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宾灌水 | 情感美文  | 长篇短篇   |    玄幻武侠    |    恐怖小说    |    古韵新吟    |    乡土风情    |    音画贴图    |    散文小筑    |    幽默故事   
  家园议事    |    城市边缘   |    情感倾诉    |   酷评杂论    |    家园书丛    |    楹联雅座    |    新诗天地    |    网文转帖    |    文评编写    |    征文赛区  
 12 12
发新话题
打印

记忆中的元宵节

本主题由 四月风 于 2017-1-18 22:46 加入精华

我的舅母

前天大舅打来电话,让我去市医院看望大舅母,我还有些嫌他罗嗦,总觉得他大惊小怪,日子越过得好越没事找事似的。这几年来,舅妈进入医院若干次,做过许多检查,也找过年纪大的医生看过,都没查出什么大毛病,便判定可能是更年期的原故吧。所以这次我也不以为然,便用商量的口气说,过两天再去看舅母,因为家里装修,这两天正好要装地板。大舅爽快地答应了,他把我当成自己的孩子,说啥他也不生气,我从小跟着外婆长大,在他们身边滚大的。
   等过了两天,我再次打电话大舅,说下午就去看舅母,问他们还在医院吗?谁知大舅哽咽着说:“我回家了,正在你外婆坟前烧纸呢,让你外婆保佑你舅妈 。”我立马问他干吗这样呀?他告诉我舅母得绝症了,是今天早上查出来的,大约只能活到过年了,听到这儿我简直慒了。便否定他的说法,说这是不可能的。大舅从电话里嘶哑着说这哪是开玩笑的事呀。
   “人生无常、世事难料”,我的舅母五月份准备做六十大寿,后因某些事给担搁,说是待到年边再做。如今看来这有些可触而不可及了。我的心痛极了,便打电话远在西安的妈妈,又邀上同在市内的妹妹,打的赶到医院,看到挂着吊瓶的舅母,真想拿出手机拍下她,为的是怕她真的去了后,我很快地忘了她那慈祥的容颜。
   我的舅母是中国最典型的完美女人 ,身材高挑,体态端庄;温柔贤惠,勤劳朴实。我的记忆中,她从未和什么人吵过架结过怨,也没见她和村里人东家长西家短的。没和外婆红过脸,更没把我这个外甥女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有什么吃的不会捂着藏着的。她煮出的稀饭会比别的舅母煮的浓,放的米粑比别人家多。甚至不嫌弃我,让我和他们一家几口挤过一张床,同盖一床被,真是其乐融融,回味无穷,以至于这种快乐的暖流已经滋养了我大半生。
   “娶个好女人旺三代”,我的大舅就是这样命好,他和我的舅妈就象是前世姻缘今世定 ,顺顺利利结婚生贵子。记得去年春节,当着军校毕业多年的表弟的面,一家人还说笑着这件事呢,我问舅妈,你为何能看上舅舅呀?他的长相应该是许多女人不敢恭维的。舅母憨笑着,舅舅便得意地说:你这鬼东西!全家人哈哈大笑。
   往事不堪回首,人生几多风雨?今夜无比伤心的我对着键盘:呼唤着童年里青春健康的舅母,抚摸着今年体弱多病的舅母,愿我的舅母闯过鬼门关,多留些欢乐给大家!如果舅母走了,我的舅舅该怎么办,他连饭都不会做,衣服不会洗。他只有泪水,只有孤独。虽然他们教育的子女很孝顺,可是怎能代替夫妻情份?
    我的舅母,这些日子,没有我的关怀,你就这样地弱不禁风吗?我曾经视你无病呻吟,是因为要你离医院远远的,离药罐远远的。认为你吃过太多苦,受过太多累,从此该与阳光为伴。
    要知道是这样的结果,我多想回到从前,牵着你的手,把你带遍所有的科室,做遍所有的检查,没有一丝的怠慢和疏忽呀。
    我的舅母呀,但愿你能安康,不要让大家在往后的日子里,咀嚼着后悔的药!

[ 本帖最后由 江湖姐姐 于 2015-8-10 01:13 编辑 ]

TOP

准备过年了再读美文,问好春生。
一枝一春浓,一片红蕊一片馨;一石一江清,一川流水一世缘。

TOP

 12 12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