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宾灌水 | 情感美文  | 长篇短篇   |    玄幻武侠    |    恐怖小说    |    古韵新吟    |    乡土风情    |    音画贴图    |    散文小筑    |    幽默故事   
  家园议事    |    城市边缘   |    情感倾诉    |   酷评杂论    |    家园书丛    |    楹联雅座    |    新诗天地    |    网文转帖    |    文评编写    |    征文赛区  
发新话题
打印

[心灵鸡汤] 有想法就快说

有想法就快说

有想法就快说


        斌很幸运,赶上了国家恢复高考制度。1977年第一次高考时,他上初三。上高中全市统考时,他以全校800名同学中的第四名成绩,考进了学校设置的尖子班——801班。那时,一切百废待兴,尽管恢复了高考制度,但家长对斌考的这个令人振奋的成绩似乎是不以为然。家里没有不高兴,也没有太高兴。由于斌姊妹五个,家长的想法是养活好就不错了。至于这次中考成绩对以后能否考上大学的意义如何,家里根本就没有想过。斌也没有想那么远。
        斌他家没想那么远,可学校却想了。
        中考后,有个市里最好的高中在全市范围内调学习好的学生,斌想去试试。学校的老师找了过来,给他讲:最好别去。你初中一直在咱们学校上,老师、同学和学校的一草一木与你都有感情,遇事会有担待。去那里人生地不熟,感情上也会有失落。
        老师说得也是实话,好多转学频繁的同学,估计都是因为新环境、新面孔造成的心理和感情落差,致使学习成绩下降。另一个主要原因是不想让学习好的同学流失到其他学校,自己学校落个白忙活。
        斌是个听话的学生,他没有想那么多。既然老师都这么讲了,而且家长压根就不管这事,他也就没有再坚持去那所学校。他想,只要努力,在哪里都能考上大学。现在看来,这个想法是不对的,起码不是很对。
        9月1日,高一的学期开始了。按照老师事先排好的座位,在老师的依次呼点下,斌坐到了属于自己的座位。由于斌当时的个子属于较高的一类,自然就坐在了倒数第一排。对此,斌毫不在乎。他从上小学开始,都是坐在后面,已经习惯了。那年头不轮换座位的,一坐就是三年,直到高中毕业参加高考。
        斌很努力,不但要刻苦学习,还担负着学生干部的责任。他初中就是学校的红卫兵委员会主任(那时的红委会已经不是“文革”时的红委会的性质了),上了高中,红卫兵委员会改名为学生会,他自然就当了学校的学生会主席了。同时,还兼任学校团委副书记(书记由校专职老师担任),为同学服务的公益事情也比较多。尽管如此,斌还是能够正确认识和处理好学习与服务的关系,尽心尽职地运行着学习和工作。
        为了鼓励同学们的学习积极性,学校举办了数、理、化、语学习竞赛,斌还是由于学习的时间被学校工作的时间分散了些,都没有取得第一的成绩,不过也都在前六名之前。那时,鼓励安慰的事很少,老师不但没鼓励安慰,反而在班里还不提名地数落了一番。说该拿的名次没拿到,糊涂郑板桥。嘿,把斌气得找了校领导,不想当学生干部了。校领导倒是通情达理,说了不少理解安慰的话,指出:斌,你的学习成绩已经很优秀了,没拿到第一名是马失前蹄,没什么的,并鼓励斌既当好干部,又抓好学习。斌心想,说得容易,那有鱼与熊掌都能兼得的好事。不过,校领导都这样说了,斌也就没再说什么。
        时间过得很快,一晃到了高三。临近高考前的6月份,光明日报社一名记者,为了纪念刘少奇来斌所在市处理学生事务N年,找了部分教师和三个高中的学生会主席进行座谈。有一高的李英平(已去世)、一中的姓陈的女生、还有七中的斌。凡是参加座谈会的人都得发言。斌的发言引起了记者的重视。就在座谈会后几天,中央新闻联播播发了当时的党中央主席华国锋的活动消息后,第二条就播发了记者的专稿,其中点名提到了斌发言的内容。引起了学校和斌所在家属院的兴奋。直夸斌是个有志青年。
        斌也有点飘飘然了。这时,一双热辣辣的眼睛引起了斌的感觉。
        那是一双女生的眼睛。她叫敏红,高挑个,双眼皮,眼眸里透出灼热的亮光。斌是个不谙世事的少年,还不是很明白这眼光的意义。只是感到有点刺眼,有点迷茫,有点不好意思。
        有一次发作业本,是学习委员的敏红发作业时,发到斌的跟前,似乎是有意发得很慢,而且她的手故意碰了斌的手。使斌感到敏红的手很热,热得发烫。斌好心地提醒她说,你有病发烧了吗?
        这句话,惹得敏红脸“腾”地红了,说,你才有病呢,笨蛋!
