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宾灌水 | 情感美文  | 长篇短篇   |    玄幻武侠    |    恐怖小说    |    古韵新吟    |    乡土风情    |    音画贴图    |    散文小筑    |    幽默故事   
  家园议事    |    城市边缘   |    情感倾诉    |   酷评杂论    |    家园书丛    |    楹联雅座    |    新诗天地    |    网文转帖    |    文评编写    |    征文赛区  
发新话题
打印

水花花和金娃娃

水花花和金娃娃

水花花和金娃娃
                                  ——金莲花之恋

     在很久很久以前,小河边住着金娃娃一家。
  金娃娃通体金黄,和尚头,秃尾巴,有双脚双手,能游能走,叫声哇哇,声若小儿,人们就叫它金娃娃。
  金娃娃家族人丁不旺,一大家子也不过十几二十口子,比起同住在一地儿的其它水中家族要少得多。但它们性情温和,能与邻里和睦相处,又加上家法谨严,生活有序,就更得到大家的普遍尊重。它们通常是两个一对一处居住,相亲相爱,不离不弃。一旦一只遭逢不幸,另一只必定悲痛欲绝,殉情追随。它们的美丽神奇的故事,至今还流传在诸如鱼类呀蛙类呀水族之中,经久不衰。
  小河岸边还住着水草——水花花一家子。水花花的名字是金娃娃给起的,是说这种水草开出的小花,淡白近乎透明,少少的三四个水纹样花瓣相依相偎,娇娇怯怯,弱不禁风的样子。金娃娃家与他们世代友好,比邻而居。老金娃娃就把它给高邻起的名字一代一代传给小金娃娃们,嘱咐他们善待水花花一家,不能去吃水花花的后代果实,因为它们花枝孱弱,繁衍也不容易,有限的花种子经过风吹日晒,鸟兽劫掠,剩下来的就更是少的可怜了。

  就这样,不管是天上飞的,地上跑的爬的,水里游的,经常照面的大家就都叫这种草花水花花了,粼粼的波浪笑嘻嘻的:“嘻嘻,水花花,嘻嘻,哗啦啦——啦。”
  天渐渐的热了,两只金娃娃紧挨着趴在还是绿苗苗的水花花旁边,把嘴里的水珠儿吐在绿苗上,“哇哇”的叫着:“水花花,水花花,快长大,快长大,再过三天就开花,开花结籽抱娃娃!”
  水花花摇摇绿叶儿,笑哈哈:“金娃娃,金娃娃,成双成对不分家,秃尾巴,肚皮大,肚皮大了生娃娃!”
  在水花花的歌唱里,金娃娃害羞的眯起蛙眼,幸福的把和尚头偎在伴侣怀里。
  河坝上一棵不知道几百年的梧桐树上,五彩斑斓的凤鸟展开了长长的尾翼,鸣叫声直冲九天。在水一边的茂盛的芦苇从中,扑棱棱惊起一大片水鸟。
  水花花快乐的随着风儿摇摆着,伸伸腰,长高了一截儿,花萼的尖刺儿就探出来了,它真的要迫不及待的要开花呀。

