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宾灌水 | 情感美文  | 长篇短篇   |    玄幻武侠    |    恐怖小说    |    古韵新吟    |    乡土风情    |    音画贴图    |    散文小筑    |    幽默故事   
  家园议事    |    城市边缘   |    情感倾诉    |   酷评杂论    |    家园书丛    |    楹联雅座    |    新诗天地    |    网文转帖    |    文评编写    |    征文赛区  
发新话题
打印

爱 情 前 规 则

爱 情 前 规 则


2
今天是市广播电台招考节目主持人面试的日子,做电台主持人一直是如景的梦想,为此她辞去了学校为她分配的工作。立志要做DJ。来面试的人很多,而电台只招考三名主持,名额有限,因此竟争激烈而又残酷。面试分三个环节,一是普通话、二是才艺表演、三是现场主持。面对众多资深主持专家评委,如景并没有感到紧张,显得很平静稳着,发挥自然灵活,赢得了评委们的一致高分。
走出电台,如景突然感到一阵剧烈的恶心,她扶着街道旁的电线干呕吐起来。一个年轻的男生从她身边路边,见如景一直在呕吐便停下脚步:“你怎么了?病了?”
如景抬起头:“没事。”
年轻男生从口袋掏出餐巾纸递了过去:“给,要去医院吗?”
“谢谢!没事,就是胃有些不舒服。”
“那你注意点。再见。”
一连好多天如景没有回家了,一直住在同学家。而她的呕吐现象也更加频繁了。如景立刻意识到自己可能是怀孕了,怀了俊杰的孩子。于是她发了疯似的跑到了一个电话亭里,拨通了俊杰家的电话,她要告诉俊杰这个消息,而接电话的并不俊杰,而是俊杰的妈妈,她告诉如景,俊杰不在,一直没有回家。怎么会一直没有回家呢?如景突然感到了一种不安,她转身跑开了……
这些天来,婉琳的心绪依然烦乱,是俊杰让她那沉睡已久的爱复苏了。仿佛寒冬里突然间来了春天,她渴望,她等待,她张开双臂让温暖投进她的怀抱。然而心情的失态却在不断地影响着她的工作。这不,下课的时候,校长叫住了她:“张老师,跟我来一下。”
婉琳跟着校长进了办公室。
校长让她坐下给她倒了杯水。
婉琳似乎感觉到校长要对她说什么,她脸上的表情一下拉紧了:“校长,您找我……”
校长笑了笑:“没什么大事,只是想和你聊聊,有学生说最近你在课堂的状态不太好,经常会出错,是这样吗?”
婉琳的脸有发红:“这……是这样的,这段时间可能晚上睡眠不好,所以……”
“我听到了一些对你的传言,但这是你的私事,学校无权干涉,只是不能因私事而影响到教学。你知道我们这里虽然是农村学校,教学条件不好,但一直以来教学质量还是有目共睹的,这是我们所有老师认真负责的教学的成果。张老师,做为老师千万不能误人子弟啊!如果你累了,心绪不好,可以请几天假。”
婉琳坐不住了,她站起身:“校长,我知道了,我会调整好自己的……”
放学回家的路上,婉琳一直垂着头,校长的话让她的压力更大了,想不到的是她和俊杰还没有做什么哩,外面的闲言碎语就传开了,这不是在逼她吗?而让婉琳更加意外的是,当她回到家时,俊杰却出现在门前,冲她微笑着。
“你不是回家了吗?”
“我,我离不开你,所以……”
不等俊杰说完,婉琳便打断说:“你不要说了,快走吧!”
“为什么?我走了你真的一点也不想我?”
婉琳半天也没能说出话。她开门进屋了。
俊杰跟了进去,婉琳进了自己的房间,他也跟着。
婉琳回身面对着俊杰说:“你到底想怎么样?我一个中年女人值得你这样吗?”
“值得!所以我要把爱给你!
“你会后悔的!
“不会!
婉琳的泪珠滚落下来:“我谢谢你……可我没有这个勇气。”
俊杰一把搂住了她:“我给你勇气!”
婉琳封闭的闸门终于被爱的暖流冲破了,他们拥抱在了一起,吻了。
这一切被匆匆赶回家的如景看得清清楚楚,她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她心中的担忧和不安终究还是发生了。她再也无法控制住自己,猛冲过去推开了他们,接着将妈妈拉进自己的房中“砰”地闭上了门,她失去了往日的温顺,嚷道:“妈!你为什么还要这样?为什么?你让我怎么办?”