        斌听了这句话,感觉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摸着自己的脑袋,好长时间缓不过劲来,觉得很委屈,心想:好心提醒她却落个驴肝肺,真不是好歹!
        斌其实真是个笨蛋。他是男孩,算是懵懂少年吧,再加上备考大学的紧张复习,压根就不知道人家女孩早有“爱恋”意识了。
        骂归骂,敏红还是对斌注意有加,时不时地常常到斌的座位前晃悠一下,已引起斌的注意,更期望与斌说几句话。
        有一次,斌新换了化学作业本,忘了写名字。老师改完了作业,到了发还作业本的时候,课代表不知道发给谁?敏红掀了一下,就把作业本拿了过去,径直走到斌的课桌前,说了句,还玩深沉呢!把作业本放到了斌的面前。明眼人一看就明白,这是敏红太关心斌了,连斌的笔迹敏红都烂熟于心了。而木纳的斌似乎是并不领情,没有表现出一点超过同学友谊的热情,依旧是正正规规,客客气气地对待着敏红。这让敏红气得不知如何是好。
        人一忙,时间就过得快。一晃眼到了高考的时候。又一晃眼,高考结果出来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斌和敏红都考上了大学。1980年那时能考上大学可是了不得的事。比例只有不到3%,主要是大学毕业后由国家统一安排工作。这是多少人改变命运梦寐以求的愿望?!他们居然都考上了,这真是了不起。
考上是考上了,可上的大学是一南一北。斌被南方某个城市的一所大学录取,敏红则被北方的一个城市的大学录取。他们的命运注定要天各一方。
         若干年以后,斌才知道,其实敏红知道斌上的那个大学时,哭着喊着要高招办给她改志愿,要求调到斌要上的那所大学。高招办的            人费了老鼻子劲,也没弄成。敏红无可奈何地在家大哭了一场了事。
        由于那时的教育是矜持或者保守,即使是敏红这样喜欢斌,但也没正式向斌表露心思。
        那个傻蛋斌,此时正沉浸在被大学录取的高兴之中,对敏红因相思他而造成的痛苦,他当时一点也不知道。
        后来,斌在家里的指定下,以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形式完了婚。而由于阴差阳错的因素,敏红在上大学时给斌的爱恋之信,斌压根就没有收到,致使一对同学的爱恋婚姻永远沉没。
        光阴荏苒,日月如梭。转眼十多年过去了,一天,已经成为某区领导的斌接到了一个电话。斌一听,对方是个女士,让斌猜猜她是谁。斌首先猜是敏红。对方哈哈笑了起来。说你心里只有敏红啊!接着,她说,不让斌猜了。自己报名为同学娜娜。斌不好意思地说,十多年了,你怎么也跑到某市了?
        娜娜说,她是在其他市上学毕业后,嫁到某市的。现在是大哥得了孙子,回来庆贺的。她还说,这十多年,她与敏红经常来往。只要一见面,敏红每次都要提到你。有几次聚会,说到动情处都哭了。
        斌听了后很不是滋味。对着话筒说,既然她这么想我,为什么不与我联系呢?
        娜娜说,人家上大学时给你写了好多封信,你一封也没有回信。后来,听说你结婚了,人家怕影响你的家庭稳定,忍着没再联系你。
        啊,原来是这样。斌说,怎么一封信都没收到呢?真是遗憾呢!
        娜娜愤愤不平地说,扯谎吧?
        斌说,千真万确。
        娜娜说,如果真是如此,上苍真不可怜人啊!
        斌说,那我得好好地感谢她,以弥补过去的愚笨和过失。
        娜娜冷冷地说,晚了。
        斌说,怎么说?
        娜娜惋惜地说,敏红已经离开人世三年了。由于没有找到像你的如意郎君,敏红常常很忧郁,导致健康出了问题,身体越来越不好,撑到三年前的一天,终于熬干了油。在敏红病重期间,看望她时,敏红还常常提起你的名字。
        斌听到这里,眼泪流到了听筒上。太让人感动,太让人心痛。
        娜娜似乎意识到斌的悲伤,说了些安慰的话就挂了。
        此次听话,深深地刺伤了斌的内心。仅仅是一个中学生的温情,就让一个人改变了命运。老天爷真是不偏向怀有真情的人。
        斌呐斌,你怎么就那么愚笨呢?有那样一个美丽可爱而又喜欢你的人,你就一点不知道,结果酿成如此凄美的故事,真是可怜!
        为了让有情人皆成眷属,有想法就赶快说出来吧!斌无奈地这样想。


[ 本帖最后由 牧壑 于 2016-2-23 11:21 编辑 ]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