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宾灌水 | 情感美文  | 长篇短篇   |    玄幻武侠    |    恐怖小说    |    古韵新吟    |    乡土风情    |    音画贴图    |    散文小筑    |    幽默故事   
  家园议事    |    城市边缘   |    情感倾诉    |   酷评杂论    |    家园书丛    |    楹联雅座    |    新诗天地    |    网文转帖    |    文评编写    |    征文赛区  
发新话题
打印

垃圾派诗歌批评

65.《委鬼走召点评徐乡愁的诗



                《中国微小说诗》年选第2期


                    2016-07-28 徐乡愁 微小说诗


徐乡愁,男,生于六十年代,四川人。垃圾派领军人物和集大成者。有作品《垃圾派宣言》、《只有体制诗人才给诗歌订公约》、《地震诗潮使中国新诗遭受重创》等,诗集《每况愈下》(2007年,中国文联出版社)。主编诗歌民刊《垃圾派》。


一个农民的故事

从前
有一个农民老想死
他觉得死亡是通向
幸福的唯一途径
但经过多种努力未果

他想触电
活了几十岁的他
已经停了几十年的电
他又去喝农药
这年头什么都有假
只有假牙才是真
接着他又用刀子捅
用镰刀割用铁锤砸
看脸膛发青嘴唇发紫
哪还有什么鲜血可流
直到后来才明白
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
有困难得找政府
有冤情得靠法律

于是
在政府的殷切关怀下
在法律的无偿援助下
森林被毁大楼被炸
政府说是他干的
仓库被盗银行被抢
法律也说是他干的
贪污受贿挪用截留
大家都说是他干的
终于,农民被抓起来了
被幸福地抓起来了
数罪并罚立即枪决
眼看梦想快要实现了
农民激动得不停的
在牢房里练习头点地

按照国家的扶贫政策
子弹费政府出一点
村委会再出一点
剩下的则由死者自筹
农民倾其所有
要了最便宜的一颗
不知是宰人的行业太垄断
还是求死的人群太众多
那子弹被多次倒卖以后
从几十元炒到几百
又从几百炒到几千
最后落到农民头上时
得用几头肥猪去抵押

现在
农民只有爬在窗口
眼巴巴地看着
这个欣欣向荣的国家
和蒸蒸日上的时代
但幸福是属于他们的
我们连死亡也没有

(2006.1.18. 后小改)



春播马上就要开始了
   
春播马上就要开始了
乡亲们没有钱买化肥
只有悄悄的呆坐在门槛上夜哭

当官的却不能哭
他们看在眼里记在心上
并紧急调配所有的机关干部
分期分批地
派遣到乡下去造粪

有的是包专车去
有的打的去
有的是一个人去
有的携带老婆孩子一块儿去
他们一个个西装革履
容光焕发神采奕奕
造粪的机能一个比一个优良
也有带病坚持工作的
高血压高血脂高血糖
但为了支援祖国的农业建设
为了不辜负上级的殷切希望
苦点累点病点没有关系

在餐厅
造粪的原料早已备好
等开春的锣鼓一响
他们便开始猛吃优质大米
豪饮上等名酒
狂吞鸡鸭鱼肉海鲜
然后保质保量地
把屎屙足把尿撒够
以确保春耕生产的顺利进行

        (2002.12.30. )


我的良心被狗吃了

我把良心割下来
拿到市上去出卖
那里的人很多
他们也是来卖良心的
而买主却少得稀奇
我们从上午卖到下午
又从下午卖到心急如焚
还是没人来问津

我这本是一颗优秀的良心
血管没有硬化过
心肌没有梗死过
且心地善良心平气和
心心相印心服口服
可以蒸炒也可以卤煮
这时,走过来一个傻逼

傻逼长得倒是有头有脑
鼻子在嘴巴的上面
两只耳朵左右各一
他把我的良心掂了又掂
又把价格压了又压
算了,与其贱卖给你
不如老子拿回去喂狗

            (2005)



委鬼走召点评:


