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宾灌水 | 情感美文  | 长篇短篇   |    玄幻武侠    |    恐怖小说    |    古韵新吟    |    乡土风情    |    音画贴图    |    散文小筑    |    幽默故事   
  家园议事    |    城市边缘   |    情感倾诉    |   酷评杂论    |    家园书丛    |    楹联雅座    |    新诗天地    |    网文转帖    |    文评编写    |    征文赛区  
发新话题
打印

世界没有童话

世界没有童话

我们都是喜欢做梦的人,梦给生活涂上了色彩便有了童话,等现实有一天残忍地将梦戳破,猛然只余下惨白的生活,才明白,这个世界没有童话,有的只是故事,一个又一个串联成人生。

她是一个及普通的乡村女孩,家里贫困,也提不起丝毫读书的兴趣,16岁便顺其自然地和村里几个同龄孩子一起,乘坐长时间的火车到了那个梦起始的地方—广州东莞,那是个天堂还是地狱没有人说得清楚,因为很多人怀揣梦想,最后被摔得支离破碎,也有人振翅高飞,从此摆脱命运的枷锁。

初次离开贫困落后的山区,来到这样一个繁华热闹,灯红酒绿的大城市。那种新奇中带着无限幢景的澎湃情潮冲击着她,这里似乎只要有梦想,就能创造传奇的人生,就能拥有理想的高度,但是真的只是这样吗?没有人会告诉她,残酷只有亲身经历过的,才会明白它的刻骨铭心。但没有人会将它说出来,不仅仅是没有时间,还因为不是每个人都愿意理解。

