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宾灌水 | 情感美文  | 长篇短篇   |    玄幻武侠    |    恐怖小说    |    古韵新吟    |    乡土风情    |    音画贴图    |    散文小筑    |    幽默故事   
  家园议事    |    城市边缘   |    情感倾诉    |   酷评杂论    |    家园书丛    |    楹联雅座    |    新诗天地    |    网文转帖    |    文评编写    |    征文赛区  
发新话题
打印

我是你的上帝 三十

我是你的上帝 三十

起初,苏明对这个案件还是蛮有兴趣的,并且直到现在他也坚持认为那肯定不是什么意外,绝对是他杀,并且还绝对是有预谋的精心策划的他杀,是应该给予立案的,不能这么草率地就做出了否定。对这个案件有兴趣倒不是案件本身有多复杂,比这离奇的杀人案他苏明也见得多了,毕竟干了这么多年的刑警了,没有什么好惊讶的,无非是找到线索,抽丝拨茧,最后真相大白。但往往大白以后的真相又简单的和一一样,有点像那个恶搞视频“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其实并没有多大的恩和怨,却杀了一个又一个。人性中的那些个恶呀,也真的是可怕又残忍。当然了,他苏明做的就是这个工作,寻找那简单的如一一样的真相。他也在这工作中得到了肯定和乐趣,自然也就做出了成绩。对这个案件他感兴趣的倒是案件中的人,也就是那个受害者张依丽。是的,她太美丽了,她也太优秀太突出了,即便自己从不招摇,她也绝对是个够拉风的焦点人物。
从直觉上苏明也认为这个案件并不那么简单。他相信他的局长也有着和他同一样的看法,只是没有说出来而已。(为什么没有说出来呢?有些奇怪)。想想吧,张依丽在社会上可是个名人,有着这样那样的各式头衔,又有着这样那样深的各式背景,死得又是这样的蹊跷,这样的不明不白,若真的是他杀的话,那杀他的那个人肯定不是一个一般的人,也肯定不是因为一般的事,所以,只有天知道那真相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了。
局长没有说出来当然有他自己不说出来的道理,苏明只是有点似懂非懂,既然这样,那就还是索性干脆不懂吧,索性也就什么也不问,什么也不去想了。有时候装装糊涂反而更好,不是吗?
那天的晚上,苏明还就真的去了张依丽的家,坐在那里等到了天黑,等到了夜半。他还真的就拿出了那架望远镜,同样地站到了张依丽曾经站过的窗前。他看到有个大概还在上中学的孩子在学习,那孩子一副困得要死的样子,可父母还是不让他去睡。“这都几点了,这家的爹妈,可真是够狠心的,望子成龙也不是这么个成法呀,以后对自己的女儿一定不能这样。”他这样想着。他看到有那么一家,男男女女好多人围坐在那里打麻将,屋子里乌烟瘴气的,一团浑浊。“不用说了,这肯定是在那里聚众赌搏呢,真该给辖区派出所打个电话的。”电话当然是不能打的,因为这就不是他苏明分管的事,他可不能处处显摆他有多能耐,让别人讨厌他。他看到,又有那么一家,有一位中年妇女独坐在沙发上抽烟,抽了一根又一根。奇怪的是那家里似乎只有那中年妇女一个人,似乎她是在看电视,也似乎她就是坐在那里抽烟,并且是打算抽到东方发白天大亮的。我的妈呀,这也太可怕了,这人都活成啥样了呀。啊哈,那家,瞧瞧那家,那家里有好多个小小少年正在那里喝酒打闹呢。他们都是快快乐乐的,也都是嘻嘻哈哈的。最好玩的是他们一个一个的只穿着一个小裤衩,远远望去倒像都是光着身子呢。不对不对,还真的就有一个光身子的,正晃荡着一个他那不大不小的生直器,在那里大喊大叫呢。呵呵,这些都是谁家的问题少年呀,真的是很可爱呀,可是可爱之中却也让人有着无尽的担忧……
苏明并不知道,他在这里所看到的这一切,也正是张依丽生前所看到的最后的那点人生风景。就像是那一天的重复,又像是那一天的翻版。
生活一如既往,该干什么的还在干着什么,绝对不会因为谁的死去,谁的不存在了而有所丝毫的改变。
那天,苏明还在那浴缸里躺了躺,仔细地寻找了一下能够漏电的所有可能,依旧是很遗憾,他什么都没有发现。
只是苏明并不知道,在他拿着起那架望远镜一家一家的举目望过去的时候,在他对面的楼上,一个更加隐蔽的角落里,一个男人也正在举着一架望远镜,正目不转睛的注视着他。同样的,苏明也不知道,那个痛苦的、自责的、矛盾中的男人的眼里满是愤怒和悔恨,也满是期许和盼望。

TOP

有种恐怖感
温馨提示:如何搜索自己发表的全部帖子?
1.进入任一版面,点击版头的【搜索】功能
2.在【用户名】处输入自己的昵称
3.选择【标题搜索】【全文搜索】
4.在【搜索范围内】点击【搜索所有开放的版块】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