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宾灌水 | 情感美文  | 长篇短篇   |    玄幻武侠    |    恐怖小说    |    古韵新吟    |    乡土风情    |    音画贴图    |    散文小筑    |    幽默故事   
  家园议事    |    城市边缘   |    情感倾诉    |   酷评杂论    |    家园书丛    |    楹联雅座    |    新诗天地    |    网文转帖    |    文评编写    |    征文赛区  
发新话题
打印

(幽默原创) 那个年生的事

(幽默原创) 那个年生的事


/水牛牛


  那天陪外孙去卫生院看病,看见医院门口的空地上摆了几张条桌,周围扯着的几条横幅上写着宣传计划生育的字样。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医务人员正回答着前来咨询的人,不时拿出盒装避孕具给咨询的人。这场景让我想起了那个年生的一些趣事
.  ......


  那年我下乡插队两年多了。那地方很偏僻也很闭塞,大多村社没有电,夜晚点煤油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


生活方式很落后。他们延续的是自然繁衍生息的传统意识,对人口控制优生优育很不理解,对避孕措施和方法更


是一无所知。当时是人民公社集体经济,分大队、生产队。我所在的公社离县城很偏远,计划外生育严重,公社


卫生院负责该项工作的实施和宣传但人手短缺要公社支持。于是就召集本公社的部分“知青(上世纪六、七十


年代城里的下乡知识青年)参与动员和宣传。某天生产队长通知我去公社报道说:“某知青公

社派任务了,说是那个搞计划生育宣讲运动,要选会说道理的人去,我看你行!就你去吧。”
  

  “开哪门子玩笑!我还是单身汉小青年,女人的那些事还没搞醒豁,啷个去讲?”我不情愿的说道,“那不


是啃了红苕不漱口——开黄腔咯。”“公社通知说要先学习培训嘛,去了不就那档子事......就搞醒豁了


吗。”队长挤着咪眼笑着补充说。
  

  “哎呀,你们说的我都听见了,事情没楞个复杂,去找个女人‘摆摆龙门阵’让她教教你培训就完了嘛。


”莽墩(本村青年)突然冒出来插话,说完后衩着嘴哈哈大笑。

  我的“知青屋”建在村子的晒坝东边,对面是村子的三合大院住着十几户人家。平日里忙完一天的活收工回


来,女人们就在屋里忙着锅里碗里、大娃细仔、鸡鸭猪食;男人们把干活的行头往门边一放,就聚在晒坝上吹龙


门阵、找乐子。这时听到莽墩的笑声都围过来“啥子事、啥子事恁咯好笑噢?”人们叫喊着。
  

  “这可是爆炸新闻,某知青要去和妇人传教生娃崽的经验,这也太搞笑了,哈哈——”莽墩笑的在原地跺着


脚,两手连续的拍击着大腿有些癫狂的说。
  

  “这有啥子好笑的嘛,大惊小怪的”众人说。“还不好笑哇?某知青是个‘罐头’小伙没碰过女人,他晓不


晓得‘茅草沟的洞洞朝那方呃?’(女人的私处)那‘缩头龟儿’(男人的私处)钻那个洞噢......”
 

  “哈哈哈,莽墩那回搞懂完了”有人说。“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莽墩,你除了晓得‘茅草沟的洞洞’外,其它的就是南瓜儿滚木楼梯——哐甭懂。”队长嘲弄说。
  

  “那‘茅草沟’的路还是他媳妇指引的呐!——”有人提高嗓门拖着声气说道。“要不然那莽墩就迷路在‘茅草沟’了咯。”“哈哈哈——哈哈——”众人开心的大笑着。“散了散了,我跟某知青还要谈正事。”队长吆喝大家说。
......

  天渐渐黑下来了一轮明月爬上了山头,月光透过房顶上的玻璃瓦照在了床头,屋子明亮了起来不用点


煤油灯了。吃过晚饭我斜靠在床头,顺着月光透过玻璃瓦看见了皎洁的月亮,不知怎地今夜不能入眠。是


队长说的那事让我浮想联翩:我的中学时代对“两性”话题很回避,生理卫生知识归类在农业基础章节中篇


幅很短。说到人类的繁衍叙述也简单“男人的精子与女人的卵子相结合就诞生了新的生命”老师不讲这一


节,避免内容展开招来“麻烦。”(把内容讲成‘黄色’的了。)那个年代谈论“两性之事”觉得很低俗。


中学时代是青春萌动期,调皮的学生很直白的要求老师讲这一节。那堂课没上成但让我记忆深刻:
  

