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宾灌水 | 情感美文  | 长篇短篇   |    玄幻武侠    |    恐怖小说    |    古韵新吟    |    乡土风情    |    音画贴图    |    散文小筑    |    幽默故事   
  家园议事    |    城市边缘   |    情感倾诉    |   酷评杂论    |    家园书丛    |    楹联雅座    |    新诗天地    |    网文转帖    |    文评编写    |    征文赛区  
 18 12
发新话题
打印

惊恐十七天(1--4)

惊恐十七天(1--4)

惊恐十七天

作者:爱哭

 

序幕

你相信世界上有鬼吗?也许你信,也也许你不信,但是无论怎样,故事已经开始了......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有人焦急的问着身边的人,而那个人像是吓到了一样,但是看到是一个小孩问的时候,感到很没有面子,语气不是很高兴的说道:“不是你能看和管的,小孩子赶快回家去!”做出了要轰走他的姿势,但是那个孩子没有理睬,而是绕了一个方向,挤到了人群的前面,眼前突然敞亮起来,看到围在人群中央的是一具尸体,但是也已经不可以称之为尸体,因为他身体的各个部分已经被分割开了,而且都是以非常完美的分割黄金点来分割的,但是却没有看见他的男性生殖器,此时的画面更像是一幅精美的作品,只是它的材料是人的身体,而在这个画面的周围还摆放着让人恐惧的骸骨,都是刚刚出生的婴儿的骸骨,并是残缺不全的,给这个画面增添了一种残忍和恐怖的气息,而外围的泼洒的鲜血,也为这个画面点上了眼睛,使整个画面都活了起来,像是要吞噬人的灵魂一样,也仿佛是一双眼睛在暗处观察着每个人,选择着下个目标,而在画面中最明显的地方是缺少了一角,只要是学过绘画的人,都不回忘记在角落里添笔的习惯,而显然这还是没有画完的画,也预示着还有人会用生命去继续完成‘未完成的情景’。但是下一个是谁,谁也不知道,但是在场的人已经抑制不住的全身颤抖了起来,仿佛那个魔鬼就在身边。所有的人都已经不能认为这是人为的,因为至今还没有见过或报道过这么残忍的人,这已经不仅仅是一个杀人案件,因为在这幅画上已经预见了还会有死者,但是同时也可能会有婴儿的陪葬,没有人知道这些的婴儿骸骨是从哪儿获得的。而男孩开始了思索,在现场寻找着蛛丝马迹的线索,但是很可惜除了这幅画之外一无所获,而也许这也就是说,这幅画里有着线索,男孩迅速的用笔把画画了下来,然后离开了。

第一天

离开后,男孩回家吃饭和休息去了,所以他并不知道另一场的惊恐又开始了,只是这次又有所不同了。

夜晚总是那么的安静,同时也让人觉得恐怖,走在漆黑的夜里,你会想着朋友相聚时讲的鬼故事,也会不由自主的想着其他的恐怖时间,所以这使得你的心跳时飞快的,而神经也会更加的紧张着,一个刚刚补习完课业的双十年华的女孩子独自骑着自行车往家飞奔着,希望赶快脱离这个黑暗,但是黑暗好像是没有尽头的,不断的侵蚀着女孩的神经,让她恐怖的不能自己,胆小的扫描着周围,即使很小的动静都让她惊吓不已,路边树木在路灯下的照映的影像也让女孩惧怕着,只希望快点离开这个恐怖的氛围,脑海里突然间回想到早上同学讲的事情,使她的身上直冒冷汗,暗自的在心里祈祷着,希望和以前的每天都一样的顺利,但是很可惜,今天她的愿望注定要落空了,因为在她独自进入黑暗的时候,已经有‘人’在她身后跟随着她了,而那个‘人’只是在享受着自己制造的微风带给女孩恐怖的感觉,仿佛女孩越感到恐怖它就越快乐,但是突然间它停止了跟随,而是突然间闪现到了女孩子的身前,突然的出现让女孩来不及停下而把它‘撞飞’,女孩惊叫了起来,急忙停下车子,向倒在地上的它奔去,查看它的伤势,女孩子没有任何防范之心的扶起了它,但是当接触到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竟然在向地下陷,而且越陷越深,而它也缓缓的转过头看着它她呵呵的笑了起来,声音阴沉邪恶,而且......女孩看到它转身后,昏倒了,而笑声也越来越大,渐渐的消失在了黑幕中,不仅仅是女孩和车子,还有它。一切又恢复了原样,下班的人们还是匆匆的从这条路往家赶,嘴里也在默默的祈祷着,只是他们不知道,今天夜晚的梦已经结束了,而明天有有新的梦在等着人们呢!

