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宾灌水 | 情感美文  | 长篇短篇   |    玄幻武侠    |    恐怖小说    |    古韵新吟    |    乡土风情    |    音画贴图    |    散文小筑    |    幽默故事   
  家园议事    |    城市边缘   |    情感倾诉    |   酷评杂论    |    家园书丛    |    楹联雅座    |    新诗天地    |    网文转帖    |    文评编写    |    征文赛区  
发新话题
打印

爱。是永不止息(代序)

爱。是永不止息(代序)

推荐诗集《寸草春晖》 (2015-02-06 10:14:37) 转载▼

标签: 情感

[url=]转载▼[/url]

标签: 王小松美国寸草春晖诗人就是这样朱晓玲杂谈分类: 笑网中人书库



作者简介:王小松(笔名诗人之赋),1943年生。当中学俄语英语老师二十多年,1981年起在湖南教育出版社作英语编辑。1992年移民来美国。出版过诗集《绿叶春风桃李》及《生命的回声》。其中《我播种未来》一诗被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广播,后被制成录音带。《我的祖国》一诗被选入“当代抒情诗拔萃”。座右铭是:“在人世上活一次,在诗里再活一次。”


爱,是永不止息(代序)

朱晓玲


女诗人王小松又一部诗集《寸草春晖》,即将由《北美科发出版社》(美国)付梓出版了。诗人王小松在《寸草春晖》这部诗集中,收录了她近几年潜心创作、在海内外各类纸媒诗刊或文学论坛发表的:《爱,就是这样》、《带着思念归来》、《在太平洋岸边回首》、《我们的湖》、《我愿意是流星》、《故乡》等90余首诗。应该说,这是这个春天,诗的季节,馈赠给勤勉耕耘、忠实于心灵写作、在海内外诗坛颇负盛名的女诗人最厚重的礼物。我很欣慰,也很高兴,得以为这部诗集作序。当然,也有忐忑:是否担当得起这份重托。

诗人笔下的景物

说起来,我和定居美国(在美国某中心图书馆供职)二十载的诗人王小松,至今也未曾谋面。是一种文缘或神的指引吧,使我穿越时空和渊源流长语词的峡谷,跨越浩瀚无垠的太平洋,在浩如烟海诗的世界,不期然间,读到了她流溢着静穆、绚丽之美、散发着迷人文字之魅、闪耀着女性光辉的诗文。是的,在诗人富饶多姿的语系之河,没有虚词,没有华丽辞藻的堆砌。唯有的,是诗人用一颗赤子之心,以女性特有的温润和慈悲情怀,将亲情、爱情、友情、思念、乡愁、信念,当然还有生活的砥砺和磨难,缀链成一首首慰藉人心灵的诗。是那样娴静、柔美。毫不张扬、炫耀、喧嚣。而当你在灯下,听着轻柔或妙曼的音乐读诗人诗文时,分明地,你聆听到了诗人心灵精致的表达;分明地,你能触摸到诗人看似沉静的诗文内里,涌动、奔腾着的激越、浪漫情怀;深切感触到诗人文思和文字是那样辽阔、明净和澄澈。澄澈如山涧的清泉,涓涓地道着生命对生命的敬畏和眷恋。

由诗人的诗文中,我们不难看出,在诗人的眼中和心灵的疆域,一切景物都是有着生命的律动和腾跃,及不可替代的审美价值和存在意义。一片落叶,一阵风儿、一棵树、一棵小草、一朵花儿、一滴露珠、一片雪花、一缕云彩、一掬浪花等等,无不都是诗人笔下美妙的景物,歌吟的对象。由此,诗人用她那颗与生俱来的诗意之心,灵妙之笔,为她热爱的自然万物,故土和亲人,他国异乡风情,写下一首首颂扬的诗,赞美的歌。

诗人笔下的爱情和思念

记得,最早读王小松的诗,是一年多前在海外华文论坛伊甸文苑中。她的一首被坚贞情爱洇染得如玫瑰花儿般嫣红的诗《无题》,读得我心中阳光一片,感动莫名:“没写过情书/只有过雁,飞鸿,划破长空/没读过情书/只见日升,月落,挂恨牵愁/一种企盼,几多缠绵/一夜白头,一见钟情/更残漏尽,蜡柱成灰/一次的生命/永世的柔情……一辈子/只做一件事!/只做了一件事!/爱你 ”——这就是诗人的爱情观!她的名字叫:坚贞。无疑,这种坚贞的爱情观,已转化为诗人的信念,高高盘踞于诗人心之殿堂,才有了“一辈子/只做了一件事/爱你”的诗的诞生。它绝不是“书于清风”的山盟海誓,而是诗人生活的切实写照。诗人与丈夫杨小璋先生,由青春年少时牵手,相濡以沫走过了近五十个春秋。五十个春秋的风风雨雨,坎坷泥泞,将他们的情爱淬炼得更为坚韧、深厚。他们一对出生于中国的儿女,都已成长为足以使他们为之骄傲的社会栋梁之材,就是他们甜蜜爱情最有力的见证。

如今,曾经苦难过,曾经背负过生活重压、离别伤愁的诗人的生活,迎来了艳阳高照的春天。然而,为人妻为人母的诗人,从不因生活的劳碌或安逸而放弃对诗歌的追求。诗人在另一首诗里面,妩媚、娇憨地这样歌吟爱情:“这世界/因为他/ 我才成为女人/ 方知女儿的痴情,妻子的柔顺/ 和对一个宽厚的胸膛的依赖/这世界/ 如果没有春/ 又何来芳草绿杜鹃红”(《爱,就是这样》)。