       诗人徐乡愁的诗,劲道,老辣。用音乐来打比方,就是重金属摇滚:鼓点密集,华彩飞迸,常让人热血沸腾。当然,最主要是具有摇滚的精神:反叛、犀利。

       这四首诗,并非有意的微小说诗写,主要是垃圾派的讽刺诗,但都有个虚构的故事框架。这些虚构的故事框架,看似荒诞、离奇,但作为对现实的讽刺,又真实、尖锐,直戳现实的痛点。《一个农民的故事》叙述一个农民求死不能的离奇事,穿插对应的是伪劣商品遍地、临时工背黑锅、物价无良哄抬等导致底层老百姓“生不得”、“死不起”的现实;《春播马上就要开始了》讽刺中国官员的腐败奢靡与一贯的装腔作势;《我的良心被狗吃了》指出的其实是这个社会的良心被狗吃了的沉痛现实。

       微小说诗,原来还可以这样写:荒诞不经,又剑剑穿心、刀刀封喉;徐氏讽刺诗的独步天下,也由此可见一斑。(委鬼走召)




※※※※※※※※※※※※※※※※※※※※※※※※※※※※※※※※※※

http://mp.weixin.qq.com/s?src=3&timestamp=1469975565&ver=1&signature=zqUJUyreA8h2LesDU*sggCLQgTIU37xxEI3eclaQFttAl0aNQR1fim3AA0*nJqxcY*Q7ELhpq1BXTWFo0RDhGvSHg03kAttbr9MefZxLqweLLiCXrBgv0yRLUnBCm0SprPkOWMt5iGGC1xcey*XRx*--YgxGar3hPjlgeoShwvA=



[ 本帖最后由 西岭雪 于 2016-7-31 23:02 编辑 ]

TOP

66.《手舞足蹈之屙诗——差感美学谈谈徐乡愁诗歌》



                                                    作者:女贞子



       读了徐乡愁的文本之后,老是想说上几句,以前浅尝辄止的对垃圾派诗歌谈及一二,但没有深入的窥看更没有对大量文本的分析。如果按着我个人的阅读经验来说,读“下半身”的文本你就会感觉自己是一个十足的“观淫者”,世纪初的亚当和夏娃。读垃圾派的文本应该算是“厕中成佛”的一种感受吧。

       那天我对诗人九月说我想用差感美学的理念研究一下徐乡愁的诗歌文本,我说在诗先锋坛子里有他的代表作搜集。九月建议我听听一首何勇的歌《垃圾场》,我也一直没有时间或者说没有留心寻来听听,不过从九月的学唱中感受得到那种愤青味道。九月说徐乡愁并不先锋,这种愤青气哪一代人都有,听听80年代的摇滚你就会觉得这东西也不新鲜。我对九月说:“诗和歌是姐妹,摇滚唱着撕心裂肺的尖叫,垃圾派的诗歌也和金斯伯格一样的胆汁质。”

解手

就是把揣在衣兜里的手
解脱出来。把忙于数钱的手
解脱出来。把写抒情诗的手
解脱出来。把给上级递烟的手
解脱出来。把高举旗帜的手
解脱出来。把热烈鼓掌的手
解脱出来

把举手表决的手解脱出来
把举手选举的手解脱出来
把举手宣誓的手解脱出来
把举手投降的手解脱出来

       女贞子说:这首诗歌是从一个动作开始的,即“解手”。俗话说:“我憋不住了,就得上厕所解个手”,解手无疑是方便之意,也就是人们新陈代谢的生理秩序,这首诗歌显然指向的是社会学意义的“解手”,诗人从要将“揣在衣兜里的手解脱出来”开始,步步进逼,向着生理之外的秩序冲锋,呈现急迫要求革命的态势,通过题目“解手”,诗人把捆住手的所有东西都视作一种脏污,一种迫不及待的排泄。在一个物质激素过剩的社会转型的过程中,“解脱”的欲求一定无法抑制,同样这也是一种高度凝结的差感形式。正像哲学家的主要任务是提出问题而不是解决问题一样,诗人的使命诚如我一直所认为的那样,是批判与启蒙。这首诗歌虽然没有谈及“解手”的方法及“解手”后的去向,但那不是诗人或者诗歌的主要使命,那是所有活在生活当中的人的具体事实。于坚先生说诗人是“存在之舌”,显然诗人有义务为存在而发言。只有发出各种不同的声音才会碰撞出和谐的火焰。

       双手创造出人类本身,甚至它不断完善人们的头脑使之智慧,同时双手也开始捆绑自己,智慧同时更显得野蛮。自由囿于文明。“解手”或者“解脱”都更丰富的指向更广阔的疆域,解放思想,实事求是,是一种抵达科学、接近真理的路径。

