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宾灌水 | 情感美文  | 长篇短篇   |    玄幻武侠    |    恐怖小说    |    古韵新吟    |    乡土风情    |    音画贴图    |    散文小筑    |    幽默故事   
  家园议事    |    城市边缘   |    情感倾诉    |   酷评杂论    |    家园书丛    |    楹联雅座    |    新诗天地    |    网文转帖    |    文评编写    |    征文赛区  
发新话题
打印

李白一家流亡西域之谜

李白一家流亡西域之谜

李白,一个震烁古今的名字,同样也是一个充满许多疑团的人物。

  关于李白,无论在史学界还是文学界,对他的研究都要算汗牛充栋,许多成果都是令人称道,值得后人好好学习和发扬光大。不过,认真说来,很多内容依然争议很大,不光是他留下的1000首左右的诗篇,其生平经历也仍然令人费解,疑惑重重。

  最重要的一段争议恐怕就是他到底是否生在西域,如果是,为什么他这一家会来到西域。

  李白的出生和家族争议

  首先,李白的家乡基本可以认定是唐代绵州的昌隆,当时为剑南道,就是今天四川省江油市。但是,李白一家祖上并非属于巴蜀地区,而是来自陇西成纪,也就是汉代名将李广的同乡,今天基本认定属于甘肃省天水市秦安县。李白在一篇名作《赠张相镐二首》(卷十一)其二中介绍过自己家世:“本家陇西人,先为汉边将。功略盖天地,名飞青云上。苦战竟不侯,当年颇惆怅。世传崆峒勇,气激金风壮。英烈遗厥孙,百代神犹王。”曾属名门的李氏后裔为什么会来到蜀中绵州这样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

  其次,李白的出生,多数意见认为李白生于西域碎叶镇。最早似乎为郭沫若提出,但著名史学大家陈寅恪先生也早认为“李白生于西域”,“至中国后方改姓也”,“其人之本为西域胡人,绝无疑义矣”,虽然没有确指李白生在碎叶,但陈先生认为李白本是胡人出身,似乎比郭沫若走的更远,这一论断在学界引起过轩然大波,这一说法是以1935年发表在《清华学报》十卷一期上的《李太白氏族之疑问》引爆。

  碎叶,就是著名的安西四镇之一(今天吉尔吉斯斯坦托克马克),但是,唐朝不止一处,今天新疆焉耆和哈密曾经都有叫碎叶的地方。虽然李白生在西域八成是事实,但其实至今并没有明确证据李白是在碎叶出生(有关史料仅能证明李白父祖等确实生活在西域较长时间,以及后来返回蜀中)。反而,李白青少年时期一直成长在蜀中是确凿无疑的,到24岁左右,李白离开四川家乡浪迹四方,南下洞庭湖,前往会稽,隐居安陆等,直到天宝元年(742年),因道士吴筠的推荐,李白被召至长安供奉翰林。吴筠本是一位隐士,后在嵩山学习修道(从北魏寇谦之那会儿起,嵩山一直为北方天师道中心,尽管北魏孝文帝时少林寺已经在嵩山立足,但要到李世民登基以后,佛教才在嵩山崛起),为上清道掌教潘师正弟子,唐玄宗召入京,很受推崇。吴筠和李白关系亲密,当时李白的文章风采已经名动天下,后因不能见容于权贵,在京城仅待了三年就弃官而去(跟着吴筠也受到谗言,离开宫廷)。以后的漫长岁月里,他似乎只返回过四川故乡一次(也与修道有关)。

  李白的家族出身和生平经历其实有很大关系,可要弄清原委却很不容易。如果李白自己的话可信,这么讲似乎滑稽,但在唐朝,尤其文人的作品里,确实很多充满浮夸和虚饰的内容。历史上的陇西李氏都知道是名门望族,包括唐高祖李渊也号称来自这里,所以李白一家和李唐宗室自然要算出于一门。可事实上李渊的祖父李虎是在代北武川镇出生,也就是今天内蒙古自治区武川县。不光李虎一人,他们一家祖上好几代都是武川镇的武人,和陇西成纪其实没什么关系,好比一代奸雄曹操也自认为是出自汉代开国功臣曹参一门。

  宋代欧阳修、宋祁(需要注意:宋祁为今天湖北安陆人,而《新唐书》大部分内容正是他主撰糟,由于文笔出众,善于篡改史料文字,在历代史学界口碑很糟)、范镇等人所编《新唐书》记载,李白为兴圣皇帝(凉武昭王李暠)九世孙,与李唐诸王同宗,是唐太宗李世民的同辈族弟,这么一大段的“家谱”就很值得怀疑了。更加蹊跷的是,天宝元年,唐玄宗下诏让李暠后裔中的绛郡、姑蔵、敦煌、武阳四支编入宗正寺,算是认可他们为李唐皇室的金枝玉叶,偏偏李白一家没有通过审核,被排除在外。尤其令人费解的是,这时候李白因为名声远扬正被皇帝欣赏,恰恰在长安京师,为什么这么重要的历史性时刻反而会单单将他们一家例外?李白这一家真的是李唐同宗么?