  上课铃响了同学们蜂拥的进入教室。这节课是“农基”课,当同学们发现黑板中央画着一个男性生殖器


时,女生们发出一片刺耳的尖叫,随后是男生们一阵哄堂大笑,整个班闹麻了。以至于老师站在了教室门


口大家都全然不知,他咳嗽两声同学们才安静下来。老师面朝同学走进教室没有注意到黑板。
  

  “老师,今天上‘雀雀’(土话指男性生殖器)课哇?”一个调皮同学问道。
  

  此话一出教室里又“炸开了锅”,老师回头这才看见黑板上的画。顿时气得高声吼道:
  

  “这是谁干的,给我站出来!!——”老师极力的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放低了嗓门“你们知不知道这后果有


多麽的严重,到时候看你们还笑得出来不。”老师说这段话时脸上表现出无赖的神情。
  

  在那个年代后果的确很严重:画“雀雀画”的同学受到了留校察看一年的处分;本班被取消评先进班级


的资格,停课一周端正思想。这一事件“流毒未清”校园里关于“雀雀课”就成了农业基础课的代名词。“下节


课是‘雀雀’课哟”同学们经常这样调侃着乐。


  第二天我去了公社卫生院,报到的“知青”有二十多个全是男生,我心里觉得很奇怪:搞这工作女生多些才


对呀。一打听才知道不要女生,因为搞这次“宣讲”实质上是一对一动员“超生”对象去做绝育手术。这事在当


地的多数人看来有违他们的传统观念,所以很抵触。骂娘的、耍泼的、使蛮横什么都有,女生受得了吗。

在公社卫生院的门前空坝子上,院长为我们做了简单的有关生育、人工流产、绝育......方面的专


业知识的讲解。他最后提醒说:

  “你们下去宣传要讲到几点,目前普遍的避孕措施一是吃药、二是戴安全套、三是做绝育手术”院长继


续强调说“一定要看动员对象适合那种措施,要讲的仔细点尽量形象些让人好理解。”

   午后,“知青”们都被分派到要去的生产队。某队长亲自到公社来迎接我。一路上队长跟我说起了我的动


员对象王某“这仔娃那样都好就是个犟脾气,文化不多爱横扳(自己认为的理)。他第一胎生了个女儿他认为去


采取‘措施’会断了‘香火’,全然不顾要被罚款、扣口粮的处罚又生了第二胎,还是个‘打猪草的——丫


头’。”
  

  “还真是个犟脑壳。那你们就随他生啰?”我插话道。
  

  “那还了得,为这事我还着公社领导‘刮了一顿胡子’(挨批评),队上强行把他送到公社办学习班。这


仔娃回来的时候向我保证采取措施不再生了。你看看你看看,还不到半年又怀上了。”
  

  “他没采取‘措施’呀”我说。

  “采取了呀,他还理直气壮的说:‘这次我媳妇怀孕不是我的错,我完全是按照学习班老师教的样子做


的,既然避不了那就生呗。’你看看你看看,还真拿他没办法。
  

  “他采取的是啥子措施呀?”我问。
  

  “他说是用那个能吹成气球的‘橡皮套’啷个啷个地弄哟。”
  

  “队长你见过那‘橡皮套’吗?”我问
  

  “没见过。这仔娃神秘兮兮的不拿出来看。”
  

  这也难怪,说实话我也是这次在公社卫生院看到的,以前只是听说过。“他是怎么弄的呀?”我问。
  

  “怎么弄的?说起来有点玄乎......”队长边说着一只手竖起大拇指,另一只手握成空心拳往大


拇指上一套“就这样弄的,你说这能管用吗?他说这是科学我‘老土’不懂!这不弄出事情来了嘛,唉。”

看着队长比划的动作我原以为王某正确使用了‘橡皮套’,可能是掌握不好出了纰漏。但队长接下来的感


慨真是让人‘捧腹开怀’:
  

  “唉,知青同志,我这个‘老土’不懂科学,你跟我解释一下这‘橡皮套’戴在大拇指子上就能避孕?”
  

  “听那个说的?”我很惊讶的问。
  

  “王某说学习班的老师就是把‘橡皮套’子戴在大拇指上做示范的......”
  

  “哈哈哈——哈哈——我明白了、明白了。”我笑得接不上气来。
  

  “你笑啥子噻?”队长困惑地问。
  

  “王某的‘橡皮套’戴错地方啦!——哈哈哈....”
  

  “哈哈哈,这仔娃自以为聪明这回砸锅了噻,哈哈哈——”队长这回也明白


了。......,......。





[ 本帖最后由 水牛牛 于 2013-8-27 15:55 编辑 ]

TOP

水牛牛  节日快乐!

TOP

发新话题