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宾灌水 | 情感美文  | 长篇短篇   |    玄幻武侠    |    恐怖小说    |    古韵新吟    |    乡土风情    |    音画贴图    |    散文小筑    |    幽默故事   
  家园议事    |    城市边缘   |    情感倾诉    |   酷评杂论    |    家园书丛    |    楹联雅座    |    新诗天地    |    网文转帖    |    文评编写    |    征文赛区  
发新话题
打印

西安改灯故事之 逃离

西安改灯故事之 逃离


   夜已经深了,车依然疾驰在公路上。王磊的心依然紧绷着半点松弛都放不下。他知道,那帮人仍然在到处找他。他寻思着,西安这地方是呆不下去了。其实,自己说走也就走了,大不了撇下那个店,损失点钱。只是他心里装着心爱的人放不下。这样单纯的女孩,他宁愿自己付出一切,也不愿让她受到半点伤害。
此时他的心里紧紧纠结着,痛苦蔓延在身体的每一寸肌肤。是真的痛苦,身上已经有十几处的淤青,眼眶,嘴巴都已经撕裂,留出的血已经干涸结痂。他知道自己的样子已很狼狈,但这时他已顾不得这些了。他将手伸进怀里,摸了摸那几万块钱。心里又是一阵痛楚略过。那是他仅有的积蓄了。他咬咬牙,握方向盘的手不由得握紧,陷入沉思中....
王磊三年前从部队复员,接下来的生活让他陷入了迷茫,和他一起复员的很多战友,家境稍好的,有门路的,都纷纷的找到不错的出路,他们这些来自偏远农村的青年,没钱没关系。只得自己找出路。当然,大学生的毕业境况不同的是,每个复员的军人,都能得到一笔并不算多的转业金。王磊从部队复员后,就不愿在回到那穷困的山区,一路辗转来的西安。
就用那几万转业金,在一个城中村里,开了一个小面馆。生活是艰辛的,很多事情没有钱,是寸步难行的,尤其是在西安这样的大城市。虽然,他没有什么背景,也没钱。但生性要强的他,不愿一辈子就扎根到老家那片贫瘠的土地上。 
每天起早贪黑,全心经营着这个小店上,为的是靠自己的努力,为自己能多赚一些钱,能在这个城市里生活的好一些。并不是没有更高的理想追求,只是,现实是残酷的。有钱了,才能去追求自己的理想。
在每天刚开始营业时,有时会来一位年轻的女孩,每次,会要一小碗拌拉条,坐到角落慢慢的吃。走时,都会对自己微微一笑,露出两个甜甜的酒窝。时间久了,和女孩熟识了,她叫香秀,是四川广元的,在离王磊面馆不远的一家服装城打工。两人从初识到深入的了解,很快的就相恋了。对这个意外收获的爱情,王磊心里是既温馨又怀有着重负。他深知自己现在没有什么钱,如果和心爱的人要在这个城市共同生活下去,没有一定的经济基础是不行的。
接下来的日子中,王磊更加努力的赚钱,梦想着有一天,自己能和香秀在这个城市里过上更加稳定的生活。小店在王磊的手里,经营的也算不错,他庆幸从小就继承了母亲精湛的做面食手艺,现在派上了用场。 服务热情,量足味道好,他的店成了这一片餐饮店,人气最旺生意最好的地方。一年下来,竟然也买了一辆QQ。不是很高档,但出门代步绰绰有余了。王磊憧憬着,终有一天,自己和香秀在西安会扎根下去,买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真正的过上城市人的生活。
但天不遂人愿,一天快关门时,几个纹着身带着墨镜,挂着金链子的汉子走进来,王磊心紧缩了一下,小心翼翼的说:“哥,已经下班了。”几人并不搭理,不客气的拉开凳子坐下。一人从鼻子里哼出一句“给我几个弄饭”。
王磊愣了半晌,咬咬牙转身开火烧水,转头强忍着问“哥你们吃啥?” “一人一大碗扯面。”
吃罢,汉子们起身径直向门外走去,王磊脑袋嗡的一下,知道遇上霸王餐了。
“哥,钱没给。”王磊后面喊了一声,壮汉回过头,轻蔑的哼了一声。继续向外走。
这一年劳累辛劳,折磨下的怨气,加上今天受的屈辱,积压在王磊胸中的怒火终于爆发了,他抽出旁边酒箱中的啤酒,瞬间砸向其中一汉子!
“砰”一声随着玻璃渣与白色酒沫四溅,那汉子一声不响的栽倒在地上。剩下几个惊呆了,但随即暴怒的吼着冲上来。
这几年部队的训练,到底为王磊的体能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在几个汉中雨点般的拳脚下,他已是鼻青脸肿,但却并未倒下。混战中,他抓住了其中一个人,狠狠的痛揍,全然不顾另外几个还在对他拳打脚踢。
终于,一个汉子倒下了,王磊又同样的方式,撂翻了另一个。最后两个停手了,他们震惊的是混了这么多年,他们没见过打架如此舍命却又有条不紊的,还有,他们也精疲力竭了。
  一人向王磊指了指,便同另一人转身离去。此时,刚才远处观看的人,三三两两的围了上来。
  “赶快走吧,千万不要回来了!”一人压低着声音,对他悄悄说到。
王磊回头看着一片狼藉的店里,还有地上躺着的三个汉子,他明白这一年的努力,已随着今天的遭遇付诸东流。