  踏着火轮的太阳终于通红了圆脸谢幕了,皎洁的月光像乳白的轻纱照拂着静静地小河,鸟儿睡了,鱼儿睡了,连河水也仿佛睡了。
  一滴凉凉的露珠从水花花叶尖滴落,“啪嗒”,把她从美梦中惊醒过来,她打个呵欠伸伸懒腰张开了惺忪的睡眼,呀!月光下的姊妹伙伴们,都已绽放开了嫩白的花瓣,正友好地打着招呼呢。
  天亮了,晶莹的露珠儿挂在水花花新生的花瓣上含羞欲滴,太阳光洒在上面一闪一闪的亮。金娃娃揽着手儿蹲在一旁,满心欢喜的张大嘴巴说不出的憨态傻样:“哇哇哇,真漂亮!哇哇哇,当新娘!”
  凤鸟欢鸣,引来了左邻右舍一大帮儿。大家评头论足,叽叽喳喳,争着告诉水花花怎么打扮,怎么梳妆,怎么样招蝶引蜂当好新娘,
  金娃娃邀来水族的老街坊们,在水中摆开阵势为水花花庆贺。河蚌们跳起优美的扇舞,虾兵蟹将舞动起刀枪,一群群的鱼儿列好了方阵,乐坏了青蛙,一会儿跳下,一会儿跳上。
  羞答答的水花花姊妹,花瓣儿抹上晕红的朝霞。它们优雅的整齐的扭动着腰肢,深深感谢大家的热情祝福,把清纯的花香,大大方方的献给朋友们品尝。
  清清的小河水呀,欢快的流淌,它要把这一方土地上的幸福和吉祥,传播到更远的地方。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大家在这一方乐土无忧无虑的生活。水花花开了又谢了,眼瞅着一大片繁繁茂茂的。金娃娃一代又一代相伴着水花花,关爱呵护着它们。他们都感到幸福无比,很愿意就这样快乐的生活下去。

  天有不测风云。
  不知怎么了,来了好长时间的一段寒冷,把小河都冻起来了。水族们被封在厚厚的冰棱下,能活动的空间实在是太少了,感到有些憋屈。幸亏有那些茂密的芦苇从还能给它们透换些空气,不然可就惨了。
  金娃娃还好一点,它把巢穴弄高一点,衔来水花花为它们的准备好了的草叶儿厚厚的铺垫在窝里,这样就差的冷了。储备下来的野草种子要省着点儿吃了,看老天的样子,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暖和过来。
  寒夜漆黑,漫长的要命。金娃娃有些不放心水花花了,就提醒它:“把干土多盖上点儿,不要潮湿啦!睡觉不能太沉,小心那只又懒又馋的尖嘴酸鸟!咳!咳!还有大风哪,来刮了你去!”
水花花听话的裹紧身子,一动也不敢动。她真得怕那些又干又冷的风啊,把她刮到看不见金娃娃的远方,要没了金娃娃的保护,指不定有多少蛇鼠蛤蟆要糟蹋她们哪;她从心底里讨厌那些又懒又馋的尖嘴酸鸟,平日里嬉皮笑脸,啥也不干,就知道叽叽喳喳瞎三话四的,饿了就没脸没皮无情无义的下嘴啄食街坊邻居的种子,有好多的姐妹们没见到天日就被吞噬到他们丑恶的肚子里,再也开不出惹人爱恋的小百花,再也散不出让人沉醉的芬芳味儿,真可怜呐!真真的可恨!她慢声细气的对金娃娃说:“金娃娃,你放心,我没事儿,倒是你,可千万不要冻着了,你不比我们不怕冻••••••唉!真冷啊,你说,啥时才暖和呀,我好想出去看看呀!”
