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宾灌水 | 情感美文  | 长篇短篇   |    玄幻武侠    |    恐怖小说    |    古韵新吟    |    乡土风情    |    音画贴图    |    散文小筑    |    幽默故事   
  家园议事    |    城市边缘   |    情感倾诉    |   酷评杂论    |    家园书丛    |    楹联雅座    |    新诗天地    |    网文转帖    |    文评编写    |    征文赛区  
发新话题
打印

抢救财产 他被洪水吞没

抢救财产 他被洪水吞没

抢救财产 他被洪水吞没——知青轶事之五


文\向胤道


•题记:苦难岁月,知青悲欢。知青,中国现代史上3000万人的大迁徒,3000个家庭的天各一方,因此成为最沉重的话题。也许因为它的沉甸甸,才让我们在反思历史后一次次附身拾起那些琐碎的记忆,有了这些悲欢的历史痕迹,才能昭示今天的进步与幸福,才需要我们永不丢弃,妥善珍藏。——献给我同时代,历经磨难的知青兄弟姐妹以及我可爱的祖国。

      1974年夏天,狂风大作,暴雨倾盆,庞龙被一个震天炸雷惊醒。出门一看,州河水猛涨,住处不远的生产队打米房已经开始进水。他连忙叫起几个社员,冒雨冲进打米房,赶紧拆御机器,抢救风车、黃桶等。
      刚将打米机台上高坡,一个浪头涌进房内,掀开屋盖,将未来得及搬走的油桶卷出房子。说时迟,那时快,当那两个社员还没醒盍过来,庞龙噗通一下跳进了急流中,抱住一桶油就向岸边推。两个社员连忙将绳子甩向河中的庞龙。一桶,二捅拉上来了,社员们都叫他赶快上来,危险。他说国家财产不容损失,继续游向第三桶,刚刚套住,又一个巨浪扑去。浪花过后只见绳子套住一沉一浮的第三桶油桶,却不见庞龙的影子。这时,知道消息的社员们都来了,他们沿河呼唤庞龙的名字,向河下游找去。几个小时后在下游一个洄水荡找到了庞龙拥抱油桶状的尸体。
      庞龙,从达城下游30里地一个繁华重镇下乡的街道知识青年,1964年第一批。因为出身书香门第,他的爷爷、父亲都擅长书法,家里开了一个文具店。长辈的言传身教,耳濡目染,由此他也写得一手好字,又乐于助人,一个大队的社员都喜欢他,常常找他读来信、写回信、书楹联;大队、生产队的墙报、壁报、标语都是他当仁不让的任务,从无怨言。有时社员半夜三更找到他,他也从不推迟,披衣起来为社员解难。
      1964年庞龙下乡刚好16岁,因为那时读书讲成分,初中一读完,虽然成绩好,却进不了高中,适逢下乡大潮,就愉快的落了户。我那一年考进了达高中,躲过了第一次下乡的命运,虽然又读了三年书,却没躲过第二波下乡的浪潮。这都是后话。
      在生产队,庞龙除了人缘关系好,劳动也常常博得社员、队上好评。有的知青偷懒耍滑,他实实在在干活;有的隔几天就装病玩耍,他出勤满满;有的偷鸡摸狗,惹得农民害怕,他常说君子坦荡荡。一次,炎炎夏日,山火发生,庞龙第一个跳进火海救出几个玩耍的孩童,然后奋力扑火......因此获得了好知青的名声,多次出席“先代会”。
      1970年过后,开始推荐招工。生产队、大队几次推荐他,都被公社、区上个别领导以他参加过“**派”应继续锻炼为由,卡住不放。有一次城里一个单位看上了他的一手好书法、好文笔,来调他去单位办公室,也因上述理由搁浅。
      关于参加过“**派”,我在这里应特别说明。那是1966年秋,我从北京参加毛主席接见回来,在北大周海燕、清华郭勇、川大王进等大哥哥姐姐的支持下成立了一个“中南海红卫兵司令部”,广纳全城各校愿意参加的学生进入。由此“中南海红卫兵司令部”的红卫兵涉及达高中、金猴战校、二中、民中、三中及好几个职校的学生。
      一天,庞龙几个同学来找到我,他们也要保卫毛主席,保卫党中央,要求支持他们成立一个“**派组织”。这样他们成立了一个“卫红战斗团”。我所知到的是,这个“卫红战斗团”成立后,没有组织一次批斗当权派的会议,没有参加过任何一次武斗,只是到城里去跟了几次风、看了几次闹热。一年多一点时间“卫红战斗团”解散,他们成了逍遥派。因为此事,到1970年他住了三个月的区组织的“学习班”进行深刻交代。90天“学习”期满,却什么“坏事”也没有查出,就回到了生产队。
      庞龙牺牲后,家里人尊从贫下中农的意愿,将他埋葬在他战天斗地了10年的地方,坟墓向着滔滔的州河。从此那个英勇的形象,一直萦荡在我脑海。1978年重阳节,我写了一篇“吊启龙赋”来追悼。全文如下:

      逢息憩兮重阳节,省慈母兮归桑梓。视叶落兮风萧肃,闻归雁兮影瑟瑟。赋野菊以豋丘,揷朱萸而怀友,思逐波兮子何在?吊青冢而感怀。
君在生之日何其俊杰,言谈行居兮一表风色;君余魂之时犹存热血,思想气节兮辉映日月。勤勉事业兮垒落坦荡,白眼以仇兮刚直不灭。身先烈烈大火,个人险境难计而勇救他人;跳进滔滔洪水,自己安危不顾而护公共财物。耿耿丹心昭日,上山下乡劳累苦;潇洒朱笔映月,革命冲锋扫污浊。叹李将军之奇运,悲王少府之短命。奈何不逢时而终身抱恨,“四害”已除可九泉知音。
子兮,子兮!长啸兮慨慷,低吟兮徘徊;死生有时兮达人知命,荣辱有介兮完人存节。祈魂魄兮安九陔,继遗愿兮献涓埃。本赋具呈兮可慰英灵!?
一纸火炼,达天知音。呜呼哀哉,恭敬泣叩。

                                              —— 向一  2014.7.6完稿于草园书屋,9月再改。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