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宾灌水 | 情感美文  | 长篇短篇   |    玄幻武侠    |    恐怖小说    |    古韵新吟    |    乡土风情    |    音画贴图    |    散文小筑    |    幽默故事   
  家园议事    |    城市边缘   |    情感倾诉    |   酷评杂论    |    家园书丛    |    楹联雅座    |    新诗天地    |    网文转帖    |    文评编写    |    征文赛区  
发新话题
打印

送你一束玫瑰花

送你一束玫瑰花

送你一束玫瑰花



                 潇湘珍珠



《送你一束玫瑰花》,是艾叶青中短篇小说集的书名。

 认识艾老师,得缘于网络论坛这个平台。2005年的天涯社区散文天下,是很多业余文学爱好者的家园。已经在别的论坛玩了两年的我,来到天涯社区不久,文字很快就得到了文友们和散文天下的版主们的认同,我帖子的点击率回帖率、版主给的红脸,都很喜人,每次登录都能收到好几条文友们的留言。艾叶青的大名就是这么跳入我的眼睑的。你好,我是《深圳侨报》的编辑,你愿意把你的文章给我吗?看到这条留言,我好激动、好开心,这是我玩论坛以来,第一次收到报纸编辑伸给我的橄榄枝。随后不久,我便收到了登有我文章的样报。这时候,艾老师已经回到了涟源报副总编辑的岗位。

  见面,则是网聊、电话联系了好一段时间之后。接到艾老师说他到了株洲,想见见我的电话,我有些迟疑。虽然,我已经是有几年网龄的老网民了,但从没有和男网友见过面。艾老师已经发了我两篇文章了。我请艾老师在火车站附近的一家饭店吃了一餐便饭,就匆匆的走了。

  之后,我们依旧联系着。2006年,艾老师参加了毛泽东文学院第五期中青年作家研讨班的学习。事有凑巧,那一年,株洲作协也推荐了我,只是我名不见经传,被省里刷下来了。2008年,株洲作协再一次推荐了我,我有幸成为了毛泽东文学院第七期中青年作家研讨班的学员,成了艾老师的学妹。2009年的某一天,我收到艾老师的一条QQ留言:我们是同期了,这一期省作协的《作家天地》登了我一篇文章,也登了你一篇文章。

  艾老师的文章是常见之于《作家天地》的,而我只是偶然露露面 。艾老师却留意了,留心了。此时,担任涟源市委文明办主任的艾老师继续兼任涟源市作家协会副主席、《涟河》文学杂志副主编。发一篇散文给我,作为知名青年作家的艾老师再次对我伸出文学这枚橄榄枝。《打牌》不能代表你最好的水平,这次给你通过,下次可不准这么敷衍我!其后的《阿姐喊我摘茶籽》,艾老师没再委婉地批评我,而是微笑着接受了——想必是要给我留些面子吧。

  收到艾老师的赠书《送你一束玫瑰花》,我尊而重之,双手举着放入书柜文友赠书一格。我前前后后收到的赠书将近百本了,有著名作家彭见明的《彭见明作品选》、曾任株洲日报社总编的曾湘文老师的《箫声一缕》、还有天涯社区散文天下版主朱千华的《南方草木杞记》、凯迪社区原创天地版主李茂信的《静静的胡杨林》,等等,诗歌、散文、小说、评论,各种题材都有。不论书的作者,只按书的大小高矮排列,满满地两大格,最顺手拿放的两格,最显眼最醒目的两格。

  《送你一束玫瑰花》收录了《本色》、《燃烧的夏天》、《回春》等十八篇中短篇小说,以及代后记《永远的漂泊者》。我看书自有我看书的原则,床头柜放置《老子》、《庄子》一类的小书,看着看着上眼皮就往下眼皮粘,小说是绝不敢放的,越看越要看,把睡意都赶到跑了。所以,我选了一个家里没人的星期天,正襟危坐于书房的皮椅上,全身心地把自己置身在小说主人公海男的世界里,时而展颜一笑,时而蹙眉叹气,更多的是吃惊,甚至是震惊。正如艾老师在代后记中说的:这是一个真实得令人泣血的故事。《本色》中的丫丫,《鸡年》、《万丈红尘》、《燃烧的夏天》中的海男,本来是人羡人慕的公务员,只为向往改革开放前沿深圳的火热生活,想另闯一片天地出来,毅然加入了南下的打工大军。个中的酸甜苦辣、种种遭遇,一次次令我捧泪。之前也看过一些打工者的故事,但因为不认识主人公,不过是看文字拼接的故事,触动不深。万想不到头上顶着一圈圈光环的艾老师,也曾南下打工。我猜想,可曾有他自己的影子?至少是有他沁入心灵的感受罢。主人公南下打工,经历了被上司压制、同事排挤、情人出卖、甚至遭人算计,种种苦辣酸甜。了解了艾老师的打工经历、以及艾老师面对困难、逆境,不退缩、不屈服、不畏惧打击报复、保持了一个新闻媒体工作者的良知和良心,所体现出的人品、人格魅力后,我更加敬重艾老师了。

