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宾灌水 | 情感美文  | 长篇短篇   |    玄幻武侠    |    恐怖小说    |    古韵新吟    |    乡土风情    |    音画贴图    |    散文小筑    |    幽默故事   
  家园议事    |    城市边缘   |    情感倾诉    |   酷评杂论    |    家园书丛    |    楹联雅座    |    新诗天地    |    网文转帖    |    文评编写    |    征文赛区  
发新话题
打印

人心隔肚皮(小小说)

人心隔肚皮(小小说)

人心隔肚皮(小小说)
杜德芃很早就进城务工了。凭着自己的辛勤努力和钻研打拼,慢慢地熬成了包工头。
随着杜德芃承揽的工程多了,规模大了,项目繁了,施工队起了个明德的字号,同时,杜德芃自己越来越感到已经忙不过来了。有时候,正办着这个事,又来了那个事;正在往东走,却进来个让向西去的电话,自感分身乏术,没有三头六臂的本事。
于是,他就让平时办事比较灵光的施工队副队长琚利火来兼职,在自己不在施工现场时,对接好送料的商砼公司的送货人,并在送货单上签上收货人、收货数量和时间。
琚利火副队长开始履行兼职就很积极负责任。
当商砼公司的送料车来后,琚利火马上跑过去,招呼着卸料,完事后,就从兜里掏出事先准备好的签字笔签字。
        “哎哎,让你们老板杜德芃签字。”商砼公司送料人对琚利火副队长说道。
        “不用老板签了,我签字就行。”琚利火当仁不让地回答。
        “咱们虽然打交道了好长时间,彼此熟悉,但签字是老板的事,你签字恐怕不行吧?”送料人满懂规矩地回绝道。
        “我签字行的,昨天杜老板交代过的,不信你问问他们。”琚利火指着在一旁干活的工友对送料人强调道。
        “是的,老板让副队长签字的事开会通知了,我们都知道。”在一旁干活的工友附和道。
        “即使是大家都知道,我也得给我们的老板说一下,看看我们的老板同意不同意?”送料人说完拨通了商砼公司老板的电话。
        “老板,你好!明德施工队副队长琚利火说,他可以在送料单上签字,还说是杜德芃老板安排的,你看如何?”
        “让他签吧,今天上午一上班,杜德芃就给我来电话,知会了此事。上午事多,我忘了告诉你了。”商砼公司老板随即挂断了电话。
        “原来如此啊,好副队长签吧签吧。”送料人自言自语道。
有了第一次,以后就会有无数次。琚利火内心无不得意,以后就可以代替老板签字了。就这样一直签下去,说不定会有意外好处呢。善于动脑筋的琚利火内心活络起来:好事多磨,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半年过去了,琚利火兢兢业业,一直履行着签字的兼职。一天,他突然找到杜德芃老板,说要辞职。
        “是我对你不好,让你受委屈了?”杜德芃不愿意让琚利火辞职道。
        “不是,老板你很信任我,对我很不错,没有委屈可言。”琚利火回答道。
        “那为什么要走呢?”杜德芃老板不解地问道。
        “是老家有事,非让我回去不可。谢谢你老板的平时的关心和信任。”琚利火坚持辞职道。
        “人各有志,既然是这样,那就同意你辞职。不过有言在先,什么时候想回来,这里给你留着位子呢。”杜德芃老板满有情义地说道。
       “好,谢谢老板。”琚利火说完与杜德芃老板握了握手,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年底快到了,看着自己明德施工队盖起的高楼大厦,杜德芃老板满心愉快,心想:年底一算账,肯定过个好年。那个琚利火真没福气,他要是不辞职,我还能亏待他呀?
杜德芃老板正在想着,突然,听到了一阵急促地敲门声。
        “谁呀,进了。敲这么大声音。”杜老板不耐烦地应声道。
        “出蹊跷了杜老板,商砼公司的人来要琚利火签字的料钱呢。”敲门人说道。
        “没事的,琚利火签字的料钱三个月前就给商砼公司结清了,还要什么?”杜德芃老板轻松地说。
        “蹊跷就在这里,商砼公司说是最近才发生的料钱。”敲门人边把料单递给杜老板边回答道。
        “没事的,是商砼公司搞错了,琚利火早就辞职离开了明德施工队,他离队后的签字进料与咱们无关。”杜德芃老板蛮有把握地说道。
        “好,我给商砼公司来要账的人说,让他们找琚利火去要。”敲门人说完出去了。
杜德芃还是一个有点法律意识的老板。敲门人出去后,他赶紧给他的一个在律师事务所工作的同乡发小龚大卫打电话,请他过来一下商量点事。
龚大卫律师恰好有时间,过了二十来分钟,就坐在了杜德芃老板的面前。
杜老板一五一十地将琚利火签字的事和商砼公司来要账的事给龚律师说了一遍。
龚律师越听越皱眉头,说 “发小老乡,我的哥啊,你可被琚利火那小子给坑了。”


