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宾灌水 | 情感美文  | 长篇短篇   |    玄幻武侠    |    恐怖小说    |    古韵新吟    |    乡土风情    |    音画贴图    |    散文小筑    |    幽默故事   
  家园议事    |    城市边缘   |    情感倾诉    |   酷评杂论    |    家园书丛    |    楹联雅座    |    新诗天地    |    网文转帖    |    文评编写    |    征文赛区  
发新话题
打印

我是你的上帝 三十七

我是你的上帝 三十七

他是直到很晚了才走进那个门栋的。
那个时候小区的院子里已经没有了什么行人,除了几只流浪猫流浪狗窜来窜去之外,到处都是安安静静的。那个时候的月光也很好,小区里显得静谧又矇胧。他很喜欢那静谧矇胧,觉得像诗,他觉得他在诗里。
也正是在矇胧的月光底下,我们发现走进门栋时的他居然穿的是女装。一条很是好看的,也正是当下很是流行的素花裾子,丝祙,高跟凉鞋。那裙子很是合体,束出了一个他那原本就很是纤细的腰,于是看上去,他便丰乳翘臀的,很美,很是好看了。并且,她还披散着头发,所以,你既便是仔仔细细地走过去看,也是没法把下午坐在长椅上的他和眼前的这个她当成是一个人的。他走得很有些婀娜,款款地,不急不慢,一副很有钱的、并且是很有教养、很高傲,很休闲的样子。
说实话,如果单纯的做为一个女人,除了他的个子略有些太高以外,别的,你还就真的挑剔不出什么来了。你看,那三围,是那么的标准。那长相,又是那样的标致。那穿着,又是那样的得体。
走进门栋之后,他并没有去乘坐电梯,因为他知道,那电梯里面是装有监控探头的,他可不愿意让人看到他,也更不能让人发现他。他是从楼梯走上去的,虽然那楼层有些高,但他走得很慢,而且还是走走停停的,不停地躲起来听听四周围的动静,所以倒也并没有觉出多少累来。
现在,他走到林柯丽家的门口了。他停止了脚步。虽然昨天他用望远镜监视了整整一个晚上,今天他又在楼下的门栋前坐了一个白天,是确信里边绝对没有人住的,但他还是很小心地把耳朵贴在那门上听了听。很好,里边没有任何的声音。可既便是这样了,他还是有些不放心,他又轻轻地将那门敲了敲,依旧没有任何地动静。这个时候他才掏出钥匙,快速地把门打开,一闪身进去了。随后,那门几乎是无声地关上了。
借着月光,他看着屋里的那些个摆设,矇矇胧胧的,似乎什么都没有改变,桌还是那桌,几还是那几,凳还是那凳,一切还都是那样地熟悉。他先是站在那里,他有些想哭,却又努力地克制住了。是啊,人已经不在了,已经死去了,那么哭又有什么用呢?即便是自己哭死,又能把谁哭活呢?
渐渐地,他有些适应了那屋里的黑暗,他这才发现房间里还有有些变化的,比如那些个花,有些已经枯萎了,枯萎到眼看着就要死去了。纯属是下意识地,他去了厨房,接了水出来,依次地浇在那些花盆里,他希望那些个花花草草能够继续地存活下来,活得继续茁壮,因为他知道她是很爱那些个花草的,她是肯定不想让它们死去的。接下来他本来还想去擦擦桌子的,因为那上边落满了灰尘,可再想想又算了,是啊是啊,还是那句话,人都不在了,要那么干净又还有什么意思呢。这样一想了,他就又有了万分的颓废,似乎刚才那花也是不该去浇的了。
最大的变化还是味道。是啊,他所熟悉的,并且是深深迷恋着的那种味道没有了,那可是林柯丽独有的味道,也曾经是这屋里独有的味道,是绝对举世无双的,让他怎么闻也都闻不够的,现在却被一种他说不上的怪怪的味道所取代了,臭不臭香不香的,不知道是什么味,这可真是让他痛苦,也真是让他没法面对。
他记起来了,她是死在浴室里的。
死在浴室里是他听小区里的人这么说的。小区里的人们还说,她是洗澡的时候被电打死的。他们还议论说她要是结了婚有个家就好了,不至于一个人在家出这样的事。但不管别人怎么说,也不管小区里的人们最近是怎样忙着检查更换自家的家用电器,这个说法他是不相信的,打死他都不信。哼哼!怎么可能呢,这也太离奇了吧。
现在他上了楼,来到了浴室。只是站着浴缸前时,他却再也忍受不住,无声地哭了……

TOP

貌似记得死者叫张*丽  怎么换了名字!
温馨提示:如何搜索自己发表的全部帖子?
1.进入任一版面,点击版头的【搜索】功能
2.在【用户名】处输入自己的昵称
3.选择【标题搜索】【全文搜索】
4.在【搜索范围内】点击【搜索所有开放的版块】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