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宾灌水 | 情感美文  | 长篇短篇   |    玄幻武侠    |    恐怖小说    |    古韵新吟    |    乡土风情    |    音画贴图    |    散文小筑    |    幽默故事   
  家园议事    |    城市边缘   |    情感倾诉    |   酷评杂论    |    家园书丛    |    楹联雅座    |    新诗天地    |    网文转帖    |    文评编写    |    征文赛区  
发新话题
打印

一面之缘永生难忘东荡子

一面之缘永生难忘东荡子

  艾叶青

  说老实话,没有哪个诗人的去世引起我心灵如此的震撼!

  我几乎把所有的世界都忘记。

  只记得一个灵异的诗人走了,我想挽留他!

  大约是8、9月份的时候,我接到头的电话,去涟源宾馆吃饭。我本来约好了家人去娄底市的父母那儿,但是,重要的文学活动是必须参加的,因为我在市作协主席团里,同时兼任秘书长。

  等我赶到餐厅,市人大主任、作协名誉主席莫美,市委宣传部副部长、涟源报总编辑、作协主席贺辉军,市文联主席、作协副主席吴中心,市政协秘书长、作协副主席肖有亮等作协主席团成员都端坐在那。市领导的右边坐着的是我市在广州工作的文学博士龙扬志,左边一个留着胡子的陌生人,介绍说,他叫东荡子!

  东荡子?声音传入耳膜的时候,我确实诧异。心直口快、也出版过诗集的肖有亮批评我说,你写诗的,没有听说过东荡子?我不好吱声,只是哦哦应着,面带微笑,以搪塞过去。不料,东荡子却伸手过来,打破了尴尬,并且,同为烟民,我们有了共同的话题。

  席间,东荡子十分活跃,大谈特谈他的诗歌,自我推销。一会儿,我们便十分的熟悉了,他也“叶青叶青”的称呼和聊天。他拿出了他带来的诗集给我和肖有亮,薄薄的,但是十分精致。我便翻阅起来,封面的那个艺术头像,我说,有点像鲁迅,大家也就附和,东荡子也笑了。

  东荡子特别能喝,也特别能抽。我因为身体的缘故,“艾太白”已然风光不再,唯能够陪他烟雾绕绕。其他的作家陪他喝酒,我则敬烟。我知道了他是湖南益阳人,父亲的有名的木工。他从小就随父浪荡天涯。

  《东荡子诗选》是一本没有出版号的民间诗集,获了大奖。这个奖,是由诗人黃礼孩发起,授予了他们认为的最佳中外诗人共七名,东荡子是今年第七名获奖者。我就说起7月份在深圳,看到蒋志武他们办民间诗刊诗报的热烈气氛,我们内地是自叹弗如。

  因为有约,我早早告别。

  一路驾车到娄底,我就迫不及待的把书发了一遍,算是粗读。

  第一印象:跟病毒诗歌不一样,但是,往往表达作者的理念。

  我推崇传统诗歌创作,不喜欢新鲜的玩意。诗歌的兴、比、赋,诗歌的意象、意境、象征、比喻、韵律和抒情以及自由等等特质,我在兴之所至涂鸦几句的时候,总随心所欲地把玩。

  粗读之后,我还没有发现《东荡子诗选》的特别,仅仅觉得诗歌还可以,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又把书带回,收藏。

  时间一如既往的过。

  我坚持每天上新浪博客瞧瞧的习惯——在国庆节那天的诗歌聚会之后,我看龙淩的博客更新,说东荡子把他的诗歌编成了绝版,好像是错了什么的,他和主办诗歌活动的吴志松在长沙喝酒,东荡子走了,还没有怎么样留意。

  一天以后,我们一起开会,贺辉军主席看了看我,对我说,东荡子故了。我才意识到。但是,我完全不敢相信这个残酷的现实:前些日子还海喝神聊的东荡子,怎么能够说走就走?他不是叫我们去广州玩?还说要多联系的那个东荡子,你怎么能够跟鲁迅一样,英年早逝?

  末了,我在《网络诗选》等博客里面,看到了推介东荡子诗歌的文字,也第一次看到东荡子的博客——我对东荡子其人其诗才有了深层次的研读和了解!

  东荡子,奇才也。

  我对一位作家朋友说,近些日子,我很纠结,更加悲催,为一位诗人朋友——他,为理性而写作,诗歌短而精,像天际漂泊的云彩,给你以美的享受,告诉你生活的哲理,同时,又游刃有余,韵味十足……

  比如说,禾苗和伪禾苗,只有我们农村出来的人才懂得的东西,他就告诉了你怎么样去分辨,并且诗意化地表达,以一个睿智的哲人的眼光,诗学地从容叙述——我的眼前,澄亮起来:好兄弟,咱们相见恨晚!

  可是,他已经走了……

  据朋友们说,他不注意锻炼身体,因为心脏病突发,而匆匆走了——他,原名吴波,益阳东荡村人,年仅49岁,广州《增城日报》副刊编辑,2006年获《诗选刊》年度诗歌奖,出版诗集两部……

  盖棺定论吗?不!东荡子,你在天堂修理栅栏,你继续在理性地呼号,好像你预知这个世界会发生什么,是吗?

  2013-10-20,03:22匆就于办公室

[ 本帖最后由 刘新初 于 2013-10-20 14:48 编辑 ]

TOP

老艾,你真的太讲感情了。

TOP

东荡子蛮有吸引力的哦。

TOP

你哪里去了?

TOP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