  

第二天

白天

在昨天同一个发生命案的地方又有了新的命案,男孩子一夜未眠,一大早起就出来了,但是,却没有很早出来,而是准备充分了才出发,因为他知道昨晚一定会发生命案,但无力阻止,所以只好准备充分后去继续寻找线索来减少伤亡,虽然知道自己的力量很薄弱,但是先天的特异就注定了他生命的与众不同,所以努力的在造福人,但是看了昨天的那幅画后,心里虽然痛恨那个杀人者,但是同时也很肯定它的才能,到达出事的地点了,还是挤在了人群的前面,观察第二幅画;这是一个女孩的尸体,双手被用绳索捆绑者,而双腿被极度的劈开了,全身上下没有一件衣服,而且在身上的其他部位都有着不同的伤痕,尤其是在胸部有着明显的抓痕,而女性的外阴充分的暴露在了人们的眼前,在会阴下还在继续的流着鲜血,仿佛是刚刚死去一样,但是脸已经变的模糊而不可辨认,眼睛极度的向外凸显着,其他的面部器官已经被损坏的血肉模糊了,周围仍然用残缺的婴儿骸骨点缀着,只是不在那么的分散,而是向对于第一幅画,这幅画的婴儿都有个向少女爬的姿势。鲜血被撒满了周围,但是却没有任何一滴滴落在少女或婴儿的骸骨上,而细心的男孩发现在少女的阴道里好似有个东西,男孩思考着,这个东西也许就是第一幅画里的男人的男性生殖器,那么这两幅画就联系在了一起,但是这个第二幅画却看似已经完成了,难道是这个杀人魔鬼已经不想在继续了吗?到这就是重点了吗?不,这幅画面并不完美,这里没有显示出女孩子的脸,它是是不是在预示着什么?也许下一个人是一个美丽的不可方物的人,也许是男人,也许是女人,但是美丽的定义在哪儿里?男孩迷惘了,这简直就是大海捞针了,他的作案地点不定,他的任务选择定(但是是以他的方式去定),而这有是个未知,只是知道案件的发现地一定是这里,也许蹲守会给我带来答案。

夜晚

男孩没有离去,而是找了个既可以观察搬运尸首和安排现场的地方多了起来,但是很可惜,一晚没有什么所获,也不可能有所获,因为在他蹲守的时候另一个地方又有人丧命了。而此时的男孩虽然知道,但是因为很多的不知道,而感到很无力,只好默默的等待......

“再见了,明天见!”一些女孩分手道别着,欢笑布满了这些少女的脸庞,这是一所位于市郊的私人女子贵族学校,而因为明天是星期六了,所以女孩们欢快的道别,期盼着快点到家和家人团聚,而因为是私立,加上管理严格,除了学习之外她们很少能接触到外界的信息,当然不可能知道外面的事情,所以脸上没有恐惧和担忧,“放开我。”一个美少女对一个少年说道,“我不是已经告诉你,那是一个误会了吗?我怎么可能会喜那个恐龙,她长的那么的丑,哪有你的一根眉毛来的美!”少年巴结的说道,“不用解释,已经没有用了,我对你不感兴趣了,”女孩冷淡的说着,而后有呵呵的笑着说:“你不也是甩了女孩和我好的吗?我不介意你现在的女友比我难看,因为你已经日渐下流了,哼~~~”说完美少女转身离开了,连头都没有回,在做上家里派来的车离开了,少年在原地暗暗地咬着牙齿,瞅着美少女离开的方向咒骂着,“哼,骚货,要不是你追的那么勤,连身都献了再加上你有钱又漂亮,谁会看上你这个婊子,整个一个便宜三陪。”少年转身恨恨的走了,边走边想着怎么把自己的对象弄回来,毕竟她也是个美人,而且还是清水百合,学习优秀的主,想着想着少年笑了,仿佛是想到了什么办法,而兴奋的离去了。

