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宾灌水 | 情感美文  | 长篇短篇   |    玄幻武侠    |    恐怖小说    |    古韵新吟    |    乡土风情    |    音画贴图    |    散文小筑    |    幽默故事   
  家园议事    |    城市边缘   |    情感倾诉    |   酷评杂论    |    家园书丛    |    楹联雅座    |    新诗天地    |    网文转帖    |    文评编写    |    征文赛区  
发新话题
打印

无题2

无题2

无题

    张邵已经在门前的石板上枯等了36年。

    37年前重阳,窗前菊开正盛,张邵与范式推杯换盏,共饮茱萸酒。

     张邵拿起酒杯,看着杯中漂浮的红茱萸,不禁叹了口气:“重阳佳节本是相逢之日,不想你我却在今日分别。”

    范式也看着自己杯中的茱萸,默默不语。

    “巨卿兄,此一别不知何日才能相见。”

    “元伯贤弟,愚兄自幼父母双亡,令堂即是我母,本欲与你共往拜访。一是碍于先前这场大病,致使资帛不足,二是家中妻儿受口腹之累,不得不归乡打理家事,只得与贤弟就此告别。待明年重阳,我必当登堂拜母,与贤弟饮酒叙旧。”范式说着,两人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张邵放下酒杯,把两杯酒斟满。随即说道:“兄长既出此言,两年后重阳,我一定杀鸡置酒以待。”

     两人共饮数杯,离开酒肆望大路而去。秋阳正烈,路边菊黄枫红,两人行至分别处,洒泪而别。

    36年前重阳,张邵早起,打扫厅堂,中堂设母亲座位,侧旁设范式座位,拾采菊花插于瓶中列于座上。继而宰杀肥鸡,挖出陈年浊酿,采茱萸置于酒坛内。一一准备停当,已是午后。

    张邵来到门前,坐在石板上。太阳像去年一样毒辣,张邵在滚烫的石板上一动不动地望着西方的来路。

    太阳渐渐西斜隐没在远山之下,张邵望着西方。月亮悄然越过枝梢,冰冷的月光洒在张邵身上。忽然狂风阵阵吹来,吹的树枝吱呀预断,菊瓣四散飞舞,又忽而退去。弟弟已经出来催促了几遍,张邵仍然望着西方……

    自那日起,张邵每天坐在石板上,岿然不动地望着西方。春绿秋黄,日月更迭,如是过了三纪,母亲早已阖然西去,弟弟也另起门户,只是每日早晚送些汤饭给张邵。张邵枯守在门前,黑发逐渐斑驳又逐渐苍白,面颊越发黝黑身形越发佝偻,曾经直视太阳的双眼渐渐缩进眼眶,但自始至终都凝视着西方,像一尊饱经沧桑的石像。

    明日又是重阳,张邵等到太阳落山便回屋歇息。张邵刚躺倒床上,窗外刮起一阵大风,一道亮光闪过,屋内澄亮如白昼。

    正在张邵惊奇之际,隐隐听见有人呼唤自己的名字。声音起先虚无缥缈,亮光褪去后逐渐清晰。

     张邵起身,瞬间楞住了。桌上的油灯不知被谁点亮,一桌酒菜摆在那里。张邵以为自己老眼昏花,揉了揉眼。待他再次睁开眼时,忽然看见一个人坐在桌前。

    “巨卿兄?”张邵还是有点惊愕,眼前这个人衣冠楚楚,面目确实是范式的模样,只是36年过去了,面前这个范式还是当年分别时的模样。

    桌前的那个人微笑着向张邵招手:“元伯弟,过来坐。”

    张邵嗫嗫嘘嘘凑到桌前,小心翼翼地坐下。

    “贤弟莫怪,我现在在你的梦里,其中缘由,我慢慢细说与你。”桌对面的人说。

    张邵这才镇定过来,盯着眼前这个不老的范式说:“此一别已是37年,为何兄长面目不曾改变?”说完深陷的双眼已经有点湿润。

    “自你我那日重阳分别,我便回乡打点生意。奈何妻儿体弱多病,愚兄岁日夜操劳仍入不敷出,于是每日奔波于商贾之间,忘却了与贤弟的重阳之约。等到重阳那一天,我才扼然想起此事。奈何与贤弟远隔千山万水,无法即刻到达。听闻古人在自戕后,魂魄可日行千里。我便自刎,想以魂魄前来赴约。我是新鬼,一路又过于情急,所经之处狂风大作,早已惊动地府。待我行至贤弟门前,已是三更时分,见你一人坐于门前,在方欲与你赴约,不想被判官拿住押赴地府。”范式说到此时情不自禁,窸窸窣窣的哭起来,声音哀哀怨怨,摄人心魂。

    “狱官说我不重兄弟之约,需受3000年鞭刑。我恳求度阴山与贤弟相见,阎王通情,判我加受10000年酷刑,才得以成行。幸而地上一日约地下一年,否则愚兄恐永世无法付贤弟之约,况洛阳救命之恩未报,九泉之下也无颜面与贤弟相见。”范式说完潸然泪下。

    “我本以为兄长被世俗拖累,重阳之行一直难以实现,这才日复一日守候在此,不想兄长已为我经受万年刑罚……”张邵说着,忽然狂风骤起。

    “元伯贤弟,时辰已到,明日……”范式话未说完就随风消失。

     张邵惊醒,枕头已经被泪水染湿大半,起身坐于床头,见屋内平静如常,桌上空无一物。时值五更,张邵穿戴好衣物,推门走到鸡圈前。圈里一只鸡一动不动蜷缩着,张邵走近它也不惊慌。“死一只养一只……死一只养一只……你已经是第六只了。”张邵把那只鸡轻轻抱在胸前,爱怜般地抚摸着它的羽毛。张邵颤颤巍巍地走到门前,把鸡放到石板上,挥手做着驱赶的动作,那只鸡仍一动不动,安然地蜷缩着。张邵回身拿起锄头来到院中,有气无力地挥动锄头。将近一个时辰后,张邵把酒坛从地下拉了上来。张邵揭起坛盖,用手指蘸了一下放在嘴里,皱着眉说:“巨卿兄,这酒埋了36年,我从未喝过这么香的酒啊!”接着张邵把厅堂打扫干净,像36年前一样陈设,中堂设母亲灵位,左右各一张空桌,菊瓶置于桌上。准备停当已是日影西斜,张邵一人坐在屋檐下,望着逐渐明亮的繁星以及攀升的明月,一杯接着一杯酒下肚。

     张邵把最后一滴酒倒入杯中,一饮而尽,走进屋内,和衣而卧。

TOP

求指教

各位批评指教

TOP

原来的故事结局是张也自刎辞世,追随好友而去。这样的演绎人情味重了。
辞亲别弟到山阳,千里迢迢客梦长。岂为友朋轻骨肉,只因信义迫中肠。
家园情感美文版QQ群号:1号群—129178631 (已满) 2号群—283416361    欢迎热爱文字的朋友们加入!

TOP

这样的忠义故事在今天都已成为神话。
家园情感美文版QQ群号:1号群—129178631 (已满) 2号群—283416361    欢迎热爱文字的朋友们加入!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