在荒郊野岭

如果你到了荒郊野岭
前不挨村后不着店
怕强盗打劫
怕鬼狐缠身

这时候
你突然在路边发现
一泡热气腾腾的鲜屎
一种安全感便油然而生

有屎就有肛门
有肛门就有人烟
转过山梁就是

       女贞子说:这首诗歌应该和所有诗人的诗歌一样存在两个方向的解读,即能指方向和所指方向。

       按着差感美学的理念,诗歌是一种差感语流。由差感引向语言的过程正是诗歌形成的过程,无关语言的样式。美应该是有两个层次即个人的和集体的,也就是我常说的差感的表现和补偿,包含着创造主体和参与主体的差感的表现和补偿两个方面。

       在农村生活过的人读了此诗歌应该有亲切感的,这也许是被“现代文明”所不齿的。我出生在农村,成长在农村,我想死后依然会回到我的祖坟地去。小时候上山放羊,要到好大好高好远的山上去找羊,一个人离家很远的时候,天色晚些的时候,诚如《在荒郊野岭》诗中所述一样,分毫不差。有时候一个任何与人有关的信号,都会使你安宁。

       这首诗歌的语言虽粗俗,但是其间所述的情感和俚趣还是真实的。

回到整个人类认知的高度上来,这首诗歌也有他不俗的意义。在荒郊野岭,很可能指向诗人所生存的环境,包括社会的和心理的两层意义的环境。荒郊野岭的荒芜正是诗人整日所面对的生活本身。在心理学角度诗人已经感受到孤独乃至是孤立给他带来的焦虑“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在空间上是一种孤立,在时间上就成了“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般的孤独。焦虑的表现是两个“怕”,都指向丧失,一个是“强盗打劫”,可能丧失的是可以和主体分离的物质,一个是“鬼狐缠身”丧失的是无法抽离的精神或曰灵魂。第二节出现一个假设,在你产生焦虑后,在你的行程中出现了同类的信号——“鲜屎”。这里所说的同类是可以解除所述主体焦虑的人,他可以打破孤独和孤立。第三节顺应第二节推理下去,由产品上溯到生产厂家,由同类的排泄废物溯寻到同类所在,“转过山梁就是”,焦虑得到了缓解。

       突然想到“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和“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很显然在语言形式上《在荒郊野岭》是俗语,土话,但意义指向却是一致的。

菜园小记

春天来了
萝卜也成熟了
菜农们便把它收起来
拿到市上去出售
只留下
一个个深浅不一的坑
被萝卜插入过

       女贞子说:此诗被吹呼的牛B至极。但我看没有那么的神。全部看点都集中在“被萝卜插入过”这一行上了,这一个非理性的语流的意义在哪里呢,除了他的奇异感还有什么更有价值的东西吗?我思考着。在我的记忆里北方农村的萝卜是在秋天的时候成熟的,我曾经无数次的参与过收获萝卜,也亲眼看见过“一个萝卜一个坑”和“拔出萝卜带出泥”的情景。萝卜是被拔出来的,而非“插入”。除非还有别的什么其他的指向可以使之成立。如果其语义的确恰部分是成立的,那么有一个事实就是,萝卜的“插入”过程是从种子开始的,这个“插入”过程是漫长的,是隐性的。这又有着怎样的寓意使这首诗歌可以立足呢。我想没有一首诗歌可以脱离意义而成立。

       让我们纵观全诗察看一下它的可能。“春天来了 /萝卜也成熟了/菜农们便把它收起来/ 拿到市上去出售/ 只留下/ 一个个深浅不一的坑/ 被萝卜插入过”。再读一遍,再读两遍,也没有更新鲜的“萝卜”可以出现。也许这只是一个人瞬时的无意识思绪的呈现罢了,如果说这些“被萝卜插入过”的“一个个深浅不一的坑 ”与萝卜的收获和菜农的市场交易有什么内部联系的话,我想不出来什么意义所在,而全然是一种梦呓。

       或者就把它看成梦呓,用精神分析,仅就此诗歌带着点性行为的隐喻,还可以对该诗歌进行一番胡解。按着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学理论,在这首诗歌或者梦呓里,渗透着性意识。“春天来了”透露出一种情绪的酝酿的成熟,而“萝卜”完全成为一种阳具的象征,诚如在梦的分析里“枪支”或者“剑”等物的指向。而“一个个深浅不一的坑 /被萝卜插入过”指向性交媾——这里又指向“市场交易”,即菜农的行为。似乎这样解释,可以看出诗人要指认的是诗人自己对“市场交易”的态度,或者将更深层次上诗人自己有关“性隐喻”的差感败露出来。这已经不是这首诗歌的东西了,没有必要再自由联想下去。