面对女儿那愤怒的眼神,婉琳低垂红面:“我……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如景,是妈妈对不住你……妈妈也是……情不自禁。”
“妈,我知道您这么多年来不容易,为了我一直孤独一身,过着没有相伴的日子很苦,可俊杰是我的……您不能这样,我和俊杰真不能分开,没有他我生不如死……”
“我知道……我不该这样……不要再说了,如景,一切都过去了,我不会再让它发生了……”
如景突然拉开门冲着站在房门外的俊杰叫道:“你听到了吗?”
此刻的俊杰显得非常冷静,他知道要面对的始终会面对,躲是躲不掉的,而且他认为这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他现在还有这个权力去追求新的感情,要做的是尽快和如景说清楚,,结束和她的关系。因此他说:“如景,你不要这样对你妈妈,是我抑制不住自己对她的感情。”
“原来你回家是个晃子,其实根本就不想回家,只是为了欺骗我,你是个骗子!”
“不,如景,我没有欺骗你,我的确是回家了,只不过我没有回我的家,这些天我一直在我同学家里。我很想她,所以又来了。”
如景的泪水直往下滚落,她恨自己爱错了人。
俊杰走近她:“如景,我知道你很爱我,我也曾经很爱你,可现在我……”
如景抬起泪眼说:“现在你不再爱我了,移情别恋了是吗?”
“我不想骗你。”
“可你想过吗?我离不开你,不能没有你。”
“我想过,所以我很自责,可你想过吗?就算我们勉强结合在一起,我心里仍然会想着她,你我同床异梦,你觉得这样幸福吗?如景,天下的好男人多得很,放弃我吧!”
“不!这不可能,我绝不放弃!
“你觉得这有义意吗?”
“我不管!
“如景,你理智一些好吗?我只能告诉你,我们的感情真的结束了!该说的我都说了……”
说完俊杰走出了屋子。
如景大声说道:“俊杰!你好绝情!你会后悔的!”
如景接到了电台的通知,她要去电台正式上班了。如景收拾好自己的东西走出了家门,婉琳追到了村口:“如景,不要恨妈妈,常回家看看妈妈。”
婉琳的鼻腔里酸酸的,泪水潸然而下。
如景回过身看了看妈妈,慢慢启动的嘴唇又闭上了,她回身快步而去,看着女儿远去的背影婉琳捂住脸哭了,她知道她伤了女儿的心,从如景那一回身的眼神中她看到了女儿流露出的已不再是对她爱的目光了,那是一种憎恨的目光。
如景接手主持的是一档综合性很强难度很高的面向大众方方面面的新节目,它对于主持人的要求很高,不仅要健谈,具有良好的素质和广泛丰富的知识,而且要对听众所提出的问题谈出自己独特的看法。这对于一个主持人尤其是像如景这样的新主持人来说是个极大的挑战。为了尽快进入主持状态,如景每天都在加紧练习准备资料。对此她虽然充满信心,但也倍感压力,心中没底。因为她毕竟是一个刚刚走进电台的新人,没有任何主持经验。正当她内心承受紧张压力之时,主任将她叫进了办公室。
主任说:“如景,考虑到你是新手,也是为了让这档新节目尽快进入正轨,我为你按排了一个搭档。你坐下,他一会儿就到。”
如景的心中高兴,有人来帮她,这让她一直紧张的内心一下子感到了轻松。
没过多久,一个年轻帅气的男生走进办公室,主任介绍说:“如景,这就是我给你安排的搭档。”
两个人都愣了一下。都感到似曾相识。如景突然想起来了:“你是上次在路边给我纸巾的……”
帅哥笑了,他也想起来了:“是你呀?你好!”
如景:“是我,上次谢谢你。”
帅哥伸手:“你好!我叫吴小宁,同事们都叫我小宁。”
如景也伸出手:“你好!我叫李如景。”
主任说:“你们认识?”
小宁说:“见过一次。”
“那好,我就把档节目接给你们了,好好干!”
小宁:“放心吧主任。”
“那我还有事出去,你们谈。去的时候把门带上。”
主任走了。如景看小宁不禁笑了“真是太巧了。”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