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宾灌水 | 情感美文  | 长篇短篇   |    玄幻武侠    |    恐怖小说    |    古韵新吟    |    乡土风情    |    音画贴图    |    散文小筑    |    幽默故事   
  家园议事    |    城市边缘   |    情感倾诉    |   酷评杂论    |    家园书丛    |    楹联雅座    |    新诗天地    |    网文转帖    |    文评编写    |    征文赛区  
发新话题
打印

桃花酒(三)

桃花酒(三)

(十七)
琴声优雅
飞落点点蝴蝶花
仙气袅袅
几度柳梦残醉


师父!那一跪,心里有无限的怅惘与哀怨,但她从不后悔。
你知道回来吗?看着自己心爱的徒弟,如今煎受着苦难,她怎么能不悲伤。
如今,云雀山庄已然不在了!那一役,楚怀生、璧如玉、农奴墨怎么会同时不见呢?连个尸体也见不着,真是奇怪!琴,世间的事我们不理了,好吗?自在门是你的家,在这片净土上逍遥快活过,好吗?
师父,爱一个人就注定了我的命运。他不见了,我怎么也不相信,他还活着,只要他活着,我就要守候在他的身边。我这次回来,是想师父能够帮我,找到他。师父,弟子今生不能报师恩,只求来世了。
何苦呢?想当年祖师为了不让我们这些薄命女子受苦,才让我们在这菩提岛上安身立命,不理江湖事!难道我们自在门的弟子都要受这情字所累吗?
师父!师姐,她跪了三天了,你答应她吧。


(十八)
他举起了酒杯,看着那酒在杯里荡漾,他已醉了,可他的眼角为什么渗出了泪水。但他还是笑了笑:举杯望明月,低头成三影!我歌尔且舞,何似在今宵。
你又在这里瞎扯了,一首好好的诗就这样被你糟蹋了。
唉,你看我这逍遥,看这酒,说什么都是好诗啊,好诗啊。
对,就只有你是好诗。她看看了四周,奇怪,怎么还没人来。
你别急的,该来的自然会来的。你越急,他越不会来的。


说起好笑,这个萍水相逢两人却如此默契着相互说着,他们是连各自的名字也不知道的啊!谁会信呢?没人会信。她,有一俊俏而狡黠的脸,偷偷从家里跑出来,初出江湖竟没带钱。刚好那桌前有一个烂醉的人,顺口说他是一伙的,会替他付钱。谁知这个谎言就被他缠身了,好似她走到哪,他就醉到了哪里。世上哪有这样的人哦!可就是有,就在她的面前。

(十九)
你说你不会杀他的?
留着他是一个祸害!
如果你要杀,你就先杀了我。
你……那目露的凶光,好似要吃掉她。

这是什么地方?如玉,你在哪?墨惊恐地望着黑暗的四周,想站起来:我的腿?为什么我站不起来!墨心中极大的恐惧与不安,想歇斯底地喊起来,但他没有,他是从炼狱走出来的人。他看不见四周是什么,可是他可以听那漆黑的四周,那漆黑的四周应该可以传来什么的。
他喝下了那杯酒,那酒有毒,如玉不可能骗他?如果不可能害他!
但为什么我会在这里,我在哪里?就算她要杀我,我是云雀山庄的农奴,我的命都是她的。他怎么也想不通自己怎么会在这个漆黑的地方,而双腿又不听使唤站不起来了。
现在他在听,听着漆黑传来的声音……

(二十)
唰!刷!刷!
人到,影不见!
嗖!嗖!嗖!
剑出,人不见!

他静静地站在这林子里,动也没动,像是一头狼在追逐着猎物般全身在发现了嗅觉。她赶了上来:人呢?不见了!哎,想不到你轻功这么好,怎么也追不上啊。他回过神来,漠然地望了一下,嘴角笑了一下。
为什么会杀一下疯子呢?那疯子到底是谁?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你怎么有这么多问题。不是跟你说过了,你只跟着我,不许多问。他靠在那树下坐下了。
断肠人在天涯?
疯子只讲了这六个字就被杀了,那六个字是什么意思?断肠人是谁,天涯在哪?
你到底在找谁,你告诉我,我一定可以帮你找到的。
凭什么?
凭我爹!
你爹?他看着她,她是?他静静地看着她,她有点不好意思起来了。
你看什么看。你告诉我就是了,反正我可以帮你找到你要找的人。
你爹是谁?他无心地问了一句。
我爹是……她咽了一下,还是不说的好。反正我会帮你找到的,你告诉我你要找谁。
算了,你我萍水相逢,谢谢你陪了我这么多天,你回家去吧。我先睡会。他就这相躺下了,他闭上了眼睛,世界好像会是他的了。
她看着他,真是猜不透,她就这样静静地坐在他的身边,看着他。

(二十一)
调查清楚了没,那人是谁?
主人,他只是一个无名小卒,出生在一个渔村,师门查不到,看他功夫好似无影门的。又好像是自在门!
无影门,自在门,他们也想出来搅浑水!查清楚了,他师门到底是哪里?不管哪门,都不能成为我的障碍。还有,壁如玉跟墨呢?
属下不才,至今没有查到!
再查,如果再没有他们的消息,你也不用回来了。

(二十二)
你……看到了他,他很是恐怖,真是不可思意。他怎么会来了。
你为什么杀泥菩萨。他盯着他,直逼答案。
他知道的太多了!他知道的也太多了,他在他的眼里已经看到了他基本上逃不掉了,他看到了自己唯一的一条路了。
可那条路他选错了,因为遇到了他。他动弹不得了,却始终不吱声。
你走吧?他累了,他不想滥杀无辜。
真的?他露出的是恐惧与不安,慢慢地他消失在了他的视线里。

(二十三)
他听到了,双眼一睁,那就是一道闪电。
墨,你还好吗?
普通人都会问,为什么我在这里!经过漆黑后,墨已经不再问为什么了,他知道眼前的人是谁,好想看清她,却怎么也看不见,漆黑,为什么让人失去了轮廓。
墨,她伸出了温柔的玉手去轻抚这苍老的面庞,他还是那样的刚毅与不屈。墨,请原谅我。那泪从她眼里一滴一滴掉在了地上。
墨看不见,却听得很清楚。自从她母亲将他从一个弃孩带回云雀山庄后,他就成了她的家奴,他要以家奴来报答她母亲的养育之恩。一个家奴,命就不该是自己的。
墨开口了:你还好吗?
她含着泪,心底一阵阵形地酸楚。墨,我带你离开。
离开,那何必选择当初呢?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