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宾灌水 | 情感美文  | 长篇短篇   |    玄幻武侠    |    恐怖小说    |    古韵新吟    |    乡土风情    |    音画贴图    |    散文小筑    |    幽默故事   
  家园议事    |    城市边缘   |    情感倾诉    |   酷评杂论    |    家园书丛    |    楹联雅座    |    新诗天地    |    网文转帖    |    文评编写    |    征文赛区  
发新话题
打印

宿命(上)

宿命(上)

                               宿命(上        
   


         童年是永恒的记忆。每当回想起童年趣事,想到童年的许多玩伴,心里总一种莫名的喜悦。然而我今天想到了一个童年时特别的玩伴——王开林,我的心里却有一股莫名的忧伤。

       王开林,很少有人会叫他全名,而是喜欢叫他开林,或者叫他的小名——建成。在我儿时的记忆里,我记得有很多人更习惯了在他的名字前加一个“彪”字里。顾名思义,开林的智商是有问题的。但是我妈妈从不会让我那么称呼他,论辈分我应该称开林是叔叔的,妈妈最多允许我叫他开林。我在以后的日子里,我渐渐明白了妈妈的教诲,我真的是不可以对他不敬的。我现在也越来越相信人们赋予开林的“彪”字,其实并没有什么恶意。

      开林是我儿时最好的玩伴,但是他并不是我的同龄人。因为我的爷爷和开林的父亲是好的伙伴,所以开林总是喜欢到我们的家里玩,于是和他的接触就很多。

      在我对开林萌芽的记忆里,他就是个大小伙子,黑黑瘦瘦的,但是个子并不高。上天早就注定了他沧桑的命运,他很小的时候,母亲就去世了,父亲是个负责给大队看果园的。他跟着父亲过着艰苦的日子。他很喜欢笑,但是一笑起来眼角全是皱纹,给人的感觉就是有点早衰。他喜欢说话,但是含糊不清,而且说话声音很小,生怕惊了别人,需要反复仔细的听他说,才会明白。但是当我们和他呆在一起的时间长了,就会很容易读懂他的话。

      开林,是个很懂礼貌的人。他不管见到谁,总是会打招呼,也许他的话人们并没有听清楚,而且每次说完话总是会羞涩地笑一下,而且还会脸红,那动作嫣然一个戏子。开林也不懒惰,如果谁家需要帮忙,他都会很主动地去帮忙,从不求回报,当然开林还是很喜欢人们递到他手里的烟,我记得他喜欢用双手去接。因此开林在村里并不是惹人讨厌的。

      小时候,村里的唯一的声音来自于大队的广播,但是大队的广播,只在固定的时间段里才会想起。开林似乎懂得很多,他会把一块砖头用绳子绑起来,挂在树枝上,然后他就开始模仿广播里的声音。说实话我们都听不清他在说些什么,但是我们都喜欢跟着他转。每当这个时候,他就会笑个不停,依旧是满脸褶子。留在记忆里的是他带给我们的欢笑,而没有人去在意他曾说过什么。

      在我稍微长大一点的时候,我们喜欢与邻村的孩子约定一个山头,两个村的孩子交战。攻击用的武器无非就是小石子,泥土块,双方隔着一条很宽阔的大沟,不停地向对方投掷。我记得那时我们在失利的时候,机会马上派人去把开林找来帮战,开林也总是一喊就到。当开林到来的时候,战事会立刻发生改变,对方面对我们请来的“巨人”,会胆颤心惊,不战而败。开林此时也会有一种胜利的喜悦,他会像原始部落的野人那样,对着对面的孩子乱喊,呜里哇啦的,我们虽然听不清他究竟喊的什么,但是我们能感觉那是些类似咒骂的话语,带着荣耀感,充满着胜利的激情,我们也跟着欢呼。

       我记得那时开林教我们做了一种武器,用来发射石块,就是找一根接近一米长短的粗玉米杆,然后在玉米杆的前端的凹槽处挖一个洞,只要可以放下小石块就可,然后握着玉米杆的底部,用力把石子投出,可以发出很远。那时开林似乎是我们所有孩子心里的英雄,在我们眼里他并不傻。那时候他就是孩子王,很多时候他的话很好使。他常常和我们玩到天黑,直到远处传来他的父亲喊着他的名字,叫他回家吃饭,他才会恋恋不舍的离开。   
  
      在我的印象当中,开林是个极度有爱心的人。每当他看到我们这些孩子之间有欺负弱小的,他会立刻上前去制止,用他那听不清但是可以体会明白的话语,把孩子们分开。当然可以感觉到他内心的善良的,并不只是这些。  
   
      后来,镇上有了放映机,会轮流在全镇的村里播放。我总是好奇,只要镇上的放映队到了邻村,开林总会提前知道,他会跑到很多人家报告这个消息。那个时代,大多数人都是对电影充满好奇和迷恋的,开林更是如此,他总是不等放映队来我们村,就会提前到邻村去看,而且他常常一块电影他会泡好几个村,看三四遍。我记得每当放映队到了我们西边第一个的村子时候,开林总会去找我,带我去看电影。爸爸和妈妈是不喜欢我去的,但是有了开林带着,爸爸妈妈还是允许我去过几次的。那时候我毕竟是年幼,总是更不上别人走。开林总是拉着我的手,我走累了,他就会抱着我走一会。我记得很清楚每次看完电影之后,我都是困倦不堪,根本就不想走了,都是开林背着我走。每次看完电影我们都是走在别人的背后。空荡荡的路上,只有开林急促的呼吸是最清晰的,也是令我难忘的。那时候我感觉开林也是有安全感的。现在我才能真正的体会,一个人背着五六十斤东西,走三四里路究竟需要付出多少的体力!