“不要急,现在出去还不是时候,满世界灰白惨惨的没啥好看的,什么都没有。还是安心的睡觉吧,等到天气好转,我会叫你的。”
水花花是听话的好孩子,她信得过好心的金娃娃,她就安安静静的睡了。
睡啊,等啊,等啊,睡啊,也不知过去了多长的时间,迷迷糊糊的水花花被金娃娃叫醒:
“水花花,水花花,醒来吧,你听到了吗?听到了吗?”
“哎!金娃娃,我听到啦。是那些穿绿裙子的春姑娘们来了吗?是咱们要出去吗?”
“不是,绿裙子小姑娘没有来,外面还是那个样儿,就是比原先更冷啦!冻得我睡不着。”
“更冷啦?怎么会这样?有没有冻坏了你?”
“还能挺得住,只是••••••只是食物不多了,挨不了几天了••••••”
“哪••••••怎么办?”水花花心里打个哆嗦,她不敢往下想了。
金娃娃沉默着,像在考虑一件难以决定的大事情,一时没有说话。
水花花的心急剧的跳动起来,脑子里空荡荡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过了一会儿——多么难堪的一会儿呀,金娃娃说话了。
“水花花,你听我说,我准备搬家了,趁着还有力气,去找一个暖和点的地方。再不走,呆在这里怕是不行啦,不是冻死,就是饿死,看这天气的样子,一时半会儿不会改变的,只怕会越来越冷。”
“搬家?搬到哪里去?”
“我不知道,碰碰运气吧,说不定在什么地方,就有一个有溪水有草地有阳光有白云的地方,就跟咱们这儿原来一样••••••不能呆在这里啦,怕是不行•••总也得去碰碰运气。”
“没有别的办法了?不搬行不行?”
“想不出别的办法,这儿,什么都不能生存了,只有离开这个地方才会有生路。”
“像我们原来的地方在哪里啊?也不知道要走多少路!那••••••我们不就分开了吗?”
“你听我说,水花花,我就是要和你商量这件事,我舍不得跟你们分开••••••最重要的,我看这里已经不能呆了,一点生机也没有了,就算是你们草花一族,也没有希望••••••我想带着你们一块走,或许还有生存下来的指望。”
“这样啊••••••我也不愿跟你们分开,我愿意跟你一块走,只是,你怎么带我们走啊?”
“你愿意跟我们走?太好啦!怎么走我有办法:我盘算过,把你们用洞里的树叶儿包包,含在我们嘴里,这样就能带你们一块走了,离开这个鬼地方!”金娃娃声音大了起来,显然他被自己的这个想法激动了。
水花花们商量了一番,大家一致同意:听金娃娃的没错,走!
金娃娃告诉大家:过去呀,太阳高高的挂在大树上端,多么明亮啊,太阳光从树叶里穿过来,照在大家身上,多么温暖!大树顶上是白白的云彩蓝蓝的天,大树下面是绿绿的青草清清的水,多么漂亮!所以现在啊,我们就朝着高处走,找到那棵头顶着太阳的大树呀,那儿就是我们的家啦!
金娃娃和水花花们激动不已,连连点头:“对呀对呀,一点不差!那就是我们要去的地方!走吧走吧快点走,快离开这个叫人害怕的鬼地方!”

