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宾灌水 | 情感美文  | 长篇短篇   |    玄幻武侠    |    恐怖小说    |    古韵新吟    |    乡土风情    |    音画贴图    |    散文小筑    |    幽默故事   
  家园议事    |    城市边缘   |    情感倾诉    |   酷评杂论    |    家园书丛    |    楹联雅座    |    新诗天地    |    网文转帖    |    文评编写    |    征文赛区  
发新话题
打印

西安改灯故事之 爱.希望

西安改灯故事之 爱.希望








6点多,是下班高峰期,城市各主干道放眼望去,汹涌的人海,车辆的钢铁洪流,闪耀不停的霓虹广告及震耳欲聋的声响。不由得感到,你扮演的角色并未结束,这一切,只不过从一个场景,向另一个展开的过程。

   黎烁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向公交站牌,他有些头晕。
   这样的单调重复的生活,对他这样个性的人来讲,确是一种无形的折磨。
   生活,首先是生存。生活,首先是让家人吃饱穿暖,让自己有所谓的保障。
   现在人们的压力何止山大,传说中的愚公凭着毅力硬是把山一点点的挖掉。
   毕竟,那山是不会加增的。如论如何,盼头是有的。
   而现实中的山,不知啥时候,就又“砰”的那么给你在落下来那么一块。让你猝不及防。让你愤怒的想骂,可是想想,还是算了。因为你也只能骂骂而已。把这省下的体力,为老婆孩子多赚件衣服钱,也是极好的。
   黎烁抬头看了看站牌,这线路是西安的老牌子线路了,他坐了很多年。从初出茅庐的小伙,变成隐现白发微微发福的中年汉子。从事必躬亲的小职员,变成下属少的可怜的小科长,就一直来回奔波于这条线路上,一切,都由这线路见证了。
他其实不想回去,只要今天回家,肯定是和老婆吵架。
原因也很简单,老婆想买一部车。
一国企混了这么长时间的公务人员,除了日常开支外弄辆车代步也并非啥难事。别的同事别说车了,估计房也好几套了。家境出身贫苦的他,是靠着自己脚踏实地,辛苦却又狼狈的挤到今天的位置,然而在想向上走,基本就属于异想天开了。
老婆常与之打趣:“这圆滑就像给东西涂了油,轻轻一推就能跑老远的!可你这性子,这油咋也涂不上咯!”这时黎烁就翻翻白眼,“你看哪个油大,就赶紧去!”老婆也会轻锤着他道:“瞧你那样,说两句还不乐意。不过说实话,当时也就看上你这老实,踏实的样儿了!”然后,黎烁也傻呵呵的咧嘴一笑。
然而谁心里都清楚,老实踏实的性子在社会上,步子无法迈太大的。
两人这些年的生活基本也就刚进入小康的阶段。以前的日子紧吧,可以怎么省怎么来,现在稍宽裕些,过的好点不为过。老婆要求并不高,买一辆小排量能代步的车,样子过得去就行了。不为别的,黎烁身体也不比当年了,天天挤公交,难免操心。另外逢年过节,外出旅游有个车还是方便的。
可黎烁苦日子过惯了,总觉得这买车的事,跟自己是十万八千里。压根儿没想过。后来老婆不断的唠叨,自己烦的不行。开始说以前没车不也就这么过来了,老婆那愤恨的眼光都能吃了他。过了时间在提此事,他小心翼翼的说要不,弄个二手的?老婆干脆关了门让他滚客厅睡去了..........
     一路上,他回想了这些年的不易和艰辛,想起了老婆当年不顾亲友反对坚决和他在一起。不由的有些感慨。随即又想到,和自己一起的那些人,很多靠手段捞不少。“温饱思淫欲”形容他们一点不错。有了银子,就有了花花肠子。可几个能做的外面彩旗飘,屋里红旗牢?老婆打小三,老公帮小三打老婆,给老婆低三下四求饶的他目睹了不少。
“真的好庆幸有个稳定的家”!他回过神来。
他想,不行的话,就买一辆吧,就当慰劳这些年辛苦付出的妻子。至于钱,咬咬牙还是能拿出的!
日子过得很快,转眼大半年年过去了。这段时候,老婆自然是特别高兴,因毕竟有了自己的车子。但黎烁心里并不是那么轻松,自己没有捞外快的能耐,外面的物价一天一个样。孩子升学要走动跑关系,尤其是科室里两个比他来的晚的多的年轻人,居然位置坐的已经比他高了!
多方面的压力和打击,让黎烁心里沉重,迷茫,喘不过气。
这天下班,他没有直接回家,开车驶向另一条僻静的小路。他想一个人静下心。
凭心讲,价格高的车,就有价高的优势。反过来,廉价的车,就有低价的劣处。他感到这段时间车灯没以前那么亮了起初并没在意。那时正值天热,下班外面还一片灿烂。随着天气转冷天变短,问题出来了。
昏暗的林荫小路,车灯此时仿佛磕了药,死沉而无力。照出的光就那么巴掌大一点儿距离,看都看不远。原本,想平静一下心情的他,更加烦躁了。
黎烁一脚刹住了车,不想在往前走了。摸了摸口袋,烟昨天已经抽完了。“贫贱百事衰!”他愤愤烦地想。
车停在一个小区门口。他下车找是否有商店,到里面却看到一个小超市。
黎烁低着头闷声不吭的走了进去。
“大哥想买点啥”?
抬头看时,一皮肤黝黑的小伙微笑的问他。
“烟!”
黎烁从嗓子里哼了一声后,又无力的低下头去。
“..........呃,啥牌子”?
“随便”!
黎烁有些不耐烦了。
小伙愣了下,却又笑了。
“大哥好像有心事?”
黎烁听到这话,本想发作,但抬起头看到小伙那诚恳,而又见坚定的目光,不知怎的,心中的阴霾似乎一下轻了许多。
“是哟,很多事压着心里。憋屈!”
黎烁说着,吐了口气。
“其实,我看大哥也是个忠厚的人,才这么问的。如果大哥不介意,把不快的事给兄弟讲讲,能不能解决不说,最起码算找了个倾诉的人!”小伙又诚恳的说道。
黎烁点点头道:“兄弟怎么称呼你”?
“我姓张,但大家都管我叫黑娃!”(详情请搜索西安改灯故事之 黑娃)
黎烁看了看浑身黝黑的小伙,忍不住笑了。

