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宾灌水 | 情感美文  | 长篇短篇   |    玄幻武侠    |    恐怖小说    |    古韵新吟    |    乡土风情    |    音画贴图    |    散文小筑    |    幽默故事   
  家园议事    |    城市边缘   |    情感倾诉    |   酷评杂论    |    家园书丛    |    楹联雅座    |    新诗天地    |    网文转帖    |    文评编写    |    征文赛区  
发新话题
打印

怀望春联

怀望春联

怀望春联

    岁月荏苒,转眼在北京就要过第七个年了,北京不似老家,过年极少有贴春联的,不要说高楼小区,即使平房胡同也没有,只是在每条小胡同口,每个楼梯口和商铺的门前插上国旗代替了,国旗不只在春节,在国庆节和元旦等节日还有赶上国家召开什么会议的时候也都插。每条十来户人家的胡同口都设一个插旗杆的孔,每条胡同都有一个专门经管这面旗子的人。节时插几天,过节后收起。相比之下,还是在老家贴春联更能增添节日气氛。回想昔时,春联可是备年的一个主要项目,先是买大红纸,然后按家中有几扇门再折成竖联和横批剪开,然后搜肠刮肚的遣词造句,凭着书法的好与赖,尽力往好了写,把一年的希望,祝福,和感动尽可能的与春联共鸣。如果自己实在没条件写的,当然也可以求村中有学问的人写。在东北高寒地区,大年三十贴春联则是比较艰难的事情,是南方人感受不到的,先得用笤帚把各个门上上了一宿的薄霜扫掉,然后回屋取来刚打好的热气腾腾的浆糊,先奔大门,快步跑到大门前,因为农村院子大,房门离院门比较远,慢了浆糊就凉了,对联是贴不上的。然后拿着一侧联比好在门框上贴的位置,一手把刚蘸热浆糊的刷子立马在最上方戳一下,一手随即借用手心的温度把联摁住,刷子从联下门框上一寸一寸的往下拉,外边的手紧跟着一寸一寸的往下顺,木头门框还好一点儿,如果是铁的或是转的门框,距离稍一刷大了摁联的手没跟上,浆糊马上就冻了,就如刷在冰上一个样子,对联是贴不住的,就这样贴了上联贴下联,贴了横批贴挂钱儿,然后在贴福字或是门神,贴完大门贴二门,再贴房门和仓门,终于把外边的几副都贴好了,手也被染成了红色,冻的不好使了,赶紧回屋洗手和暖手,缓一缓冻硬了的刷子,然后再贴屋里各门的。 贴完外边再贴屋里的,简直是小菜一碟了。
     
    贴毕出门品一品,品罢自家品邻家,尤其初二开始走亲戚串门,沿路品对联儿,更是别有一番情趣儿。看颜色,家家门上的春联如在茫茫雪地冰天之中绽放的奇葩,给人以充实和热情,美满和希望。看内容,有古诗句更有出自每个人肺腑的期望和真情。看书法,有持成老道也有初学咋练,真是一步一换景,一门一风格。但把嗅到的不一样的芬芳融入一起,又何尝不是天地和人文交织的春色满园百花争艳呢。

    曾几何时,对联走进了印刷厂,成批量的生产,除了极少数固守翰墨的人依然不改初衷,太多的人都徒省事了,都懒于写了,都买几副应付了事了。一家一家,一年一年,总也换不出那变化不多的几种样式,字迹虽然好看,但内容着实显得太单调了。无须再家家品了,无须再年年看了,心中早知,变化不大......

      贴春联是中华民族自古沿袭的年俗传统,它的意义不仅仅是贴,更是写,更是品。只有写才能融入真情,只有贴才能体会其中的乐趣,只有品才能感受生活的丰富多彩。 我迷恋那未经变味的遗传文化。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我只写新韵  也欣赏古韵

TOP

真是岁月荏苒,变幻沧桑,也许一切的变化都 是必然的,但是好是坏,就难以定论了。。。
问好楼主。。

TOP

引用:
原帖由 刘新初 于 2015-2-23 21:51 发表
真是岁月荏苒,变幻沧桑,也许一切的变化都 是必然的,但是好是坏,就难以定论了。。。
问好楼主。。
谢谢提读 新春问好
我只写新韵  也欣赏古韵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