艰难的迁徙开始了,金娃娃一家子带着水花花一家,从死一般沉寂的冰冻世界出发,朝着难以预测的前方,努力的爬去。
爬呀爬呀,走啊走啊,金娃娃们扭动着身子,奋力的向前、向前!他们不敢停步,不敢打盹,离开了巢穴的保护,他们停下来会被冻僵的。实在累坏了,大家就靠在一起,喘几口粗气,互相鼓励说:“加油啊,我们已走出来很远了,很远了,这儿已经冷的差些了,再往前面就是咱们要找的地方啦,水花花还盼着我们带她们早一点到那儿去呀!”要吃东西了,他们小心地把含在嘴里的水花花们吐在一旁,然后分食一点还剩不多的食物。再后来,食物终于吃完了,金娃娃们就沿途找一些能充饥的碎枝烂叶••••••
不管有多么饥饿,没有一只金娃娃去吃一颗水花花的种子,一颗也不吃!哦!金娃娃,好样的金娃娃呀!哦!水花花,幸福的水花花!
走啊走啊,爬呀爬呀,又累又饿的金娃娃又走不动了,又爬不动了。大家又聚拢在一起,只是都沉默着,不再说话。
水花花“嘤嘤”的哭出声来:“金娃娃,金娃娃,实在不行,就••••••别管我们了,吃饱了,你们就能走到好地方了••••••”
“说什么傻话?水花花,我们休息会儿,找点吃的,还能走。你信不信?跟你们说,咱们再坚持几天,大概就走到咱们要找的地方了。”
“真的吗?”
“真的,你还不知道呢,这儿的天气已不再那么寒冷,土地也不再那么干硬,甚至还有些潮湿呢,吹过来的风啊,也不再叫人皮肤生疼,偶尔还会见到一两只小飞虫哪!”
“真的?!那太好啦!”水花花们高兴起来,不再哭了。
金娃娃们互相看看,也咧嘴苦笑几声——那是安慰水花花的笑声。
是啊,这地儿冷得是差些了,再走几天可能真的就到了一个阳光明媚的好地方,可是,这最后的几天怎么来走?他们已经发现,就在前面他们要行进的方向上,出现了连绵的黑乎乎的山丘。
唉唉!山哪,可怎么爬哟,若在往常还好说,可现在••••••
金娃娃们可不知道,山丘的那一边,正是他们梦寐以求的天堂。
这儿三面环山,青山隐隐,松柏森森,胡杨繁茂,白桦成林。向西的一面是莽莽苍苍的大草原,起伏的草甸子,像一口口绿色的锅盔,倒扣在一望无垠的绿海上。成群的黄羊野马,在蓝天白云下面安闲嬉戏。近处的山坡上,绿草如茵,野花开放,倒映在谷底一面像月亮一样的湖泊里——这儿,就是人间仙境——月亮湖。
月亮湖是月亮女儿在人间的花园,月亮的女儿是天下最美丽最聪明最善良最温柔的公主。数不清的岁月里,月亮公主精心呵护着这一方山清水秀绿草如茵的宝地,挡住了严寒的侵袭,驱散了炎热的肆虐,让她的臣民枝繁叶茂膘肥体壮。她熟悉这儿的一花一草,一鸟一兽,她爱它们,宝贝的就像自己的眼睛。

