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宾灌水 | 情感美文  | 长篇短篇   |    玄幻武侠    |    恐怖小说    |    古韵新吟    |    乡土风情    |    音画贴图    |    散文小筑    |    幽默故事   
  家园议事    |    城市边缘   |    情感倾诉    |   酷评杂论    |    家园书丛    |    楹联雅座    |    新诗天地    |    网文转帖    |    文评编写    |    征文赛区  
发新话题
打印

黄河谣

黄河谣

1
在我眼里
在我心里

一页页翻赏这落天之河
而今   看你奔腾在鲁西北平原
一水迷茫  鳞闪天际
思绪早已奔腾出掌控
一个放任内心的声音对你说
我多想把自己从庸碌的世界抽离

多想寻一艘帆船
任白帆灌饱河风
随你奔至

海之角  天之涯




也曾眺望高青的滩区
也曾漫步齐河的河岸
也曾伫立泺口的堤防
也曾放眼入海的壮观
在齐鲁穿境入海的河呵
故乡的平原  林木夹岸
排浪在岸边激起漩涡
是谁在坍塌的沙基上游走

手持相机  眺望凛然的身姿
一页页翻赏
在眼里  在心间

2
曾经
带着春天流水痕迹的河床
犹如游蟒蜕皮而走
龟裂的方块字记录苦难的诗句
多么渴望上游水来
多么渴望大雨过后
河滩的气息
轻风拂过玉米的顶梢
红头蜻蜓草叶上飞去又飞回
大河之上
蚂蚁抬起死虫子

惟我站在空空、炙人的河道
聆听尘埃



3
北国广袤的天宇下
看草原上“几”字型的长龙
看壶口
看羊皮筏子

看跨河大桥拱弧高耸
涌自天尽头水深浪阔的洪流
在下游
一个游子身披落霞

看上游微微起伏的汪洋
看涌浪舔着平原的腹地
心中洋溢难言的温情

树影婆娑  
遮掩一片任性的水流
一片

潋滟的鳞光
天水相接处
目力不及的地方
是我朝思暮想的家乡

大河呵
一直到今天依然在您怀中
我从未离开您
就像

您永远在我心上
朝霞铺在流动的水上
我的心已潜沉到相守的过去
无论走到哪里
都把您念想


4
那一年
下来的大水冲垮了浮桥
三节浮箱如脱缰的野马
横冲直闯
冲向下游

而下游
就是黄河大桥

还有德国人1907年建的铁路桥
撞上桥墩
不堪设想

岸边人手执绳索
跑着
呼喊着

挽起的绳套
终于挽住一个

拴在岸边的大柳树上
一会儿工夫
大柳树倒了

浮箱如河里的巨兽,藐视着众人
拖拽柳树如拖拽抢来的民妇
柳稍时隐时浮
终于
汽艇来了
长长的竹竿

引导它们从桥墩间飞过
浮桥的承建者
我堂兄回来

惊魂未定地说
下游二百里

大河拐弯的地方
才得控制

拖到岸边
现在这些罪犯

正捆在大型运输车上

5

明月降临
河面上冒出的星星

犹似一颗颗洁净的眼睛
犹似藤蔓的叶子密密地贴住
地球的脉动
当流星横流天际

捞沙船上的白炽灯还高悬在桅杆
那么多的身影
忙碌在涛声

和柴油马达的轰鸣中
船尾帮工的少年
翻着黑沙

夜风的鼻子顶满了胸前的衬衫
他抬起的目光,越过堤岸
越过地球脊柱一样的群山
穿林越泽
正寻找叛离的家园



6
天幕明净
高原来的大水

还是那么古朴
金黄

水面汤汤
雾气迷茫

波浪层层的细语

还是那么单调
玄秘

渡口旁的黄河母亲沙雕

被风腰斩成两抔黄土
在那茂密树丛的遮掩里
那个常常来
背向外坐的女人

又坐在那上面
又在寻找去年飘走的亲人

   
7
与河流平行的大堤
平行的柏油路浮着颤抖的热气
也许
彼岸也有这样的路吧

黑色的公路夹住浑黄的水流
堤下一望无际的
是起伏的庄稼和庄稼的起伏
燕子正轻飞疾掠
柏油路外侧是一个个迁出二滩的
村庄
它们
多像串起的糖葫芦

不肯远离
总是因大河的牵绊



8
燕子滑过左岸
一水空阔
薄雾笼起河床

奔雷的言辞
裹挟触鼻河风铺陈而来
敦促我
登高
望远


水天极目处
水汪汪的天空犹似梦景
大河落天
从约古宗列盆地泱泱而走
犹是血液周流于胸间
大河啊
波浪滚滚

人车熙熙
滚滚财源

只一个人
一个自诩诗人的人

游走临河的陡岸




[ 本帖最后由 王霁良 于 2015-2-1 19:36 编辑 ]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