  在攀龙附凤之外,李白在诗文里还经常提到自己为“布衣”,似乎又与身为豪放不羁的“谪仙人”相矛盾,这种话其实真真假假。不过,可以设想,在入京陪伴唐玄宗的时候,李白相对谨慎收敛,不敢轻易表露自己的真实家世,在唐玄宗这样的圣明君主前论资排辈。就好像编草鞋出身的刘备在汉献帝跟前认皇叔是属于小说情节,再说李白也不是刘备,而唐玄宗更不是那个可怜的汉献帝。所以,尽管李白素来高傲,也不敢造次。何况他的性格不容于朝廷官场,最后只能继续浪迹江湖。

  李白掩饰出身和参与永王“东巡”的矛盾

  以李白的家世来说,其实是十分关切李唐王朝命运的,他的内心不是不想做官,否则无法解释李白在安史之乱中会豪情万丈地参与永王李璘的勤王行动。

  李璘为唐玄宗的第十六子,自小随着兄长李亨长大,也就是后来的唐肃宗,按说兄弟之间感情很好。但不能忽视的是,安史之乱中的唐肃宗是擅自登位,唐玄宗相当于和当年高祖李渊一样被逼逊位,父子关系已经被严重破坏,最后唐玄宗凄凉的死去也几乎是一个谜团,疑点很多。而李璘先前是跟着唐玄宗逃亡蜀中,在路上正式接受唐玄宗任命为山南节度使,前往荆州江陵招兵买马勤王护驾,他可以统山南东路及岭南、黔中、江南西路四道节度使。不久,玄宗又再次下诏,任命李璘为江淮兵马都督、扬州节度大使。显然,玄宗对永王李璘寄予相当厚望,希望他能扼守江淮,出兵北上,剿灭叛军。而此时唐肃宗在北方灵武登位后,完全仰仗郭子仪和李光弼等人在中原抗击安史大军,他自己是孤家寡人,一切成败都还未定。而李璘身处江淮,行动十分迅速,很快就拥有一支强大的水军,形成一股势力。李白前往李璘的阵营,就是希望跟着李璘建功立业,捍卫李唐王朝,至于将来谁应该做皇帝,或许并没考虑太多,但当时他对永王是十分期望的,这一点毫无疑问。李璘选择顺江东下,前往扬州作为据点,这就是李白著名的《永王东巡歌》的“永王东巡”事件。这一行动被官方定性为“割据自立”,又和当年徐敬业、骆宾王等人联系到了一起,引来官军的围剿。然而,李璘当真有割据作乱的意图吗?

  据说李璘相貌丑陋,身体似乎有些缺陷,小时候颇受歧视,不过这些在他金枝玉叶的身份之下都不算什么“缺点”,最不幸的缺点是头脑也很简单。《旧唐书》《新唐书》《资治通鉴》等记载几乎一样,都称李璘有“窥江左之心”,也就是说想占据江南一带,成地方割据势力。这无疑是刚刚坐上龙椅的肃宗所不能容忍的。李璘大军进发江南原本是来自玄宗的授意,或许玄宗依赖李璘招募兵马,南下江淮原本就有要对付肃宗这个儿子的可能性。总之,头脑简单的李璘遵照玄宗的旨意前往扬州,吴郡(今苏州)太守兼江南东路采访使李希言即致信李璘,责问他为何擅自发兵东下。李璘行至当涂,见李希言在信中对自己直呼其名,甚为恼怒,随即兵分两路,前去攻打吴郡和广陵。李希言从吴郡赶至润州,闻讯后随即派遣大将元景曜和丹徒太守阎敬之前去抵御,爆发一场战斗,官军大败。这一冲突更加坐实李璘有拥兵作乱的嫌疑,后来招来更多大军围剿。最后李璘被杀,李白遭到流放夜郎的结局。

