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宾灌水 | 情感美文  | 长篇短篇   |    玄幻武侠    |    恐怖小说    |    古韵新吟    |    乡土风情    |    音画贴图    |    散文小筑    |    幽默故事   
  家园议事    |    城市边缘   |    情感倾诉    |   酷评杂论    |    家园书丛    |    楹联雅座    |    新诗天地    |    网文转帖    |    文评编写    |    征文赛区  
发新话题
打印

宿命(下)

宿命(下)

                      宿命(下)



   在一个夕阳余晖即将消失的傍晚,我又看到了开林。他佝偻着身体,驮着一大包青草,那是农村人用来喂养家兔的饲料,从我们家门前的河的对岸,蹒跚走来。
   
   “开林!”我有点小惊喜。他抬起头来看了看我,笑了!笑得很勉强。他的眼圈依旧氤氲着皱纹,只是微笑瞬间就收敛了。他比以前更黑更瘦了!他的嘴唇动了动,我却没有听见任何声音。我能明白他是和我打了招呼。我目送他远走,心头闪过一抹凄凉……
我曾经不止一次地想:开林是如何在他那孤独的小黑屋子里,独自品尝着失去唯一至亲的痛苦!那种切肤之痛,谁又能体会呢!也许除了黑暗中撕心裂肺的痛,陪伴开林的只有旱烟吧!

   我一直认为,生命中的一切幸运和劫难,都是宿命。上天赐予开林的劫难,他也是无力挣脱的。

   失去父亲以后,开林就开始跟着叔叔和婶子生活了。从此,帮叔叔干活就几乎是他生活的全部,他再也不像以前和父亲在一起时那么悠闲了。不过放映队来村里的时候,他偶尔还会去我家走一趟。以后看到开林最多的时候,就是他割完兔子吃的草,从门前经过的时候。

   时间不断地蔓延。没有人在意开林多大了,但是却有人在背后议论:开林跟他的叔叔在一起,过的并
不开心。有时候因为开林笨,他叔叔和婶子会打他!我现在似乎明白了妈妈曾经说过的话的含义了。“开林他爹是不希望开林跟他叔叔的!”我心里想,也许这只是谣传!毕竟没有谁真正走进开林的生活,当然我希望这是谣传!

   很快我的初中读完了,我从中学悄无声息地隐退了,开始我新的生活了。开林的事情我知道的越来越少了。偶尔在三叔家遇到过他,他经常去找三叔理发。我知道三叔多年以来一直为他理发,从无怨言。我总是感觉每次看到开林,他都会苍老许多,仍旧是黝黑的,逐渐瘦骨嶙峋!最明显的变化就是,他的微笑再也不像以前那样持久灿烂了。和他打招呼,几乎就不会笑了,只是眼角的肌肉收缩了一下而已。

   我中学毕业以后,开始赶集,做小买卖。每当车道集日这天,就很容易看到开林。他做了“司机”!用铁车推着他的叔叔去赶集。他叔叔在车上坐着笑呵呵的,他就神情呆板的走啊走啊,像拉磨的驴!
偶尔有人招呼他,他也不理不睬。到了集头,他叔叔下车以后,会拿出一根烟卷递给开林,开林接过来,就坐在小铁车上慢慢地抽。等到他叔叔赶完集以后,会再递一根烟给开林,等开林抽完烟以后,他叔叔就会再坐上专车,带上购买的东西,返航。开林就开始走啊走啊……五里路,算不算长?几乎每个集日,开林都要“开车”载着叔叔赶集。背地里,善良的人们对其叔叔,嗤之以鼻……

   
记得那年的夏天,再一次与开林在我门前相遇。他在菜园里帮叔叔浇白菜,可能是累了,可能是他有点“老了”,在我家门口的大青石上坐下来歇息。一坐下,他就示意问我有没有烟,他的语言我依旧读得懂。可是我不吸烟,爸爸也戒烟很久了,他有点失落。幸亏二大爷走过来了,二大爷解了开林的燃眉之急。开林吸着烟,我仔细地打量着他,他呼吸很不均匀,脖子上血管青筋暴起,黑不溜秋。他的双手粗糙,他的脚趾都变形了!真的不知道他的生活究竟是怎么的。