此时的美少女不知道,她已经被选定,而危险也在一步步的逼近她身,就在下一刻,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她所坐的汽车无缘故的开始漏油,因为油表下的太快,所以司机不得不停下来,去检查,而美少女还是坐在车上享受着难得的休闲时光,看着浪漫的小说,但是下一刻,就在司机修理好了,去远一点的路边解手的时候,车子突然发生了爆炸,并燃起了熊熊烈火,司机当时就愣在了原地,连正在往外撒尿的尿液也停止了,回过身的司机立马拨打了家的电话和警队、消防队的电话,虽然知道车内的人已经不可能活了,但是还是做了应该坐的事情后才坐下来,心想若是我早回去一步我是不是也已经身葬火海了。此时消防车和警队都已经来了,各自忙碌着,而司机也静静的待着,等着警察的询问,而美少女的父母也陆续赶到,但是当看到这个场面的时候,贵妇人当场昏了过去,被抬到了刚已经在一旁等待命令的救护车上,而富商也只是假装镇定的处理着相关事宜,但是奇怪的事情又再次的发生了,火被扑灭后,所找寻到的尸体缺少了一颗头颅,所有的人都呆住了,但是只能等检查结果处出来后在做打算,而司机被认定为重大嫌疑人,警察怀疑美少女在上车前已经被谋害了。因为不可能在火海中把人杀死被在不被人看见的情况下取走人头,事情以司机本拘留,而贵妇人被送往医院,而富商也跟着夫人离去了。这场意外就以这样的模式结束了。

  

第三天

白天

男孩守了一夜但是还是没有什么发现,就在他疲惫的闭上眼睛休息了10分钟左右的时候,突然间听见了一声尖叫声,警觉的睁开眼睛观察案发地点,而听到尖叫声的晨起的人也看向尖叫声发出的方向,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女孩的头漂浮在凉亭的中间,而周围洁净极了,此时的人们渐渐的想凉亭的方向聚集,想要弄清楚是怎么回事,而当人群把凉亭团团围住的时候,有人说:“看,是细丝线,这是杂技时用的很结实的。”而就在人们他讨论的时候,突然听到在身后有人高喊:“快离开凉亭,那有炸弹。快离开。”而人们听到后,惶恐的推挤的要离开,但是聚集的人真的是太多了,所以,很难一下子散开,再加上推挤,很多人都倒下了,而短短不到30秒的时间。就听到了一声巨响,在地面上开出了一个红火的烟花,并有鲜血的陪衬,先画面是那么的灿烂,那么的美丽,之后就是一片寂静,所有在公园的人都被惊呆住了,看着这个场面,一片的血腥和碎尸,一片的鲜血和被爆炸所伤到的远处受伤的人,还有那满地的凉亭碎片,没有人在讨论,也没有人在说些什么,而是静静的站在那儿,久久不能言语,男孩,迈着脚步来到了凉亭所在的地方,爆炸的声音惊动了周围的居民,纷纷的报了警,远处也想起了警笛的声音......

男孩来到凉亭后,默默的低着头,眼睛里流下了泪水,但是仍隐忍着观察着爆炸前后这第三幅画面的变化,想要从其中找到些什么,但是当他看见了地面上的一个字符vvvvv后,明白了这是有人在向他发出警告,让他不要在插手,要不他就会有危险,他狠狠的看着周围,先要找到那个人,但是这周围就是一片狼藉,碎尸、鲜血、被炸的粉碎的女孩头颅、受伤的人、远处围观的人群、往这狂奔的警察,这一切的一切都没有给少年任何的提示,‘怎么办?难道就要让他继续的猖狂下去,而束手无策吗?为什么呢?我该怎么追查和继续下去?’男孩狂吼着,为什么要那么的残忍?为什么?谁伤害到你了吗?一个疯狂的少年和一幅血腥的画面,让整个情景变的可怕起来,狂吼过后,男孩离开了,而周围的人在他经过的时候都让出了一条路,而警察也没有做阻拦,让他走了。