  肃宗之子代宗即位后,史书记载“棣王琰、永王璘并与昭雪”。棣王琰之死是冤案,永王璘既然与此并称,又云“昭雪”,则永王璘之死同样是冤案,已经明白无疑。那么,号称从小抚养李璘,感情深厚的肃宗李亨为何要向弟弟下此毒手呢?就是因为肃宗的皇位是趁安史之乱逼玄宗逊位而来,并非名正言顺,而率师北上平定安史之乱的李璘是玄宗亲自任命的,东往扬州然后北上出兵也是玄宗授意安排的,当时李璘招兵买马一呼百应,出兵行动也很迅速,假如让他北上成功,这天下还能再留给肃宗吗,显然令孤家寡人的肃宗很是担心。而肃宗出于保全皇位、戒备玄宗的阴暗心理,很自然会诬陷李璘大军为叛逆,进行剿灭。如果李璘果系叛乱,满腔热忱的李白怎会追随在他左右?《永王东巡歌》中的“永王正月东出师,天子遥分龙虎旗”“南风一扫胡尘静,西入长安到日边”等语,显然是堂堂正正,意气风发,慷慨激昂的“正能量”啊!

  照说李白性格和杜甫很不一样,他在诗文中更多时候都流露旷达、超然的精神,但其实李白也是典型的“精神分裂”。他所谓“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的说法完全是一种伪装,李白并没忘却自己的身份,他同样关心朝廷和天下苍生。甚至李白很多诗文都是献给“权贵”的,巴结的人实在不算少。李白将自己装扮成世外高人的模样,看起来和朝廷没有多少关联,这一点和孟浩然似乎是一样的,还是想以“终南捷径”获得朝廷器重。这在唐朝也是一种风气,还成为一种“求官”方式,如李白正是通过道士吴筠的推荐来到天子身边。

  都知道李唐王朝和道教的关系非比寻常,为此,李家甚至攀上老子李耳的关系。著名的道士如司马承祯、孙思邈、叶法善、张果老都是获得皇室欣赏和敬重的人物,甚至唐玄宗还曾向仙师罗公远学习隐身术。后来唐玄宗逃亡蜀中,罗公远护送他前往成都后飘然而去,据说他活到一百四十岁,唐代宗乾元初才离世。唐玄宗在位时其实是唐朝压制佛教,推崇道教的一个巅峰(不过一般人只看重唐武宗灭佛)。唐玄宗的两个亲妹妹玉真公主、金仙公主都身为女道士,她们周围也有许多有才华的名人学士。就连唐玄宗宠爱的杨玉环也一度当过女道士,甚至“口蜜腹剑”的奸臣李林甫的女儿也多为道士,其中一个李腾空与李白还颇有暧昧之情,后来她就前往李白多次描写过的庐山修炼。唐朝的女道士之盛已经单独成为一个研究课题。

  通过李白投奔长安和参与李璘勤王,确实看得出他可能就是出于李唐宗室,但为何他身处朝廷的时候又要刻意掩饰,甚至以炒作名声和采取“终南捷径”的方式谋得出路?早年有一说法,李白祖辈可能是李建成或李元吉后裔,因为“玄武门之变”被灭族而逃亡西域。这种说法过于猎奇,很不可信。因为事实表明,李世民屠杀李建成和李元吉两兄弟满门相当心狠手辣,连仅有三五岁的幼子都斩草除根,李白一家不可能是他们的后代。如果要牵扯到隋唐易代的时候,那么隋朝末年曾大量流传“李氏当为天子”的谣言,隋炀帝当时嫉恨姓李的,导致许多姓李的逃亡,隐姓埋名,这一解释或许都要比李白一家因李建成、李元吉的缘故流亡西域要合理。但这一说法也仅仅是推测而已。

  江油市李白纪念馆

  李白一家为何要住在四川江油?

  严格来说,比李白更加神秘的是他的父亲。据《旧唐书》记载,李白之父李客为任城尉,此外再无任何信息。“隐姓埋名”,这个李客做得很是彻底。

  一千多年来,很多学者都根据和李白有关系的亲友描述来猜测李白和父辈的经历。例如他的族叔李阳冰在《草堂集序》中介绍李白的身世:“李白,字太白,陇西成纪人,凉武昭王暠九世孙。蝉联硅组,世为显著。中叶非罪,谪居彖支,易姓与名。然自穷蝉至舜五世不大曜,亦可叹焉。神龙之始,逃归于蜀。”