你们把我干掉算了

我的头颅开始腐烂
头发和头屑不停地下掉
我的五官开始腐烂
眼屎鼻屎耳屎大量分泌
我的心脏开始腐烂
面对一个伟大的时代也无动于衷
我的骨头开始腐烂
腐烂深入骨髓腐烂开始长蛆
我的鸡巴也开始腐烂了
我懒得去操这个装逼的世界

你们不必给我治疗
也不必语重心长地教育我
你们干脆把我干掉算了
现在正是阳春三月
太阳晒得我发懒晒得我发困
正是干掉我的最佳时机

       女贞子说:已经无须要求被人干掉了,因为已经是死了的。整首诗都透露着诗人自我的死亡,诗人没有对这种死的恐惧,反而欣喜,出于何种原因,我想诗歌里已经露出端倪。

       关键句:“面对一个伟大的时代也无动于衷”这一句说明诗人的死是内死亡,是自杀。当然自杀也和外部环境有着密切的关系。诗人不仅自杀而且不屑这个外部世界了。第二节完全暴露了诗人的这种心态。

       我不否认徐乡愁的诗歌有着先锋的质地,但是这种先锋质地完全和“现代运动”有关。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随着作用如此之快的变移,随着习惯上预想前景的措置,随着先锋派摇身而变做分解者,死亡和“诗歌之死”在整个艺术门类中无所不在,病毒一样蔓延并开始不可阻遏的腐烂。

       诚如弗雷德里克.R.卡尔所说,每一个先锋都是一枚自杀的炸弹,自焚的火种,他们采取一种“神风”突袭战术,使艺术和艺术家同归于尽。传统成为先锋的祭祀品,先锋是以传统来表明传统的可消费性和可杀性。每一场先锋运动都融会了它必欲取代的东西,直到我们对其进行审视研究之后,在我们记忆中只剩下残渣余片时为止。完全不同于它在此前各个时代留下的残余,这个残余正是艺术家从他全部创作源泉中所能奉献的东西。个人从以往文学中继承的遗产全部消失了,艺术家若要在先锋的队伍中生存下去,就必须把它的整个生存全部投到这条死亡线上——即是说,甘当牺牲品或自杀者。

       可见徐乡愁是现代主义者,因为现代主义将自身之死作为基本信条之一,这也是先锋蔑视权威的表现,自我销毁性。每一次探讨或先锋艺术运动大约只能维持五年之久,所以探讨本身就是一次终结。此外,由于现代主义的每一方面都生产于摒弃、破坏和再造的需要,所以,它是以对历史、过去乃至现在的否定为基础的,又由于先锋主义总是对未来的一种暗示,所以,每一次冒险都注定要被它自身的性质所毁灭。

       先锋,自身有一种万有或无的性质,缺乏弹性和对极端的固执。先锋的自杀是由于自我主义——涂尔干说——“倾向于非限制性;由于脱离了社会,所以,社会对于他便没有了足够的控制力”,另外就是变态行为。《你们把我干掉算了》一诗中恰恰呈现了这些。

       先锋习惯指向政治,调皮的孩子总是把矛头指向父亲。这也是由于先锋的性质所规定的,蔑视权威,政治无疑是一种最硬性的权威形式。这一点我不想深究。语言等应用技巧的发展和观念意识的革新是无法分割的,它们同化出人们看待国家、社会、群体和自然的方式。如果说创新和观念的结合要求艺术家的使命就是艺术革命的话,那么也可以说他为革命开拓了道路——在生活方式上,在对待文化的态度上,最后在个人与国家的关系上。先锋呈现出与神圣的割裂,必将生成冲击,一经呈现便无法遏止它对生活的凡俗化、对正规制度的摒弃,对作为自身目的的自身价值的推崇。徐乡愁的诗歌大多都是这样的性状,如《春播马上就要开始了》、《我不得好死》、《人是造粪的机器》、《屎的奉献》、《铁杵终于磨成了针》、《不是盗版光盘我不看》、《我倒立》等等大量的诗作,都是呈现先锋的蔑视权威、自我主义、变态行为以至出现自我毁灭等性质。

