脉上方,空旷蔚蓝中,千年老柏树依然昂然屹立,撑起满目苍翠。树王没有倒下,永远矗立在老汉脑际里,成为一道永恒风景。

TOP

先声夺人,然后娓娓道来,很有吸引力的文字。
家园情感美文版QQ群号:1号群—129178631 (已满) 2号群—283416361    欢迎热爱文字的朋友们加入!

TOP

利益驱使下的盲目开采,让大地满目疮痍,人类终究要为此付出代价!
家园情感美文版QQ群号:1号群—129178631 (已满) 2号群—283416361    欢迎热爱文字的朋友们加入!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