可是啊,近来月亮公主有了心事。她发现,满谷的花草笼上了一层灰蒙蒙的颜色,蔫耷耷的没了精神,松树柏树也凋零落叶,失去了往日的青翠,黄羊白马成片趴在山坡上不愿动弹,再也不见那生龙活虎的摸样了,甚至,甚至月亮湖的湖水竟然也变得浑浊起来,再也不是以往的清澈透底,鱼虾无力地漂浮在水中,有一口没一口地吐着泡泡••••••这是怎么了?她忧心如焚,心疼如绞,急得团团乱转,寝食不安。她央求月宫里的斧神大仙和桂树公公下凡来帮助她,自己带着玉兔仙子四处打听探问,看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这么大的灾难,看有什么办法能解救她的臣民。
忙乱了几天,她们终于弄明白了,祸患来自山外的世界,一场从来没有过的寒流毁坏了外面的世界,引发了整个环境、气候的巨大变故。现在,这个变故的影响就像可怕的瘟疫一般,蔓延到她们的领地来了。

月亮公主愁眉不展,她问学问最深的桂树公公:“桂公公,您老人家无所不知,快想个法子让大家度过这场劫难吧?”
桂树公公沉思良久,才抬起长长的白眉毛看着月亮公主,慢慢说道:“怕是不好办哪!”
“为啥呢?”
“据我所知,要解除这样的瘟疫,有一种特效的东西,它叫娃娃鱼。这种鱼很特别,有脚有手,能游能走,叫声哇哇,像小儿啼哭,故而叫他娃娃鱼。过去有村庄遭遇瘟疫,只要把五只娃娃鱼按照东西南北中五个方位埋在地下,则全村瘟疫顿消,再也不蒙祸患,其效若神,无不应验。可这种娃娃鱼向来只是生长在南方水多之处,我们这个地方少见少闻,到哪里去找它来救急呢?所以我说不好办。”
"娃娃鱼?娃娃鱼!你在哪里呢?在哪里?”月亮公主看看黑黢黢的斧神大仙,大仙摇头,看看三瓣嘴红眼睛的玉兔,玉兔扑棱着长耳朵,看来他们也都不知道这个娃娃鱼在什么地方。
“再说,就算周围有这种鱼,也怕躲不过山外的这场灾难哪!唉!”桂树公公重重的叹了一口长气,接着说:“公主,你也不要太着急难过,万事万物,自有定数,兴衰生死,强求不来,你也看开一些吧。”
“吧嗒!吧嗒!”泪珠儿顺着公主的脸颊滑落而下,公主难受的哭了,她冲着玉兔哽哽咽咽地说:“小•••玉,你•••陪我出去•••去看看••••••"
月亮公主衣袂飘飘,拉着玉兔走到山顶。她泪眼婆娑,俯视着她心爱的子民在痛苦中挣扎,心如刀绞。
突然,玉兔挣开公主的手,指向山外一个斜坡,惊讶的喊:“啊!公主,你看,那一溜儿黄乎乎的,是什么呀?”
“在哪儿?”
“在那,在那!黄的!还动哪,像是往这边走,我看看去!”
金娃娃们被连抬带拉,请到月亮公主住处——一个又敞亮又干净的山洞里,在洞外像一个天井一样的平台上,可以把月亮湖的一切尽收眼底。
桂树公公和斧神大仙也闻讯赶来。桂树公公欢喜的白胡子直抖,对着公主又是抱拳又是作揖:“恭喜公主!贺喜公主!这可真是老天显灵了啊!这都是你一片赤诚之心感动得老天显灵啊!月亮湖生灵有福!”
月亮公主 渐渐从无限的喜悦中冷静下来,她面含不忍之色,向金娃娃们轻轻一指,对大家说:“可是••••••桂公公您看,他们多么可爱多么可怜呐,咱们怎么忍心••••••我怎么能•••••?”
桂公公回过神来,也愣住了。他看看斧神大仙,斧神别过头去,躲着他的眼神;他看看玉兔仙子,玉兔耷拉下脑袋,那眼中分明有泪水在转。
善良的月亮公主委决不下,慢慢地踱到平台上,站在一棵虬枝盘旋的松树下,望着那看起来还是绿色海洋一般的远处。
大家也随后走出洞来,面对着山谷默默无语。

筋疲力尽的金娃娃们,安静地趴在洞中地上,休息着,休息着,他们太累了,艰难的迁徙让他们累散了架,手脚磨秃了,肚皮磨破结痂又磨破,身上滑滑的粘液早已干瘪,脊背张裂,一道道裂口露出紫红的筋肉••••••五脏六腑都像是挪了地方,只想就这样睡过去,睡过去。
可是,不能啊,他们还不能就此睡去,他们的嘴巴里还含着他们最亲密的朋友啊!倒下了,水花花咋办?可爱的水花花,幸福的水花花,把一切都托付给了他们,要找一个让她们安居乐业的地方啊,让她们高高兴兴生根发芽开花结果,快快乐乐生活下去,长出一大片一大片香喷喷白绒绒的水花花呀。
最大的金娃娃抬起头来,中不溜的金娃娃抬起头来,小不点的金娃娃也抬起头来。他们仿佛都感觉得到了,他们那阔大的嘴巴里,美好的生命从来没有停止过的律动。
他们用上最后的心劲,费力地吐出了含在嘴里的水花花,喘息着关切的问道:“水花花,水花花,睡着了吗?醒来了吗?”
“醒啦,早就醒啦!那个好看的姑娘和白兔儿哪里去啦?她们的衣服可真白呀,真漂亮啊!”
“哦,她们刚出去了,在外面呢。”
“谢过人家了吗?多亏了她们发现了咱们哪。”
"谢过了,感谢她们把我们抱过山来,来到这么好的一个地方。嗨,她们跑得可真快呀,简直就是在飞!要不,咱们还怕到不了这儿呢。”
“这儿好吗?是咱们要找的地方吗?感觉在这儿很舒服呢。那个美丽的姑娘就是春姑娘吧,就是换了一身银色的衣裳,不再穿绿裙子了。”
“这儿很好,这儿就是我们要找的地方,咱们就在这儿安家啦!”
“那——就不知道人家愿意不愿意留我们在这里,你问过她吗?”
“不用问,一看那个姑娘就是个大大的好人,她会把咱们安顿好的,就放心吧!”
“太好啦!终于找到了,要安家啦!金娃娃,你们也累坏啦,也该好好歇歇了。”
“是啊,水花花,安了家,就又过上舒心的日子了,真好啊!”
金娃娃们看着喜气洋洋的水花花,欣慰的笑了。笑着,笑着,笑出了一大颗一大颗眼泪,“吧嗒,吧嗒”滴落到水花花身上。

