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宾灌水 | 情感美文  | 长篇短篇   |    玄幻武侠    |    恐怖小说    |    古韵新吟    |    乡土风情    |    音画贴图    |    散文小筑    |    幽默故事   
  家园议事    |    城市边缘   |    情感倾诉    |   酷评杂论    |    家园书丛    |    楹联雅座    |    新诗天地    |    网文转帖    |    文评编写    |    征文赛区  
发新话题
打印

“偷一罚十”于法无据(小小说)      

“偷一罚十”于法无据(小小说)      

“偷一罚十”于法无据(小小说)

        夜幕降临了,好多商店开始打烊。函治超市的揭阳泉老板也不例外,与员工一起盘账。令揭阳泉老板沮丧的是,今天盘账又对不住数。大件的商品物账相对应,小件的商品账物却参差不齐,不相对应。
        “这是这么回事?”揭阳泉生气地问当班的服务员。
        “我们也不知道呀。”服务员怯生生得回答道。
        “估计是个别爱贪小便宜的顾客小偷小摸的行为所致。”当班经理乐羊鹏推测道。
        “那要你们干什么吃的,为什么不制止?”揭阳泉老板厉声责问道。
        “不是不制止。一来冬天都穿的厚,贪小便宜的人把小件物品藏在棉衣里夹带偷出;二来我们即使是发现抓住偷摸东西的人,也没有什么办法呀。”乐羊鹏无可奈何地说。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给你们个政策,从明天起写个警示牌,搞个安民告示,上写‘偷一罚十’。咱丑话说到前头,你们睁大眼睛,逮住了就不客气地罚款。”揭阳泉老板似有高超智慧地布置道。
        “老板高明,明天开门我们就悬挂起来这个警示牌。”乐羊鹏无不佩服地赞许道。
        到了第二天开门,函治超市大厅果然挂出了“偷一罚十”的警示牌子。来超市购买商品的顾客看到这个牌子后,议论纷纷。有的说:就该如此,要不那些不自觉的贪占小便宜的人经常偷东西,超市还怎么开?也有人说:超市的成本又大了,还得聘请一些专门抓小偷小摸的保安呢。
        说归说,事归事。也不知道是运气好,还是警示牌起了威吓作用,一天下来,经过盘账,物品与经营额毫厘不差。
        “哈哈,看来我们是没有采取措施。稍微想点办法,盗贼就销声匿迹了。”揭阳老板道。
        “是、是、是。”当班经理小心翼翼地附和道。心想:反正你是老板的,坑死人不偿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果然,第二天,在结算商品处,当班经理与收银员就抓住了一个怀揣一瓶洗发露的贪占小便宜的小偷小摸者。由于抓了个现行,收银员和当班经理很是理直气壮,不但从道德与法律上谴责了这种龌蹉行为,而且依据警示牌宣誓的规定,还要罚十倍于洗发露的款项。
        小偷小摸者自知理亏,也不敢强词夺理,只是反复说:“只是先挑选,后来忘记,总之是误会。”
        当班经理一看,在老板面前争取面子的时机到了,得好好地表现表现。 “你说是误会就是误会了?偷一罚十,快掏钱吧。”
        贪占小便宜者也不示弱,强词夺理道:“我就是拿着拿着忘记了,现在还你不成?”
        不一会儿,超市集满了人群,说什么的都有。你来我往,唇枪舌剑,不亦乐乎。
        正在顾客们议论纷纷,言论不一的情形下。有个人不声不响地来到了经理室。他就是某工商管理局的濮阳均管理员。
        “揭阳老板,生意兴隆啊!”濮阳均一见到揭阳泉祝福道。
         “是濮阳均管理员呀,谢谢你的美好祝福。坐坐。”揭阳泉起身让座道。
        “你别先照顾我,你赶快去大厅,让收银员把那个人放走,免得麻烦。”濮阳均急切地对揭阳泉说道。
        “那个人小偷小摸,而且我们有言在先’偷一罚十’,怎么能轻易放他走呢?‘’揭阳老板不服气说道。
         “哎呀,揭阳泉老板。经营你是内行,可法规你不是很懂,你怎么有权力实施‘偷一罚十’呢?‘’濮阳均提醒揭阳老板道。
         “他们偷了我的东西,为什么我没有这个处罚的权利?”揭阳泉老板不服气地反问道。
         “这个你就不懂了,看来我得给你普普法了 。”濮阳均有点占据优势地提醒道。
        接着,工商管理员便一五一十地道出了函治超市不能以警示牌“偷一罚十”为依据对小偷小摸者实施罚款的法律理由。
        濮阳均说道:你们按挂出的“偷一罚十”的警示牌所进行的处罚,实质上是行政处罚。但行政处罚是有法定原则的,其原则概括有四个方面:一是处罚依据是法定的;二是实施处罚的主体是法定的;三是实施处罚的职权是法定的;四是处罚程序是法定的。
        根据处罚法定原则,行政处罚必须以法律、法规、规章为依据,而且,实施行政处罚的主体必须是有行政处罚的行政机关或法律法规授权的组织。而结合本案考虑,函治超市作为处罚的依据是超市挂出的“偷一罚十”的警示牌,既非法律法规又非规章,所以警示牌不能作为合法的处罚法律依据。另外,进行处罚的主体超市,仅仅是一个经营实体,既非行政机关又非法律法规授权的组织,不享有行政处罚权。
        听了濮阳均这一番话,揭阳老板赶快步入大厅,交代给当班经理乐羊鹏:即刻对偷拿小件商品者进行批评教育,道德谴责,警告若再犯偷摸,超市就要打110,让警察来处理。并开闸走人,摘下“偷一罚十”的警示牌,加强巡回监管商品,采取技术性防范(比如在商品上加磁等措施)就行了。
        一场游戏一场梦。工商管理员濮阳均的到场和积极主动地发挥正能量,既避免了一场不必要的民事纠纷,又节约了紧缺的司法资源,可谓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呢?!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