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宾灌水 | 情感美文  | 长篇短篇   |    玄幻武侠    |    恐怖小说    |    古韵新吟    |    乡土风情    |    音画贴图    |    散文小筑    |    幽默故事   
  家园议事    |    城市边缘   |    情感倾诉    |   酷评杂论    |    家园书丛    |    楹联雅座    |    新诗天地    |    网文转帖    |    文评编写    |    征文赛区  
发新话题
打印

异与同——贺《戛云亭诗词》第五期出版

异与同——贺《戛云亭诗词》第五期出版

异与同——贺《戛云亭诗词》第五期出版

——《戛云亭诗词》第五期编后语



(戛云亭诗词第五期迎着党的生日惊艳亮相,给党93岁诞辰献上了一份厚礼。本期共80 页码,刊出269人次的稿件,外地作者47人;共收到稿件近2000件,优中选优用了653件;作者涉及北京、广东、江苏、湖南、贵州、陕西、新疆、河南、山东、安徽、浙江、重庆、四川、成都14个省市。5期《戛云亭诗词》的作者覆盖了除台港澳外的近30个省市区,影响遍及全国,颇受好评。
异与同”是本期编后语,现附后请朋友们欣赏

异与同,一件事物的两个方面。

“塞下秋来风景异,衡阳雁去无留意。”是范仲淹的经典名句。一个“异”字写尽了塞北江南的不同景致,千百年来使读者余味无穷。

“死后原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是陆游在《示儿》中留下的悲壮名言。一个“同”字写出了千万国人盼望收复失地、祖国一统的爱国情怀。

每一个群体、每一件事物都有它的异与同。异者,这个群体或事物是由很多不一样的个体组成;同者, 这一群体或事物是因为一个共同的目标集聚在一起的。不同的个体因为同一目的,集合在一起绽放出每一个体的光芒,就会形成最最美丽的精彩。比如戛云亭诗社,就是由不同的男和女、老和少等不同的人因为爱好传统诗词这同一目的自发走到一起,创办出传承国学的《戛云亭诗词》,在文学的花苑,耕耘出它富有自己特色的花草。

有位德国作家与纳粹发生冲突,被迫离开祖国,他在异国对记者说:凡我在处,即为德国。因为他心中有海涅、席勒和歌德,有科隆大教堂、新天鹅堡、博登湖、多瑙河源……。作为达州人,不论在何时何地、异域他乡,都时刻惦记着桑梓的山山水水。比如在美国的陈官煊、在北京的何世治、在成都的安全东等。都会说:凡我在处,即为达州。因为身在五湖四海的达州人心中都有凤凰山、莲花湖、真佛山,有唐甄、元稹、魏阁老,有元九登高节、三汇彩亭、石桥火龙……。

新时代大潮涌卷,冲毁了很多,也创新了很多,纷纷杂杂,万象纷呈。加上人心不古,一切向钱看,忠厚仁诚真善美被一些人篡改拚弃,祖宗留下的很多好的东西被砸烂毁灭。当不少人无所适从、心无所依时,不妨像戛云亭人那样找寻心中文化的故乡,从烦躁的社会、漂泊的旅途回归高尚文学的殿堂。中国特有的诗词歌赋曲联这一国粹,就是我们的精神家园。尽管世道变幻如沧海桑田,世情堕落如摧枯拉朽,只要我们认同这一精神家园,我们的心灵便有安息、生命便有活力、途程便有希望。只要我们努力,一定会“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当然能“病树前头万木春”,甚至会“万木霜天红烂漫”!

世有花痴、茶痴、酒痴、书痴、情痴、山水痴等等。对于“痴”的注解,大受林语堂、周作人推崇的晚明作家袁宏道有独到的见解:“人情必有所寄,然后能乐。故有以弈为寄、有以色为寄、有以技为寄、有以文为寄。古之达人,高人一层,只是他情有所寄,不肯浮泛虚度光景。”他又说“无寄之人,终日忙忙,如有所失,无事而忧,对景不乐……这便是一活地狱。”戛云亭人不是高人,却是一群不肯虚度光阴痴在一起的“诗痴”。虽然戛云亭人来自五湖四海,但对诗词的痴迷却是同一的。

本刊编辑到此,已是第五期,欣慰地看到我们的作者群越来越大,作品的来源越来越广泛,稿件的质量越来越好,作为本期的执行主编,谢谢诗友们的支持!

期望我们这群来自天南地北的不同的个体,为将戛云亭诗词办成精品刊物这同一目的而继续呕心沥血、秉笔努力,多结文坛新花。期望我们的作品如范仲淹说的那样“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关系国计民生;像陆放翁那样“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爱家爱国!



戛云亭诗社网址:http://www.zshsg.com/group-941-1.html

欢迎朋友们光临指导!敬请支持!谢谢大驾莅临!

——向一 二零一四年七月一日前夕于凤凰山下之草园书屋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