她很快找到了一份制衣厂的工作,老板说要培训半个月,不确定她上不上得了手所以一开始要先交500元的学费押金,如果在规定时间学会,就全数返还,还加工资。她觉得自己没学历、没技能,能学到一门技术是首要。于是很快吧自己从家里凑来的,原本用作基本生活费的钱交给了老板。但是第二天,找了半天才发现,根本没有这样一个培训地点。那一瞬间她懵了,第一次知道,外面的骗子比山里野兔还要多,第一次明白利益与微笑的背后,还有陷阱。可是接下来怎么办?找谁去讨回公道?陌生的城市,高楼林立,车流穿行,她却生无分文,无处可去。她坐在大街上哭了半天,终于想起了一个同乡的地址,走了无数条街,腿都麻木了,才终于找到。月是故乡明,人是故乡亲,在同乡的帮助下,她顺利进入了一家制衣厂打杂,包吃包住,她将获得的第一份工资的一半回报同乡,同乡客气地拒绝了几句,还是欣然接受了。不管怎样,历来落井下石的多,雪中送炭的少,能这样帮她,她已经很知足了,这点人情世故她还是懂的。
时间在忙碌中过得尤为快,半年时间,她只是埋头在那个昏暗的小厂房里,如同一台复印机一般不停地做着同一样工作。开始还会累、会烦,渐渐地麻木得连颈椎都不想抬起来,食堂的饭菜清汤剐水,每每总是听到肚子咕咕叫个不停,只能忍着,再忍着。晚上加班到深夜十二点,回去躺在硬邦邦的木板床上,她忽然有点想家,想那个调皮的弟弟,想父母做的小菜,想村里那棵老拗子树。但是她不忘给自己打气,在家乡的人永远看不到大城市的繁华,不知道这里的夜景有多么梦幻,永远没有出人头地的一天,她只要努力赚够了钱,就能过上人人羡慕的生活。
又是一个平凡的一天,她却不知到命运的陷阱正悄悄设在她脚下。厂里负责送货的一个工人请假了。她抑制不住想出去看看的心情,主动提出帮忙送货,利用外出的一个小空挡,她借口溜出去,想认真逛逛这个来了大半年的城市。她抱着忐忑欣喜的情绪冲过马路,“呲……”一声,当她回过神来的时候,才感到冷汗直流的后怕,差一点点,自己的这条小命就在车轮底下玩完了。她正想大声怒骂,抬头看见下车来的车主,一下便消声了。那个人没有面脸的怒气与责问,只是面色微带慌张的询问她有没有事,那一刻她只觉得从没看见过那么干净的一张脸。
她一直很奇怪事情怎么会发展的这般自然,她主动表示没事,而他非要带她去医院看看,他们这样戏剧性的相识、相知,他知道她是一个普通的外地打工妹,她也知道他有一个有钱的姑父,姑母特地让他来帮忙生意。在几个月的相处中,除了工作,她觉得她从来没有这么快乐过。不久他就让她辞掉了工作,他说她像一块玻璃,剔透纯净;他说和她在一起他觉得无比的轻松。幸福仿佛离她很近很近,一抬手就可以握住。她觉得这世界原来是有童话的,只是很多人没有机会遇到。
她的世界在辞掉工作后只有他。他陪她领略广州的繁华似景,带她经历以前想都不敢想的新奇百怪,她的世界丰富多彩,已经在没有闲暇时间想到家乡的父母、弟弟,和那棵村头的老拗子树。也没有时间去想,为什么他从没有把她介绍给他的朋友?为什么他从来没有说过要带她见见他的家人?她相信他是儿时童话里的现实版王子,她也相信是命运让她这个大山里的灰姑娘遇到他,还她公主般的生活和浪漫。
可是幸福是短暂的,生活经不起浪漫。那天,他皱着眉头告诉她,他姑父的生意出了一点问题,需要周转,自己必须赶去帮忙,让她暂时找份工作,等他。她想陪他一起去,可他说:她帮不上忙。山里的人总是单纯的,走时,他给了她美好承诺,她含泪挥手告别。
她照他说的又回到了制衣厂,又开始了单调,乏味的埋头工作,但是这一次她是有希望的,她相信离开这里不会太久,可是这一等就是一年,她再也没联系上他。她心慌过、自欺欺人过,最后还是不得不接受她又被骗了的事实,上次被骗的是钱,这次却是整个感情,整颗心。上次她还哭得出来,这次心痛得厉害,眼泪却掉不下来。总是还存着幻想,他有一天还是会回来。
老天爷是最爱开玩笑的,在快要死心的时候,他主动联系上了她,他在电话里告诉她,姑父的生意越来越糟,他一直在忙于处理,遇到雇主不停纠缠才换了号码,一直没告诉她是怕连累她,他说现在他姑父已经走投无路了,他不能在这个时候离开,他需要资金,他知道不应该向她开口,但是既然已经决定在一起,她就不是外人,他说相信他们可以一起度过这个难关。当然,如果她不愿意,也可以马上分手,他不会连累她。
接到他电话时,她准备好了很多很多质问他的话,可是都还来不及出口,就被他的解释软化了。她想他如果决心离开她,就不会再打电话来纠缠,他不可能骗她的钱,至少他应该比她有钱。她觉得他是想试探她对他的心意,若是患难不能与共,那还算什么爱情呢!于是她决定至少为自己心里的那个童话再信一次。她将自己辛苦一年、省吃俭用以及向相熟好友磨破嘴皮借来的,一共五万元打给了他。她在电话里告诉他“我就只有这么多了,你是知道的,希望能帮到你,吃苦我不怕,只希望你成功了,赶快回来,我等你很久了。”他说“我感受到了你的心意,患难与共才是真感情,我会尽快过来接你见我的家人。”
    那通电话过后,她与他又失去了联系,她努力说服自己相信他,这一次她输不起了,真的。钱和心都输不起了。在一日又一日的等待中,有人开始催她还钱,有人开始冷嘲热讽,她越来越绝望。直到那天无意间的一次经过,她看到了橱窗里的电视正在播一则新闻,记者报道的是什么她完全没有听清,只看见那个站在高楼顶上,正往下跳的男子,不是他又是谁。镜头拍了几个跳楼者坠楼的血腥画面。她看见他的脑浆染上他的血,他的眼里是空洞的死寂的绝望。那一刻她只觉得世界的颜色全变成了黑色,漫天漫地的冰冷和绝望,她不相信,她什么都不相信。
    很久之后她也不愿相信,原来他只是一个长相斯文,却花天酒地的骗子。他确实有个有钱的姑父,但他却亏空了姑父的资产,他利用那笔钱到处招惹女孩,直到被他姑父发现,直到他姑父怒不可遏的报了警,直到他欠下一屁股债,直到他被到处追击得走投无路选择跳楼。原来自己真是被骗得最惨的那一个,原来一切的一切不过是一场白日美梦而已。
     这个世界没有童话,至少画不出童话里那样美丽的色彩。比一年还长的一天,比一天还短的一生,不是现实里的童话,而是故事里的高潮。每个人都会做梦,每个人都渴望童话,可是当生活只是生活,除了将破碎了的童话遗忘成故事埋葬,如何敢奢求还有其他。

TOP

这个世界没有童话,至少画不出童话里那样美丽的色彩。比一年还长的一天,比一天还短的一生,不是现实里的童话,而是故事里的高潮。
说得很好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