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宾灌水 | 情感美文  | 长篇短篇   |    玄幻武侠    |    恐怖小说    |    古韵新吟    |    乡土风情    |    音画贴图    |    散文小筑    |    幽默故事   
  家园议事    |    城市边缘   |    情感倾诉    |   酷评杂论    |    家园书丛    |    楹联雅座    |    新诗天地    |    网文转帖    |    文评编写    |    征文赛区  
发新话题
打印

【散文】痒痒的青色

【散文】痒痒的青色

【散文】痒痒的青色
           文/黄璜
  晚饭后,我常常一个人顺着家乡的小河边散步。
  这是是条自然的小河,河边多是灌木丛,稍微平整的地方都被村庄的农妇们开辟成了菜地,因为走的人很少,自然就有了断断续续、弯弯曲曲的羊肠小道。傍晚时分,这里很是热闹,妇女们忙忙碌碌地打理着菜地,他们家长里短,说说笑笑,互通有无。你若侧耳倾听,既能听得村庄上的新鲜事,也能猜得出各家明天的生活。然而,妇女们很快就挎着菜篮子转回家去,小河边很快就恢复了寂静。
  我却喜欢来这儿随意走走,或者随意在小河边小坐,尤其到了傍晚,我喜欢静静地坐在河边看夕阳,听水声,任思绪随晚间美景随意流淌。身边的微风习习,河水清而浅,不时有涓涓细流哼着小曲向下游流淌,偶尔有几条小鱼却逆水而上,给小河增添了几多欢乐。此时,我想到庄子和荀子的那段很有哲理的对话,庄子说:这两条小鱼多恩爱啊!荀子反问:你不是鱼,如何知道她们恩爱啊?庄子说:你又不是我,怎么懂得我和鱼儿之间所发生的事情呢?想到他们的对话,我的心里就像这小河水,泛起了层层涟漪。
  有时我索性坐在河边,静静地欣赏这条不规则的羊肠小道,也不知为何,河边多是垂柳依依?是曾经生产队的社员们为了美化这条小河栽植的么?好像不是,那就应该是自然生长的吧,我想,这些垂柳应该一定是自然生长的,因为这些垂柳高的高,矮的矮,粗的粗,细的细,老的老,小的小,有的树干颀长娇嫩,好像美丽清纯的少女;有的树干心空粗糙,宛若老态龙钟的道人。垂柳中混杂生长着一些不知名字的树,我姑且叫它们杂树,这些树木错落有致,层次分明,就像一大家子生活在一起的感觉。在这里,我也因此感受到一丝家的温馨。
  前段时间,因为工作太忙,我被关在单位没能出门,为此,我就没有看见风,也忘记了风的模样。看来人若要生活得好,就必须常常到大自然里走一走。在小河边,我看见了那久违的柳条在轻轻地拂动,就像少女那长长的秀发半遮那水一样眼角,啊,风就是飘动的少女的头发。我带着愉悦的心情朝前漫步,忽然看见不远处有位姑娘半倚在一棵垂柳旁,我好激动,这么美的景色,因为有了姑娘才因此有了魅力!那姑娘长长的头发像条柳依依,遮住半个漂亮的脸庞,她身材高挑,不胖不瘦,一眼看上去,给我的感觉有《陌上桑》中采桑女的魅力,让农夫们耕者忘其梨,锄者忘其锄的感觉。可当我走近她时,看到的却是一丝淡淡的忧愁?她见到我,没有作声,也没有抬头,便立马转过身去,就在她转身的一刹那,我看见了这位姑娘红红的眼睛,那眼眶里仿佛饱含着泪花。此时,我突然没了心情,因为我认识这位姑娘,她是医院里最好的一名医生,她给我看过病,记得那次晚上,我突发阑尾炎,当时我就只剩下一个字“疼”了,是她来到我的身边,微笑着给我看病,她先是用那双娇嫩的小手轻轻地敲打着我的肚皮,她用那柔柔的带刺的话语,说了句不着边际的话:“看你肥硕滚圆的腐败肚子,以后可得注意保健。”她的话既让我气愤,也让我忘记了疼痛,也不知怎的,当她为我打点滴后,我觉得她就是一位美丽的天使。
  我很反对那句“好人多磨难。”的悖论,可现实往往同好人开着天大的玩笑。这位医生自然也不例外,去年她的老公意外身亡了,这一年多来,她带着个孩子真正不容易,苦难让她失去了笑容,今晚她来这里,也许有太多的话想对这条小河倾诉吧。我不想打扰她,便带着淡淡的忧愁,绕道离开了这个也属于她的地方。
  我在心中为她祈祷,祈祷这位善良的姑娘尽快调适心情,拥有身边这美好的风景。
  此时,夕阳西下,美好的晚景真正渐渐地被夜色所吞噬,但愿那轮明月早早升起,照亮这位姑娘回家的路。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