       我想,从差感美学的角度观察,无论是传统还是先锋,古典主义还是现代主义,都亟需解决的问题,仍就是差感问题,即任何一个场的参与主体的物质与精神失衡性的表现和补偿。只不过由于自身条件的不同而有所变化,这种变化几乎成了一个流派或者一个艺术家的全部家当,但是更为重要的是那个更为广阔深厚的根基——先锋无法逃避的归属地——传统,这是一个永远积累的层面。差感是它们共有的道,诗歌是一种差感语流。现代主义以致于后现代,先锋最终都会被强大的原始所融化,那是人类文化的岩浆层。标新立异,勇于革命,是一个必然的过程,而它的指向恰恰是无法令人乐观的毁灭,大化再生。我曾经和一个陌生人谈到口语诗歌的语言问题,或者说“口语诗歌”本身的定义就是无法让人接受的。他说那些诗歌是制造出来的。我说:“一如梦境,造和造化的差异而已”,道就是造化,造就是忤逆或者背道,但是阴阳两气,本身就是转化不息的,所以造和造化对于诗歌并没有什么可让人担心之处。差感作为语言的道,一定会有造和造化的纠缠。

       徐乡愁的诗歌无疑正是或者曾是先锋,但是他也无法逃出差感这一艺术的规律,他的文本表达既包含着他的智慧也饱含着他的内心纠缠,甚至出现一种以卑劣为形式的对现实生活的人文关怀。他所强调的“屎”同样适用于反复等价失衡这一条律法。其实这些诗歌的“垃圾”性质,倒是让我想到一句话“世界上没有垃圾,只有放错位置的资源”,徐乡愁倒是做了一件复原事实的工作。

       无论崇高还是崇低,诗歌的方向和时间的方向永远是一致的,我们每个人都已经或正在获得话语权利,太初有道。最后我想到《毛诗大序》里关于诗歌的界定,再看看徐乡愁的文本,突然觉得徐乡愁是一个以屎为圣物的萨满教之巫师,屎是他手里的太平鼓,也是他寻找到属于他的圣杯。他手舞足蹈的屙诗,并津津乐道,也和初始人类一样在自己的路上走着,无所谓上,无所谓下,何所谓美,何所谓丑。
                    
                                                2007年12月12日

                                                      夜深人静时

                                                      女贞子草就

女贞子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8b1e2401008mmm.html

TOP

67. 徐乡愁授权本刊:粪便之诗 ‖ 中国先锋诗歌第一现场



2016-10-31 徐乡愁 第一先锋



徐乡愁,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生于四川盆地东部,“垃圾派”领军人物和最具代表性的诗人之一。2003年与诗友创建“垃圾诗派”,并主编民刊《垃圾派》,撰写有《垃圾派宣言》《垃圾派行为准则》。在《诗刊》《星星诗刊》《诗选刊》《诗歌月刊》《四川文学》《河南工人日报》《武汉网络文学》等公刊和《诗参考》《天地人》《新大陆》《现代诗报》等民刊发表过大量作品。有诗集《徐乡愁的诗》《每况愈下》。为了彻底追求写作的独立与自由,已自动退出一切官方作协。



作品欣赏


★ 屎的奉献

屎90公斤
尿2500泡
屁半个立方
另有眼屎鼻屎耳屎若干

庄稼一支花
全靠粪当家
别人都用鲜花献给祖国
我奉献屎

           
★ 在荒郊野岭
       
如果你到了荒郊野岭
前不挨村后不着店
怕强盗打劫
怕鬼狐缠身

这时候
你突然在路边发现
一泡热气腾腾的鲜屎
一种安全感便油然而生

有屎就有肛门
有肛门就有人烟
转过山梁就是

   
★ 春播马上就要开始了
              
春播马上就要开始了
乡亲们没有钱买化肥
只有悄悄的呆坐在门槛上夜哭

当官的却不能哭
他们看在眼里记在心上
并紧急调配所有的机关干部
分期分批地
派遣到乡下去造粪

有的是包专车去
有的打的去
有的是一个人去
有的携带老婆孩子一块儿去
他们一个个西装革履
容光焕发神采奕奕
造粪的机能一个比一个优良
也有带病坚持工作的
高血压高血脂高血糖
但为了支援祖国的农业建设
为了不辜负上级的殷切希望
苦点累点病点没有关系

