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宾灌水 | 情感美文  | 长篇短篇   |    玄幻武侠    |    恐怖小说    |    古韵新吟    |    乡土风情    |    音画贴图    |    散文小筑    |    幽默故事   
  家园议事    |    城市边缘   |    情感倾诉    |   酷评杂论    |    家园书丛    |    楹联雅座    |    新诗天地    |    网文转帖    |    文评编写    |    征文赛区  
发新话题
打印

时过境迁(四)香消玉殒

时过境迁(四)香消玉殒

天月从那些记忆中走出来,已经是上午的时光,她长长地伸了个懒腰。冬日的阳光,隔着窗玻璃晒在客厅,黄黄地光线暖洋洋地。听着时钟滴答滴答地声音,感受着时光走过的痕迹,这些年的记忆像播电影一样在她脑海里不停闪现。她摇了摇发胀的头,一丝困意爬上了眼角,在暖洋洋地光线下,躺在沙发上进入了梦乡。天月醒来时,已经临近傍晚,由于冬天夜晚来的特别早,小区的路灯已经三三两两地开了,把路上行人的身影拉的很长,在这个寒冷的冬天,影子似乎都被冻地瑟瑟发抖。天月简单地煮了一碗面吃,算是把今天的最后一餐解决了。晚上的时间,天月决定明天无论如何都要回家一趟,去见一见她早就应该去见的老朋友。


天月走在回乡的路上,透过大巴车看着窗外的景色,这些景色在她记忆中是很清楚地,眼前的景象却又和记忆不完全相同。记忆中村子的房舍多是土房,路面坑坑洼洼地,下雨天必须踩着泥泞地土路上学去。村东头有一颗大槐树,人们总喜欢聚在那里聊天,男人们吸着土烟袋,女人们在大树底下纳鞋底,成群的孩子追逐嬉戏,天月特别怀念那些记忆。可眼前的村庄,几乎被清一色的小洋楼占据着,村里那颗老槐树也不知什么时候被房子代替了。大巴快驶进村子的时候,天月看到了大大地标牌,上面写着“西沟村”,天月终于回到了日思夜想地家,她恨不得一步跨到家里。天月从大巴上下来,背着自己简单的行李,行李包里其实只有一件衣服,一本书,给母亲买的一对银手镯,还有给李奶奶买的鸡蛋糕。天月迈着大步子朝家里走去,刚走到她家的胡同口就看到了母亲,天月长长地叫了一声“妈”。天月娘看到天月回来了,高兴的迎着天月走了过来,拿过天月的行李包,娘俩就一道向家里走去。


母亲做晚饭的时候,天月就帮着往火炉里加柴禾,晚饭做好的时候父亲才回来,天月问了父亲一声“爸,你干什么去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父亲说“四清他大没了,今天下葬,请他记账去了”。乡下人都叫父亲叫“大”或者叫“伯bei”。天月还记得四清他大,以前上学路上总能看到他放牛,虽然头发都花白了,人却很精神,没想到半年多没回家就传来这个消息,天月心里还是有点伤感。在这个村子里,天月几乎都认得比自己年长的人,路上碰到了虽然不会打招呼但也会浅浅一笑。乡下人和人之间没有永久的仇恨,虽然左邻右舍会闹些矛盾,过不过多久就又和好了。在乡下人不是一个独立生活的个体,总有些事情需要别人帮忙,当别人找你帮忙时,大多数人也会尽自己能力帮一帮,正是因为这种互帮互助精神,乡下人之间的感情才不会像城里人那么冷漠,在这里凡是自己认识的人,多多少少都是有些感情的。这也就是为什么天月听到四清大没了的消息时,心里有一点伤感,就像自己的亲人离去一样。


吃完晚饭,天月就带着自己买回的鸡蛋糕去李聃奶奶家里了。其实在天月的心里,一直把李奶奶当做自己的亲奶奶,也可能是天月从小就没有见过自己奶奶的缘故。天月走到李聃家门口,看到李奶奶的房里亮着灯,就径直向里走去,走到房门口叫了一声“奶奶,我是天月”,李奶奶打开房门,高兴的说“我的天月总算回来了,奶奶可想死你了!”,就拉着天月坐到床沿。天月把鸡蛋糕放到奶奶床头的木箱子上,李奶奶说“傻孩子,回来了就好,还带什么东西”,天月说“这是奶奶最爱吃的鸡蛋糕,天月不会忘记的!”。李奶奶向天月询问了在外面生活的情况,说“一个女孩子家在外面不容易,也要抓紧时间找个对象了”,天月说一切随缘吧。天月问李奶奶李聃父母屋子里怎么没亮灯,是早睡了还是到外面遛去了,李奶奶说李聃父母和李聃一起到艳霞家商量结婚的事情,可能很晚才回来。天月和奶奶一直聊到很晚,天月看天也不早了,就跟李奶奶说“下次有空再来看奶奶,明天早早起床还有事,要回去休息了。”


天月从李奶奶家回来,绕道到自己家的打麦厂,天月到那儿时,只看到一片房子的地基,打麦场和石磨都不知哪里去了。天月还记得,以前她、小芳还有李聃他们几个经常在这里玩,打麦场上留下很多他们欢乐的记忆。就是在这个打麦场上,天月和李聃开始了一段难忘的恋情,无数个夜他们坐在石磨上赏星星看月亮,在这里听蛐蛐优美地叫声。天月还记得,也是在这个打麦场上,她和最好的朋友小芳闹崩了,直到小芳去世,她都没有跟她再说一句话,现在想来总有点遗憾,可是过去了就是过去了,很多时候人没有回头的余地。天月还记得自己上高中的时候,有一天和母亲讲电话的时候,母亲告诉她小芳去世了,天月听了很是震惊,毕竟她从没想过小芳这么小的年纪就会去世,知道现在天月还是不知道小芳的真死因究竟是什么,只是村里流传几个不同的版本,天月也无从去证实,毕竟这个不好去向小芳家里人询问。天月决定明天一早就去看小芳,过去的恩怨一笔购销,她只是想向她这个老朋友说一声“再见”。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