离开后,男孩并没有离开,而是在街上漫无目的的游荡着,仿佛流连在人间的孤魂一样,而街上的人仍然是来去匆匆,没有因为案件的发生而有所什么改变,而电视的屏幕上也在发布着这些天的案子及警察对市民们的解释和交代,而看到后的人也只是冷漠的看笑话,或者是讥笑警察的无能,总之是在忙碌着自己的事情,谁也没有注意到这个男孩,他一直在游荡,一直到了深夜,忙碌了一天的人们都回家休息了,他也没有离开街上,仿佛不知道疲倦似的,不吃饭不喝水,不休息。就是在走,不停的走,仿佛没有什么人能让他从中走出来。眼神无光就像个死人一样,即使被混混抓住痛扁一顿,也不反抗,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被混混们拿走,此刻的他更加的狼狈,而这时他经过一所医院,不知不觉的走了进去,而看到他的护士,急忙的来到了他的身旁,关心的询问到:“你怎么样?还好吧!来进来,我给你上点药,这样你会好些的。”说着拉着他走进了值班室,把他安排做在了椅子上后,给他找出药箱,为他轻柔的上着药,询问着:“都已经这么晚了,为什么还不回家?你的家人会担心你的。唉,现在的孩子都怎么了,为什么都不会家。”说话间已经把药上完了,但是男孩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话,而是静静的坐着,“小家伙,你遇见什么事情了吗?那你跟姐姐说说吧!”用温柔的眼神看着他,脸上带着和蔼的微笑,男孩似乎是接受到了话,小声的说着:“你知道吗?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吗?那是一个人所为的,我知道的,他肯定是个人,但是我明明知道他是个人,为什么我就找不到他呢?”他的眼神出现了迷惘,继续道:“为什么他药那么的残忍伤害人?难道他是在向我发出战帖吗?但是为什么是以这种的方式?难道不可以有其他的方式吗?”说着说着,男孩流下了眼泪,护士听着听着眼泪也流下了,她抚摸着他的头说着:“不要伤心了,你应该更加的坚强,知道吗?有很多的刚出生的婴儿都是活生生的生命,但是我们却无能为力的看着他们生命的流失,我们都知道,这不是正常的死亡,但是怎么办?我们无法和那未知的力量对抗,所以我们只能站在那里,祈祷他们会放过,但是没有,他们在死后就会消失,连我们想要再看一眼都不可以!所以这不是你的错,因为我们没有这个能力去阻止。”说完,脸上已经全是泪水,而男孩听完她的话后,像似恢复了直觉似的,拉住了她的手,“我会加油的,我一定会加油的尽早抓到他。”护士听后笑了,抱住了他,这么持续了很久,就这样的沉默着,过了很长的时间,男孩脱离了护士的怀抱,站了起来鞠躬离开了,而护士目送他走了很远,才回去,男孩往家的方向走去,决定今夜不眠,药把所有的图连接在一起,以期早日找到那个恶魔。

男孩离开后,护士回到了护士站,在那擦干了脸上的泪,继续的工作着。虽然她不能理解男孩的话,但是在她的心里,深深的信任着男孩。不时的露出微笑,但是恶魔却在这时向她伸出了双手,而男孩并不知道他离开后不久,护士就在医院的护士站脱光衣服,挨个病房去查房,当患者看到这个场面的时候,知道出事情了,所有的患者在她查完自己的病房后都跟在了她的身后,像似药保护她一样,所有的病房查完了,而所有的患者也都出来了,他们看着护士的表情,他们知道这不是她意愿脱光的衣服,但是他们知道她仍在查房是想要通知他们什么,但是此刻的她的脸一般是挣扎的要说些什么,眼睛也在留着泪,而另一半脸确是笑着,眼睛里带着微笑,她的脸已经被这扭曲的不成样子,一张本来清秀的脸庞刹那变成了这个模样,患者们不由纷纷的流下了眼泪,就看见,护士的两只手打起架来,一只手要去拽身旁的患者,而另一支手却拦着,腿也是这样的,患者们看到护士祈求的眼神,就不再说些什么了,纷纷的离她远了些,这时护士向窗户的方向走去,用手打碎了玻璃,用手拿起了一块,患者们闭上了眼睛,他们阻止不了,而护士的双手合二为一用力的刺向了自己的心脏,微笑的闭上了眼睛,患者们流下了眼泪,鲜血从护士的胸膛向外狂喷着,似一个喷泉一样,而患者们流下了眼泪,默默的低头为她祈祷,医生处理了她的尸首,一个妇人说道:“也许她的反抗惹怒了那个恶魔,所以她才死了。但是为什么?她的善良难道就不能让你这个上天的人看到吗?救救她呀!!!”这个妇人哭喊着,而她就是其中一个丧子,但是却在这个护士的安慰下而又站起来的人,这里的人多少都接受了她的帮助,无论是精神的还是物质的。

