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宾灌水 | 情感美文  | 长篇短篇   |    玄幻武侠    |    恐怖小说    |    古韵新吟    |    乡土风情    |    音画贴图    |    散文小筑    |    幽默故事   
  家园议事    |    城市边缘   |    情感倾诉    |   酷评杂论    |    家园书丛    |    楹联雅座    |    新诗天地    |    网文转帖    |    文评编写    |    征文赛区  
发新话题
打印

时过境迁(二)童年时光

时过境迁(二)童年时光

天月很快陷入了童年时光的无限遐想中,不知不觉夜已经很深了,天月轻声地叹息了一声,这一声叹息饱含千言外语,却无法用语言表达,和这样一个寂静地夜给人的感觉出奇的一致。天月迈着沉重的步伐向家走去,说是家,其实在天月心中,那不过是一个住宿的地方,永远都无法把它和家相提并论。回到家已是半夜12点多了,如果不是因为今天意外地碰到李聃,天月也不可能大晚上的一个人在公园逛这么久,这么晚才回家。天月给自己泡了一杯热热地茶,捧在手心里给自己取暖,虽然已是后半夜了,天月却没有一丝困意,她干脆跑到书房拿了一本《道德经》看,翻了几页一点心思都没有,如果搁在平常这本书可是天月的最爱。天月躺在软软地沙发上,给自己盖了一层厚厚地毯子,就那样又陷入了对往事的遐想。


乡下的生活物资上虽贫乏,但精神层面却并不困乏,所以只能用贫而不能用穷来形容。耕作了一天之后的人们,顶着大太阳打完卖场的人们,与钢筋水泥打了一天交道的人们,总会不由自主地汇聚到大槐树边上聊天,男人们抽着旱烟,女人们聊着家长里短,也算是一天劳累的片刻休闲。如果哪家生了孩子或者有红白事,总会请播电影的或者响器班到家里热闹一番,十里八村的人们都会过来,有的骑着摩托车,有的开着拉石头的三轮车,有的步行,男女老少都有,甚是热闹。天月最喜欢的就是看电影,那个时候很多家里都还没有电视机,看电影更一件很奢侈的事情,所以天月几乎是每场电影都不落下。


那个时候天月才刚上初中,如果是在城里,初中的生活几乎是每天都被写不完的作业给占据,更别想还有空余时间来看电影。乡下的生活就很简单,初中生还不知道学业的艰辛,父母忙着挣钱养家更没有多余的时间来管着孩子上学读书,所以初中生活还是比较轻松。那个时候,天月和李聃是同班同学,上下学都一起,那个时候的他们还很单纯,单纯地根本没往男女朋友方面想。初中生正是情窦初开的年龄,很快学校就流传天月和李聃在谈恋爱的闲话,天月和李聃都不在意,别人爱说说去,反正自己知道自己的清白就可以了。


那时候村里或者邻村播放电影,只要不是特别远的,天月和李聃总不会落下,因为天月很喜欢看电影。那个时候的电影,几乎都是解放军打鬼子的片子,天月还清楚地记得看过《地道战》、《抗日游击队》这些电影。那时候看电影,天月觉得女演员即使穿着军装都能那么好看,小小的心灵就已经有了对美的追求。每次看电影,李聃总会买一包瓜子装在口袋里,看电影的时候拿给天月吃。那时候他们很少有零花钱,家里有亲戚或者朋友的时候父母为了支开孩子才会给几毛钱让他们出去买东西吃,李聃都舍不得花这些钱,每次都是攒了好久最终也是给天月买了东西吃。在天月小时候的记忆中,一直把李聃当哥哥看,只要有李聃在,自己就很有安全感。


天月记得有一次他们到邻村看电影,看完电影回家的途中,经过一片漆黑的杨树林,天月以前经常听母亲讲关于杨树林的鬼怪故事。说是“有一个妇女,丈夫老早就去世了,只剩下女人和三个孩子,因为常年累月的辛劳,女人老早就满头白发。有一天女人到邻村看电影,回家的途中经过这一片杨树林,她刚走到这片杨树林就听到唢呐的声音响个不停,她很好奇,觉得这个地方是不是也有一场响器班在演唱,就往林子深处走去,早起鸡鸣的时候孩子看母亲还没回家,就去敲邻居的门,邻居觉得不对劲,把村里的男劳力都叫上去杨树林里找,当他们到那时,看到女人躺在一个石头上,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伤,但是女人却没有气了,从此这里经常闹鬼,一个白发女鬼。”天月想到这些,心里一阵发怵,身体打了个颤。李聃感觉到天月在害怕,不由自主地抓住了天月的手,天月感受着手心里的温暖不再害怕,天月心里有一种暖融融的感觉,这种感觉是她以前从没有过的。


回到家里,母亲问她今天怎么这么晚回来,天月嘟哝了一声到邻村看电影去了,就径直向自己房间走去,母亲看时间也不早了,也就没有再说什么,说了声“要早点休息,明天还要早起上课”就让天月睡觉去了。天月回到自己房间,怎么也睡不着,想到今天李聃牵着自己的手,脸不由自主地红了。天月看着被李聃牵过的手,甚至还能感觉到一丝温暖,想到李聃,天月心里荡过幸福的微笑,伴着那个微笑,天月一觉睡到了大天亮。


昨晚回到家里,李聃的心中还似有一团火苗样扑腾扑腾,李聃在脑海里想过无数次牵着天月手的感觉,每次都是到了关键时刻退缩了,李聃还弄不清楚在天月心中他到底是哥哥还是恋人的成分更多一点,他怕因为自己的鲁莽给天月造成伤害,所以一直没敢轻举妄动,昨天晚上是个大好机会,况且李聃看着天月害怕的样子不容自己想就那样做了,可能也是一种本能吧,保护天月的本能。


李聃想到和天月一起的很多事情,最让他难以忘怀的还是小时候一起玩耍的场景。那个时候每家每户都有打麦场,春天时打麦场边总是开了各色鲜艳的野花,女孩子们经常采各色鲜艳的花朵玩,男孩子就绕着打麦场追逐打架。李聃都记不起那时他们到底有多大,有一次李聃踩了五颜六色的野花扎成一束,送给了天月,找了一朵最漂亮的黄色花朵戴在了天月的头上,小孩子们都闹哄哄地说“新娘子来了,新娘子来了!”,李聃一看天月出奇地漂亮,乌亮的眼睛,红红地嘴唇,真的很像新娘子。那一刻李聃把自己当成了新郎子,从那以后李聃看天月就有一种特别的感觉,只是天月一直不知道。


这几天李聃路过天月家时,总会加快脚步,他怕突然遇到天月会感觉尴尬,见面了能说什么呐?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还是跟天月挑明,他很想知道天月到底怎么想的,又怕自己承受不了坏的结果。就这样很快七夕近在眼前,李聃决定七夕时一定要找个时间给天月挑明,

如果要开始,就一定在最美的时间开始,如果注定失败,自己也不会损失什么,李聃就这样在心里决定了。



[ 本帖最后由 花花 于 2015-10-7 16:38 编辑 ]

TOP

期待继续
温馨提示:如何搜索自己发表的全部帖子?
1.进入任一版面,点击版头的【搜索】功能
2.在【用户名】处输入自己的昵称
3.选择【标题搜索】【全文搜索】
4.在【搜索范围内】点击【搜索所有开放的版块】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