      开林,也是个爱面子的人。我记得每次妈妈给他饭吃的时候,他都会推辞,一副很不好意思的表情。直到妈妈把饭碗放到他手里,他才会接过来吃掉。开林的饭量是很大的,但是他只会吃妈妈盛到他碗里的饭菜,从不会自己再到到桌子上去挑菜。每当他吃完碗里的饭菜会立刻转身离开,他的微笑证明他心里已经很感激了。记得有一年春节的前夕,妈妈在炖猪头肉,开林来了。妈妈就给他盛了了一块,开林看了看,他也知道这肉是非比寻常的东西,就是不肯接,但是从他的眼神里可以看出他很想吃。可想而知,他跟着父亲相依为命,艰苦度日,肚子里能不缺食吗!妈妈还是硬塞到他手里,他又露出了难为情的微笑,抓住了碗,接过筷子,几口就把肉吃掉了。就当他吃完的那一刻,忽然开林流鼻血了。血直接流到了碗里,这回他惊慌失措了……嘴里哎呀哎呀不知道吱唔什么了,手也有些颤抖,极度难为情。妈妈告诉他没事,让他到盆子里洗洗,可是他在放下碗之后,飞快地转身到了我们家门前的河里……我认为开林心里有些本能的东西,是许多人所不及的。

     开林不帮父亲干活的时候,就喜欢串门。开林没有偷摸的恶习,大家都不会嫌弃他,不管到了谁家里,主人总是会拿出香烟给开林,“开林,抽担烟吧……”开林是很喜欢吸烟的,烟是他生活中的一种奢求,每当这个时候,开林又开始重复着他那独有的微笑,双手接过烟,慢慢地卷起来,细细地品味、享受……开林串门时,总是在炕的最外一角,从不会上炕,他的心是卑微的,也是纯洁的。偶尔有贫嘴的婆娘逗开林:“开林,给你找个媳妇吧?”“……有吗……谁愿意跟我……”(他的语言大体就是这个意思)“你看我行不行?”“……嘻嘻……”每当说起这些话题的时候,开林的脸上会有尴尬陶醉的微笑,可以看出他对女人也是有渴望的。可是说不上几句话,开林会立刻走掉,他真的会害羞。尽管开林对异性也是充满吸引,但是他从没有对村里的妇女有过任何言语上的侵犯和危险的举动,他一直是安分守己的。

      日复一日年复年,开林始终带着他独有的微笑,在村里行走着。直到有一天,我放学回家,忽然看到开林在我们经常玩耍的大队会计室的门前,蹲在那块碾盘上哭泣,我可是从没有看见过他流泪的!开林眼睛红肿,泪水滚滚而下!往日的微笑无处找寻……我的心一下沉重了“开林,你怎么了?”他抬起头看着我,咽喉哽咽“…………”嗓音比以前沙哑了许多,而且更含糊不清了。我惊呆了!这一次我没有读懂他说什么!天色越来越暗了。“开林你快回家吧!”他一动不动,反而哭的更厉害了,而且身体偶尔颤抖。他咕噜了一句,我能明白他让我回家。我无语了……

     回到家里,我迫不及待地告诉了妈妈,开林在哭!妈妈的脸色一沉“开林他爹死了!”“天啊,那他以后跟谁啊?他又不会做饭!”我开始难过起来。“以后他就跟他的叔叔吧……其实开林他爹是不希望开林跟他的叔叔的。”“那你怎么知道的?”“开林他爹在活着的时候来爷爷家串门时,和你爷爷说过的。……”我是无法体会妈妈话里的含义的,我只是感觉到了:开林也是他父亲手心里的宝,是他父亲放不下的牵挂!

      此后的日子里,我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到开林。

[ 本帖最后由 恒哲愚 于 2014-4-28 20:37 编辑 ]

TOP

人物的的描写,抓住了特征,写得好。

TOP

回复 2# 刘新初 的帖子

大哥好!想起童年的故事,总有一些酸楚赶不走……

TOP

童年的故事深深印刻心底!
温馨提示:如何搜索自己发表的全部帖子?
1.进入任一版面,点击版头的【搜索】功能
2.在【用户名】处输入自己的昵称
3.选择【标题搜索】【全文搜索】
4.在【搜索范围内】点击【搜索所有开放的版块】

TOP

不错!

TOP

回复 5# 艾叶青 的帖子

谢艾版主鼓励!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