   在冬天的一个下午,阳光尚好,但是河水是冰冷的。我再次在门前遇到了开林。他推着叔叔过来了,他叔叔在我家的门前做了下来,还是那些招牌动作,拿出一根烟给了开林,开林点上以后就推着车子走了,过河去菜窖子里挖白菜。过了好长一段时间,开林挖完白菜回来了,我看见他叔叔把一根烟放在石板上,开林走近以后,便捡起来了……宛如马戏团里的驯兽表演!开林抽完烟以后,便推起车子开始走,他叔叔便在后面跟着走……
   
  
看着叔侄二人慢慢远走,我的心开始纠结。我看着远处的山发呆,命运究竟是上天赋予的,还是自己用双手改变的!?我在河边徘徊着,不一会开林又回来了,这回提着个大篓子。哦,他回来捡白菜叶,回去喂兔子。我就看着开林忙乎,他捡回白菜叶子以后,在河边停下来,开始在水里洗白菜叶上的泥,这是他叔叔安排这样做的吧。只是开林是一片一片在冰冷的水里洗,手立刻变得通红。唉!可能这就是开林“彪子”的最原始的标准吧。我看不过就过去帮他洗,把白菜放在篓子里,在深水中不停地晃动篓子,然后再换一批再洗,很简单而且快。可是开林从始至终都没有笑过,表情木讷……把白菜叶装好,空了空水,开林走了。这是我最后一次与开林的近距离接触。

   此后,对于开林的消息,我又是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耳闻了。当然,并不是每个人都会在意开林。后来在那年的春节,我去三叔家拜年,听三叔说过一次:“开林,头年来串了一次门,好久没看见他了,家里算是来了新鲜人。现在开林像个烟鬼,很瘦,而且还老是咳嗽。停留的时间很短,几乎是抽完一根烟就离开了……”。看来开林的境况不容乐观,大家都不愿意去提及开林的叔叔,其实村里的很多人都是腹诽得很,可是大家又能做什么?我问三叔开林有多大,三叔说:“也不知道是四十几,四十五岁左右吧……”

   生活是忙碌的,每个人都在为自己的生活打拼。我也在向着美好的生活努力。在秋天的一个傍晚,宋文考大爷来我家买猪头肉,他带来一个惊人的消息:“开林死了,我前几天开拖拉机送他去了午极医院。
诊断为胃癌。”我的心开始难受起来,当听到宋文考大爷后面的话,我的心几乎要碎了:“医生为开林检查时,对开林胃里的东西,疑惑不解,黑乎乎的,结果一查是地瓜干,都没消化……这是什么年代了啊!谁还吃地瓜干啊!”看得出宋文考大爷说到这里心里也很难受,眼泪汪汪的“开林心眼少点,但是人并不坏啊,这辈子开林遭罪了……”

   开林死了,那一年是2003年。他的死远比他父亲的离去轰动。大街小巷忽然多了话题,人们都在谈论着开林。人们把太多的指责给了他的叔叔和婶子,把惋惜留给了开林。也有许多人说:开林死了是件好事,他再也不用受罪了,去天堂跟着他爹可以享福了。

   开林,我儿时的特殊玩伴,就这么走了……他把太多的快乐撒在我的童年里,不知道和我们在一起的时光,是不是也是开林生命中最灿烂的日子?如今想起开林,只能叹息与缅怀。

   也许,
宿命是身不由己的东西。对于开林,我从未恨其不争。但是我觉得仅仅凭借心地善良,是不可以改变宿命的。


[ 本帖最后由 恒哲愚 于 2014-4-29 08:35 编辑 ]

TOP

多为侧面描写。
宿命?我看着像是人命,人为的命。
真可叹。这是老弟家乡的实事?

TOP

回复 2# 刘新初 的帖子

大哥好!这是我的亲身经历,时间过去了,许多人都过去了……

TOP

问候楼主!
温馨提示:如何搜索自己发表的全部帖子?
1.进入任一版面,点击版头的【搜索】功能
2.在【用户名】处输入自己的昵称
3.选择【标题搜索】【全文搜索】
4.在【搜索范围内】点击【搜索所有开放的版块】

TOP

呵呵:我以为是著名作家王开林哩

TOP

回复 5# 艾叶青 的帖子

艾版主见笑了!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