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宾灌水 | 情感美文  | 长篇短篇   |    玄幻武侠    |    恐怖小说    |    古韵新吟    |    乡土风情    |    音画贴图    |    散文小筑    |    幽默故事   
  家园议事    |    城市边缘   |    情感倾诉    |   酷评杂论    |    家园书丛    |    楹联雅座    |    新诗天地    |    网文转帖    |    文评编写    |    征文赛区  
发新话题
打印

我是你的上帝 二十七

我是你的上帝 二十七

当苏明发现那架望远镜的时候,这才觉得这个死去的女人有点意思了,也觉得这个案件有点意思了:“偷窥?呵呵,她居然会偷窥,她给人的感觉永远是那样的恬淡从容,那样的阳光,怎么背后里居然会有这样的癖好,真是好奇怪,也真是让人无法想到。人哪,看来都有那么不为人知的一面。那么,那么她每天晚上,重要的是昨天晚上她都在偷窥什么呢?是别人家里那些个平平淡淡的的家庭故事,还是那关上门后的那些个艳情场景?哎!看来呀,这女人要是到了三十还不结婚的确是件很麻烦的事,尤其是这些事业上极成功的女人。对了,她到三十了吗?好像还没有,她看上去是那样的年轻。不过既便不到三十也是差不多的了。”在这样想的同时,苏明也有了一个大胆的判断:“会不会是因为这个女人夜半三更的看到了什么不该看到的东西,而被灭了口呢?要知道这个女人住得可是高档小区,也就是说这里头的住户,可都是些有钱人,问题是任何一个时代,钱总是和各类犯罪联系在一起的。天知道那些有钱人都靠的是什么勾当发的家。”
现在苏明手里拿着的是一架最先进的专业的军事望远镜,当然是红外线的,刚才就放在窗台边的一张小几上,这说明这架望远镜昨晚肯定是被那女主人用过的了。把望远镜放在眼前,苏明看到对面楼里的家家户户近在咫尺,清晰可见,仿佛触手就可摸到。当一个炒菜的女人恰好向这边张望时,倒把苏明吓了一跳,倒不是因为那女人长得奇丑,像夜叉,而是苏明以为自己此时的偷窥被人家发现了,眼瞅着就要挨骂了,真是好笑。看来今晚自己真得是要来一下这个现场了,为的是感受一下那无处不在的各色灯光,也到底要看一看这架望远镜在夜里,都吸引着那已经死去了的女主人在做些什么?
张依丽?对了,死去的这个女人名叫张依丽,和苏明也算是认识的,曾经在工作上打过那么几次交道,也曾经在一起吃过那么一两次饭。因为张依丽的美丽和能干,印象是极深也是极好的。张依丽可是著名的大律师,也是著名的大美人,可是你看看,这说死也就死了,还死得这么不明不白,人哪,可真是脆弱,人哪,也可真的是没有多大意义。此时此刻,面对着墙上张依丽那张巨副照片,苏明有种说不出的惆怅。为张依丽的美丽,为自己,也为所有活着的人们。
不用多讲,他杀是肯定的了,这一点他苏明是敢下保证的,就凭他做刑警这么多年来的经验,这点判断力他还是有的,别管它现场伪装的多么好,可张依丽热爱生活的痕迹处处可见。只是,这一切又是谁干的呢?他这样的精心策划又是为了什么呢?好吧,不管你是谁吧,既然你把谜面出了,那我苏明就给你好好解一解,咱们就斗上一斗吧。
再下到楼来,局长已经离开了现场,到外边站着去了。赵常磊呢,正在训问一个看上去二十三四岁的大男孩。那男孩长得很帅,穿得也好,高档得体,属于人见人爱的那种,苏明不由地多看了几眼,一打听,果然地,那男孩正是张依丽的弟弟,也正是第一个进入到现场的报案人。
对于这一家人,看来老天爷真的是厚爱的,你看吧,姐弟俩都是长得那么的好看,又都看上去是那么的聪明和优秀,真的是没法子不让人羡慕。
据张依丽的弟弟讲,张依丽几乎每天晚上都是要和妈妈通通电话聊聊天的,可这都连着好多天了,张依丽却没了消息。起先,妈妈也没给乔依丽打电话,想是她忙,恰好这些天妈妈自己也在那里有点事情瞎忙活着,也就忘了打个电话问候一下,等这忙完了这阵这才又想起这都好几天都没了女儿的消息,再打来电话,却总是关机,打到家里,又总是不接,于是也就慌了。他们家住在离这里并不很近的一个小县城里,在这里也并没有走得近的亲戚,所以只能是赶忙打发儿子连夜开车来看看,哪知道打开姐姐家里的门,会是这样,这太意外了,也太可怕了,实在是让人接受不了。张依丽的弟弟还讲,他们的妈妈已经知道了消息,正在赶来的路上。张依丽的弟弟说:走在路上的妈妈人已经昏迷了。

TOP

继续

温馨提示:如何搜索自己发表的全部帖子?
1.进入任一版面,点击版头的【搜索】功能
2.在【用户名】处输入自己的昵称
3.选择【标题搜索】【全文搜索】
4.在【搜索范围内】点击【搜索所有开放的版块】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