其实,黎烁也好久没有这么痛快的倾诉心事了。
这一刻,痛苦,无奈,委屈,气愤,那些积压已久的情绪喷涌而出......
之后,黎烁双手肘在柜台上,双手捂着脸,久久没有动。不是痛苦,而是压抑内心的伤痛此时,有种暂时不复存在感觉。他感到了些许轻松。
黑娃看着他,也没有说话。过了好一阵,拍拍他的肩膀道:“黎哥,我觉得吧,人生在世活着,最重要的是正直,问心无愧。不管干啥,首先对得起自己的良心。行得正,走的直,没邪念,没恶念,就没啥遗憾的。刚你说生活的艰辛,其实黎哥,不是我爱显摆,我当年吃的苦,可比你多多了。你挨过饿没?有没有过被老板黑了工钱不给,去要差点被打残的经历?有没有过为了赚一点可怜的清洁费,从三楼掉下来,床上躺一个月的体会?我,都经历过。”
忽然,黑娃声音变得低沉了:“ 我在工地打工那年,天很冷。我年纪小,冻得受不了。想找个角落歇会儿暖暖身体。高处一个铁铐子掉下来砸到我脑袋上,我当时就晕了过去。最后才知道是工友们架着我到了医院。后来找老板,人家根本不搭理。说我这是自找的。人家干活你在偷懒,不扣你工钱都便宜你了!说的这儿,黑娃的声音也哽咽了。
黎烁的脸上慢慢露出凝重之色,他真没看出这个看起来非常阳光,会让旁人也快乐起来的黑小伙,有着这么难以承受的经历。
黑娃又接着道:“黎哥,不管怎样你还是体制内的人,享受着各种保险与福利。这些都是我们这些人羡慕的东西。我呢,只能靠自己的双手为自己创造一切。所以你比我幸运多了。我觉得,有时该满足的地方,就要满足的。珍惜现在的这一切,黎哥!”
黎烁心里感觉开朗了很多,同时有些感慨:“你一个小伙子竟如此看懂世间之理,并对我使以谆谆教化,好难得!你如此艰难都挺了下来,我又有什么理由不去好好的生活呢?”
黑娃笑道:“一切痛苦,源于生活,一切快乐,同样源于生活。你有什么样的感受,都取决于你的内心”。
黎烁佩服的点点头。
送黎烁出来,已经很晚了。黑娃看着黎烁进了车,忽然却皱了眉头。
“黎哥你车啥时买的?”
“一年,咋?”
“这灯错劲咧吧?!”
黎烁叹了口气,“正让人目乱呢!一年功夫,就快瞎咧!”
黑娃想起了当初他那车灯。
“黎哥,信的过我的话,建议你去一个地方,到那里把灯给好好拾掇下。当时我的车灯就是那里弄的。到现在效果都美的很!”
黎烁有些好奇:“啥地方?”
“我住六村堡,那地方离我家不远。叫个“人和车灯”,就在北三环辅道上那个汇能车城里头。也是村上一个老叔认识那里的老板,在他那儿改过灯。才叫我去的。”
黑娃走到自己车旁,打开了车灯照向黎烁的车,那一刹黎烁下意识的用手挡住眼,他感到光很强。但同时,他体会到另一种感觉,使他慢慢放下手。
柔和,没错就是柔和。他脑海里所能想到的,就是这个词。
那种明亮的光,透过挡风玻璃正照在了他的脸上。他却睁大了眼,看着这束光。他没有感觉到刺眼,却仿佛此时这光像一股舒服的暖流,将自己笼罩。
柔和,还是柔和。
黑娃,你把地址发给我!”黎烁对着那边的黑娃笑道......


又是半年的忙碌,这半年里,黎烁好像变得不像以前那么沉闷了,每到了节假日,他会早早的准备好度假的用品,开车载着妻儿去远郊,西安周边,甚至是外地游玩。老婆儿子都有些奇怪,为何这似乎不像以前的他了,问起他时,他只是乐呵呵的不言语

老婆不悦的拿手掐他:“到底咋回事呀,还这么神秘?”他瞄了老婆一眼,笑道:”秘密“!老婆捏起拳头,要捶他。他轻轻挡住,然后另一只手指着远方,问老婆:“你看到什么了吗?”老婆摇头。再问儿子,儿子也摇头。
“那我告诉你们我看到了什么!”
“是什么?!”
“是爱,是希望!”
他紧紧地拥抱了老婆与儿子......

TOP

开篇第一句话似乎没有说完就画上句号了,那么长的修饰出现,却少了那个重要的宾语!就像你请客的主角没来,配角都到了。
家园情感美文版QQ群号:1号群—129178631 (已满) 2号群—283416361    欢迎热爱文字的朋友们加入!

TOP

无论穷过富过,生活要有滋味才行。我们的主人公还是明白了这个道理,让人欣慰!
生活气息浓厚,只是语言的精炼度上差了些。
家园情感美文版QQ群号:1号群—129178631 (已满) 2号群—283416361    欢迎热爱文字的朋友们加入!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