  主人公的经历命运固然打动了我,但更令我着迷的,是艾老师别具一格的写作手法。《回春》中对木木的描写,可谓是惜字如金、一字见血,和我曾经非常喜爱的古龙的小说,手起刀落、一剑封喉,有异曲同工之妙。还有浓郁的乡土气息,对木木外表个性描述的文字并不多,却让一个木呐执拗的乡村少年活灵活现地立在读者面前。《燃烧的夏天》,海南和野鸽谈情说爱时的文字意境那个唯美,和现在一些泛滥成灾的纯肢体语言相比,不知高明了多少倍。《万丈红尘》中海南和萍子那种相恋不恋的恋情纠缠了海南的短暂的一生,那种古里古怪的病态的思维方式,我虽然不理解却没有对海男的所做所为产生反感,还非常好奇的一口气读完了。这得归功于艾老师布局谋篇的巧妙,以为山穷水尽,却又异峰突起,环环相扣,跌宕起伏,直到海南面对黑洞洞的枪口,轰然倒下。世事如棋,人只是其中的一枚棋子,而棋子是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的。丫丫、海男、木木,每个人的命运遭际相同又不相同,不同的,是丫丫和海南的情商和智商都高出木木很多,他们试图和命运抗争,希望通过自己的拼搏来改变自己的生活,而木木近似于蠢,一只黑母鸡就改变了他的一生,他对桂桂的喜欢、纯粹是男人对女人的占有欲,谈不上有任何精神上的追求,但他们的结局都无一例外的悲惨。是艾老师信奉悲剧的力量对人性灰暗面的揭露以及对人们灵魂深处的警示作用,要远远大于歌功颂德完美主义的大团圆吗?但我还是倾向于轻松阅读,倾于向写人性中的真善美,就好比天气好人的心情也会相对好一些一样。或许这就是一个人站的高度不一样看问题的角度不一样,因而思维想法也就不一样吧。我是小女人,因而我只会写点自己的小心情,不会去关注那些大是大非的大问题;艾老师不一样,他是大男人,是当领导的,他理所当然想到的是事业、是普通大众都会关注关心的社会问题,广度和深度自然远远超过一个小女人的视角和视野。呵,老是吃青菜罗卜,偶然换换辣椒、芥末,也是不错的。

  艾老师的文学评论都发表在《青年文学》、《散文选刊》、《星星诗刊》、《飞天》等顶尖级的大刊物,已然是一个颇有建树的文学评论家了。身为报刊编辑的他,《人民日报》、《湖南日报》等党报党刊,更是成为他经常发表诗文的园地!作为文学队伍里的多面手,听说艾老师又出新书了,散文随笔选《灵魂旅痕》、网络诗歌选《与夏天相约》、中短篇小说选《你已经向我求婚》,真是十八般武艺,百花齐放。希望有机会一睹为快……

TOP

艾叶青老师 圣诞快乐!

TOP

回复 2# 天蓝蓝 的帖子

感谢小妹!

TOP

别来无恙----艾叶
曾有人问我:存在的过程是悲是喜?我抬起眼眸,蓝色被空旷笼罩,问自己:何为悲?又何为喜?如一定要回答,那么,属于我的那片天空经常有雨,这雨的味道:涩涩,酸酸,默默......
——————————
QQ1297279397

TOP

收到你的专辑,细细品味,更加深了对你的尊敬和倾佩之感!好久未联系,甚是挂念,清秋问候佳安
曾有人问我:存在的过程是悲是喜?我抬起眼眸,蓝色被空旷笼罩,问自己:何为悲?又何为喜?如一定要回答,那么,属于我的那片天空经常有雨,这雨的味道:涩涩,酸酸,默默......
——————————
QQ1297279397

TOP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TOP

多联系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