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宾灌水 | 情感美文  | 长篇短篇   |    玄幻武侠    |    恐怖小说    |    古韵新吟    |    乡土风情    |    音画贴图    |    散文小筑    |    幽默故事   
  家园议事    |    城市边缘   |    情感倾诉    |   酷评杂论    |    家园书丛    |    楹联雅座    |    新诗天地    |    网文转帖    |    文评编写    |    征文赛区  
发新话题
打印

铜镜?魔镜?

铜镜?魔镜?

文/深圳,子在川上曰

                               ——读深圳诗人李双鱼的《铜镜》

        和李双鱼见面不多,印象深的有两次,一个是烤鱼北上宋庄,有十多个诗人相约来福永为他践行。一次是应易寒之约,为学生们搞一个文学讲座。搞完后,易寒请我吃饭,并叫来了双鱼作陪。手中的这本诗集《豆蔻》就是他那天送给我的。
       李双鱼的诗冷峭、冷峻,对用词极为讲究,能够用两个字表达出来的绝不用三个字。所以,他的诗短小,精悍,不够华丽,也无韵,但是,信息量特大。能够把生活、历史,以及自己的思悟很好地结合起来,并在诗中一一呈现出来。比如这首《铜镜》:
           “揽镜自照,一支葵花的影子
           难掩额上的铜绿
           红烛再怎么垂泪
           到了这个时候。木质梳妆台
           已经完全毁于一场战火
           拆散是残忍的。工匠们
           按照设计好的图纸制造
           事先并没有准备,喝下毒酒
           最后的阴谋
           此时暴露在我眼前
           却平静得可以,生卒年代不详”
        这首诗一开始,他就直奔主题,写道:他从这面布满铜锈的铜镜里看到了一场战争,一个哀婉缠绵的故事。他不想看到这个支离破碎的残忍的结局。于是,他想象着,通过工匠们按照图纸,按照故事的情节来复原这个铜镜,还原这个故事。于是,毒酒,阴谋就一一呈现在我们面前了。但是,面对着这些丑陋、丑恶的东西,我们却没有想象中的惊诧,愤怒,或者抗争。就如面对着早已麻木了的历史,我们的神色平静得让人害怕。在最后,他写到:生卒年代不详。其实,生卒年代不详的又何止是那个铜镜?何止是铜镜中的那个故事,那段历史?多年后的我们,一样生卒年代不详。
        在这首小诗里,他采用了魔幻现实主义手法,把传说,神话与现实生活完美地穿插、融合在一起。竭力地想通过这面铜镜,来映现历史,映照现实,映照生活。无疑,他是成功的。并且他在最后,还映照出了我们自己。谢谢他的诗歌,这面魔幻的铜镜。

TOP

请各位诗仙品读这首诗

《铜镜》:
           “揽镜自照,一支葵花的影子
           难掩额上的铜绿
           红烛再怎么垂泪
           到了这个时候。木质梳妆台
           已经完全毁于一场战火
           拆散是残忍的。工匠们
           按照设计好的图纸制造
           事先并没有准备,喝下毒酒
           最后的阴谋
           此时暴露在我眼前
           却平静得可以,生卒年代不详”
山高水长赤子心,神鹰背上听秋风!

TOP

问候汐子老师!
温馨提示:如何搜索自己发表的全部帖子?
1.进入任一版面,点击版头的【搜索】功能
2.在【用户名】处输入自己的昵称
3.选择【标题搜索】【全文搜索】
4.在【搜索范围内】点击【搜索所有开放的版块】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