在餐厅
造粪的原料早已备好
等开春的锣鼓一响
他们便开始猛吃优质大米
豪饮上等名酒
狂吞鸡鸭鱼肉海鲜
然后保质保量地
把屎屙足把尿撒够
以确保春耕生产的顺利进行
      
     
★ 人是造粪的机器
            
牛顿从墓穴里爬出来
他的心脏开始跳动
血液开始循环
他的头发由白而青而黑
事隔多年还是那样郁郁葱葱
这时候,落地的苹果回到了树上
地球的引力已经消失
牛顿和他的灵感
正在自家的草坪上练习退步走
从果园退回到宿舍
从老年回到少年
从少年回到胎儿
从胎儿回到受精卵
牛顿他爸和牛顿他妈
此时正在床上
制造牛顿
真对不起,放映员抱歉地说
我把电影片子放倒了

好,下面我也要用同样的方法
让伐倒的树木再立起来
让病亡的亲人恢复健康
让乱收的经费退还给人民
让判错的冤案发回去重审
我还要让乱扔的垃圾回到手中
让大便和小便
都回到人的肛门
并在反引力的作用下
穿过大肠和小肠再穿过胃
直抵扁桃也锁不住的咽喉
最后从口腔里吐出
香喷喷的米饭和果实
从前,人是一个个造粪的机器
现在制造黄金
        

★ 食物链
      
人活着就要吃粮食
而粮食吃的是庄稼
庄稼吃的是土地
土地想肥沃就张开嘴巴
美美的吮吸着粪便
我们最高贵
处于食物链的顶端

在我们和粪便之间
如果粮食被老鼠糟蹋了
庄稼被季节耽误了
土地被政府征用了  
人类为了继续活着
就直接去抢屎吃

乞丐或饥民去要饭
要的是一碗屎
邻里之间的纠纷
争的是一坨屎
发工资发的是屎
搞经济搞的是屎
官员们公款吃喝
吃的也都是一桌子的屎

不知道那可爱的屎
能不能存入银行
能不能买官卖官
但有一点我们可以肯定
屎将被政府垄断
老百姓将成为
公仆们敛财的肛门

http://mp.weixin.qq.com/s?src=3×tamp=1481895313&ver=1&signature=oZon8HUXQ89mPEVTY6ps6qJa2pGLyNGe4iX5pHv8EIaVSQjmxG4o0bJvyy9Yc4SPz4T*8cBOMxt146awzS3Z5bb8QAFrKVVjUWdrh3zXeoC5kVz1qgZfnhtBYXT6Qwvu6BYMa6nnWQRFkxl85x14*A1Y3l5Ugrsp4b5RjRPKkzA=

TOP

68.《行顺读诗第三弹:垃圾派领军人物徐乡愁诗歌选》



2016-11-22 徐乡愁 诗歌前沿


我最喜欢女诗人除了李青照,就是颜艾琳了;我最喜欢的男诗人除了李白杜甫苏轼艾青,就是徐乡愁了。一直以来,垃圾派的价值都被严重低估。我认为垃圾派最大的功劳就是把诗歌回到讽喻的传统上来。对人性的批判和对政治毫不留情的揭露,徐乡愁当之无愧是现代最有良心最有价值的诗人。一年前,百度百科还能搜到徐乡愁的作品,现在都被屏蔽了。一个让当局害怕的诗人,可以想像他的诗会有多大的威力。垃圾派不仅只是“屎”和“尿”,徐乡愁怀着一个诗人应该有的悲悯情怀,对社会和体制弊病直截了当地进行痛击,显示出了知识份子的胆识与魄力,勇气与大无畏。从某种意义上说,垃圾派最具有强烈爱国情怀,垃圾派诗人才是真正的中国人,才是真正扛着民族良心的合格的中国诗人。相信读了徐乡愁的作品后,你将对中国诗人的热血有个重新认识。



http://mp.weixin.qq.com/s?src=3×tamp=1481896065&ver=1&signature=unZntuOV8TUDxRc*H7FIs7XU3ystVAJBTDE2vjg2eVekd*yO23dfs-6n5DbmZGOCZd5JJg7XAKXjzUqxCI8pAH7RB*IMpsTAey1CQuVJk6m4WrJguKhlD9mzuBdukZ2rnyQWGF*WVYdMMRv6vDCsh8G1*n2Ww6M8D6cL-wpG6GM=

TOP

69.《2016自便诗年选》初选稿:徐乡愁(2首)


