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宾灌水 | 情感美文  | 长篇短篇   |    玄幻武侠    |    恐怖小说    |    古韵新吟    |    乡土风情    |    音画贴图    |    散文小筑    |    幽默故事   
  家园议事    |    城市边缘   |    情感倾诉    |   酷评杂论    |    家园书丛    |    楹联雅座    |    新诗天地    |    网文转帖    |    文评编写    |    征文赛区  
发新话题
打印

爱 情 前 规 则

爱 情 前 规 则

无可奈何俊杰只得伸出了手。
如景仔细看了看:“这真是擦破的?”
俊杰有些语塞:“这……我……”
“看着我,说实话。”
“是,切菜切的。”
“你帮我妈干活了?”
如景目不转睛地看俊杰。
俊杰被看得心直发虚。
“没帮上忙,添乱了。”
如景笑了:“呵,还知道拍丈母娘妈马屁了。这又什么不好说的?别别扭扭的,好像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一样。还痛吗?”
“不痛了。”
“痛就说,去看医生,别发炎了。走吧,回家。”
如景挽着俊杰向家走去。
如景温情地问:“在家想我了吗?”
俊杰答非所问,他抬头看着天:“月亮出来了。”
如景推了推俊杰:“我问你话哩!”
俊杰装着没听到:“什么?”
“我问你一天没看到我想没想我?”
“咳,这还用问吗?”
“直接回答我不行吗?”
“你知道的。”
“我就当你不想呗,不想拉倒!”
如景松开俊杰独自快步走去……
清晨,婉琳和往常一样早早地起了床,洗漱之后拎起菜篮去了菜园。这个善良美丽的女人万万也想不到,一场感情的风暴正悄悄一步步向她袭来。
菜园里青的是辣椒,红的是番茄,紫的是茄子,还有长长的像面条一样的豇豆。婉琳穿梭在它们之间采摘着。而在她的身后,俊杰却悄然无息地一直跟着,静静地看窥视着她丰韵的身影和麻利娴熟的动作,心中涌动着越来越强烈的激情,陈俊杰终于无法自持,猛扑上前一把搂住了婉琳。开始婉琳还以为是如景在捉弄她撒娇:“你这孩子,大清早撒什么娇啊?”可是当她感觉不对回头见是俊杰时婉琳惊慌失色:“俊杰!你这是干什么?”
俊杰紧紧搂着她:“我控制不住自已!当我第一眼看到您,我就爱上你了!
“你疯了?”
“我没疯,我是真心的!
婉琳抡起手给了俊杰重重的一巴掌:“你在胡说什么?放开我!
俊杰没有放手,任凭婉琳如何挣扎也没能逃脱他的怀抱。
如景正在自己的房间里,她还在气俊杰昨晚对她的冷漠。也许是女人的第六感觉,她隐隐感觉到了俊杰在有意疏远她,她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外面菜园里妈妈的声打破了她的沉思,她拉开窗帘,正看见俊杰搂着妈。如景冲出了屋子:“俊杰!你在做什么?!
俊杰这才松开了手,如景转身跑开了,俊杰追了上去:“如景!你站住!
如景一口气跑到了河边。回过身冲着追上来的俊杰吼道:“我真的她不敢相信我的眼睛
!你怎么会这样?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如景,你冷静一下,我们可以好好谈谈。”
“好哇!你谈啊,我听着!”
“事到如今我只有说实话了。如景,从我一见到你妈妈那一刻起我就被她的气质和成熟深深地吸引住了,我想我可能是……”
“说下去啊!”
“我爱上你妈妈了!”
如景气得全身抖动“你……混蛋!”
“我知道你无法接受,可我自己也无法左右我自己。”
“你真恶心!”
吃晚饭的时候,三个人谁也没有说话,空气仿佛一下子凝固了,压得让人喘不气来。俊杰只是垂头吃饭,如景不时地用一种难以言表的目光扫视着他。饭后,俊杰便进了自己的房间不再出来。厨房里婉琳在洗涮碗筷,如景走了进来站在妈妈的身边默默不语。婉琳看了看她:“你们吵架了?”
“您说呢?”
“别怪他,他只是一时冲动。这孩子也不知道是那根筋搭错了。”
“不!他不是冲动,他很冷静清醒。他说他一见到你就被你成熟的美所深深地吸引住了,他爱上你了。”
婉琳洗碗的手停住了:“你胡说什么?”
如景苦涩地一笑:“我没有胡说,这是他亲口告诉我的。”
“这怎么可能,啊?”
“有什么不能的?你和我站在一起不清楚的人谁知道你是我妈呀?我真后悔把他带回家。”
“你不是在怪妈妈吧?”
“我怪我自己!你说这些天他魂不守舍,对我冷淡,变了一人似的,原来是……”
“如景!不要再说了,明天你就带他离开这里!”
“带走了人可带不他的心。”
“那你想让妈怎么做?”
“妈,你什么也不用做,这和你没关系,随其自然吧。”
这一夜三个人都展转翻侧难以入眠。如景隐约已预感到她将失去俊杰,可是她不甘心,更不敢相信她所付出了几年的感情,一直深爱着的俊杰会移情别恋地离开她。她默默告诉自己决不放手,尽管这个女人是她的妈妈,但爱是不可谦让的,更是自私的。
俊杰更是心潮起伏,他爱如景,她年轻漂亮,与她有着几年的深厚感情,可当他见到婉琳之后曾经对如景说过的永远不变心,永远不离开她的承诺开始摇晃不定了,他明白这样不好,这是一份不被任何人看好的情感,可是他无法控制住自己不去想婉琳,这个实纪年龄并不年轻的女人已经闯入了他心扉。他必须拥有她才能幸福!