  还有范传正《唐左拾遗翰林学士李公新墓碑》说:“公名白,字太白,其先陇西成纪人。绝嗣之家,难求谱牒。公之孙女搜于箱筐中,得公之亡子伯禽手疏十数行。纸坏字缺,不能详备。约而计之。凉武昭王九代孙也。隋末多难,一房被窜于碎叶,流离散落,隐易姓名。故自国朝以来,漏于属籍。神龙初潜还广汉,因侨为郡人。父客,以逋其邑,遂以客为名。高卧云林,不求禄仕。”

  这个范传正也与李白的关系非比寻常。他的父亲是李白生前的好友范伦。范传正字西老,其父曾任户部员外郎。他是进士出身,“又以博学宏辞及书判皆登甲科,授集贤殿校书郎、渭南尉,拜监察,殿中侍御史。”范传正曾为李白迁坟,所以撰写新墓碑,在他任歙州刺史时。最重要的是,他在褐衣时曾游历西边,是亲自考察过西域的旅行家,并著有《西陲要略》三卷,后来失传。

  正是根据这些亲友所记录,今天可以基本相信李白一家放逐西域是事实,可因为什么缘故却还不清不楚。范传正揭示是因为隋朝末年天下大乱,家族流离失所到了西域碎叶,然后隐姓埋名。而李阳冰说的更加隐晦,“中叶非罪,谪居彖支,易姓与名。”他们都提到两个重要细节:“隐姓埋名”和“神龙”年间返回西蜀。如前面所说,隋朝末年可以认为是姓李的比较倒霉,犯了朝廷忌讳,遭遇牵连,因此李白一家逃亡西域。而另一个说法关系到神龙年间回到蜀中,就比较麻烦了。所谓李家后人为什么要平白无故前往没什么关系的蜀中居住?

  事实上,蜀中绵州昌隆和李家很可能有非同寻常的关系,这里的的确确是李氏真正的家乡,而且还是李唐王朝的祖陵所在。该地名为昌隆,已经表明非同一般,这个李唐祖陵正是唐高祖李渊的祖父李虎安葬在此,唐朝建立的武德元年(618年)被追认为太祖。

  李虎为西魏重臣,号称八柱国之一。据《唐会要》所载,他的陵墓为永康陵,应该位于今天陕西省三原县,今天这里还有这么一陵墓。不过,关于李虎下葬并没有确凿证据,三原县永康陵应该是唐朝建立以后才有的,而李虎死的时候连隋朝都还没有建立,甚至南北朝时期的重要史书如《魏书》、《周书》、《北史》等均未为李虎立传,其生平事迹也有不少疑点,他的主要事迹其实仅散见于新旧《唐书·高祖本纪》、《新唐书》卷七十的《宗室世系表》及《册府元龟》卷一《帝王部·帝系门》等书,其中以《册府元龟》所载最详细,可偏偏没有涉及李虎葬在哪里。所以,后来如甘肃清水也传出有李虎陵墓,甘肃陇南成县也有所谓安葬李虎的太祖山。因为李家提到祖上都说来自陇西,但实际上如清水下葬的和李唐先祖的李虎并非同一个人。

  从安葬习俗来说,汉末到唐初几百年习惯为封土,并不依山起陵,所以从曹操到隋炀帝,一直以来都很难找到真正的墓葬,李虎的陵墓很可能也有这种情况。而且唐人并不习惯迁葬,即便永康陵后来是属于李虎的陵墓,但不一定就安葬在那里。

  李虎究竟安葬在哪里其实已经成了一个谜团,而蜀中绵州也是其中一种说法。据《资治通鉴》之《唐纪》中胡三省注表明,李虎死后葬于龙州江油县西一里的牛心山;同时指出李虎又名李龙迁。胡三省虽然仅仅为通鉴作注释,但实际堪为一代史学大家,其一大贡献就在补充遗漏,而且他擅长地理注释,他的求真求实的学术品格,历来评价都相当高,所以,他对李虎下葬地的揭示是非常值得重视的。另外,据《元和郡县图志》与《读史方舆纪要》载,李虎与李弼等八人“佐周伐魏”之后即入蜀占据龙州,并“臣梁”于僭主萧纪。李虎身为西魏太尉,位高权重,其“佐周伐魏”属叛逆行为,他改名李龙迁的原因多半为此。而举一郡地盘以臣僭主萧纪,当然更不光彩,所以唐朝的史书没有他“臣梁”之事。

