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宾灌水 | 情感美文  | 长篇短篇   |    玄幻武侠    |    恐怖小说    |    古韵新吟    |    乡土风情    |    音画贴图    |    散文小筑    |    幽默故事   
  家园议事    |    城市边缘   |    情感倾诉    |   酷评杂论    |    家园书丛    |    楹联雅座    |    新诗天地    |    网文转帖    |    文评编写    |    征文赛区  
发新话题
打印

[转帖]索女神探之银河谋杀法(已出版)

[转帖]索女神探之银河谋杀法(已出版)

内容简介:
  应召女郎接连遇害,尸体均被高度残毁;

  神秘画像暗藏玄机,模特竟是一具女尸。

  寻踪索迹,被盗窃的古董戒指似乎成为破案关键……

  而随着神秘画像作者的残忍被害,

  以及凶手寄来的一张地下藏尸室的照片被发现,

  所有的调查都回到了原点,凶手的动机令人无法猜透!

  一型男作家与涉案人接连接触,又处处遭人暗算。

  携手索女警花深入调查,却总比凶手落后一步,

  他真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吗?他的出现是巧合还是刻意安排?

  索女警花拨开层层迷雾,又能找到怎样的真相?



  序言

  清晨。阴湿的露水打在厚厚的青草上,把它们变得又湿又粘。树林里弥漫着水气,显得阴森森的。而今天的树林无疑格外阴森。因为如果你仔细去闻的话,就可以闻见雾气里弥漫着淡淡的血腥气。

  一个老农惬意地哼着歌儿,带着他的大狼狗上山去。他昨天在山窝里放了一个夹子,今天正是去看有没有夹到什么猎物。现在山里的野味越来越少了,不过他有种预感,就是今天可能会收获先所未有的大猎物。的确是只前所未有的大猎物。大得可以让他终生难忘。

  “哎呀……”老农看着横卧在夹子下的野狗,皱着眉头叹了口气。野狗虽然个头不小,但是肉质和毛皮……他想先把野狗从夹子底下弄出来,可当他走近几步看的时候,却哎呀一声跳远了:

  被打死的野狗的口中,竟含着一只……人手!

  老农哎呀哎呀地惨叫起来,声音嘶哑,不成人声。更让他感到恐怖的是,狼狗闻到尸臭似乎兴奋起来,大声地吠叫着,忽然朝一个方向冲去。老农此时已经被吓得浑身酸软,无可奈何地被狼狗拖着跑。狼狗终于停了下来,一头冲进了一个草丛。老农战战兢兢地走过去,拨开草丛一看,“妈呀”一声坐倒在地。

  重案三组的组长张国栋皱着眉头看着法医把草丛里发现的女尸抬走,脸色出奇地凝重。他眯着眼睛看着周围的树木和长草,脸上现出的是一股坠入迷雾般的表情。

  “小郭啊,这个案子有些邪乎。”他低声对身旁的郭警官说。

  郭警官的脸色凝重,也微微有些发青。他是个高水平的学院派人才,对实战却没有接触多少。今天看了尸体的恐怖情况,已经有些架不住了。

  “是啊,凶手简直惨无人道!”他答到。

  张国栋回头看了他一眼:“这也是一方面。但是我说的不是这个。”

  “那是……?”

  “现场太干净了。凶手几乎什么都没留下来。”张国栋的眉头紧锁:“恐怕很难破啊。”

  见组长说难,郭警官的脸色更加僵硬了。张国栋转过脸去继续看着环境,脸上却出现一种莫可名状的奇怪表情:“不过倒合那个家伙的风格啊。她如果在的话,也许好一点……”

  他扬起脸来,深深地苦笑着,若有所思地看着远方:那个家伙……恐怕现在正混迹在红灯区里吧?