此时的他,早已像个血人一般,踉踉跄跄的来到车跟前,开门启动了车。现在,他只有一个念头,“离开这里!越远越好!”车奔驰在路上,他脑袋里已然乱如麻。“怎么办,现在去哪里,还有,香秀怎么办!?”想到这里,泪水随着伤痛的涌了出来。
他拨通了香秀的电话,叙述了情况,然后叮嘱道“先别去那上班了,那些人找不到我,很可能通过伤害你来报复我!回广元避一避,等我这边安顿好了,就过去找你!”电话那头,香秀早已不知所措,只知流泪。
他强压的痛苦安慰了香秀,开车匆忙回到住处,简单收拾了一下,最快速度在取款机取了钱,将车驶向了公路。他打算先回自己甘肃老家,把伤养好等风头过去,在做打算。总之西安这地方,是不能回去了。而香秀那边,更是不能去的。自己这身伤,没一个月估计无法痊愈。现在去,只会吓坏她家里人。
渐渐地,王磊从沉思中回过神来,看了看时间,已是深夜2点多了。今天经历的这些事情,身体上的伤痛,心里的痛苦,令他已疲惫不堪。精神开始恍惚,脑袋变得沉重。阵阵的困意袭来,他支撑不住了。他想休息一下,去踩刹车时却觉得身体变得异常沉重,好像四肢都不是那么听使唤了。 脚无力的踩下时,握着方向盘的手也偏移了。
车颠簸着开到了马路道沿上,狠狠的刮擦着路旁的树干,王磊这才从困意中惊醒过来,他慌乱的打着方向盘,但已晚了。车头紧紧的贴着一棵树停下,他摇摇晃晃的下来,看到车身被刮擦的惨不忍睹,一颗灯已完全碎了。
王磊抱着头坐在道沿上,几乎快崩溃了。痛苦,屈辱,打击此时一并袭来,终于他失声痛哭起来。
很长一段时间后,他停止了哭泣。他意识到,这样是没有用的,现在必须靠自己才能摆脱困境。环顾了一下四周,漆黑一片没有人迹。他决定就地睡一觉,先恢复了体力,在做打算。王磊放倒了座位躺了上去,伴随着耳边的微风与虫鸣,渐渐进入了梦乡............
再次睁开眼镜时,天已大亮了,身上的伤虽然还是很痛,但体力还是恢复了不少。王磊想,还是先把车修一下,不然这样上路都是问题。可是这里那里有修车的地方?这里是北三环地段,离市区比较远,王磊对这里不熟悉。一大早来往行人并不多,好容易对面过来一老农民,王磊忙过去打听。
“叔,麻烦问下哪儿有修车的地方?”
老头看见王磊的样子,吓了一大跳,“好我爷呢,你咋咧?!”王磊尴尬的笑道“碰到些麻烦,现在得赶紧把车修下。”说着指了指一边的QQ。 老头向前指了指“前头左拐在走两站,有个汇能车城,去那儿问。”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王磊无奈的摇摇头。开车向汇能车城驶去。
他本以为,到了那里,就能和快的就能有人给他修车的,出乎他意料的是,他的一身血污伤痕,车城的商户纷纷避之不及,只以为来了个刚打劫过的歹徒。
无人敢接待王磊,其实这是一开始就应该料到的。谁会让一个浑身鲜血的人没头没脑的闯到自己的店里来?他默然的站立了半响,准备驾车离开。一个人从后面叫住了他,那人走过来,看了看车,又看了看他,开口道“兄弟,看你也不像个坏人,咋弄成这个样子了?”
  王磊本不抱希望的心这时才又活泛起来,他定眼瞧了下这人,是个40多岁的中年男子,很精干,但又很和蔼,见这人很关心的询问自己,于是深深的叹了口气道“哥,这说来话长了。”
  男子笑了笑“不忙,到店里慢慢给哥说。”
王磊随男子走进向店里走去,进店前他抬头看了眼店门头,上面赫然写着“人和”两个大字,显得苍劲有力,浑厚质朴,心里不由的想“真是店面与老板人品一致,为人和气,让人有种亲切感,看来今天车能顺利的修理了”。
  随着沁香宁神的清茶的缓缓饮下,王磊那纷乱痛苦的心逐渐平静,将自己的遭遇讲了出来,男子平静的听完他的讲述,并没多说什么,只是看了眼他那破损的车灯开口道:“灯坏成这样,没发上路的。”然后对着几个伙计挥了挥手,伙计立刻拿了他钥匙将车开了进来。
  “尽快给你把灯换了,千万不能在这儿耽搁时间太长,他们找不到你不会罢手的。回到老家后,给我来个电话,让我知道你平安到家。以后有事,打电话给我。”男子说着,取了名牌给他。王磊接过名片看了下,上面写着人和车灯,高鹏。
王磊这时的心情,早已无比的感激。“谢谢你高哥。我真的不知道怎样感谢你才好!”
高哥摆摆手道:“没啥谢的,我在车灯改装这行干了十几年,见的人事也不少,很多人我看一眼就知道这人的品行如何,早上你来的时候,尽管那个样子让好多人害怕,但我还是感觉出你是个朴实可靠的小伙。弄成这个样子一定是有难言的苦衷的。所以,我想帮你”。
伙计们的技术确实了得,可能也是事情紧迫,两个小时后,车灯焕然一新了。
“本想找人处理下划痕,但怕耽搁时间长了对你不利,所以现在抓紧时间回老家去。安全第一。”高哥说道。
“高哥,多少钱?”
“今天在这种方式下认识你,是缘分。对当过兵的人,我尊敬,对恶势力的嫉恶如仇,是咱俩的同感。鉴于这几点,就只收你个成本钱吧!”高哥对王磊说道。
王磊不知该说什么了,只是紧紧的握了握高哥的手,然后开车离去............


