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宾灌水 | 情感美文  | 长篇短篇   |    玄幻武侠    |    恐怖小说    |    古韵新吟    |    乡土风情    |    音画贴图    |    散文小筑    |    幽默故事   
  家园议事    |    城市边缘   |    情感倾诉    |   酷评杂论    |    家园书丛    |    楹联雅座    |    新诗天地    |    网文转帖    |    文评编写    |    征文赛区  
发新话题
打印

生活,以死亡作结

生活,以死亡作结

文、卿捻尘


血,暗红的血,从地上那个男人的身上喷薄而出,小末的心脏,剧烈地跳动着,跳动着,仿佛要跳出来般,手里的水果刀,还在滴着血,一滴一滴,最终在地上开出娇艳的玫瑰。


看着躺在地上已经停止呼吸的男人,和这被鲜血染红了屋子,小末终于无力的瘫坐在地。

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给了他生命的男人,可同样也是这个男人,毁了她的一生,毁了她原本简单纯粹的生活。

多年前的那个夜晚,她始终不敢不能也无法忘却。玻璃跌落的声响,碎玻璃渣扎入肉体的声响,女人凄惨呼救的声响,男人拳头落下的声响,只是那时候的她只能躲在门后,不敢发出任何声响。


那个夜晚,如同噩梦一般,只是这是个永远也醒不过来的噩梦。


母亲死了,这个男人亲手夺去了她的生命,自此,在这个年仅五岁的小女孩心里便种下了仇恨的种子。是的,他恨他的父亲,即使在知道母亲与村里某个男人有染之后,他依然恨着他的父亲。


没有了母亲,这个男人便将曾经施加在母亲身上的暴行尽数转移到小末的身上,至今还存在着的那些大大小小深深浅浅的痕迹,无时无刻不在诉说着这个男人的暴行。


只是,小小年纪的她,又能如何呢?


然而,这个男人的暴行并未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褪,反而愈演愈烈。


同样是夜晚,没有任何星光的夜晚,甚至连乌鸦的哀鸣也没有,整个世界,安静地如同没有任何生物,除了小末和那个男人。就在这个夜晚,暴行再一次上演,罪恶再一次升级。


照旧醉酒归家的男人,在对女儿一阵打骂之后,竟意乱情迷地将自己的亲生女儿按到在床。任凭小末如何地反抗挣扎,依旧没能够阻止这个被酒精和愤怒冲昏了头脑的男人的动作。

有了第一次,便再有第二次,第三次……或许第一次是醉酒,是昏头,那么第二次,第三次便成了理所应当。是的,就是这样,小末成了自己父亲的玩偶,成了自己父亲泄欲和泄愤的工具。

有一句话说得好,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是的,小末与自己父亲的关系,在整个村子传的沸沸扬扬,小末也成了同学和邻人眼中的笑柄。

很多时候,我们能够承受孤独和痛苦,却承受不了别人的眼光和唾骂。小末也是如此。


父亲的欺凌和打骂她已经习惯,可她始终也习惯不了的是人们异样的眼光和背后的纷纷议论。


他对父亲的恨是与日俱增的。每一个眼神,每一句议论都让她对那个男人的恨加深一点,加重一点。日积月累,这恨,早已将小末压得喘不过气。


当某一种情绪集聚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必然要释放,而对于小末来说,释放的方法无疑是从那个男人身上去找。这或许也是所谓的解铃还需系铃人吧。


当然,或许从小末的内心来讲,她并非是想要杀害父亲的,然而人总会有失去理智的时候,比如前一刻。

这个给了她生命的男人,再次禽兽一般地将她扑到在床上,撕扯着她的衣服!企图再一次地吞噬她,掠夺她!

“你这个没妈的野种!你这个跟自己的爸爸上床的烂货!”所有的议论和咒骂在这一刻,被无限地夸张放大,充斥着小末的耳膜,心底有一个声音在提醒她,绝对不能就这样再一次的妥协!身上这个男人急剧地的抽动,使得她身体剧烈疼痛,终于,在心灵与身体双重的折磨下,她爆发了,如同长久未曾喷薄过的火山,炙热的岩浆瞬间喷薄而出,巨大的能量瞬间释放。小末的力气变得无比巨大,她挣脱这个男人,赤脚飞奔进厨房!拿起水果刀,转身便刺进了男人的腹部!


一刀,两刀,三刀,四刀……直至男人失去呼吸。对他的恨,也终于随着他呼吸的停止而暂时地被画上了一个大大的惊叹号。

满地腥红之中,一张照片清晰可见,那是一个幸福的三口之家。父亲,母亲,还有女儿,他们的笑容,如同照片中那盛放的梨花一般,纯白,干净,简单的幸福洋溢在照片中每一个人的脸上。


小末痴痴地盯着照片,很久很久。


那一年,小末不过五岁。那一年,母亲还在。那一年,父亲依旧还是父亲。


只是,美好的东西总是容易消失溜走。又或许是被某些人破坏,而小末的幸福,是被这两个带她来到这个世界的人破坏的。一个人的背叛,一家人的悲哀。


照片中的人变得越来越狰狞恐怖,小末狠狠地将照片撕得粉碎,魔鬼一般的面孔瞬间消失,小末终于安静了下来。


再次看向血泊中那具已经僵硬了的尸体,小末满意地笑了,她走近浴室,拧开水阀,任凭温水击打着自己,她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和释然,她的世界,从此干净了。没有了性欲,也没有了罪恶。


只是,她便也没有了存在的意义,她始终还是不愿意一个人孤独存在的。她再次拿起水果刀,刀刃向着雪白的手腕一点点靠近……
现实很无奈,本人很变态。
QQ:378153975

TOP

  这个故事太残忍了。
  好久没来了。抱抱尘!

TOP

一个人的背叛,一家人的悲哀!一家人的痛苦!一家人的终结!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