婉琳的脸颊一直在发烧,作为如景的妈妈她不知道该如何来面对女儿那痛苦而又无助的目光,更无法来面对俊杰,从心里来说,她既希望这件事不要发生,又渴望一份真情,渴望在一个爱她的男人心里有一席之地。因为从她的心底里涌动着那一股对爱的期待,她之所以至今没有再婚都是为了如景,她不愿如景受到委屈,在幼小的心灵上留下伤痕。可现在如景长大了,她也该为自己尚未完全失去的青春而想一想了,她是一个女人,需要男人,需要爱的滋润。
河水边那棵高大的垂柳下婉琳正在弯腰洗衣,俊杰走了来,上了跳板:“我可以和您说说话吗?”
婉琳一边洗着衣服一边说:“如景呢?”
“还没有起床哩。”
“你应该陪在她的身边。”
“她一直不肯原谅我。”
“俊杰,听我的话,回屋陪她吧,她会原谅你的。”
“您能听我说几句吗?”
“不要说了,回屋吧。”
“我……想说。”
“有些话是不能说出口的,你要清楚,我是如景的妈妈。”
“我想过,可是爱是没有什么界线的。”
婉琳回头凝视俊杰:“你说什么?”
“爱是没有年龄界线的。”
“那还有伦理吗?”
“我们之间没有血缘关系,所以不存在伦理可言。”
“那如景算什么?”
“前女友。”
“你这样说就是说不爱如景了?”
“不,我很爱她。”
“你既然爱她为什么要这样?”
“也许我与她的爱只能是人生中的一段路程吧。”
“你怎么可以这样?说不爱就不爱……”
新期开学了。而讲台上的婉琳却总是走神,心情是复杂烦乱的很,竟然把王维的诗《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说成是杜甫的诗了。终于到了放学的时候,她走出教室,只见俊杰在院门外等着,她的脸阴沉着从他的身边擦过说:“还不走。”
俊杰跟着婉琳离开学校,走了好长一段路,婉琳说:“你跑来了,如景呢?”
“她在家。”
“你们还没有和好吗?”
“她不理我,我知道是我的错。”
“既知错了,就要改。你以后不要再来学校找我可以吗?”
“为什么?”
“还要问为什么吗?这是学校!”
“好吧,以后我不会来学校找你,但我不会放弃的!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犟呢?这是不可能的你懂不懂?”
“我不懂!我只知道我要和我爱的女人在一起,不管她有多大年龄!”
“那如景呢?她不是你爱的女人吗?”
“我知道你要拿这个来堵我,不过我告诉你,我和如景已经不再可能了,她不会原谅我,我也没打算让她原谅。”
“她会原谅你。”
“这对我并不重要了。
婉琳摇头叹了一口气:“你就是一个傻孩子……”
如景坐在卧室里两眼泪花蒙蒙,她好后悔把俊杰带回家,可是已经晚了,自己带回的苦果只有自己品尝。她怎么也想不到俊杰会爱上她的妈妈,这个世界简直是太可笑了,可笑得让她流泪。门响了,俊杰走进她的卧室,如景垂下头默然不语。俊杰在她的身边坐下,许久沉默之后,他说:“如景,我明天想回家了。”
如景抬起泪眼,泪珠顺着她的脸颊缓缓流下,她突然她搂住了俊杰:“俊杰,我们一起离开这里吧。”
“不!我回家几天,还会来的。”
“是为我还是为我妈?”
俊杰没有回答,对于这个他爱了几年的女孩他既不想骗她又不想此刻再让她心痛。面对如景的泪水,俊杰感到心酸和深深的内疚:“如景,我知道我对不住你,可是真的……”
如景猛地推开俊杰:“你不要再说了!你走!马上就走!”
陈俊杰走了。婉琳站在门外目送着俊杰的背影渐渐离去,她的双眼一下子模糊了,那渴望而不可及的爱让她的心情无法平静,在血管里涌动着那一份激情,这激情她很清楚是为俊杰而涌动的,然而她更明白这份激情的沉重,她与俊杰之间除了悬殊的年龄差距之外,更加难以跨跃的是,她是如景的妈妈,女儿的男朋友爱上了她的妈妈,这在中国这块被传统礼教思想封闭的土地上是无法让人接受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天下了雨,细细蒙蒙的雨霭更加让婉琳的视线模糊了。她沮丧地进了屋,倚靠在沙发里感到由史以来的凄凉和孤独。如景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她的眼睛红红的,显然是刚刚哭过。母女二人视目无语了许久。后最如景还是挨着妈妈旁坐下:“妈,这到底是怎么了?”
婉琳搂住了如景:“妈妈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你会怪妈妈吗?”
依在妈妈怀里的如景哭了:“妈妈,我爱他,我不能没有他……”
婉琳搂紧了如景:“我知道,知道。妈妈会让他回到你身边的。”
“妈,你爱他吗?”
“妈妈这个年龄还能说出爱吗?爱是属于你们年轻人的。”
“不,妈,我看得出来,俊杰对你是认真的。”
“认真是什么呀,他只是好奇感觉新鲜而已,过了这个新鲜段就会恢复正常了。”
“妈,那如果他非要和你在一起你会答应吗?”
“我和他在一起?你觉得可能吗?别瞎想了。你不是要去广播电台面试吗?”

TOP

很惊讶!
温馨提示:如何搜索自己发表的全部帖子?
1.进入任一版面,点击版头的【搜索】功能
2.在【用户名】处输入自己的昵称
3.选择【标题搜索】【全文搜索】
4.在【搜索范围内】点击【搜索所有开放的版块】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