  

[此贴子已经被紫蓝湖于2009-7-9 22:58:31编辑过]

TOP

有点自己吓自己不敢写下去了

TOP

这样才有效果啊,我看你行!顶下~~

[em17]
人的一生中有太多的事是无法预料的,也许转角遇到的是真爱,也许是扰梦一生的魔鬼,珍惜眼前人吧,世间哪有那么多奇遇等待平凡的你!~

TOP

顶下~~~~~~~~期待着继续害怕。

中国文学家园网站欢迎您!

TOP

爱哭,你太有才了。
白月光,照天涯的两端,在心上,却不在身旁;每个人,都有一段悲伤,想隐藏,却欲盖弥彰
你是我,不能言说的伤,想遗忘,又忍不住回想;像流亡,一路跌跌撞撞,你的捆绑,无法释放

TOP

第四天

白天

新闻的头条出现了这样的一条报道:

昨夜在深夜的时候,某所医院的护士在护士站工作的时候,突然间脱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然后开始查房,而在患者在看到她当时的模样后纷纷跟在她的身后,但是当她查完的时候,突然间表情变的很奇怪,一边哭一边笑,恐怖极了,然后她的四肢开始打架,然后就是打碎玻璃双手刺进了自己的胸膛,面带微笑的离去了。在场的患者们都流泪了,据说她是个值得人尊重和爱戴的人,她的事迹从她上班到现在没有任何的不良记录,甚至是全国的模范代表,所有住过院与她接触过的人,没有一个不夸奖她的,而她的同事亦是如此。但是她死了,而且死的很离奇。上面附加着很多她的事迹,和她的照片,她的故事......

男孩早上起来的时候感觉很轻松,也许是 因为昨夜护士的劝说吧!感觉很好,他独自居住着,因为他们的家族就是这个样子的所以他也很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像往常一样的准备早餐,然后到门外拿报纸开始新的一天,准备好早餐后,就坐下了,拿着报纸边看变吃饭,但是当看到那条报纸和照片的时候,他呆住了,连牛奶撒上了身上都没有所觉,清醒后,把桌子上所有的东西都扫倒了,气愤的摔着东西,仿佛只有这样才可以宣泄心中的怒火。慢慢的冷静了下来,回想着昨晚的那个护士,眼泪流了下来,‘如果我没有遇见你,也许我还在游荡着,但是我遇见了你,却害死了你。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他在心里不断的重复着,仿佛只有这样才可以减少心中的罪恶。电话铃声响了起来,他镇定了下,拿起电话,“喂,谁?”男孩冷漠的问道,“你还想不想上学了?已经多少天不上课了。”一个女孩的声音响了起来,“我最近有事情,先不去了,我过些天在去吧!好了,就这样了,我挂了。”男孩挂了电话,不想再多少说些什么。而那头的女孩在看到他挂了电话很生气,但是又无可奈何,只好自己去上学了。男孩接完电话就坐在沙发上静静的凝思着,整理着这几天发生的事情的联系性,但是除了钱前面的三个案子有一定的联系,第四个的联系性不是很大,也也许这四个是紧密的联系在一起的,但是联系的地点在哪儿呢?男孩一直做在沙发上久久的凝思着这个问题。