金娃娃流泪了,水花花吓着了,忙问:“金娃娃,你身上疼吗?一定是疼得厉害!咱们去央求那好姑娘给你们治治吧,治治就不疼了,就好啦。”
“水花花,你听我说,你安心听我告诉你:不用治——没用了,我们伤得很重,大半拉身子早就••••••一点力气也没有了,没有多少时间了——你听我说,我们死了以后,你告诉那位好姑娘,把我们分开埋在东南西北和中间五个地方,这样可佑护这方山水无病无灾,这是我们家族的一个秘密••••••旁边哪,就种上几颗你们的种子,咱们还在一起相伴,好不好?”
水花花放声大哭起来:“金娃娃,金娃娃呀,你不要死!不要你离开我们,不要啊!”
金娃娃爱怜的看着水花花最后一眼,断断续续的说:“我也••••••舍不••••••得••••••你••••••“
说完,安详的闭上了眼睛。
“啊!金娃娃!金娃娃啊!啊!”水花花们哭成了一片。
悲情惊动了洞外的月亮公主她们,她们赶忙跑进洞中,眼前的情景让她们惊呆了:金娃娃们伸直了磨烂的四肢,仰面朝天,直挺挺地睡在地上,睡过去了••••••他们的嘴边,各有一个树叶包包,散开了,露出里边一粒粒黄灿灿的种子。
只听到一粒种子对她说:“好心的姑娘,多谢你把我们救到这儿来。我叫水花花,我们是金娃娃含在嘴里带到这儿来的。金娃娃为了带我们找到一个生存的地方,活活的累死了••••••临终时他说,把他们分埋在五个地方,这样可以佑护这一方山水无灾无难••••••他还求你们在他的身旁,埋下我们的种子,好让我们朝夕相伴••••••求求你好心的姑娘,请遂顺我们的心愿••••••”
月亮公主流泪了,桂树公公流泪了,斧神大仙流泪了,玉兔仙子流泪了,她们一起重重的点点头。

三个月过去了,月亮湖畔四面的草花坡上,那种着水花花的地方,开出了一簇簇金灿灿的草花,其形状似莲花而略小,但明显比过去的水花花壮硕了许多,生机无限,娇贵无比。
桂树公公感慨的眼泪“扑簌簌”洒满前襟,对月亮公主说:“好样的金娃娃啊,多情的水花花!您看,他们现在融为一体了,永生永世,再也不会分开,这真是千古奇缘哪!千古佳话!公主,您给起个名字吧?”
月亮公主擦一擦潮湿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道:“就——叫——她——金——莲——花!”
从此,美丽的月亮湖畔,金莲花年年竞放,金娃娃和水花花的故事,世代流传!
                                       2012.8


[ 本帖最后由 葬花吟ba 于 2012-9-1 08:41 编辑 ]

TOP

倾心之作,请大家阅读。

[ 本帖最后由 葬花吟ba 于 2012-9-11 12:12 编辑 ]

TOP

写的真好!生动中展现了人性之美!人们对美好的事物的向往和不辞辛苦追求和打造着完美与和谐!
非常感谢您对家园的支持!问候佳安!
曾有人问我:存在的过程是悲是喜?我抬起眼眸,蓝色被空旷笼罩,问自己:何为悲?又何为喜?如一定要回答,那么,属于我的那片天空经常有雨,这雨的味道:涩涩,酸酸,默默......
——————————
QQ1297279397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