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宾灌水 | 情感美文  | 长篇短篇   |    玄幻武侠    |    恐怖小说    |    古韵新吟    |    乡土风情    |    音画贴图    |    散文小筑    |    幽默故事   
  家园议事    |    城市边缘   |    情感倾诉    |   酷评杂论    |    家园书丛    |    楹联雅座    |    新诗天地    |    网文转帖    |    文评编写    |    征文赛区  
发新话题
打印

时过境迁(三)石磨爱情

时过境迁(三)石磨爱情

乡下有很多石磨,现在的人基本上都不知道石磨的用途了。石磨就丢弃在打麦场边、废弃的土墙根、磨盘放在院子里搁东西,鲜有人知石磨在爷爷那一代确是每家每户都离不开的东西。那个时候小孩子都比较磨人,总缠着大家讲故事听,以前天月和李聃也总是缠着大人讲故事,有一回李聃奶奶给天月和李聃讲了一段关于天月爷爷的故事,让两个人很是高兴了一阵。


故事就发生在天月家打麦场上的那个石磨,是一场关于石磨爱情的故事,故事的主人公就是天月的爷爷和奶奶。爷爷年轻的时候,,那时候家里还很穷,基本上吃了上顿没下顿,以前天月也听爷爷讲过曾经吃过日本战马里拉出的未消化过的玉米粒,把玉米粒在水里淘一下烧着吃。天月家靠山,属于太行山的支脉,听老人讲以前鬼子进过村里,因为山区地势复杂,老百姓都藏在一个很深的山洞里,鬼子在村里把一切能吃的都抢走了,把不能吃的打砸一片这才走掉。村民回到村里一点吃的都没有,那个时候爷爷才八九岁的样子,是个地地道道的孤儿,因为饿,看到马粪里有没有消化的玉米粒就捡起来,把他们洗干净在火上烧着吃,那个时候吃到玉米,算是很奢侈的一件事,就那样爷爷靠着挖野菜、捡东西、给富户家里打长工活了下来。


到了爷爷20岁的时候,家里光景还是很差,并没有多余的钱给爷爷娶媳妇。那个时候爷爷长成了一个帅气的大小伙,勤劳善良。那个时候还是靠天吃饭,双手在泥土地里挖掘着一日的吃食。每到收麦子的时节,都要把石磙从石磨上取下来碾压麦子,这样麦仁才能从壳子里剥落。到了那一年收麦的季节,因为经常下雨,每家每户的麦子都摞在家里高高的一层,因为没有太阳,一直没办法打麦子。那年夏天总算有几天大晴天,很适合打麦子,因为村里只有这唯一的一台石磙,忙不过来,爷爷不知听谁说村后大土沟里有一个石磙,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就在那里了,是个没主的货儿。爷爷就找了几个小伙子打算把那个石磙扛回村里,因为石磙是圆的,扛起来总是左右晃荡,一会儿就掉了下来,其他几个人就退缩了,怕石磙砸了自己的脚,爷爷知道了很生气,最后爷爷一个人生生把石磙给扛回了村里,就因为这件事爷爷还给自己落下了永久的病根,肠子有时会隐隐作痛。那个时候的爷爷,就是凭着一副死拼的劲头,才把这个家撑起。


邻居家王老奶奶是爷爷的远房表姐,她有一个本家的表妹到了待嫁的年龄,因为父母是地主家里成分不好,土地革命时家里的田舍多被分给了穷人,只剩下两间屋和一亩多地,因为家里成分不好,奶奶到了20岁时仍然没有嫁出去。在农村女孩子到了十八九岁就嫁人了,那时候因为天灾人祸比较多,医疗水平也没有现在发达,人得平均寿命也没有现在长,所以早早结婚早早生子。我从小就没见过奶奶,只见过一张奶奶的老照片,奶奶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端坐在桌子旁,透着端庄贤惠的气质。那张照片已经发黄,应该有一些年代了,很小的时候妈妈指着照片告诉我那是奶奶,我也只是机械式地认为那是我奶奶,毕竟没有一起生活过,只是在概念里有一个奶奶而已。王奶奶告诉我们,奶奶年轻的时候很是漂亮,皮肤白皙身材颀长,一双眼睛水汪汪地,要不是因为家里成分不好,也总不至于到了20岁还没嫁出去。因为奶奶是家里的独女,父母把她视作掌上明珠,从小给她请了先生教她,所以奶奶虽然是女孩子却比很多农村的人都识字,也很识大体。奶奶的父母虽然是富甲一方的地主,却不仗势欺人,没有欺压过给家里干活的长工短工,到了初一十五家门口摆上几口大锅,给附近的穷人或要饭的施粥。
据李奶奶讲,爷爷和奶奶结婚前,奶奶虽然还不认识爷爷,却早都听说过爷爷的大名了,早就听说过爷爷一个人扛石磙的经历,那时的她觉得爷爷是一个汉子。当李奶奶向她说爷爷这门亲事时,奶奶只是红着脸默许了,奶奶的父母觉得只要人品好、勤劳善良,对女婿也没有更多的要求。在一次李奶奶回娘家的时候悄悄把爷爷带了回去,让爷爷在远处看了看奶奶,爷爷对奶奶很是满意。爷爷见完奶奶没多久就结婚了,那时爷爷也拿不出什么像样的彩礼,只给奶奶和她父母扯了几身布料做衣服,再没有其他了。爷爷和奶奶结婚的当天,找了个驴车把奶奶和父母从娘家接过来,简单的办了一下仪式,请乡里乡亲吃了一顿大锅饭就完了。


结完婚爷爷和奶奶就过着简单的生活,爷爷主外,奶奶主内,每天爷爷干完农活回家时奶奶就把热腾腾地饭菜端到了爷爷面前,奶奶基本承包了家里拉磨、洗漱、做饭的活计,爷爷忙着庄稼收成,农忙时奶奶就到地里或打麦场给爷爷送饭,小日子清贫却也温馨。


石磨是爷爷奶奶的媒人,也是他们爱情和生活的见证人。在无数个夜,月光透过老榆树斑驳的身影,挥洒在石磨上,屋子里飘出爷爷奶奶欢乐的笑声或窃窃私语,岁月无声走过,在石磨上留下匆匆走过的痕迹,石磨发出的吱吱声,在时光中穿梭。

TOP

温馨提示:如何搜索自己发表的全部帖子?
1.进入任一版面,点击版头的【搜索】功能
2.在【用户名】处输入自己的昵称
3.选择【标题搜索】【全文搜索】
4.在【搜索范围内】点击【搜索所有开放的版块】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