2016-11-13 徐乡愁 芳邻旧事



徐乡愁,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生于四川盆地东部,有诗集《徐乡愁的诗》《每况愈下》。为了彻底追求写作的独立与自由,已经自动退出一切官方作协。


《我的良心被狗吃了》


我把良心割下来
拿到市上去出卖
那里的人很多
他们也是来出卖良心的
而买主却少得稀奇
我们从上午卖到下午
又从下午卖到心急如焚
还是没有人来问津

我这本是一颗优秀的良心
血管没有硬化过
心肌没有梗死过
且心地善良心平气和
心心相印口服心服
可以蒸炒也可以卤煮
这时,走过来一个傻逼

傻逼长得倒是有鼻有眼
脑袋安在脖子的上面
两只耳朵左右各一
他把我的良心掂了又掂
又把价格压了又压
你爬,与其贱卖给你
不如老子拿回去喂狗


《人是造粪的机器》

牛顿从墓穴里爬出来
他的心脏开始跳动
血液开始循环
他的头发由白而青而黑
事隔多年还是那样郁郁葱葱
这时候,落地的苹果回到了树上
地球的引力已经消失
牛顿和他的灵感
正在自家的草坪上练习退步走
从果园退回到宿舍
从老年回到少年
从少年回到胎儿
从胎儿回到受精卵
牛顿他爸和牛顿他妈
此时正在床上
制造牛顿
真对不起,放映员抱歉地说
我把电影片子放倒了

好,下面我也要用同样的方法
让伐倒的树木再立起来
让病亡的亲人恢复健康
让乱收的经费退还给人民
让判错的冤案发回去重审
我还要让乱扔的垃圾回到手中
让大便和小便
都回到人的肛门
并在反引力的作用下
穿过大肠和小肠再穿过胃
直抵扁桃也锁不住的咽喉
最后从口腔里吐出
香喷喷的米饭和果实
从前,人是一个个造粪的机器
现在制造黄金


    初选记:徐乡愁的诗最大特点,给你带来瞠目结舌的想像,让你惊讶!他具有一个诗人出色的想像才能。他把对现实生活的观察,发现,那些不平,那些丑恶,那些黑暗,把现实生活的琐碎,通过过滤,打乱生活的正常秩序,构建一个新的艺术秩序。他的作品,正是以这样的面目出现的,因而给人带来耳目一新的感觉。徐乡愁一如既往的保持着先锋探索的姿态!(云经立)


http://mp.weixin.qq.com/s?src=3×tamp=1481896065&ver=1&signature=Rdu-B3BtUIfrls4E*3UAE**-wZnS4-kDBv0Qvs0V4IJu1nPw*NLP4PVBWSgQpnJOQV9q-jpzL3Mi8qEDmG2X7S-TLPDn9tFR-ITr0eFHf5aI09gunBO1llxKeoslo-t94w8Xffhlv5S90SBB8IZawGbTgvun77almOaBIfC5tVo=

TOP

70.张无为:《重读经典》推介词


《重读经典》:徐乡愁《菜园小记》


2014-11-27 诗日历 诗歌周刊



他是垃圾诗派领军人之一和集大成者。在公刊和民刊上发表过大量作品;

镜哥哥:徐的作品是对汉语言诗歌写作的颠覆,开创了新诗歌的新的纪元。

老象:对于诗歌的独特悟性,使徐乡愁常常以一种反向思维的诗写给诗坛带来惊异,显出其穿透表皮生活的深刻洞视!……《菜园小记》《我的垃圾人生》等诗堪称垃圾派经典。

蔡俊:就成熟的诗人徐乡愁来说这是他更有真挚的浪漫精神的表现,我们阅读的时候,并不是去时刻寻找形而上的直接承载的,因为那是早就在我们的伟大的本性里的东西,只是每人蒙蔽的程度不同。

老九:徐乡愁的好多诗歌,虽然有大量的“屎”、“尿”等引起人们反感的字眼,但写垃圾仅仅是种手段,其内核是对媚俗与虚伪的反讽,并表达一种不妥协的立场,其向下的理念,也更关注了下层的民生,仅从这一点上看,我觉得是有其积极意义的。

http://mp.weixin.qq.com/s?src=3&timestamp=1481898045&ver=1&signature=w-1rJYyulDK1IsXW1EuiGChuyLQcXJHcLtA8OpHQ2ESVUhbbUSbM8EkhpI*GQURhgzbpa2Ui4dYqctydYYII1grUxmzcQ50yW8kBAGjKkj9lyiJm6EVtczh2aUBHRrFVVJDT7l4vTZvsnhP-EkcYcQ==