当然了,诗人不单单将爱情写得如此炙热嫣然。思念,在诗人的笔下也是那样绵远而悠扬:“我是思念抚育大的/黑头发,黑眼睛的女儿/ 思念象蜜 /妈妈把它掺在乳汁里喂养我/ 思念是元音,妈妈用它教我拼读/ 思念给我的童年添上许多神奇的传说/ 我望着白云缭绕的圣海伦火山/ 想着昆仑,五岳/ 我对着轻波荡漾的西雅图洋岸/ 想着长江,黄河/ 妈妈在异乡生长的女儿心中/ 种植了海棠叶形的祖国(《带着思念归来》)”。诗人虽然去国多年,而“海棠叶形的祖国”依然在她心中。

诗人的斐然成就

很显然,这部《寸草春晖》诗集,不是女诗人王小松出版的第一部诗集。据我所知,在此之前,王小松已出版了《生命的回声》、《绿叶、春风、桃李》等多部诗集。不仅如此,她的诗《梦》、《流星》、《我的祖国》、《牵牛花》、《友谊》、《海》、《一次与一千次》等诗歌,被众多热爱、推崇她诗歌的海内外读者制作成朗诵视频,在中外网络(说是在全球网络流传也不为过)广为流传;她写于1981年的诗《我播种未来》,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朗诵过多次;2008年美国西雅图歌友会,在西雅图中心图书馆,为王小松特别举办了个人诗歌朗诵会。组织者还为“王小松诗歌朗诵会”制作了录像带;她的诗、散文等文学作品,刊发于《诗刊》、《海外诗刊》、《凌云诗刊》、《当代抒情诗拔萃》、《湖南新时期诗选》等海内外各类文学期刊。
在这个诗歌极度不景气,甚至蒙上了逐渐边缘化悲情色彩的时代,女诗人王小松依然心无旁骛地痴情于诗,醉心于诗歌创作,一首首专注地写着诗,一部一部出版着诗集,不由得你不感动于潜藏在诗人生命中永不褪色的诗之灵性的顽强。

活在诗意中的女人

春天里,在一个夜阑人静之时的灯下,不单单是为了写“序”之需,我通读完女诗人王小松邮寄来的《寸草春晖》诗集书稿后,不禁深切感叹:诗人的人生是充满诗意的人生;诗人的爱之花蕾在生命中永不凋零地盛开。因此,活在诗意中的诗人,丝毫不被浮华尘世中的物欲所影响。诗人的人生之旅,无时无刻无处不是弥漫着浓郁的诗意气息;因此,在诗人巨大而玄妙的语言空间,任何一个生活中的细微情境,诗人都能由此中衍生出诗歌。从而消解苦难对生命的胁迫,拓展欢愉对生命抚慰的牧场。

无论是消解苦难或是拓展欢愉,诗人笔下的诗文是唯美的。唯美得如漫天飘飞的雪花般冰肌玉骨,美得真是撩拨人心啊。您瞧:“一页页/死死生生爱爱恨恨/金的黄,血的紫/暗夜的黑,朝霞的红/斑斓了,这丑美杂陈的原野/灿烂了,这生命的共同归宿”(《落叶》);还有:“秋天没有春花/但有霜叶/也是万紫千红/秋天不再潮湿/却有成熟的庄严,洁净的高天/成熟的果实可以酿酒/开放的百花可以成蜜”(《走过秋天》);再看看风在诗人笔下,又是如何妖娆:“金黄的庄稼是我的地毯/ 我滚向天边/ 向大地散发着炙灼的情感/ 我的心溶进鲜红的落日/在嫩绿的杨柳枝头/我温柔的抚摸/我吹起了洞箫/ 撩乱离人的夜梦/ /我的心溶进月影...... ”(《我是风》);而月光,在诗人笔下,又是怎样幻化着她的诡谲美哩:“哪儿还有这月光/ 天幕上浮雕着山崖/ 石桥下凝固着微波/ 影,并不是/黑暗/ 是线条,棱角,知心的依偎/ 闪烁,并不是胆怯/ 是鱼跃,风动,绵绵的情话/哪儿还有这月光/ 牵回我们青春的姿影/ 牵回我们心上的一片纯洁”(《月光》)。

好了,不一一列举了。总之,在诗人诗集《寸草春晖》中,这些读来使人沉醉其中,留连不知返途的美妙佳句,腑身可拾。

不记得是谁说过:“诗与激情同在。”而我说,诗与爱同在。反之亦然,爱与诗同在。诗人王小松在她的诗歌中,播种了盈盈的爱,暖暖的情。亲爱的朋友,当您有幸与这部用爱编织的《寸草春晖》诗集相遇时,爱,便萦绕了您。

爱,是永不止息。是为序。

后记:女诗人王小松有一个很诗意的笔名:诗人之赋。她集书画诗于一身,她的诗画配,是伊甸文苑论坛一景。对了,她还在美国西雅图中心图书馆举办过个人画展,不少海外人士收藏了她的画。是了,她是一个惬意活在诗意中的女儿、妻子、母亲、女人。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