任何事情总有风平浪静的一天,任何事也总是会因时间的流逝,而将创伤慢慢平复。时间过去大约一年了,王磊没有再回到西安,他同香秀一起在香秀广元的老家那个小镇上,开了一家不大的餐馆,继续着他的老本行。这里,虽比起西安这样的大城市显得没那么时尚,但小城镇却又小城镇的独特。广元的地理位置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这里自然环境非常好,风景秀美,空气清新。当然最重要的是民风淳朴,王磊的餐馆在这里同样的受得了当地居民的喜欢。
在这一年里,王磊也感悟出一个道理,“想挣钱,其实哪里都是机会,实实在在的做事,心里把一切看淡,反而能得到意想不到的收获。”当然还有一个人,他这辈子也不会忘记,就是人和车行的高哥,在他艰难的时刻,是高哥给了他帮助与精神上的鼓励,这让他无以报答。每当他同香秀谈起这段经历时,香秀总是默默的听着,然后,抓着他的手温柔的说:“高哥是我们的恩人,结婚了,一定要把他请来,我要好好感谢他。”
王磊这时也会笑着对她说:“看你,那还用说吗?”

TOP

生活是逃不掉的,要来的挡不住。急功近利终究会事与愿违。
在技艺上要讲究些会更好。
家园情感美文版QQ群号:1号群—129178631 (已满) 2号群—283416361    欢迎热爱文字的朋友们加入!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