  李虎真正的安葬地就是蜀中绵州,作为西魏北周一代重臣的人物,自然子孙众多。因此,李白祖上就有生活在江油的,所以,后来李客才会在神龙年间返回蜀中,重新认归李氏。

  而且,这并非单独的孤证。唐末五代在蜀中多年的杜光庭编撰的《道教灵异记》载:“梁武陵王纪理益州,使李龙迁筑城於牛心山。龙迁既没,即葬於山侧,乡里为立祠。武德中,改为观。武氏革命,凿断山脉。明皇幸蜀,有老人苏坦奏曰:牛心山国之祖墓,今日蒙尘之祸,乃则天掘凿所致。明皇即命修填如旧。明年,诛禄山,复宫阙。”杜光庭本就是一个著名的道士,在青城山修道多年,同时也是一个才华横溢的名士,所写的传奇小说《虬髯客传》流传千古,深受后人喜爱。杜光庭虽然有为道教抬高地位的嫌疑,但毕竟也是一个学识渊博的人,搜罗典故传闻还是有一定的依据。他提到江油城最早就是李虎所修筑,死后也就下葬于此,当地是李氏家族近祖的祖籍所在,名为昌隆显然寓意唐朝的根基兴旺正是在此。

  再从另外角度来说,为何安史之乱爆发后,唐玄宗李隆基要逃奔蜀中?不光因为四川地势险要,同样还因为这里是李唐王朝极其重要的祖陵所在,当地李氏后裔比较众多,后来唐朝更将成都升级为南京,与西京长安、东京洛阳基本并列,显然是蜀中与李唐皇室尚有这样一段极为隐秘的关联。李白一家要返回蜀中绵州认祖归宗,定居在此,自然就在情理之中了。

  李白一家流亡西域的真正原因

  李白一家与李唐王朝确实有血脉关联的话,那么,他们当初流亡西域可能还存在其他的原因。

  孙楷第先生很早就认为李白的近祖其实是在武则天大杀李唐宗室时逃往西域的,甚至是“坐杨(徐敬业)、豫(李负)、博(李冲)党得罪。以扬豫博在神龙初犹不赦,故曰父潜还广汉,不敢露真姓名”。而李从军先生则说:“李白的祖父盖为永昌元年谋迎中宗的十二人之一,事改被杀。李白的父亲其时尚幼,被流巂州,后逃往西域,为逃避追捕而隐易姓名。神龙元年,中宗复位,李白的父亲携家返回中国,因罪仍未被赦,潜还绵州昌隆,藏身埋名。”

  李白的祖父是谁根本无从知道了,就连他的父亲李客都非常神秘。很多研究者都认为李客并不是李白父亲的本名,否则也就没有“隐姓埋名”一说了。而且《旧唐书》所记载李客担任任城尉也是不可靠的,因为前面大半生他一直在西域,神龙年间大赦以后返回蜀中,也没有什么任职经历。

  神龙,是唐朝一个特别而重要的年代,宰相张柬之等逼迫已经八十岁的女皇武则天退位,拥戴中宗李旦复位,恢复李唐王朝。正是这一年的正月宣布大赦,中宗得位一年之中又曾经八次颁布大赦、特赦令,最后,除发动扬州之变的徐敬业一人之外,所有被诬陷致死、连累配没以及除名削爵者皆予以平反昭雪、放还、叙官。李白随着父亲李客从西域返回,正是出于这样一个翻天覆地的大背景。

  虽然从这样一个结果推断原因还有些证据不足,但显然也是一个很大的可能性。至少比隋末大乱和牵扯李建成、李元吉而逃亡西域要靠谱一些。

  因为李白生于西域的可能性很大,很多研究者沿着陈寅恪先生的大胆论断,还堂而皇之认为李白和李客都可能是西域胡人,如已故唐诗研究名家陈贻焮先生认为,“李白总是以汉人自居。”并说,“从各方面考察,这种认为李白父亲是胡人的说法都无法成立。仅从外貌上说,李白是贺知章目中的仙人,唐明皇想像中的绮皓,当是汉人的形象。”

  而李白的诗歌中的塞外元素和唐朝当时的文化包容有很大关系,正如李唐祖上确实有胡人血缘,而唐朝宗室都很崇尚塞外的感觉,所以导致社会风气“胡化”,许多文人都追求和渴望到塞外建功立业,边塞诗繁荣等等都与这一背景都关。所以,其实不能因为这种文风和李白生于塞外就推断他和祖上一定是胡人。
心藏百忧,眉锁万种情愁。皎皎月心,洒洒自我。静静的夜,仰望苍穹,满天的星斗,总带给我无数的遐思,一切黯然神伤仿佛都走远。愿如水月光能捎去我浓浓的思念,与大家同行真好!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