“怎么还回事?”杜老板急切地问道。


“琚利火辞职后你有没有向商砼公司声明不让他签字的通知?”龚律师询问道。


“没想到这码事。感觉那伙计表现还不错,加上我也挺忙,又不知道还会出现这事,就没有将他辞职的事通知人家商砼公司。”杜老板解释道。


“毛病就出在这里。你没有通知人家商砼公司琚利火在你这里辞职不干了,人家还认为他是你这里的人,仍代替你签收建筑材料呢。”龚律师喝了口茶继续道:“这在法律上称为表见代理。如果人家商砼公司到法院起诉你,你还必须把进料钱拿出来给人家。”


“真的有这么严重吗?”杜老板问。“咱们是什么关系?我还能吓唬你,真的有。”龚律师斩钉截铁地回答道。


“这也就是说,琚利火把进的建筑材料卖给了其他施工队,而我得替他给商砼公司料钱?”杜老板自言自语道:“如果是这样,那么琚利火这货就很不够意思了。”


“是啊,一是你得替他掏材料钱;二是你没有看准人,受了琚利火的算计。”龚律师接着话茬道。“所谓表见代理,是指虽然行为人事实上无代理权,但相对人有理由认为行为人有代理权而与其进行法律行为,其行为的法律后果由被代理人承担的代理。表见代理从广义上看也是无权代理,但是为了保护善意第三人的信赖利益与交易的安全,法律强制被代理人承担其法律后果。


“我替他承担法律后果,替他埋单,那我的损失谁来赔偿呢?”杜老板沮丧地问道。


“你的损失去找琚利火去追偿,可以找他要,他如果不给,可以去法院起诉他。”龚律师回答道。“不给那是另一个法律问题了。”


“与琚利火打官司呀?我相信他,他却黑我,真是人心隔肚皮,我怎么这样倒霉啊。”随即杜老板胡诌了一首小诗:我被命运黑了一下

台风来了
疾风暴雨/山坡山的杜鹃花/被使劲地摔打摇曳/痛苦不堪地哭了/温室里的花儿/却悠闲自在地躲过一劫

哭了的杜鹃花/把心中的愤懑和毒素/一股脑地排泄出来/很痛苦但很坦然/她掏心掏肺/将美丽的花朵分享给世间


命运却没有因此来眷顾/反而黑了他一把/以无情的狂风吹打/来试探不忘初心的意志/一句话
不怕/反正是山坡上迎霜斗雪的野花

“别感叹了,赶快给人家商砼公司付款吧。”龚律师安慰杜老板道。“如果需要与琚利火打官司,我可以免费当你的代理人。”

“好,谢谢你。你先坐着喝茶,我去给人家付款。真是吃一堑长一智,以后轻易不要忽视细节。假如我及时通知了商砼公司,那货想钻空子也钻不成。”杜德芃边说边往外走,去给商砼公司付款了。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