TOP

香车穿梭,霓虹闪闪,嬉闹前行的红男绿女弥漫着一股纸醉金迷的气氛。这里是本市最浮华的香榭大街,有着最高水平的声色犬马。其中,又以曼莲聚乐部鹤立鸡群,傲然挺立在街区中段。这里有一流设施,一流的酒水,一流的服务,当然还有一流的小姐和一流的男公关。
  在男女富人共同分割社会财富的今天,男公关和小姐也一起分享着情色事业的大蛋糕。不过也许因为男女消费倾向的不同,男公关们和小姐们在管理上有很大的不同。公司式管理,不向公司上交例钱,不死守在一个地方等等。即便如此男公关和小姐们还是要互相照顾。在曼莲俱乐部更是如此。不管是哪边来了新人,男公关和小姐的有头有脸的人物都要给他或她开个欢迎会,表示以后就相互拜托。
  今天小姐这一边进了不少新人。因此男公关和小姐的一哥一姐都在。男公关们不像外面臆测的那样形容枯槁,一个个都很阳光。小姐们固然是花枝招展,但脂粉气浓了一点,反倒没有男公关们看起来清爽。
  坐在男公关的末尾的,是一个看起来只有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剑眉薄唇,双目如星,清瘦脸颊,一头褐色的润发。既相当清秀又不失英气。他虽然和男公关们坐在一起,但有种和他们很不相同的气质。那是种说不出的清爽的气质,还隐隐带了种书卷气。
  男公关的NO.1被称为天哥——一听就是假名,干这行的是不能有真名的。正若有所思地看着眼前这几个新人。这是三个豆蔻年华的姑娘。中间那个年龄稍大,但就是她最漂亮可人。她应该不小了,大约有二十六七岁,岁月的沉淀已经让她显露出成熟的气质,但却有一种若隐若现、似乎没有经历过任何男人的清纯感觉,使她看起来就像成熟的纯洁果实,别有一番魅力。那种隐隐的,拥有高学历般的气质,使她在烫了性感的卷发,穿了露肩的吊带裙之后也显得清丽脱俗。现在有钱的人都喜欢这种风格。她是个花魁的料啊。
  想到这里天哥竟有些怅然。想到她以后可能会在风尘中如鱼得水,大红大紫的时候,他竟发现自己有些不忍。真是可笑,自己这个老江湖怎么也会悲天悯人起来了?他在心里自嘲地笑笑,用他那双电力十足的眼睛看向她清秀的蛾眉:“你叫什么?”
  “时雨……”那姑娘怯生生地答道。楚楚可怜的样子更显娇媚。
  “你多大了?”天哥的目光慢慢地往下移,划过她那娇媚的丹凤眼,玉雕般的鼻子,花瓣般的嘴唇,尖尖的下巴。是个尤物啊。为什么这么多好女人都要走进风尘呢?
  时雨没有想到他会问这个禁忌的问题,微微一怔。天哥低下头来魅惑一笑:“对不起,我没别的意思。我只是想提醒你,不管你多大,都要抓紧时间赚钱,岁月催人老啊。”
  “是……是……”时雨低下头来,目光乱闪,也许还没有消化对天哥胡乱问禁忌的问题的惊讶。坐在末尾的小伙子好象也对他颇感兴趣,也问她:“你好象有学历吧。可以告诉我是什么学历吗?”
  “本科。”时雨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丝毫怅然,似乎丝毫不以有本科的学历还要走入风尘为耻。
  “专业冷门吗?”
  “不,还可以。”
  “工作过吗?”男公关和小姐们都向发问的小伙子看去。显然他已经问得太多了。可是那个小伙子还在若无其事地发问。
  “工作过,不过不想干了……”时雨倒是罕见的好性儿。
  “一定是遇到什么坎坷的事了吧。在你作出当小姐的决定之前,有没有想过继续坚持工作呢?”
  “初云!”天哥忍无可忍地打断了他。这个问题太禁忌了:“不熟的时候不要胡乱发问!”
  “哈哈,对不起。”那小伙子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问的是太多了。我就是这个毛病,一遇到感兴趣的就喜欢刨根问底。”
  “谢谢天哥。”时雨朝天哥温婉一笑。天哥微笑回应,心却微微沉了下去。没想到她还挺懂得礼节,不像他想得那么不谙世事。
  小姐的一姐梅姐好象已经看出了什么,用眼睛媚笑着瞄着天哥,捏声捏气地说:“哎呀,天哥,没见你这么欺负人的,她明明是我们这边的新人,你却在这里问来问去的,你叫我这个大姐往哪儿搁?”
  “啊,没有,”天哥不好意思地低下头来,脸上的表情变幻不定。
  “好了,身为大姐,我也不对你们多说什么。也许你们在进来之前都找过活干,但这里的环境是和你们以前呆的地方完全不同的,”转向那几个新人的时候,梅姐自然而然有了几分威严:“不过你们也不必有压力,反正一切都是在实践中学的嘛,好了,今天晚上就是你们在曼莲的处女秀,要好好表现哦。”
  “是。”三个新人都露出了紧张的表情。时雨微微欠了欠身子,露出魅惑的笑容:“大姐说的是。只是忍不住还有些紧张的。请问大哥大姐们,这里有没有那个东西?好让我缓解一下紧张。”
  “什么东西?”梅姐已经猜到了什么,眼珠迅速地转动着。
  “就是那个东西啦。”时雨吃吃地笑了起来,用一种“你们不会不知道吧”的调皮眼神看向他们,低声吐出一个词:“K粉”。
  天哥的眼珠不由自主地向上翻去,感觉浓重的黑暗正从头顶上重重地压过来。天哪!她根本不像自己想的那样初入风尘,而是个被风尘浸透了的老手!虽然他知道既然她已是这种人,他就没了多言的必要,但还是忍不住痛心地说:“你为什么要沾染上那种东西?我告诉你,即使入了这行,也要知道有的东西能碰,有的东西不能碰。你要知道,如果沾染上了那种东西,一开始看起来没什么,可是不知不觉你的身心就会被腐蚀掉!”
  时雨的笑容僵在脸上。似乎没想到以天哥的身份,还会进行如此说教。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