下午

男孩家的门铃突然被摁下了,门铃响了起来,男孩吓了一跳,起身去开门了,开门刚被男孩打开,一个人就把男孩推开走了进来,手里还拎了个东西,而男孩也不是很感觉奇怪的就把们关上了,回到了屋里,这时已经刚进屋的女子已经坐在了沙发上,一副是自己家的样子,而男孩也只好另外找个地方坐下了,“思,你也太逊了,竟然死了那么多的人个婴儿还只是坐在家里,难道你的能力已经老坏了吗?”女子用很蔑视的眼神看着他,而思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坐在那里继续思考着,“算了,看你这样也知道你没有什么办法查找到,看看我给你带来的东西吧!”说着打开了她带来的东西,原来是个水晶球,这时男孩笑了起来,说道:“姐你不是开玩笑吧!水晶球?它?算了,那些人不会让你发现的,还是收起你幼稚的大玩具吧!”:“想我旭也是数一数二的人物,不要这样的说我,小心哪儿天有事情求到我,哼~~~要不是爸妈让我来,我才不来呢!”旭说完气呼呼的站了起来,突然间她的全身颤抖着,手指慢慢的抬起来,指着窗外,嘴一直开开阖阖,久久的不能说出话来,之后受不了的昏了过去,而神看到这个旭的反应后知道窗外肯定有什么东西,此时的他缓缓的也转过了头去,眼前出现了一个画面,在他的窗户上挂着一个已经腐败许久人头,而且还在那里流着些无色的液体,仿佛关着窗户都可以闻到那股腐烂的味道,而人头的下面还悬挂着一些已经分不清的脏器,在神观察的时候,突然间听见了响声,立马回头看去,就看见旭昏倒在了沙发上,神还在想呢!都已经那么长时间了,怎么都没有听见其他的声音,看来旭还是老样子,一点也没有改变,还是那么的害怕,但是这是她第一次面对实物,以往只要是听到恐怖的事情夜里就会睡不着觉,隐约间还会听见哭泣的声音,而由此看来,旭是没有怎么变了,无奈的神,只好先把旭安放在卧室的床上,然后拿起电话给警察局电话,打完电话就开始巡视着周围,查找着线索,突然头颅动了下,掉下了一张兽皮,顶上写着:游戏要开始了,也即将结束。神看完后品味着这句话的意思,这时警察也赶到了,他们迅速的封锁了现场,开始勘察和盘问着,寻找着线索,而神早在他们摁铃的时候已经把兽皮收了起来,但是他不知道这个兽皮其实还有其他的字。警察离开不久,就听到卧室里传出了旭的尖叫声,神立马跑到了卧室,看见了旭蜷缩的坐在床脚下,低头哭泣着,神慢慢的走到了旭的身边,把她抱到了床上,而旭也使劲的往神的怀里缩着,哭声小了许多,但是还是能听见抽泣的声音,而神抱得更紧了,渐渐的已经听不到任何声音了,这时的旭也许已经睡着了,而神试着把她的收松开,但是发现自己怎么也解不开她的手,所以就和旭一起,躺在了床上,把被给她盖上了,而他没有睡觉,而是看着这个胆小的姐姐,思考着为什么睡觉的她是这么的温柔,而醒着的时候 为什么是那么的恨自己,为什么不喜欢自己,思考着,思考着,就睡着了,半夜的时候又听见了旭的尖叫声,神立马醒来坐了起来,握住了旭挥舞的双手,把旭轻轻的从新放在了床上,而自己坐在了地毯上,就这么的握着旭的手,直到她又再次进入梦乡,才安心的放松了全身,敲了下头,提醒自己不能再睡了,之后全心的开始思考着整个案件。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9-7-9 23:05:54编辑过]

白月光,照天涯的两端,在心上,却不在身旁;每个人,都有一段悲伤,想隐藏,却欲盖弥彰
你是我,不能言说的伤,想遗忘,又忍不住回想;像流亡,一路跌跌撞撞,你的捆绑,无法释放

TOP

有才,,你的逻辑思维,很强!!佩服。。。

TOP

good.
You are alicensed author

TOP

如何调整行距呢?愁死了……眼睛有点花,我以后不要去医院了

TOP

构思很好,如果好好的组织一下文字,会更好!

“成名要趁早”,褒的贬的都行,圆的方的只要有个性!

TOP

 18 12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