TOP

71.《垃圾诗一首》



                                                 作者:周知



       知道“垃圾诗派”,是因为在上当代文学课程时,教我们的老师说,我们学院的某某老师是垃圾诗派的。刚开始还只是当做笑话来听的,但为了好玩,百度上搜了一下,果然,在垃圾派代表诗人徐乡愁的博客中找到了那老师的名字。

       那老师人很好,我非常之敬佩他,更有他指导过我考研的原因在内。遗憾的是,直到毕业,我也没有得到过他的一首诗。憾之,恨之!

       徐乡愁是垃圾诗派的代表诗人,他还写出了垃圾诗派的行为准则:

       1.当整个世界都在向往崇高,积极进取,并用各种卑鄙或不卑鄙的手段向上爬的时候,有一群人却脑壳进水, 不识时务,一根筋地往下栽,自暴自弃,自我沉沦,这群人就是垃圾派,垃圾派诗人的处世态度就是垃圾派行为准则。你看我们是怎样羞辱这个世界,把人类的脸丢尽。

        2.你们崇高,我们崇低,你们审美,我们审丑,你们高大,我们猥琐,你们建构,我们解构,你们欲盖弥彰,我们上房揭瓦,你们繁文缛节,我们人文简化。所以在你们的眼里,我们衣冠不整,行为怪异,内心龌龊,精神颓废。可你们在我们的眼里,他妈的连狗屎都不如。

        3.没有逃过学的学生不是好学生,没有打过架的青年不是好青年,没有黑过论坛的网民不是好网民,没有强奸过的男人不是好男人,没有抢劫过的坏人不是好坏人,没有杀过人的好坏人不是大好坏人。总之,没有坐过牢的人不是好人,没有写过垃圾诗的诗人不是好诗人,没有自杀过的好诗人不是真正的好诗人。活着就是人类的帮凶!

        4.只要世界还在,垃圾派诗人就坚决不入党,不入团,不读书,不当兵,不加入作家协会,不参加革命工作,不做有益于社会的事情。活着的时候是人渣,是败类,遭人唾弃。死了争取遗臭万年,被五马分尸,死无葬身之地。

        5.我们就是要砸烂工厂,毁掉农田,破坏森林,捣毁学校,取消政府,这些都是万恶之源。人类只要生活得越好,世界的罪恶就越大,垃圾就越多。铲草必须除根,必要时,地震、海啸、战争、瘟疫等请帮我们一把,我们要痛快的跟世界同归于尽。

       6.垃圾派诗人喜欢跟体制内诗人斗,也跟体制外诗人斗;喜欢跟传统诗人斗,也跟先锋诗人斗;喜欢跟前代和先代诗人斗,也跟同辈和晚辈诗人斗。打遍天下无敌手,闲着无聊时,我们就内讧。我们怂恿诗人们加入垃圾派,然后又找理由把他开除,或者自动退出垃圾派,然后又无缘无故的返回,很好耍。

       7.如果祖国跟别的国家打起来了,我们当然不能当汉奸,这不是爱国不爱国的问题。我们也决不当烈士,两国相争,没有一个好东西。我们不但憎恨别人的国家,也气愤自己的祖国。

       8.世界不是好东西,国家不是好东西,政府不是好东西,人民不是好东西,我们不是好东西,诗歌不是好东西,垃圾派不是好东西,这个准则不是好东西。垃圾派诗人原本没有什么准则和条条,大家拿出勇气和才气突破它吧,突破它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下面是徐乡愁的一首《拉屎是一种享受》——

       在后檐口蹲下来
       手纸也跟着我蹲下来
       这时候,我什么也不去想
       两会是不是成功地召开了不去想
       美国该不该打伊拉克不去想
       口袋是否小康了农民是否减负了
       都统统不去想
       我现在最要紧的是
       把屎拉完拉好
       并从屎与肛门的摩擦中获得快乐

                                  2003.4.6


       这是真真正正的好诗,我从来没有看见过这样的好诗。

       赞之,荐之!

       如果有机会,渴望写一篇关于垃圾诗派的评论文章。

       明日再会!


                                            2015年9月15日

http://www.wtoutiao.com/p/Q3bHBC.html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